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暂时应该还没事,没有死气

埋首教案的沈巍抬起头, 与赵云澜对视一眼,随后他弯下腰捡起了那段断了的线, 手指轻轻一碰, 它就像一团烧化的灰烬,碎成粉末掉了下去。

沈巍缩回手,仔细闻了闻自己的指尖,然后他说:“暂时应该还没事, 没有死气, 也没有腥气,人还活着, 只是联系不上了, 你别急,先放心。”

赵云澜没吱声, 食不甘味地把最后一个包子塞进嘴里, 然后从桌子底下摸出了一打便签本, 只见这个生活邋遢得一塌糊涂的人的时间管理竟然非常精确, 他的便签本上卡着三把书签卡尺, 最上面是“紧急”, 往下是“重要”, 最后是“完成”。

其中最后一栏里空着, 可见他最近很是焦头烂额, 基本上没有不重要的事。

通过那外科大夫一样坐着火箭上蹿下跳的字体, 沈巍艰难地辨认出 “紧急”一栏里,只写着自己的名字和“想办法驱逐出老爸身上的破碗”两项。“重要”一栏里则长长短短地罗列了一大堆和他工作相关的事。

赵云澜提笔在“沈巍”的名字后面打了个勾, 而后在紧急一栏里又填了第三项“尽快找到林静”。

赵云澜边写边说:“林静其实是正经八百的达摩宗出身,说实话,我手底下再没有比他更根正苗红的,再加上长得也不那么太婉约,基本上他的自拍照都能当辟邪符用,并且那货十分会装怂,到哪都不轻易惹事,更不用说我只是让他调查一个每月初七常见的借寿反噬案。要说起来,平时我最放心的就是他……”

他放在桌子上的手指轮番敲打了一次桌子:“今天我必须带人过去一趟,你来吗?”

沈巍前一阵子正处心积虑,没工夫管镇魂令的那伙人到底在忙些什么,听到这,他柔和得几乎要化出水来的目光从便签本上自己打了勾的名字上抬了起来,嘴角兀自含笑——看起来一点也不介意赵云澜把他的名字写得像狗爪按得一样抽象:“嗯,借寿?”

赵云澜从手机里调出汪徵转发的邮件:“就是这个,大神先给我们掌掌眼。”

沈巍这个老古董压根没用过智能机,接过来扫了一眼汪徵的话,而后想仔细看看现场照片,结果触屏使不利索,摆弄了半天也没能把照片放大。

他于是对正在牛饮豆浆的赵云澜说:“你先低个头,别看。”

只见沈巍手掌悬空在手机屏幕上面,好像隔空取物一样地探手一抓,那张死者照片就像3D投影一样地浮在了空中,视觉效果极其震撼,乍一看,就像一具脸憋成茄子一样的尸体横陈在了饭桌上。

出于好奇低了一下头又抬起来的赵云澜于是毫无悬念地自食其果,一口豆浆呛在了喉咙里,险些喷“尸体”一脸。

……这可真是封建迷信打败现代科技的典范。

沈巍细细地端详了一下尸体的脸色,而后又伸手“捏”住尸体的眼睛,活像把空气变成了一个3D的触屏,竟然还能局部放大缩小!

“这人可能不是死于借寿反噬,”沈巍指着尸体被放大到巴掌大的眼睛说,“你来看看他的眼睛。”

“我刚吃完饭……”赵云澜痛苦地捂住自己的胃,然后顺着他的手指看过去,只见尸体被放大了很多倍的眼睛里,瞳孔已经散了,但是仔细看,中间似乎倒映着一个人影。

赵云澜一愣,按住沈巍的手:“还能再放大一点吗?”

沈巍摇摇头:“只是一张照片,再大就不清楚了。”

“唔唔,不碍事,”赵云澜从桌子底下抽出一张餐巾纸,飞快地一抹嘴,然后刨出从便签本后面撕下了一张纸,在上面勾出了影子的大概形状,“比我们蹩脚的兼职技术员强多了。”

沈巍随口问:“兼职技术员是谁?”

赵云澜:“祝红。”

饭桌的桌脚“嘎吱”一声,咬牙切齿地与地板摩擦了一下。

赵云澜只觉得一道冷森森的目光落到了自己裸/露的后颈上,他假装什么也不知道,趴在桌上认真地用中性笔描着尸体眼睛里的东西,只不过趁着背对沈巍,他喜闻乐见地偷偷笑了一下。

“过去有江湖谣言,说死人的眼睛一定要给捣烂,不然里面会留下他最后看见的人的影子,能被警察检查出来。”赵云澜边描边说,“但是喜羊羊都知道那是不可能的,要不然所有刑警一天到晚都不用干别的,专门研究眼科就行了——可是空穴来风什么的……民间传说总是有点影子的吧?死者眼睛里的这个影子是什么?”

沈巍闷闷地不吭声。

赵云澜弯着笑眼回头看了他一眼:“嗯?”

沈巍阴沉的脸色直白地昭示了,关于祝红的话题,他听了感觉十分不满。沈巍沉默了几秒,然后有些冷淡地开口说:“是勾魂,被鬼差勾魂而死的人眼底是干净的,但是如果阳寿未尽,是被泉下什么人,或者什么东西活生生地勾魂而死的时候,死人的眼睛里就会留下幽冥映出的影子。”

“唔……那你觉得这是个什么?”赵云澜问。

沈巍垂下眼睛,压抑着声音轻轻地说:“我怎么知道。”

“哟,怎么了?不高兴啦?吃醋啦?”赵云澜贱得跟什么一样,“我就喜欢别人吃醋,快再给大爷吃一个看看?”

沈巍:“……”

“你以前整天端着,跟个不食人间烟火的男神似的,我就懒得看你装,看着都替你累得慌。”赵云澜随手把便签纸贴在了一张沈巍用过的教案草稿后面,指使说,“来,那男神,书桌上的台机旁边有扫描仪,帮我扫成图片发给办公室,让他们在我过去之前能查多少查多少。”

沈巍接过来,木然地走到台机面前站定,开了机之后就开始和面前的一堆仪器大眼瞪小眼——男神其实只会开机关机和播放别人帮他做好的ppt,其他事基本都是助教做的,压根分不清哪个是喷墨打印机,哪个是扫描仪。

这时,赵云澜猝不及防地转到他身后,双臂从后面拢过来,把着沈巍的手,把纸片放在了扫描仪里,一步一步地操作完,最后,在仪器工作的噪音里故意对着沈巍耳边吹了口气:“嗯,不会?不会干嘛不叫老公教你?”

沈巍:“……”

赵云澜坏笑着飞快地在沈巍的屁股上摸了一把,在沈巍面红耳赤地发作他之前,远远地躲到了一边,把书桌上一本日历翻过来,敲了敲上面的一个邮箱账号和密码:“这个总会吧,在联系人那里找到‘同事’那一栏,把扫进去的图片发给他们。”

说完,他脸上的笑容好像摘下去的一样,褪去地迅速无比,拨通了光明路4号的电话:“汪徵?你还醒着?辛苦了,把窗帘拉紧点——对我知道,林静出事了,我给你传过一张图片,所有在办公室的人都传看一下,能查到它是什么东西最好,让老李帮忙准备两辆车,半个小时候我们出发,去案发地。”

就在这时,屋里的吊灯微微的晃动了一下,龙城有一点不是很强烈的震感,然而这一波不易察觉的小地震过去以后,电话里和电话外同时响起了新邮件提示音。

电话里汪徵说:“等等,赵处,有林静的邮件。”

电话外沈巍转过头来:“你找的人好像发来了一封邮件。”

赵云澜眯了眯眼,对汪徵说:“你先别挂。”

林静发过来的是一段视频,他用手机自拍的。

这个无时无刻不在臭美自拍的自拍帝摄像技术高超,基本看不出手抖来,画面总是很平稳,可是视频里却在不断地抖动,林静的气喘得很粗,屏幕上下摇晃得也很厉害,他要么是在快走,要么在跑。

他有些上气不接下气,但是喘息声却被压得非常低,林静手抖得厉害,屏幕对准他的脸,他的嘴开开合合,却没有声音,赵云澜皱起眉艰难地辨别着他的唇语:“我……失去了声音,二多……耳朵也开始听不清楚了,收支……不对,是手指僵硬,有不祥的预感。”

紧接着,林静手一抖,镜头从他的脸上移开,对准了面前一片非常有档次的别墅区——是借寿事件发生的那个疗养度假别墅群。

乍一看。房子都挺漂亮,可赵云澜在看见它的第一眼就有了某种违和感。

这时,视频里传来林静用手指敲打手机后盖的声音,声音非常大,有点刺耳,也就是这几声,衬托出了整个别墅群死一般的寂静。

林静伸出一根手指,一笔一划地在手机镜头前划下“空的,一个人也没有”这一行字,赵云澜注意到,他手指的第二个关节僵硬得像一块石头,完全不能打弯,浮现出一种诡异的青灰色。

随后林静的手指一顿,把镜头对着自己的脸,指了指自己的耳朵,又面色凝重地摇了摇头,他下意识地摸出了一串佛珠,闭上眼,微微开阖却没有声音的嘴唇似乎是在强自镇定地念经。

片刻后,他再睁开眼睛的时候,似乎是愣了愣,而后突然费力地眯起了眼,接着,镜头猛烈地晃动了一阵,视频在这里断了。

“最后很可能是他发现自己看不清了,所以飞快地把视频发是发送了。”赵云澜判断说,“也许是因为视力原因,让他点错了,发了定时邮件,所以我们现在才看到,或者……”

“或者是出于某种原因,邮件一直发不出来。”沈巍接了过来。

赵云澜扭过头去,目光与他对上,片刻后,两人同时轻轻地说:“刚才的地震。”

话音才落,隐隐的震感再次传来,就像普通的余震一样,楼道里开始有脚步声和人声,赵云澜家住得比较高,大概高层震感更强烈一些,人们开始恐慌着往外跑。

赵云澜不是没经历过地震的人,他站在原地没动:“你绝不觉得这‘地震’有点奇怪?地壳运动好像是晃动的感觉比较多……这个就好像在颤抖一样。”

沈巍垂下眼,细细地感觉了片刻:“好像是地府的动静。”

“地府?”

沈巍的脸色有些凝重,赵云澜想了想,蹲了下来,把用特殊子弹的枪都塞满子弹,在裤腿下面插好了刻满符咒的匕首,而后把钱包里的钱都掏出来,胡乱塞进了兜里,钱夹腾出来夹了厚厚的一打符纸。

最后,他从抽屉里抽出了一片木头削成的木片,那是真正的“镇魂令”,真正的大神木树干上削下来的树皮,上面“镇魂令”三个字在触碰到赵云澜的手指的瞬间,就爆出了一串夺目的火花。

“走。”他把镇魂铃塞进兜里,果断说。

二十分钟之后,两个人到了光明路4号,过了片刻,两辆越野车同时从院子里开出,直接开车赶往林静出事的地方。

龙城与案发地相隔不到三百公里,走高速四个多小时,当地没什么产业,只是有山有水温泉,是个典型的旅游疗养小镇,原本周边的自然村为了环境美观都搬走了,每天只有采购员和服务人员出入这里。

小镇太安静了,简直就像一座死城,镇口停着一辆拉货的大篷车,当不当正不正地停在了路边,车里是一车的新鲜蔬菜,东西一样没少,可是驾驶舱的门开着,里面的人却不见了。

“每天肯定有很多来自周边小镇和村里的服务员,”赵云澜说,“小郭,下车,你自己去开另外一辆,去镇上找当地派出所同行问问,最近这几天有没有接到过家属关于人口失踪的报警。”

郭长城愣了愣,他敏锐地感觉到了小镇的诡异,仅仅是站在那里,腿就一直在哆嗦,赵处明明白白地让他走,显然是想保护他,这使得郭长城先是松了口气,然后心却不明原因地提得更高。

“让祝红和你一起。”赵云澜说。

祝红可不是随意任抽打的小郭,立刻开口反对:“我才不走!我哪也不去!”

赵云澜叼出一根烟来,含在嘴里,看也不看她一眼:“怎么,还没正式辞职,我说话就不管用了?”

祝红:“我……”

赵云澜压根是说一不二,不由分说地坐回车上,关上车门:“老楚,你过来坐这辆。”

祝红僵硬地站在原地,愤愤地怒视着赵云澜。

楚恕之上车前轻轻地在她肩上推了一把:“快去,赵处安排得有道理,你在这也帮不上什么,小郭那边恐怕沟通不畅,你帮着他点。”

祝红没来得及说话,赵云澜这个混蛋已经一脚踩下油门,把车开走了。

分享到:
赞(374)

评论38

  • 您的称呼
  1. 受不了 受不了 明明小澜孩是攻好不好
    呜呜呜~讨厌

    与你有缘2018/07/29 19:39:48回复
    • 小澜孩是自以为是攻的受。

      白驹过隙巍澜可期。2018/08/21 19:28:03回复
  2. 小澜孩是受_(┐「ε:)_于是我感觉再过几章小澜孩的腰就要不行了

    匿名2018/08/21 15:14:56回复
  3. 小澜孩还不肯承认自己是受,企图反攻哈哈

    白居过隙 巍澜可期2018/08/30 15:16:38回复
  4. 占有欲超强的沈教授,好可爱的一对٩(๑^o^๑)۶

    匿名2018/09/14 22:22:57回复
  5. 宝贝你也太装了

    巍什么赵处的腰总是那么澜受2018/09/22 15:43:54回复
    • 澜受哥又看见你啦

      龙城第一骚A赵云澜2018/10/02 19:05:27回复
  6. 我一天追了好多番,然后看到了好多ID相同的人。。。。。

    谢小白Q2018/10/02 22:55:39回复
  7. 林小静

    奈何缘2018/10/04 08:23:31回复
  8. 评论都在说可爱,就我被后面的吓到了吗

    镇魂,杀破狼,六爻,天官,魔道都喜欢的一个小小的粉丝2018/10/29 02:30:20回复
    • 喜欢你的id,我也是这样的小粉丝欸~

      匿名2018/12/23 23:05:15回复
    • 我也怕……躲在被窝里瑟瑟发抖

      小长2019/01/05 23:32:43回复
    • 我也是,被吓得,总感觉背后莫名的有点可怕。

      一只胆心的՞扈՞❓2019/02/11 21:11:42回复
  9. 我都替小澜孩腰疼

    匿名2018/11/10 10:02:51回复
  10. 花式作死赵云澜,哈哈哈

    匿名2018/11/20 11:28:36回复
  11. 打死都想不到小澜孩是受,哈哈哈哈,不想反攻的受不是好受

    匿名2018/11/26 22:37:58回复
  12. 最后,他从抽屉里抽出了一片木头削成的木片,那是真正的“镇魂令”,真正的大神木树干上削下来的树皮,上面“镇魂令”三个字在触碰到赵云澜的手指的瞬间,就爆出了一串夺目的火花。这难道不是哈利波特吗?

    啦啦啦2018/12/02 09:19:00回复
  13. 谁能和我讲讲,为什么是赵云澜腰疼啊。不是应该攻的腰疼才对嘛?

    匿名2018/12/03 08:54:19回复
    • 同问,我还以为就我不懂呢。

      匿名2019/01/10 00:02:40回复
    • 射进去了。

      匿名2019/02/10 11:54:38回复
    • 同问

      小澜孩的棒棒糖2019/02/22 17:55:59回复
  14. 小澜孩这辈子怕是振不了夫纲了

    灵子2018/12/25 18:49:32回复
  15. 你要看看小魏巍是什么人 哈哈哈

    匿名2018/12/25 18:50:13回复
  16. 哈哈,和现实生活吻合!喋喋不休的那个基本都是受,闷声不响酷酷的那个肯定是攻的多!哈哈,喜欢这一对!受贱贱的,攻占有欲极强!看不下去,打一针,贱贱的受就老实了!哈哈

    匿名2019/01/11 22:51:53回复
  17. 赵云澜只觉得一道冷森森的目光落到了自己裸/露的后颈上,他假装什么也不知道,趴在桌上认真地用中性笔描着尸体眼睛里的东西,只不过趁着背对沈巍,他喜闻乐见地偷偷笑了一下。继续作妖

    山魏澜2019/01/19 18:18:45回复
  18. 嘿嘿,小澜孩……接受你受的身份吧~

    打不过小澜孩又喜欢沈教授的一枚镇魂女孩2019/02/03 15:10:46回复
  19. 大晚上的关键是我这还下雨,滴答滴答的配上我的神奇脑补能力吓的我瑟瑟发抖

    匿名2019/02/14 03:25:59回复
  20. 弱攻强受,嗯对就是这样

    无fuck说2019/02/15 10:27:17回复
  21. 红姐:人间不直的

    毛猴和芒果2019/02/16 22:06:04回复
    • ID优秀啊

      小澜孩的棒棒糖2019/02/22 17:56:39回复
  22. 上蹿下跳 根正苗红 婉约 罗列 轮番 处心积虑

    匿名2019/02/18 17:50:33回复
  23. 我就想看肉,看肉,自动带入居老师

    居间人2019/03/03 23:48:10回复
  24. 前几章攻的不行一上船就暴露真相的小澜孩呀……

    匿名2019/03/05 21:31:23回复
  25. 腰酸,哈哈。沈巍原来还会做那个

    哈哈2019/03/05 23:34:39回复
  26. 自动脑补,代入居老师和北老师,2019依然出不了坑

    匿名2019/03/15 13:18:37回复
  27. 看了一半的电视剧跑来先追了小说,看完再去看电视剧的,总是不自觉带入他俩的床戏,哈哈哈哈哈哈

    爱爱2019/04/12 21:42:53回复
  28. 看不够两人的甜蜜互动啊,亮瞎我的眼……………二刷留爪

    巍乱我心2019/04/13 02:23:23回复
  29. 工作之余也不能忘了照顾沈巍情绪

    祝红2019/04/19 09:39:03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