第99章 山河锥一开始就在你手里?

判官等人还没从这突发的事件里回过神来, 就看见一条长鞭像毒蛇一样地向鬼面卷了过去,镇魂鞭精确无比地缠在了鬼面的脖子上。

那一鞭“呼”地一下扬起凌厉地劲风, 刮到人脸上生疼, 一边的鬼差简直觉得自己是被集体抽了一个大耳光,暴露在空气里的地方火辣辣的,不约而同地扭脸退避。

判官心里的苦水都快要逛荡得吐出来了——大封的动荡越来越无法忽视,可眼下各路势力全都不约而同地选择了退避。

所有到了能知道后土大封这些上古秘闻级别的, 眼下要么已经是千年万年的老妖, 早成了一族之长,要么已经历经千劫百难, 修成正果、与天体同寿。

五百年前大封第一次表现出松动迹象的时候, 由地府牵头,曾经把各路势力都集中在了一起, 共同讨论了这件事, 当时一呼百应, 各路仙长群情激奋, 一个个大义凛然, 开口苍生闭口天下, 纷纷表示要鞍前马后, 万死不辞。

可是自昆仑山巅一战之后, 这些人就像是商量好了, 集体失踪了。

他们都是修行中人, 都知道这并不是一件很威风、很有前途的事。修行是一个无比漫长的过程,要经历别人所不能想象的艰险, 旁人所难以理解的寂寞,本人先天资质要好,已经是万中无一,能心性坚定、踽踽独行,不急功近利或半途而废的,更加是百万之一,这还不算,哪怕天资再好,后天再努力,欠缺了那么一点运气,最终也是功败垂成——这样历尽沧桑修成的正果,谁能不爱惜羽毛?

如果不是大封受损,地府首当其冲,不得不站出来,那么判官扪心自问——他觉得自己一定有多远躲多远,不说他一个小小判官,就是十殿阎王,他们敢看准了斩魂使自持身份不和他们计较,搞出不知多少的小动作,但万一真的玩脱了,哪一个敢站出来直面鬼王?

更不用提那阴阳怪气、喜怒无常的鬼面。

判官神色复杂,目光落到了赵云澜身上——大概只有当年洪荒破碎前,那些真正的先天神魔,才有那样大的手笔,那样为死不顾的胸襟吧。

……哪怕他现在只是个凡人,也敢毫无顾忌地伸长鞭子勒鬼王的脖子。

判官心里一时有些不是滋味,他难以理解那样死生一掷的豪情,难以想象那种虽千万人吾往矣的飞蛾扑火,更加难以企及他们开天辟地、无所畏惧的大荒往昔。

已经销声匿迹在轮回里的昆仑君姑且不论,可是眼前这个男人,分明只是个油嘴滑舌的凡人,他又凭什么敢不畏惧、不惊恐?难道已经丧失了大荒山圣的权柄和力量,仅仅凭借一点被轮回洗练过无数次的魂魄就可以么?

沈巍在最后一刻,十指收拢,手中白光骤然泯灭,方才的混沌彻底被吞噬,随后,他的身体突然剧烈地抽动了一下,插在他胸口的冰锥骤然冒出蛛丝一般丝丝缕缕的黑线,眨眼的工夫,就好像一个巨大的蚕茧,把他整个人包在了里面。

鬼面一只手攥着冰锥的一角,一只手正好在镇魂鞭缠上他脖子之前塞了一只手进去。

而后在空中,与下面的凡人遥遥对视,感觉那男人的眼睛里有一团比当初点燃了整个大不敬之地的魂火还要灼人的火光。

“如果镇魂令没有被损坏,”鬼面的声音在赵云澜企图把他活活勒死的长鞭下显得沙哑而支离破碎,“我的脖子现在说不定已经被你扒掉了一层皮,啧啧,真是可惜……”

赵云澜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放、开、他。”

鬼面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他与我同为鬼王,尽管境遇所致,性情不合,可我依然不愿意伤他,是他一步一步地逼得我走投无路。你想要人,也可以,拿镇魂灯来换。”

赵云澜对这种类似“交换人质”的条件充耳不闻,英俊的眉宇间骤然呈现出了某种沉静至极的阴郁:“那我奉劝你,如果你够聪明的话,最好也给我一锥,否则我让你永世不得超生。”

鬼面听了,沉默了片刻,纵声大笑:“如果是昆仑君,我今天就算舍命,也绝不让你独活,至于……”

他的身体猛地一震,失去了神木庇护的镇魂鞭一瞬间碎成了无数节,赵云澜的手心被震出一道几乎见了骨的血痕,脱手而出:“我的令主你,唉……我感激你借火之恩,又受他的影响,不得已……实在有一点喜欢你,留着你也无碍。”

鬼面说完,带着尖锐的笑声,黑雾升起,一瞬间他与被黑茧包围的沈巍同时不见了踪影。

赵云澜原地站了不知多久,手心几乎已经被鲜血糊满了,判官终于忍不住清了清嗓子:“令主,你……”

赵云澜骤然被他的声音惊醒,极缓极缓地抬起头看了他一眼,眼角处斜斜飞起,带着一丝说不出的不祥的殷红颜色,漆黑的瞳孔深得吓人,他抬起自己的手,轻轻地舔了一下手心的伤口,上眼皮显得深邃极了,浓密的睫毛在他的眼珠里打下一片看不见底的阴影。

判官本能地一哆嗦。

“我得劳烦判官大人一件事。”赵云澜用一种平静得诡异的声音说,“请您带我去见见幽冥中真正的轮回。”

一时间判官竟然觉得他有些陌生,良久,才驴唇不对马嘴地说:“我、小人还以为令主想问问镇魂灯……”

“镇魂灯?”赵云澜左眉轻轻地、如同颤动一样地挑了一下,左手的手指无意识地捻着右手的伤口,不过片刻,指尖已经一片嫣红,有那么片刻的光景,判官胆战心惊地以为他要说出口的是某一句让人惊惧的话,然而赵云澜却只是兀自带着他诡异的平静,眼皮微垂,最终连一丝也没有露出来,只是简简单单地说,“请前走带路吧。”

“赵处!”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赵云澜不用回头,也知道那是祝红。

“嗯,”赵云澜既没有发火,也没有什么大反应,只是仿佛随口应了一声,好像他已经忘了自己已经把祝红派遣走了,她是不顾命令私自回来的,随后,赵云澜脚步一顿,“碰见楚恕之和大庆,让他们继续找林静,我有点事,先离开一会。”

祝红:“我跟你一起走!”

赵云澜面无表情地看了她一眼:“不用了,带着你不方便,再多修炼几年吧,小蛇。”

祝红简直七窍生烟:“小蛇?我是小蛇?那你是什么?我们族人里像你这么大的还在啃自己出生的蛋壳呢!你这个凡人。”

赵云澜头也不回,只是嘴角无声无息地露出一个冷冷地笑容,如耳语一般几不可闻地说:“别急,很快就不是了。”

被众人搜寻的林静正在艰难地打坐,他不知道自己身在什么地方,等他恢复了自己的五官六感,就发现已经被人绑在了这里,背后是一块形状诡异的大石头,石头旁边有一棵抬头看不见树冠的树,周围仿佛是由水,然而他本人好像身处在了一个透明的大罩子里,并没有受水的影响。

他前前后后,左左右右,全都是奇形怪状的幽畜……有些是典型的幽畜,有些更像人,有些简直是一滩烂泥,这一群“幽畜”密密麻麻地围在他周围,几乎立刻引发了某神经纤细的男人的密集恐惧症。

林静不由自主地闭上眼睛,开始念经。

可惜刚开了个头,念了两句,林静就不幸地发现,佛经似乎激怒了周围这些本来就虎视眈眈地盯着他的“芳邻”,幽畜们骚动起来,大大小小的嘶吼四下响起。

林静艰难地吞了口口水,挤出了一个难看地笑容:“那……那什么,我不知道咱们这有不让念经的纪律,我这人素质不高,立刻改正、改正。”

距离林静最近的幽畜眼神贪婪地黯了黯,忍不住往前凑了一步,耸起鼻尖,细细地闻着男人身上新鲜血肉的味道。

林静哭丧着脸:“我都已经三天没洗澡了,这位同志非礼勿碰,注意素质啊!”

那幽畜突然冲着他张大了嘴,一口往他身上咬去,就在这时候,另一只更像人模样的幽畜突然伸出手,一把拉住先前那只胆敢当众赤独食者的后颈,皮肤发皱的手指用力一捻,较为低等的那只在他手里就成了个脑袋形的风铃,叮叮当当地挂在那里,死了。

突然出手杀同族的这位尖叫一声,一把撕下尸体的整只耳朵,连酱油和醋也不用蘸,直接就送进了嘴里,吃了。

而后它大方地抬手把尸体一扔,无数幽畜好像听到了新年钟声一样,热情洋溢地扑了上来,不过半分钟,方才那只幽畜已经连皮再骨头,不剩下什么了。

林静看得目瞪口呆:“阿弥……那个陀佛,我佛慈悲,请施主们注意餐桌礼仪啊。”

施主们一起向他咆哮,大概想用他本人锻炼一下优质的餐桌礼仪。

“好好好,不注意就不注意,诸位自便!”

就在这时,远处突然传来一声尖锐的呼哨声,众幽畜——鬼族们一下全部安静了,随后就像被风吹走的大雾,忽悠一下全散干净了。

林静只觉得身边一阵劲风划过,随后一个人咣当一下,被从空中扔了下来,给钉在了旁边那棵奇怪的大树上。

四条漆黑的镣铐从大树干里生出来,牢牢地扣住,那人心口上插着一根三尺来长的大冰锥——是真的被“钉”在了树上,有那么一瞬间,林静屏住了呼吸,他以为那个人死了。

而就在这时,被钉在树上的人忽然睁开了眼睛。

他的呼吸都在颤抖,但是脸上一丝一毫也没有露出来,林静就是在这时候惊讶地叫出了声:“沈老师!”

沈巍低头扫了他一眼,没出声,林静却看见了他满头的冷汗,嘴唇苍白得像白纸一样,仔细看,他的身体几乎是在不断颤抖的,可除此之外,脸上却没露出一点痛苦的形迹来。

随即而来的鬼面落下来,站在沈巍对面,笑嘻嘻地看着他,过了一会,鬼面缓缓地抬起手,把脸上的面具摘了下来。

林静倒抽了一口凉气:“我佛那个慈悲,快赐弟子一副眼镜啊!这双二五眼,怎么、怎么看着是有两个沈老师啊?”

然而仔细看的话,戴面具的“沈老师”皮肤要更惨白一些——不是正常的白,白得发青,简直就像是刚从福尔马林里爬出来的,因此身上带着某种无法言喻的气质。

仿佛是说不出的怨气和阴气,以至于沈巍那种入画般清俊的五官仿佛成了一张挂在骷髅上的画皮,越是好看,就越是可怖。

林静眼睛瞪得要脱窗,一瞬间认定了,后来的这个人臭不要脸,是照着他们“领导夫人”整容整的,明显是一个比较难看的山寨货!

只听山寨货缓缓地开了腔:“我是个念旧情的人,可你步步紧逼,我可真是不得不弄死你啊,我的兄弟。”

鬼面说这话的时候,眼睛里闪烁着奇异的光彩,仿佛既惋惜、又垂涎——沈巍与他同为鬼王,更不用说他后来受到昆仑君庇护,有了神格……

“如果我吞噬了你,你说会不会整个大封就被我破开了呢?”

沈巍被他钉在功德古木上,疼得全身都冒虚汗,一张嘴却先是讥诮地笑了:“怎么,四圣的路已经走不通了么?轮回晷出了什么事?它是不是变成了一块普通的石头?”

“是你!”

鬼面的眼皮剧烈地颤动了几下,随后他抬手一巴掌扇在了沈巍的脸上,沈巍被他打得头偏向一边,方才牙咬得太紧,顿时蹭破了嘴皮,他却恍然未觉,随口把血沫吐出来,笑出了声来:“轮回晷脱胎于三生石,而三生石与功德古木各牵着三魂七魄中一魄,彼此通过万物魂魄相连,唯有山河锥阴阳相生,自成一体,能困住世上的任何东西——不枉我当年用山河锥引你过来,在你身上落下追魂引,而后你又果然不负众望地拿出了大鼎,当着所有人的面焚出功德笔,你当我不知道炼魂鼎炉中最重要的一块炉底石就是三生石吗?你去哪里找三生石的碎片……真是不用说就知道。功德笔出世时,就是我找到轮回晷、把它钉在山河锥里的一刻——不然你以为,大鼎是怎么那么轻易就落到你手里的?真以为你运气极佳,一瞌睡就有人给送枕头?”

“山河锥……山河锥一开始就在你手里?”

“你不认识字么?山河山河,昆仑是三十六山川之始,我继承山圣,本来就与十万大山相连,为什么千里迢迢地要和你争这种……在我眼皮底下的东西?”沈巍的冷汗流到了嘴里,他不在意地用嘴唇抿去,“现在,我觉得或许还有一件事,你也想知道——方才你用来引诱我、牵制我而放出来的……那一缕从你自己身上取下来的混沌,眼下被我放到了哪里?”

鬼面脸色青红交替好一阵子,表情扭曲得近乎狰狞,突然,他骤然伸手攥住插在沈巍胸口的冰锥,血已经浸透了沈巍的长袍,把皮肉和衣襟紧紧地粘在了一起,男人看起来分外狼狈。

鬼面用力将冰锥在沈巍胸口里旋转搅动了一下,沈巍没有发出他想听的惨叫声,然而却也说不出话来了。

“我一点也不想知道,”鬼面的呼吸急促,凑近了沈巍的脸,低低的说,“我可以不知道任何事,我可以就这么把你的心血放干,到你无法维持眼下的人体,我就可以抽出你元神上的昆仑筋,然后一口一口地把你吞下去,从此世上只有一个鬼王,我才是真正的天、下、无、双。”

沈巍疼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可他嘴角兀自带着讥诮的微笑,像是对鬼面说——你大可以试试。

鬼面抬手把他胸口的冰锥抽出了一半,而后又狠狠地重新插/进去,沈巍身体剧烈地痉挛了一下,终于晕了过去,垂下头不动了。

鬼面看也不看惊惧交加的林静一眼,大步走了,转眼就没入了无际的黑暗中。

 

作者有话要说:

不用担心沈老师,他是个自带脸红功能、鬼见愁的天然黑。

分享到:
赞(373)

评论79

  • 您的称呼
  1. 沈巍被绑在柱子上没下来

    匿名2019/03/26 23:50:35回复
  2. 即将播出,沈巍被绑在柱子上还没下来

    沈巍赵云澜的兄弟情2019/03/29 00:06:08回复
  3. 心疼小巍巍不要不要的!……………二刷留爪

    巍乱我心2019/04/13 13:18:59回复
  4. 请问各位客官要吃刀削面吗?

    沈美人是我的2019/04/13 15:21:58回复
  5. 面面你过分了啊

    巍澜 觊觎嫂嫂成何体统 刀削重辣2019/04/18 11:47:04回复
  6. 所以在鼎里的是轮回贵

    祝红2019/04/19 10:11:16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