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泉水湾别墅小镇–陷阱

“混蛋!”祝红弯腰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头, 女蛇妖可不是白软萌妹子,手劲十分可观, 并且对砸东西很有一套, 非常的稳准狠,“咣当”一下砸在了他们公务车的后盖上,车上十分清晰明了地掉了一块漆皮。

赵云澜不心疼,更没有停车。

就在这时, 祝红兜里的手机响了, 她拿出来一看,是一条来自楚恕之的短信, 楚恕之说:“赵处让我转告你, 破坏公物的钱从你本月的奖金里扣,你可以再来几块, 都扣光了就扣工资, 悠着点, 别离职的时候一分带不走。”

祝红把手机的边捏扁了, 然后大吼一声:“赵云澜, 你这个王八蛋!”

郭长城面如土色地看着这如此大逆不道、胆敢以下犯上的同事, 脆弱的小心肝受到了不小的惊吓。

祝红红着眼睛转头瞪他:“看什么看!还不快走!”

郭长城屁颠屁颠地跟在她身后。

祝红又怒:“你到底是不是男人, 是男人给我去开车!你见过让女人开车的男人吗?!”

郭长城眨巴眨巴眼, 认识到她这完全是在迁怒——开个破车又不是上公共厕所, 没听说过还有分男女的规矩, 鉴于祝红在他心里不是人,郭长城并不十分畏惧, 于是他实诚地说:“祝姐,其实你也不是女……”

祝红面沉似水,就好像马上要给人致命一击的眼镜王蛇,信子都快吐出来了,郭长城本能地感觉到了危险,一个屁也不敢放地钻进了车里。

然而她自己却没坐上车,把副驾驶那边的车门一摔,冲郭长城挥挥手:“自己滚吧,我要去找赵云澜。”

郭长城从头到尾都没来得及发表一个成形的意见,祝红就已经绝尘而去。

坐在赵云澜车上的大庆和楚恕之其实也相当痛苦——因为副驾上有一位今非昔比的大神,知道了他是斩魂使之后,尸王也好,老猫也好,都再也难以找回过去那颗逮着谁跟谁犯贱的赤子之心。

他们气氛诡异,就这么一路寂静无声地开到了疗养别墅小镇的正门入口处。

气派的“泉水湾度假别墅”几个大字以大理石浮雕的形式竖在设计感很强的花丛中,不知是材质还是天气原因,石头上刻的字有种说不出的黯淡。

门口有两个保安亭,两个入口,两边的行车路都挡着不让通过,旁边有个供业主自动开门的刷卡器,可是不亮,好像已经断电了。

赵云澜把车停在了门口,再拿出手机看了一眼,信号已经剩下了若有若无的一个底,稍微晃了一晃,就彻底没了。

保安亭的窗户不知怎么的开着,窗台上有一个小小的快递包裹,旁边放着一根笔记本,本上有一根没有盖上笔帽的笔。

无论是窗台上,还是这些东西上,都笼着一层奇怪的灰。

赵云澜带上手套,把笔记本拿下来仔细仔细看了看,他发现这是一份代取快递的收发记录,门卫代收快递包裹,登记,然后送到业主手里,业主还要在后面再签个字。

最后一条,记录的正好是头一天的日期,后面写着“10A业主李先生,包……”

“包”字都只写了半个,最后的弯钩都没来得及拐弯,就戛然而止了。

赵云澜闭上眼几乎都能想象到那副场景,送快递的快递员从窗口递进包裹,然后接过登记单,在上面一笔一划地写下包裹信息,“包”字才写了一半,出于某种原因,他突然被打断了。

被什么打断了?

现在东西还在原位,人去哪了?

这时,不知道什么时候也下了车的沈巍走过来,伸手在窗台上抹了一把那颜色略微有些奇怪的细细的灰。

沈巍手指捻了捻,仔细端详了一下,然后轻描淡写地对赵云澜说:“落上去的时间不长。”

赵云澜简直要给他这肉眼痕迹专家跪下了:“落灰?你这也能看出来?怎么办到的?”

沈巍把手拍干净:“别的灰尘看不出来,不过这是刚落上去不久的骨灰,还很新鲜,我个人认为不会超过两三天。”

赵云澜:“……”

沈巍的语气就像说“牛奶是刚挤出来的,还很新鲜”一样。

赵云澜木然地合上笔记本,找出个证物袋来严严实实地包装好,无比庆幸自己把郭长城支走了,否则吓尿了那位的结果,就是被他手里的怨魂电棒无差别攻击。

“不过你说什么?这是骨灰?我怎么觉得不太像。”赵云澜不自觉地想到了人死后经过火化装在小盒子的那款,一时还有点疑问。

沈巍耐心地解释说:“不是烧过的那种骨灰,‘挫骨扬灰’你知道吧?当时那个人可能就站在这里,然后肉身在一瞬间分崩离析,骨头碎成齑粉,才落到了窗台上。”

不知什么时候也跟过来的楚恕之匪夷所思地问:“那人的血肉呢?”

“化了。”沈巍推了推眼镜,“血肉没有骨头那样的承受能力,很难留下踪迹。”

楚恕之小心地组织了一下措辞:“听这个意思,大人是知道这里的人是怎么没的,对吧?”

沈巍客气地点了点头,谦逊有礼地说:“我知道得不多,不过这个倒是正好多少知道一点。”

然后他在两人一猫的视线中,用一种科普古文通假字常识一样不徐不疾的语气说:“大荒时,共工撞倒不周山后,天崩而地裂,地下鬼族第一次降世时,方圆十里以内的人畜走兽就是像这样,一瞬间化成了粉末,百里之内寸草不生。”

他抬手一指门口别墅区门牌下面,那在寒冬中依然郁郁葱葱的花坛:“所以那边的花应该都是假的。”

“可是这别墅小镇没有十里,”赵云澜指出,“那边大门口有两棵大松树,肯定也不在百里外……”

“因为那个。”

他们顺着沈巍的手指方向望过去,只见别墅小镇进门处是一个小花园,花园周围围绕着会馆,会馆不是一栋楼,分成几个高高矮矮的小楼,别致地围着小花园一圈,像个影壁似的,为里面的业主提供了私密性。

“中间那个水池是花瓣形的,水系往四周延伸,正好把会馆的几个小楼群连起来。”楚恕之平时拽得和二五八万一样,此时却态度放得非常低,虚心地问,“请问大人,那是五五梅花阵吧?”

“是,楚先生渊博——梅花阵是镇宅辟邪保平安的,”沈巍说,“所以阴气被阵阻隔在了里头,一时出不来,最多只影响到了门口的这一小段路。不过能被区区一个粗制滥造的梅花阵镇住,我想后土大封应该也没什么事,只是正好在这里漏了个小缺口,补上就可以了。”

楚恕之和大庆不大知道后土大封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听沈巍说话,感觉就好像扣子掉了,缝个扣子似的。

赵云澜忍不住看了他一眼,沈巍这人,乍一看凡事有分有寸,一点不出圈,实际他没有一个地方不出圈。

赵云澜此时已经大概了解透了——沈巍既然已经得到了他想要的,这会心情指不定多轻松,他说不定压根也不在乎什么后土大封,赵云澜怀疑,他简直连自己的生死都不在乎。

“怪不得地府弄出那么大的动静,现在都已经闹翻天了吧?”沈巍不自觉地笑了一下,然而下一刻,他又觉得自己这样把心里的幸灾乐祸表现得过了,有点失礼,于是立刻收住了笑容,轻咳了一声,“不碍事的,都跟紧我。”

楚恕之和大庆立刻抛弃了他们的领导,决定死死抱住这位大有来头的“领导夫人”的大腿。

赵云澜倒是没说什么,只是默默地跟上了。他心里隐隐有种不祥的预感——借寿,这件事他当时交给林静的时候晕晕乎乎,也没怎么来得及细思量,现在想起来,不是正好合了当初轮回晷的案子么?

而问题是,轮回晷……它在鬼面手里。

大封势微,能控住大多数的鬼族,却已经关不住千万年的鬼王,现在四件圣器已经出现了三件,虽然除了轮回晷之外,其他的倒是都在自己人手里,但是四柱如同四脚,并不一定要四脚都起,只要撬开两个脚,基本就能把整个大封都掀翻。

谁知道那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镇魂灯究竟是什么东西?

从大门旁边的行人通路走进去,一股浓郁的、让人说不出难受的死气扑面而来,虽然跟着沈巍,但大庆依然忍不住炸了毛,镇魂鞭悄悄地顺着赵云澜的胳膊缠下来,在他的手腕处冒出了一个尖,他另一只手摸出了藏在袖子里的小匕首。

眼前的泉水湾别墅小镇,在赵云澜眼里,其实更像一个陷阱——林静的视频并没有拍到他进去,以林静的谨慎小心,在这么不善的条件下,他压根就不会在不联系总部的情况下擅自单独进去。

有什么东西在误导或者……强迫他,让他还没来得及踏进这块区域,就已经丧失了五官六感。

林静就算是达摩嫡系,也挡不住大封开裂时来自黄泉下千尺的戾气,直接杀了他难道不是更方便?

留着他……是为了把谁引过来?

镇魂令还是沈巍?

人工打造的颇有情调的小道上空荡荡的,每一家的房子都是形状诡异的空屋子,一个鬼影子都没有,沈巍身上的黑袍不知道什么时候幻化出来,他大概也感觉到了什么,手中扣上了斩魂刀。

三人一猫的脚步声在地上分外明显,回音传出老远,有种说不出的阴森。

半空中原本有微微下沉的夕阳,可不知什么时候开始,那夕阳已经从温暖的红橙色变成了某种说不出的呆板血红色……就像寿衣店里糊成的纸人脸上,那种朱砂堆成一坨的生硬的红脸蛋,诡异得要命。

它把人的身影拖在地上,留下长得惊人的黑影,就在这时,赵云澜突然一伸脚挑开跟在他脚边的黑猫,同时人往前迈了一大步,没来得及转身,手里的匕首已经架到了自己的后心处,一个让人牙酸的碰撞声响起,幽畜的牙齿与赵云澜的钢刀相撞,幽畜掉了几颗大板牙,钢刀被撞出了一个裂缝。

随即,赵云澜以一只脚为支点,正想转个圈再给这畜生补一刀,幽畜脸上却突然露出极端恐惧的表情,整个丑陋的身体就像一个其貌不扬的气球,被放了气似的吸进了沈巍的手心里。

远处无数的铃声同一时间响起,小镇上干干净净的路上升起一层两尺高的黑雾,黑猫尖叫一声蹿上了赵云澜的肩膀,地上有长满脓包的手在往外伸!

不知什么时候爬上了屋顶的幽畜就像电影里突然出现在人身后的僵尸,呼啦一下从屋顶跳了下来,巨大的爪子一把扣住楚恕之的头,张嘴就往下咬去。楚恕之枯瘦的手一瞬间变得像石头一样僵硬,而后比着凶残一般地戳进了幽畜的喉咙里,幽畜往后倒退了两三步,倒在地上,还没来得及断气,就有无数只比它还要奇形怪状的鬼族扑过来,顷刻间把它连骨带肉全吃完了。

无数鬼族从地上爬了出来,丑态百出。

沈巍眼角跳了一下,他自己脱胎于鬼族,对这样的同族有根深蒂固的痛恨,尤其……它们竟然还敢出现在赵云澜面前。

他“呛啷”一声拉出了斩魂刀,赵云澜眼角瞥见:“沈巍慢着,这不是……”

可是已经来不及了,斩魂刀伸长好几米,横扫出去,摧枯拉朽一般,无数鬼族顷刻间就在他的刀下灰飞烟灭,沈巍神色冰冷,接着往下一翻手腕,刀刃带着万钧之力下压,锐不可当,整个小镇地下几尺厚的黑雾被他一刀逼开,呼啦一下七零八落地散了个干净,随后刀刃落到地上,在大地上留下了一个数十米深的狭长的裂口,非人的惨叫声响彻天际,男人眼神凌厉地看着地下的裂缝:“滚出来。”

他出手极快,破坏力惊人,直到这时,原本只离他不到五步远的赵云澜才终于拉住他的胳膊,说完了自己方才的话:“这不是大封破了,我怀疑它只是个变了形的阴兵斩,你别妄动!”

尖锐的笑声突然响起,从四面八方围绕过来:“是啊,可惜令主的脑子和嘴,比不上斩魂使大人的刀快。”

整个被沈巍劈开的地面往两边裂开,沈巍一把将赵云澜拖进怀里,而楚恕之和黑猫大庆则落在了另一边,裂口越来越大,好像大地都翻了个跟头,转眼,两边的人就谁也看不见谁了。

沈巍突然闷哼一声,紧紧地搂着赵云澜的手好像被什么东西强行拉开,一团黑气像粘腻的蜘蛛网一样缠住了他的胳膊。

分享到:
赞(496)

评论41

  • 您的称呼
  1. 镇魂灯是不是就是沈美人脖子上的吊坠?

    沈美人2018/07/29 19:40:48回复
    • 不不不镇魂灯是小郭同志,镇魂灯是他的前世。

      杀破狼女孩的镇魂日2018/08/02 03:29:34回复
      • 小郭同志是灯芯

        匿名2018/09/23 23:48:56回复
    • 吊坠是昆仑的左肩魂火啦

      你看这世间山海相连巍巍高山延绵不绝就像是人生负重前行永无停歇之日不然你就叫沈就像吧2018/12/15 10:06:35回复
    • 不是

      匿名2019/07/28 13:05:35回复
  2. 有点看糊了

    居老师的迷妹2018/08/01 13:02:22回复
  3. 剧版沈巍在赵处面前被刺,按小说情节来看,赵处不心都的痛死!可惜书上不是这样啊

    匿名2018/08/23 18:27:01回复
  4. 同样是鬼族为什么沈老师那么优秀

    巍什么赵处的腰总是那么澜受2018/09/22 15:48:23回复
    • 沈巍和赵云澜谁高啊?

      匿名2019/06/18 17:10:21回复
  5. 等等等等,达摩是出家人,达摩的嫡系。。。。哇呜,我想到了什么(滑稽)

    谢小白Q2018/10/02 23:05:08回复
    • 嫡系也指弟子啦

      匿名2018/10/05 13:19:04回复
    • 想到什么了?

      匿名2018/11/16 23:00:59回复
  6. 我半夜看这么恐怖的耽美真的好咩。而且我还吃着带着玻璃渣的碎糖(滑稽)

    谢小白Q2018/10/02 23:07:18回复
  7. 真的喜欢吃玻璃渣

    奈何缘2018/10/04 08:28:09回复
  8. 沈老师劈鬼是故意的。。。好心机但莫名可爱。。

    2018/11/16 23:00:15回复
    • 每次想到沈教授平时和床上的反差,也觉得好可爱

      正在思考是吃挂面还是拉面还是刀削面2019/01/25 11:25:36回复
  9. 沈巍突然闷哼一声,紧紧地搂着赵云澜的手好像被什么东西强行拉开,一团黑气像粘腻的蜘蛛网一样缠住了他的胳膊。这是毒液吗?

    啦啦啦2018/12/02 09:46:14回复
    • 哈哈哈,你是幽畜吗?

      匿名2019/01/08 00:28:20回复
  10. 这个绝对是我追过的最恐怖的小说
    迄今为止不敢看如何一部恐怖的小说
    真的胆子超级小的呢,一点点吓人的都能吓坏我。但是迷上了剧版控制不住来这里瞅瞅,结果出不去了。吓得我整个人都不好了,开始怀疑人生。

    一只胆小的՞扈՞❓2019/02/11 21:23:11回复
    • 那我推荐你看一看死亡万花筒,比这恐怖无数倍

      被楚恕之压得无法反抗的郭长城2019/06/30 14:12:14回复
      • ID优秀

        匿名2019/08/06 13:08:47回复
    • 魔道也有恐怖的,但都好好看

      匿名2019/07/02 19:38:57回复
    • 看过《死亡万花筒》你就会觉得这根本不算什么,《死亡万花筒》害怕到让你怀疑人生

      匿名2019/08/01 18:59:17回复
  11. 沈美人吊坠是昆仑的魂火,小郭巴是灯芯,那镇魂灯是啥

    今天吃了刀削面2019/02/12 20:01:55回复
    • 昆仑的身体啊,前面说了

      匿名2019/02/19 14:30:24回复
  12. 镇魂灯是昆仑化的?

    2019/02/17 21:52:01回复
  13. 不是灭霸的响指吗?

    爱我你怕了吗2019/02/28 02:54:07回复
  14. 预备刀削面了。虽然面面很可爱,可是我的心还是偏向了你哥和你嫂子

    愿祈丰年2019/03/02 15:04:51回复
    • +1,面面再帅,我也不会被剧版影响,我至始至终想刀削面,那些喜欢鬼面的,要么被剧版影响,要么没看懂

      逸远2019/04/12 22:04:50回复
      • 喜欢面面的其实喜欢的不是面面,而是白发白袍盛势美颜的居老师吧!还有那句“我的小云澜呢?”

        匿名2019/07/11 10:36:41回复
  15. 今天的巴塞尔龙 西装风衣!!!
    A到爆炸 目前为止最像巍巍的一次!
    我fong球了

    居北的小揪揪2019/03/21 12:55:23回复
  16. 巴塞尔那个,深表同意啊!

    二刷镇魂的女鬼2019/03/25 02:46:04回复
  17. 大有来头的领导夫人么…

    甚嚣尘上2019/03/25 10:14:22回复
  18. 既然已经得到了他想要的,这会心情指不定多轻松,他说不定压根也不在乎什么后土大封,赵云澜怀疑,他简直连自己的生死都不在乎。
    沈巍此刻是最平静的…………二刷留爪

    巍乱我心2019/04/13 12:42:16回复
  19. 美救英雄

    祝红2019/04/19 09:49:47回复
  20. 他“呛啷”一声拉出了斩魂刀,赵云澜眼角瞥见:“沈巍慢着,这不是……”
    五十米大刀不好收啊

    瓜瓜2019/05/12 10:06:32回复
  21. 你看这世间山海相连,巍巍高山连绵不绝,就像人生负重前行,永无停歇之日。不如你就叫沈……巍?

    沈教授带过的最好的一届镇魂女孩2019/06/27 20:29:47回复
  22. 爱沈巍

    蓝夫人2019/07/10 22:43:08回复
  23. 小郭那脆弱的小心肝儿哦~哈哈哈

    匿名2019/08/06 13:07:08回复
  24. 半夜看这么恐怖的耽美,我也是没谁了,被吓一时爽,一直被吓一直爽。

    匿名2019/08/13 02:19:53回复
  25. 领导夫人都打上双引号了也太不给咱们赵处面子了叭

    想把沈巍压在身下却一直没成功的小云澜2019/08/17 11:33:43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