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虽九死其犹未悔

魏谦在医院老实了一个多礼拜,还没到半个月,他就住不下去了。

他过惯了忙乱日子,刚做完手术的几天精神不好、晃荡一会就困了也就算了,随着他每天醒着的时间越来越长,就开始难以忍受医院单调无聊的生活了。

过了小年就接近除夕了,外面越来越热闹,魏谦却越来越觉得自己在坐牢,他蹲监狱一样默默忍受了几天,终于下定了逃出去的决心。

魏谦从来是个十足的行动派,只要他想,只要时机成熟,他从来能用最短的时间付诸实践——比如穿上衣服就跑。

不过这天,魏谦思考了片刻,还是没有跑,他怕小远着急,于是一直耐心地等到了中午魏之远过来。

魏之远带来了厚厚一打文件:“这是我们那边的资金计划,中英文一式两份——预算控制部分改第三遍了。这是你们行政部报上来的年会安排计划,这是你们人事部报的年终奖,都是需要你签字的,你是自己看还是我给你念?”

不跟魏谦一起工作,就不知道他有多吹毛求疵,尤其他住院没事做的时候。

魏谦永远也不能非常简单愉快地说一句“朕知道了”,就把手下人放过,他总是可以把报上来的材料修改得一塌糊涂,字里行间的修改意见写得比原文还多……当然,这期间通常都是长工魏之远代笔手写的。

不过这回,魏谦一反常态,从头到尾看了一遍,竟然没说什么,就把字都给签了。

魏之远把新换了笔芯的中性笔都拿出来了,发现竟然没有用武之地,颇为不适应地看了魏谦一眼,有点担心地问:“哥,你今天身体不舒服啊?”

魏谦揉了揉鼻子:“那什么……我想跟你商量个事。”

魏之远简直震惊了,他从来不知道他哥的字典里居然还有“商量”俩字,一时没反应过来,只是呆呆地“啊”了一声。

“我下午想出去一会,放个风,”魏谦诚恳地看着他,末了,居然又态度良好地补充了一句,“行吗?”

魏之远足足半分钟没回答他的问题,半分钟之后,他完全不在状态地说:“你是问我吗?”

魏谦额角的青筋跳了跳:“不然呢?”

“我……我我,嗯,”魏之远脑子一团浆糊,差点结巴了,“没、没问题。”

魏谦其实连衣服都换好了,就等他这句话,把穿在外面装门面的病号服一脱,披上外套就准备好了越狱,他三下五除二地收拾好了散落在病床上的文件,一股脑地塞进魏之远的包里,又不知从哪摸出一顶帽子来戴上,压了压帽檐:“快走,趁护士们都出去吃饭了。”

魏之远晕晕乎乎地被他拖出去,冥思苦想地琢磨了整整一路:“等等,他刚才说了句什么我就‘没问题’了?”

直到魏之远握住了方向盘,他才做梦一样地想起来问一句:“去哪?”

魏谦:“回家。”

魏之远犹豫了一下,告诉他:“小宝这两天在家里住,你想被她逮着吗?”

魏谦想也不想地脱口说:“那回公司。”

魏之远莫名其妙地说:“回公司干嘛?不是都审批好签完字了吗?”

魏谦:“……”

他终于发现了自己的无趣之处,除了这俩地方,想不出还能干嘛了。

魏之远侧过头来,想了想,然后小心翼翼地问他:“哥,你可以……和我出去吗?我长这么大还没有约过会。”

魏谦颇为怜悯不忍地看了魏之远一眼——就好像他本人约过似的。

“行,走吧,我请你……请你……”魏谦一口答应下来,后面的话却卡壳了,他词穷了好半晌,毫无创意地提议说,“嗯,吃饭?”

魏之远被他逗乐了:“你打算请我吃什么?”

魏谦:“西餐?”

魏之远:“西餐不好消化,你现在身体不允许。”

魏谦:“那吃小日本的那个……”

魏之远:“你不是嫌他们生的东西太多吗?”

“……”魏谦,“咱还是回家吧,我给你下碗面条。”

最后,他们俩找了一家装潢闪瞎狗眼、显得格调很是高雅的中餐厅,进去一人点了一碗炒疙瘩,看着服务员脸色绿油油地飘走了。

而比较丧良心的,是就这两碗炒疙瘩钱还不是魏谦自己掏的,因为吃到一半的时候,魏谦无意中往楼下瞟了一眼,竟然看见了马春明和他的助理梦梦。

“我操……”魏谦小声骂了一句,“公司高管要求每年春节坚守到除夕当天下午的,这小子趁我不在,他居然敢溜号。”

正说着,梦梦突然站了起来,伸手一挥,大堂里的乐队就像事先和她商量好了一样,停了下来。

梦梦年轻的脸上好像会闪光一样,大眼睛灼灼地看着莫名其妙的马春明,突然大声宣布:“马总,我每年过年都会许愿,特别灵,至今没落空过,所以我打算趁着年前做这件事,如果成功了,今年的机会就可以许别的愿,不成功,那经过过年加持,明年一定会成功!”

从对“许愿机会”的节约上,能看出她还挺经济会过日子。

吃饭的人都停下了交谈,目光集中在了这个姑娘身上。

梦梦继续诗朗诵一样地大声说:“马博士,我认为你前妻该换眼镜了,但是我非常高兴她没有换,因为她眼神一时不好把你给弄丢了,才给了我一个捡漏机会……”

至此,马春明再傻也知道她要说什么了,他连忙慌慌张张地站了起来。

梦梦霸气侧漏地抓住他的肩膀,踮起脚尖凑过去,在他侧脸上掷地有声地亲了一大口,留下一个红彤彤的唇印:“我要向你告白!”

马春明往后连退了好几步,不幸被一个观赏性的小墩子绊倒,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魏谦捂住眼睛:“丢人哪。”

马博士整个人都快蒸发了——梦梦那么年轻,那么漂亮,人也伶俐能干,为什么会看上他一个又丑又老、又不浪漫又不会说话,还是个二婚的男人呢?

她是瞎吗?

他觉得整个世界都梦幻了起来,直到买单的时候服务员把一张餐巾纸递到他面前,对马春明说:“先生,刚才有两位先生,说把账单记到你这里,说是给你看这个你就明白了。”

马春明低头一看,只见餐巾纸上画着一只画风跟自己一脉相承的小乌龟,正对着眼地盯着一颗绿豆。

梦梦凑过来:“这什么呀?”

马博士脸红了一下,讷讷地给她做同传口译:“他说咱俩一个是王八一个是绿豆。”

说完,他又转向服务员:“他们点的什么?”

服务员嘴角抽了抽:“两碗炒疙瘩。”

没跑了,这事除了他那决定奇葩的变态老板,没人干得出来。

魏谦蹭了马春明一顿饭,权当翘班罚工资,他非常努力地思考了很多方案,最后还是十分没有创意地带魏之远去了电影院——平常可以一起玩的运动此刻都显然太激烈了,不大适合魏谦这个病号,寒冬腊月的,也没地方去钓鱼。

可惜,电影才看了小一半,魏谦就不给面子地睡着了。

魏之远双手拢过他,让他靠在自己身上,津津有味地看完了整部电影,走出电影院嘴角都带着笑。

魏谦揉揉眼:“有那么好看啊?结局是什么?”

魏之远:“不知道啊。”

魏谦:“剧情呢?”

魏之远不好意思地抓了抓头发:“……忘了。”

魏谦刚想问他,笑得跟朵花一样,是不是看了个喜剧片,结果就看见旁边几个女孩抹着眼泪过去了,他一抬头,只见宣传的海报上唯美地写着“倾城之恋、绝代悲歌”,上面是一张女人哭得梨花带雨的脸。

魏之远心里充斥着巨大的甜蜜,以至于他从头幸福到尾,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刚刚看了个生离死别的悲情电影。

多么失败的约会啊,可惜当事人竟然还都觉得挺好的。

为这,魏之远放了老熊的鸽子,没去听那高僧讲经。

老熊唾沫横飞地说完,往下一扫,不出预料地没看见魏之远的人影,他就心满意足地笑了。

他的话是说给想听的人听的,不听的人没有烦恼,当然不用听。

魏谦私自离开医院的行为,被查房的护士好一番臭骂,而更加不幸的是,他居然要在病房里过年了。

他一生中没过过几个团圆顺心的年,于是当机立断地给值班医生和护士一人封了个大红包,伙同魏之远,在众人睁只眼闭只眼的纵容下,又跑了。

他们俩,还有小宝,一起包了饺子——皮是小宝擀的,饺子是魏之远包的,魏谦大爷一样地坐在沙发上监工,专职负责指指点点。

窗外响起第一声鞭炮的时候,小宝的表情突然落寞了下来,她说:“要是奶奶还在就好了。”

很多年以前,似乎也是他们仨正在过什么节,宋老太像个不速之客一样从天而降,不由分说地敲开了他们的门,并且鸠占鹊巢地……就那么霸道地留了下来。

……可是以后逢年过节,再也不会有这么一个讨厌的老东西敲门了吧?

一时间,三个人都沉默了下来,然而就在这时,门铃突然响了。

小宝一蹦三尺高地蹿到门口,打开门,却失望地发现,外面站着的是笑容可掬的老熊。

老熊看着她脸上难掩的僵硬,拍了拍她的头:“怎么跟见了丧门星一样?贫僧有那么不招人待见吗?”

小宝回过神来,连忙把他让进屋。

老熊打量着她:“我当年就说嘛,这丫头脚那么大,长大了肯定不比谁矮……哎,冻死我了,有饺子吗?”

小宝:“有是有,但是没包素馅的……”

“去你的。”老熊说,“谁吃素馅的?那是喂兔子的。”

他大马金刀地坐下来,一口叼起一个,两下吞了,竖起拇指:“唔,猪肉白菜,香!”

魏谦凉凉地说:“阿弥陀佛。”

老熊冲他见牙不见眼地笑了笑,然后转向魏之远:“哎,小远,你猜怎么着,我把你的资料和照片传到网上了,前两天真有回音。”

魏之远可有可无地笑了一下。

魏谦却连忙问:“什么?怎么回事?什么人?多大年纪?干什么的?”

“一个女的,听声音好像是岁数不小了,其他还不知道,刚联系上。”老熊又夹了一个饺子,“丫头,给我倒点醋,有蒜吗?”

魏谦:“小宝不给他,赞助你那么多钱就是让你给我一问三不知的吗?”

老熊伸长了胳膊拿走了腊八蒜和腊八醋,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了,同时糟心地看了魏谦一眼,慢腾腾地说:“唉,谦儿,你可真是那什么不急那什么急啊。”

魏谦:“……”

老熊伸手在兜里摸了摸,摸出了一张纸,上面写着一个地址和一个电话号码:“打电话的这个女的姓周,小远,你要愿意,可以去见见她。”

蹭完了年夜饭,老熊告辞离开。

魏谦忙披上了衣服跟了出来:“我送你下去,这几天过年,前边不好打车,我带你去后面那个出口。”

到了楼下,寒风一吹,魏谦就忍不住结结实实地打了个哆嗦,手术毕竟伤了元气,这个冬天他怕冷怕得厉害。

老熊:“行了,你快上去吧,告诉我怎么走就行了,可不敢劳动你这个病号。”

魏谦:“其实我就想问问……”

“打电话那个人怎么样是吧?”老熊接上他的话茬。

“啊,对,”魏谦爽快地承认了,“要是找了半天找了一帮糟心的亲戚,到时候诚心给自己添堵,就不好玩了。”

“听那个周女士的意思,她好像就是知道点什么,本人并不是直系亲属。不过听说话是挺有修养,也挺知书达理的一个人。”老熊看了他一眼,挤兑说,“我说,找着了你又顾虑那么多,当初还肯铁公鸡拔毛,出那么多钱找,是没地方花?来我们寺捐个门槛吧施主。”

“滚。”魏谦往双手中呵了口气,飞快地摩擦着,“其实……可能是因为小时候的事吧,小远总是有点……嗯,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没根没底的感觉,你懂吗?这些年大了,好多了,小时候表现得格外明显,好像总担心别人抛弃他似的。”

“没安全感。”老熊说。

魏谦点了个头:“差不多就那意思吧——我是觉得,也许他有父有母以后,能好一些。”

老熊看了看他,最后到底没说什么,只是在凛冽的寒风中伸手拍了拍魏谦的肩膀:“我知道了,你快回去吧,你啊……”

过了破五,魏谦在医院住满了一个月,终于获准出院了。

他第一件事,就是订了机票,跟着魏之远飞到了那位周女士提供的地址。

给他们开门的是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太太,约莫有七十来岁,体型却保持得很不错,银丝在后脑勺上高高挽起,身上穿着毛料的长裙,似乎是为了迎接他们,裙子上还搭配了披肩。

这个年纪的老太太,少有像她一样讲究的,无论是举止还是谈吐,她都透出一股被岁月洗练过的优雅。

周老太太取出一个大相册,拿给他们看,翻出一张旧照片,是个男人,模样俊朗,跟魏之远竟然有七八分像,侧脸更是一模一样:“我女儿在网上看见了你的照片,指给我看,说‘这不是小叶叔叔吗?’我一看,还真是,对照着你当年走失的时间,就觉得八九不离十了,这才冒昧打了电话。”

魏之远小心地把那张照片抽出来。

“他叫叶殊,以前我们住邻居,我拿他当自己的小兄弟看。”周老太太又翻到了一个女士的照片,“这是他的妻子——也就是你妈妈,她叫阮红,曾经是我的学生,毕业留校,做了我的同事,都是很好的人。她有原发性高血压,生你的时候引起了一系列的并发症,产后身体一直不好,不到一年就去世了……唉,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你才那么小的一团,胖乎乎的,可爱极了。”

魏之远轻声问她:“您怎么能确定是我呢?”

周老太太说:“你后背,肩胛骨往下一点的地方,有一个小小的疤痕是不是?”

魏之远情不自禁地挺了挺腰。

“那是你刚会翻身的时候,你爸爸笨手笨脚,一时没看住,让你从床上翻下去撞到了柜子上的尖角上磕出来的疤。”

魏之远背后确实有那么一小块伤疤,已经很不明显了,不仔细摸根本摸不出来。

魏谦皱皱眉:“那他现在……”

“也过世啦。”周老太太叹了口气,“他是个气象学家,专门研究内地龙卷风的,你母亲去世以后,他就更醉心于工作,成了个疯子,有一次捕捉龙卷风的过程中,他跑得太近了,被一棵倒下来的大树砸中了车……唉。”

周老太太的眼睛里有泪花闪过,她看着魏之远:“当时你家里所有人都忙乱成一团,没人顾得上你,保姆也不知道哪去了,你才两岁多,刚会跌跌撞撞地走路,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趁着没人注意,不知怎么的就自己跑了出去,等我们这些大人们发现的时候,你就再也找不着了……没想到一转眼,都长这么大了。孩子,你刚才说你现在在干什么?”

“做软件。”魏之远说,“主打游戏,也做一些应用的。”

“好,好,好。”周老太太欣慰地拍着他的胳膊,“挺好,挺好的,好好地长大了,好好的做人,挺好,我以后下去,也能让你父母放心了。”

那天下午,周老太太和他们坐了整整一下午,说了魏之远不记得的童年的事,直到保姆走过来催她吃药。

末了,她把他们送到门口,告诉了魏之远他父母的墓地地址。

至此,周老太太才转向魏谦,抓住了他的手。

“谢谢,”她说,“谢谢你。”

她从始至终,没有过问他们俩是什么关系,然而魏谦怀疑她已经通过某种方法察觉到了,他低了低头,冲她挤出一个笑容,觉得自己这声“谢”受之有愧。

他们一起找到了叶殊夫妇的合葬墓地,魏之远弯下腰,轻轻地擦去墓碑上的尘土,露出经年的墓志铭——“虽九死其犹未悔”。

父母与他非常相像的长相并没有给魏之远很大的触动,直到看见这个墓志铭,他才突然感觉到了那种阴阳两隔的血脉相连。

“原来我是这样的来的,我的父母是这样的人。”魏之远想着。

忽然之间,那些对他而言刻骨铭心的、童年时代的流浪逃亡生涯,都变得不那么真实了,他像一个远行的孩子,找到了某种精神的归宿与认同感。

魏谦弯下腰,把花束放在墓碑前,搂住魏之远的肩膀,拍了拍他。

魏之远拉起他的手——而他的远行途中,竟幸运地有所获,得到了他一生最珍视的人。

与之相比,颠沛流离的惶恐与痛苦,都算什么呢?

“是给我的磨砺吧?”魏之远心想。

春风,就快要吹开北方的冻土了吧?

 

作者有话要说:虽九死其犹未悔——离骚

分享到:
赞(16)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