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红尘正好

二十三,糖瓜粘。

坊间讲“过了腊八就是年”,果然就有喜庆的事发生。

魏谦肺里的瘤子最终被认定是良性的,手术切除了,之后这位大爷为了表现自己英明神武、料事如神,好生来了一通事后诸葛亮,都虚弱地躺在病床上了,还抓紧机会得瑟,大言不惭地说:“我说了没事就是没事,我放过嘴炮吗?就你们这些人,一个个上蹿下跳的……”

三胖一脸牙龈出血的表情。

好在,就在这时,魏之远进来了,手里还拎着一个保温桶。

他跟三胖打了招呼,先把保温桶放在一边,然后蹲在地上,撩起了魏谦一根袖管——魏谦受了刀伤的那只手已经拆线了——魏之远从兜里摸出自己给他磨的那串木头珠子,缠了上去。

魏谦眨眨眼,奇怪地问:“你怎么想起把它带来了?”

魏之远头也不抬地说:“你做完手术麻药劲刚过,人还迷迷糊糊的时候自己要的,不记得了?醒过来第一句话就是不清不楚地问人家‘我的珠子呢’。”

魏谦脸上颇为挂不住,不吱声了。

三胖笑得褶子都出来了:“哈哈哈哈,‘我的珠子呢’,你怎么那么会要呢?我说,谦儿,红头绳你要吗?二尺长的,过年了,回头爹给你买去,爹有钱,给你多扯几寸,没事还能当腰带。”

魏谦躺在床上不能下来,只好用眼神表达“我要打死你”这个有点复杂的信息。

“哎哟,瞪爹啊,”三胖拍着自己的肚子,笑呵呵地说,“瞪我我可就走了,不爱看你那张晚娘脸。你们俩那个……那个什么,嘿嘿,我就不打扰了。”

这都哪跟哪?

魏谦:“滚蛋。”

三胖仰天大笑出门去,滚了。

魏谦这才偷偷去看魏之远,却发现魏之远正低头注视着他,他顿时干咳了一声,有些尴尬地说:“嗯,你那个……公司有什么事吗?”

魏之远:“没有。”

魏谦又问:“小宝呢?”

魏之远:“刚打电话跟我大闹了一场,嗓子哭哑了,说是订的下午的飞机,晚上就到。”

魏谦这回实在词穷了,魏之远就坐在他床边:“还有什么要问的?”

魏谦沉默了片刻,对他伸出手:“过来。”

魏之远执起他的手,坐近了些。

魏谦就抬手摸了摸他的头,而后略微下移,因为伤口而显得有些粗粝的手掌蹭过魏之远的脸,他说:“这回是真没事了,不骗你,别生气了。”

魏之远闭了闭眼:“我没有。”

“行了吧,从小气性就大。”魏谦笑了起来,“跟小宝吵一次架,直到搬家也没进过她的屋门。”

“你居然还记得。”魏之远的眼睛突然亮了起来,瞳孔中似乎有两盏小小的灯火,灼灼地跳跃着,“你还记得什么?”

“我记得的事多了,你小时候不愿意上学,在学校门口跟我跳脚叫唤,还咬了我一口,结果崩掉了自己一颗牙,以为自己快死了,写成了人生中第一部大作。”魏谦慢悠悠地说,“还有小宝,你们俩那会就跟一对斗鸡一样,从早打到晚,也不知道都是为什么。”

“我不知道她为什么,反正我是为了哄你高兴。”

魏谦:“胡说,你们俩打架我有什么好高兴的?”

魏之远俯身伸手碰了一下他的嘴角:“那谁知道?反正你现在都还在笑。”

魏谦尴尬地敛起不由自主上翘的嘴角,随后他想了想,抱怨说:“不过没几年,后来你长大了,就不怎么跟我亲了。”

魏之远意味深长地看着他。

魏谦莫名其妙地问:“看什么看?”

“不是不跟你亲,是已经不敢和你亲了。”魏之远说着,从裤兜里摸出了他的钱夹——他的钱夹长期在裤兜里塞着,被各种材质坚硬的牛仔裤磨损得很快,至今已经换了七八个,但翻开以后,相片夹里的相片永远是同一张。

那张照片旧得已经不成样子,边角都已经磨烂了,被人用胶带重新粘了一圈,上面是个平头板寸、但眉清目秀的少年人,少年穿着校服,站在镜头前,背着手,立正一样站得笔直,好像一根僵硬的棒槌,脸上一点笑意也没有,绷得紧紧的,眼神有些阴郁,似乎是对整个世界都怀有深深的敌意。

“这傻小子是谁?怎么跟个少年犯似的。”魏谦开始没能反应过来,随后他眯着眼打量了好半天,终于费力地认出了那有将近二十年前的自己,顿时整个人都斯巴达了,“这么二的照片,你到底从哪找来的?魏小远,你也太有眼光了,就不能挑张好的吗?你整天随身带着这个……这个脸上明晃晃地写着‘我是傻逼’四个大字的货,不怕别人看见笑话吗?”

魏之远:“还给我,不许侮辱我的梦中情人。”

“不给,没收了,我要毁尸灭迹。”魏谦回手把旧照片塞到了枕头底下,不让自己的黑历史继续招摇过市。

魏之远无奈地看着他。

“行啦,大不了我赔你一个。”魏谦想了想,想起自己压根不怎么照相,他伸手从魏之远裤兜里摸出了手机,调出了他最近刚开始玩的照相功能。

拍一个什么样的呢?

魏谦想了想,在病床上挣扎着想起来。

“你干什么?别乱动,”魏之远立刻按住他,“小心把点滴的针管碰歪了。”

魏谦微微侧过头,接着魏之远的动作,插着点滴的手轻轻地移动了一点距离,看起来就像是捧起了魏之远那只来按住他的手一样,嘴唇在魏之远的手背上轻轻地碰了一下。

“喀嚓”一声。

魏之远的手触电一样地抖了一下。

片刻后,魏之远呆呆地看着自己的手机屏幕,男人的侧脸带着大病中特有的苍白,显得低垂的眉目愈黑、愈浓重,他像是在熹微晨光中捧起了一朵沾着露水的花,因其娇嫩脆弱与烁烁动人而越发怜惜,一触即放地亲吻一下,而后将其稳稳当当地安放回枝头……嘴角还带着一点似有若无的、无奈的笑意。

他无数次地把对他穷追不舍的命运踩在脚下,乃至于“命运”这个贱东西现在都似乎不大敢来招惹他了。他所向披靡,然而单单败在了这朵“花”摇曳的暗香中。

魏之远觉得自己这条孤独而无悔的路,终于走到了尽头。

不知是因为这几天一直在医院里陪着太疲惫了,还是什么别的缘故,没过多久,魏之远就忍不住趴在床头上睡着了。

在他打盹的时候,高僧熊英俊来了。

他做另类的和尚打扮,在医院里好一番招摇过市,惨遭医生护士、其他病人及其家属的围观,他手里握着一串佛珠,一边走一边捯饬,见谁对谁稽首,见谁避让谁,于是脚程显得很慢,但丝毫也不理别人对他的议论纷纷。

这时,一个住院大夫追上了他:“师傅!哎,那位师傅!”

老熊:“阿弥陀佛。”

医生上下打量了他一番,不确定地问:“您……也是来探病的?”

老熊神神叨叨地说:“是的,有一位居士刚刚脱离苦海,我来看看他。”

大夫脸色一变,跟着压低了声音:“哟,是下午送太平间的那位?那可不行,咱们医院管理严格,太平间可不让随便进。”

老熊:“……”

他觉得眼下可真不愧是末法时代,连神圣的医疗工作者都能这么肤浅。

“阿弥陀佛。”老熊叹了口气,耐心地解释说,“那位居士,他不幸还是个活物。”

“啊,那是得节哀……不不不,我不是那个意思。”医生见他面如便秘,这才看见他手上拎的果篮,连忙托了托自己脸上的眼镜,义正言辞地说,“其实我追上来,就想告诉您一声,一般女士那种特别飘逸的长裙和长裤最好别在医院穿——哦,我就说您这种能扫着地的衣服,咱们这都是病人,地上细菌病毒多,扫到衣服上,回去有害您和家人的健康。”

随即,这位较真的医生意识到跟和尚说“家人”不大合适,又补充了一句:“回去有害您和大师兄二师兄沙师弟的健康。”

老熊无言以对了片刻,只好稽首表示感谢,同时,他觉得魏谦一定是佛祖保佑,竟能在这样险恶的医疗环境下生存下来。

一个带着口罩的老大夫经过,看不惯地对训斥那年轻的住院医生说:“小刘,你也有点正人形,哪那么多废话?没有一点威信,以后让病人怎么信任你?”

小刘大夫嬉皮笑脸地凑过去给他捶肩捶背:“老师,我悬壶济世,他普度众生,我们俩挺有共同语言,多聊两句有什么的?”

“普度众生”四个字让老熊脚步一顿,随即他摇头失笑,往病房走去。

当他推开魏谦病房门的时候,老熊先在门口愣了一下。

他看见魏之远趴在魏谦的床头上睡得正香,大半张侧脸埋在他自己的臂弯里,只露出一点,嘴角似乎还带着笑意。

魏谦身上还插着各种管子,正有一搭没一搭地翻看着一本杂志,时而低下头来看一眼安静入睡的青年,目光就是说不出的柔和。

魏谦的目光无意中往门口一扫,看见了老熊,他立刻抬起食指竖在唇边,对他做了一个安静的手势。

老熊轻手轻脚地走进来,把果篮往旁边一放,觉得自己被这对狗男男闪瞎了眼,为了表达自己的不满意,他从礼物里抽出了一根香蕉,毫不客气地剥开了,开吃。

魏之远没有白天睡觉的习惯,疲惫极了才打了个盹,也就趴了二十来分钟,老熊就利用这短短的二十分钟啃光了半个果篮,魏之远在一片“咔嚓咔嚓”的声音里醒来,一时间还以为病房里闹了耗子。

他一睁眼,魏谦才终于开口说话。

“熊英俊,”魏谦说,“你是来我这野餐的吧?”

老熊毫不见外地说:“反正你一时半会吃这些东西也不太方便,过两天该放坏了,我替你解决一点,不能浪费东西。”

魏谦皮笑肉不笑:“那可真是太感谢了——你到底干什么来的?总不可能是专程来看我的吧?”

“你这个施主啊,多么的尖酸刻薄啊,妄自菲薄也就算了,还老愿意把别人往坏处想,”老熊谆谆善诱,而后两手一摊,“贫僧真是来探病的,顺便给你拜个早年。”

魏谦怀疑地看了他一眼:“黄鼠狼给鸡拜年?”

“阿弥陀佛,”老熊沉默了一会,“贫僧有时候真是难以理解施主你这种……时常把自己也无差别攻击进去的说话风格,太一视同仁了。”

大概是躺的时间太长了,魏谦觉得创口有点疼,他皱着眉轻轻地挪动了一下,魏之远立刻过来,把一个枕头塞到了他身后:“小心点。”

魏谦点点头,而后转向老熊:“我现在要钱没有,要命半条,你打算跟我商量哪个?别兜圈子了,说吧。”

“阿弥陀佛,你怎么能和出家人谈这种俗物?孔方兄的事是你我该说的吗?多伤感情!”老熊低下头,人五人六地摆了个悲天悯人的造型,随后他猛地一抬柿饼脸,露出一个加菲猫一样贼兮兮的笑容,对魏谦伸出了五根手指头,“你给我赞助这个数就够了。”

魏谦气结:“我就知道你不可能专程来看我!”

老熊笑嘻嘻地说:“别生气啊,施主,大病未愈,你要养气固本,淡定一点。”

魏谦:“不可能,我现在手头好几个项目在砸前期,资金链绷得快断了,马上都打算卖身了,哪弄余钱去?”

老熊:“就五十万,还不如你眨眼这会工夫的利息高呢,你不要一毛也不拔好不好?”

“五十万?好办。”魏谦把头往后一仰:“小远,有零钱吗?给他十块,门口有卖彩票的,让他跟佛祖说一声,中个百八十万的奖就解决了。”

老熊:“这位一辈子只穿白衬衫的施主,你的名字叫穷酸吗?你可真是抠门到了一定地步了。”

魏谦:“老子至今开一十万块钱的破车,你开口跟我要五十万捐门槛?告诉我,门在哪呢?”

老熊面无愠色,依然保持着自己的语速不疾不徐地对魏谦说:“没让你捐门槛,也没跟你要修佛像的钱,这回是几个社会非盈利组织牵头做的事,他们有自己的网站跟微博,现在很有些知名度,你出的那几块钱赞助费全部可以作为宣传企业品牌的广告费,够便宜的了好吗?”

魏谦上下打量了老熊一番,诚恳地问:“前辈,麻烦您给我点拨一下,本公司的形象难道竟然已经差到需要一个和尚做代言的地步了吗?”

老熊:“反正你掏不掏钱吧?”

魏谦:“反正我就是没钱。”

魏之远只好用一杯温开水隔开了两个人:“行了,都歇会,来,先休战,熊哥喝杯水。”

老熊端起来一口气喝下去了,完事砸吧砸吧嘴说:“我跟你说完,这钱你肯定得掏。这个事是这样的——近来网上有好多人说拐卖儿童的事,我说的这个非盈利组织是专门针对社会公益活动的,他们现在打算针对这些现象,牵头做一些事……”

“你们这不是起哄架秧子吗?”魏谦说,“打拐那是人家警察的事,你们跟着干嘛去?公益,我看捣乱还差不多。”

“施主啊,你都趴下了,就积点口德吧。”老熊继续解释说,“我们不是打拐,是想收拾出一个类似互联网社交平台那样的东西,把丢过孩子的父母和不知自己来历的孩子用这个网络联系起来,警方找到被拐卖儿童,也会在上面发布信息,寻找孩子的监护人。简单说,就是帮助寻找被拐卖过的小孩,你懂了吧?”

魏谦沉默下来,目光一下落在了魏之远身上。

老熊志在必得地看着他,果然,片刻后,魏谦说:“小远,回家把我的支票本拿来……嗯,以公司的名义吧,我私人出了。”

而后他又补充说:“五十万的预算太紧张,你给他写五百万,拿来我签字。”

老熊:“善哉善哉——那后续需要追加赞助……”

“行。”魏谦一口答应下来,“你让他们尽快给我个合同吧,我出个财务总监,每年外审之外要接受我们公司的内审,确保资金不滥用,后续的赞助款你们不用找别人了。”

魏之远愣了一会:“哥,其实……”

他想说其实自己现在已经不在意小时候的事了,对亲生父母也没什么特别的兴趣,碰上了也好,碰不上拉倒,可被老熊似笑非笑地盯着,又觉得自己这么拆台不大好。

于是卡住了好一会,他才低声说:“其实我有你就够了。”

老熊眼观鼻鼻观口,念一声佛号,颇有宝相。

“嗯。”魏谦的声音轻了些,“去吧。”

老熊和魏之远一起走出了病房。

魏之远:“熊哥,你这么利用我不厚道吧?”

老熊“嘿嘿”一笑:“你现在翅膀硬了,全世界都飞得过来,他难得有机会替你做点事,我是成全他——哎,对,下礼拜我讲经,你来不来?”

“讲经?你?”魏之远脸上露出一个古怪的表情。

“我怎么了我?”老熊瞪了他一眼。

“你最近怎么这么活跃了?”魏之远奇怪地问,他依稀记得当年第一次去老熊的禅房时,老熊那种打算青灯古佛度一生的清寂和消沉,“你不是说只修度自己吗?”

老熊手指间掐着木头佛珠,碰撞间发出清脆的声音。

“这个由不得你。”过了一会,他这么说,“在河上飘得时间长了,总有一两个你这样没事玩投河自尽的,搭一个就有第二个,搭得人多了,也就不分小乘大乘了。”

魏之远若有所思。

老熊抬手拍拍他的肩膀:“你别想了,红尘正好,虚无缥缈的不二法门不进也罢……我走了。”

魏之远看着他宽厚的背影走向公交车站,一时百感交集。

就在这时,老熊突然回过头来,冲他喊了一声:“小子,你快去拿支票啊!别发呆了,好不容易傍个大款是铁公鸡,贫僧容易吗?回头财主改变主意了就坏菜了,要钱这事要趁热打铁!”

一时间周围人人侧目,老熊得意洋洋,好像一点也感觉不到。

魏之远没有他那么厚的脸皮,只好落荒而逃。

分享到:
赞(26)

评论4

  • 您的称呼
  1. 哈哈哈老熊真是够了……

    匿名2019/02/16 22:24:44回复
  2. 熊总简直了

    银铃2019/02/20 13:44:02回复
  3. 熊总真的是。。。够了。

    你的智商呢?2019/02/23 20:54:34回复
  4. 熊总,我好像记得你已经出家了诶

    P大的粉丝2019/04/11 20:39:05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