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毁在我手上了

“小远?”魏谦有点愕然,问,“我不是说……你怎么还是跑回来了?”

但是魏之远没吭声,只是呆呆地看着他,眼神里没有焦距,目光散乱得好像充斥在整间屋子里,无处着力。

魏之远去魏谦办公室里拿文件,忽然看见办公桌最下面的那个抽屉上插着钥匙。

魏谦从来不锁柜子,无论是在家还是在办公室——而且那种需要他弯腰才能够着的抽屉,他也一般都是不用的。

魏之远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有那么强烈的好奇心,后来他想,大概是自己一直心有不安的缘故,他当时悄悄地走过去,动手打开了那个抽屉。

抽屉果然是不常用的,里面还带着一股长时间不打开的家具特有的气味,蒙着一层灰,没放别的东西,只有一份体检报告。

体检的医院服务贴心,不但把报告装订成册,后面还详细解读了每一项一般人看不懂的指标,连一颗轻度龋齿都列出了建议的治疗方案。

所以魏之远看见“肺部阴影”的时候,当时就觉得心里“忽悠”一下,跳空了。

好在,医生又在后面列出了一系列可能引起肺部阴影的可能性,特别提示了患过肺炎的人可能会因为炎症而引起假瘤。

这件事给魏之远心上蒙了一层阴影,他心事重重地拿着东西回来,心不在焉,险些在临到家的时候闯了个红灯,一脚急刹车才堪堪停在了线后。

结果这一口气堵着,还没来得及浮上来,魏之远就在门口听见了魏谦那句话。

他站在门口,魏谦那句问话他充耳不闻,魏之远只觉得耳畔一阵嗡嗡作响,视野也开始一片片发暗,他不由自主地伸手扶了一下墙,心跳鼓噪如秋蝉,内里却是冰冷一片,一股凉意从脚底升起来,刹那就把他身体里流淌不息的血液都给冻住了。

三胖在跟他说什么,魏之远木然地看着他嘴在动,手舞足蹈的动作都快戳到自己的鼻梁了,可他连眼皮都没眨,就像一瞬间失去了反应能力。

僵死的腿半晌没有迈动一步,魏之远甚至觉得,自己如果跪下,就再也起不来了。

有什么东西一下拍断了他浑身的骨头,只剩下关节处岌岌可危的一点,还在苦苦支撑。

他不会内功,却结结实实地体会了一回什么叫走火入魔、什么叫万念俱灰。

三胖大呼小叫地说:“谦儿,你过来看看,这孩子听见什么了?我看这脸色不对啊!”

魏谦走过来,用手掌轻轻地拍了拍魏之远的脸:“小远?”

魏之远散乱的目光在他的触碰下渐渐凝成了一点,那眼神冰冷而幽深,就像是两口一眼看不见底的井,阴涔涔的,有些吓人,一丝光也折不出来。

忽然,魏之远晃了晃,他似乎深吸了口气,好像才想开口,就被突然什么呛住了,他猛地把头扭到一侧,剧烈地咳嗽了起来。

魏之远捂住嘴,被呛得喘不上气来,眼睛飞快地红了,然后,血就顺着他的指缝淌了出来。

三胖“嗷”一嗓子:“我的妈!这怎么还见血了?”

魏谦也吓了一跳:“小远,别捂着,我看看。”

魏谦试着去掰魏之远的手,却觉得自己就像是碰到了一具已经僵死了的尸体,哪都硬得脆邦邦的,他怀疑自己手劲大了,没准魏之远的胳膊都会“嘎嘣”一下掉下来。

就在这时,魏之远突然伸出一只手,一把攥住了魏谦没受伤的那只手腕。

魏谦被他掐的生疼,几次想把手往回缩,死活抽不出来,油皮都快被那小子撸掉了。

魏谦怀疑魏之远是误会了什么,顾不上三胖还在场,用胳膊环住魏之远的腰,手腕轻轻地磕了磕他僵硬的后背:“没事,哥还在呢,小远,小远?”

本来冬天就干燥,魏之远是一下受刺激受大了,血压急剧飙升,鼻子里毛细血管直接爆开了,出了鼻血,一口呛到了嘴里,这才弄出个险些七窍流血的惊悚现场。

过了好一会,不知是魏谦生硬的安抚起的微弱的作用,还是魏之远呛的那么一下咳出肺来了,他的理智终于开始缓慢回笼。

魏之远意识到了什么,松开了魏谦的手腕,而后他脚下踉跄了一下,微微推开魏谦,转身走进卫生间,漱干净嘴里的血,然后抽了一条湿巾,用冰凉冰凉的表面冷却鼻子。

“真狼狈啊。”魏之远想,手按在鼻梁上,感觉灯光昏暗的卫生间让他头晕,就闭上了眼睛,一动不动地站了一会,他成功地短暂地在意识里屏蔽了魏谦片刻,呼吸和心跳这才一点一点地平稳了下来。

魏之远觉得自己的神经平时只在非常小的幅度里轻轻地抖动,偶尔扯得大一些,会被拉成一张巴掌大的膜,他以为这些“偶尔”就已经是极致了,直到刚才……

那是真的到了临界点,差点就回不来了,直到现在,他都能感觉到自己拉紧的神经缓缓收缩,那种精神上四处针扎一样的疼。

三胖尴尬地看了魏之远一眼,又看了魏谦一眼,目光在两人之间来回打转,挤眉弄眼的,也不知他在想什么。

十分钟,魏之远冷却下来的鼻子才止住了血,他擦干净,神色木然地走出来,拎起了魏谦被他抓过的手腕,只见那腕子活像被女鬼挠了一下,留下了一排清晰的乌青指印。

三胖脸皮一抽,嘀咕着说:“妈亲,多大劲?”

魏之远一言不发,从放常备药的抽屉里找出了跌打损伤膏,挖了一点涂在魏谦的手腕上,缓慢而有力地推开,魏谦疼得一抽,继而,又被魏之远纹丝不动地按住了。

不知过了多久,魏之远才开口问:“体检报告是怎么回事?”

他声音嘶哑,语气平淡,去好像暴风雨前的宁静,蕴藏着山雨欲来的巨大能量,魏谦突然莫名地心虚,忍不住抬头看了三胖一眼。

三胖:“看我干什么?都是你,能把人吓出个好歹来——少废话,自己老老实实地把前因后果向组织交代!”

魏谦至此都能感觉到魏之远的手指还是冰凉的,于是只好避重就轻地把他打算去做手术的事说了,末了特意强调了瘤子是良性的,肯定没事,经过三胖一通叫唤,他学会把“多半”之类吓人的词汇都抹掉了,一番语言上的包装,听起来就好像他真是打算去割阑尾一样。

三胖虽然说了让他自己交代,听到这,还是忍不住觑着魏之远的神色补充说:“对,你哥说得没错,没什么事,我们俩刚才是闲聊一桩旧事,你听岔啦,千万别往心里去。”

“三哥。”魏之远面无表情地打断三胖的话,揉开了魏谦手腕上的淤血,从桌上抽出一张餐巾纸擦了擦沾了药的手指,声调毫无起伏地说,“他说的话,你相信?”

三胖:“……”

他摸摸头,发现好像自己是有点太实诚了。

“我一个字都不信。”魏之远直直地逼视着魏谦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你不用再解释了,我不会相信你任何一句话。”

魏谦:“……”

“三哥,把我的机票退了吧,着急的话就先托别人跑一趟。”

三胖战战兢兢地问:“你呢?”

“从现在开始,我要把他锁在家里,除了医院,什么地方都不能去,去医院检查也好、手术也好,我要一直在场,我会去找医生说明情况,所有的事,我都需要第一个知道。”魏之远的表情和话音里都在往外渗着冰碴,说完,他还颇为有礼貌地咨询了谈总的意见,“这样你们没意见吧?”

三胖果断出卖朋友,把脑袋摇得像个拨浪鼓。

“那就好。”魏之远说,他看也不看魏谦一眼,径自站了起来,对三胖说,“我送送你。”

三胖就梦游一样地被他“送客”了。

走到电梯口,三胖才回过神来,百感交集地看了魏之远一眼:“兄弟,凡事往好处想想,你哥吧……唉,他这孙子确实是不怎么样,但是总不至于这点谱也不靠,我认为这个同志在思想上还是有可以挽回的余地的,他说没事,可能就真没什么大事,你也多少放宽心,啊?”

这话音落下,三胖就清清楚楚地看见魏之远的表情裂了。

魏之远的眉飞快地往中间蹙了起来,眼眶顷刻间就红了,嘴角轻轻地抽动了抽动,往一边斜去,眼泪好像就要掉下来了。

然而下一刻,魏之远抬起胳膊,在脸上遮挡了一下,片刻后放下,他除了眼眶还是红的,已经恢复了先前那种近乎麻木的平静。

“嗯。”魏之远轻轻地应了一声,“谢谢三哥。”

电梯门开了,三胖走了进去,他看着魏之远高大的身体一点一点被电梯门关在外面,最后只剩下了一条缝,不见了,没有和他说再见。

“这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小远可怎么办?”三胖心里忍不住划过这么一个念头,他转眼到了楼下,抬头看了看高耸富丽的住宅楼,心里有些迷茫地想,“当年我想方设法阻挠魏之远,想方设法地给魏谦找对象介绍姑娘……真是对的吗?”

他想象不出,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感情能深到什么地步,浮光掠影般地看上一眼,就觉得毛骨悚然。

人世间,有多少这样的真情?

三胖怔忡如许地呆立了好一会,才叹了口气,低着头,显得心事重重地离开了。

“算了,随他们去吧。”三胖这样想着,走了。

魏之远回到家,真的反锁了门,随身带好了钥匙,履行了他把魏谦锁在家里的承诺。然后他开始了一场漫长的、单方面的冷战。

一开始,魏谦虽然不习惯,但也有自己的事要做,他难得无所事事地闲在家里,看电视玩电脑看书,有好多事可以打发时间,而这样坚持了两天以后,他终于有点受不了了。

魏之远把他当成了一坨空气,除了晨昏定省地问一句“今天有没有不舒服”,以及出门的时候问一句“我出去买东西,你要不要带”,就再么别的交流了。

魏谦觉得自己也是点“牵着不走,打着倒退”的贱,以前魏之远整天在他眼皮底下晃,把他晃得一个头变成两个大,愁得要命,现在魏之远虽然每天在家,却神奇地能不怎么出现在他的视线里。

“多说句话能闪了舌头么?”魏谦愤愤不平地想,可他又觉得自己主动凑上去,好像……是有点掉面子。

魏谦几次三番旁敲侧击地试图引起话题失败,魏之远用来打发他的话都是单字——“嗯”“没”“好”“不”种种,言简意赅。

第一回魏谦心想“差不多行了吧”,第二回,魏谦心想“这还要没完吗”,第三回,他心想“操”,于是把高效地把单方面的冷战扩展成了双方的。

俩人好几天谁也没搭理谁,不放心过来看的三胖一进门就觉得气氛不对,一看魏谦那张二五八万一样又拽又臭的脸,心里顿时明镜似的,临走,他终于忍不住对魏谦恨铁不成钢地说:“你啊,多少也长点心吧!”

终于,临到离家前一夜,魏谦睡前收拾好了自己的东西,打算去住院了。

他想,万一一路绿灯,到医院一检查,发现事情有变呢?

万一真的是恶性的呢?

万一哪怕是“99%”的几率,他就是那个“1”呢?

有那么一瞬间,他是恐惧的。

然而从来以往,他远近无依的时候,就已经习惯了种种的恐惧的折磨,所以仅仅是一会的工夫,魏谦就重新平复了心情。

“哪来那么多万一,呸。”魏谦这么光棍地想着,伸手关上灯,爬回床上睡了。

魏谦睡是睡着了,但是不踏实,半夜就醒了一次,他翻了个身,伸了一下蜷起来的脚,眼睛无意中睁开了一条缝,就被床头上一动不动地戳在那的黑影给吓醒了。

魏谦猛地往后一错,从床上坐了起来,盯着那黑影看了两秒钟:“小远?”

魏之远没出声。

魏谦吁了口气,把枕头往魏之远身上一砸:“心脏病没让你给吓出来。”

他说着,伸手要去拧床头灯,被魏之远一把扣住了手腕阻止了。

接着,魏之远就缓缓地栖身上来,借着魏谦半躺的动作,把他结结实实地压在了床上,双手拢住魏谦的肩膀,一动不动地在黑暗里抱着他,不知过了多久,魏谦听到一声类似感冒一样抽鼻子的声音,他惊愕地抬起手,摸索到魏之远的脸,竟然是一手的湿。

魏之远避开了他的手,把头埋在他的颈窝,死死抑制依然颤抖的气息一下一下地打在魏谦的脖子上。

魏谦终于抬起手,轻轻地拍着他的后背,低声说:“真的没事,这回我真没骗你。”

他的心软了下来,乃至于有些内疚,魏谦甚至觉得,自己在感情上就像是一个被惯坏了的孩子,习惯了别人任由他予取予求,就好像那些都是理所当然一样。

魏谦低下头,小心翼翼地亲吻着魏之远的头发,用哄小孩一样的语气轻轻地说:“做完手术我保证戒烟,好不好,嗯?”

魏谦从来只擅长骂人,让他安慰别人,总是颇有些专业不对口、串了台的感觉,这一句话出口,效果堪比美国电影里“打完仗就回老家结婚”一样,不祥的意味好像一千只乌鸦嚎丧大合唱着盘旋而过。

魏之远忍无可忍地堵住了他的嘴。

这却并不是一个柔情蜜意的亲吻,就像一场泄愤的撕咬,魏谦避无可避,只好被动而毫无招架之力地全盘接受,头不由自主地往后仰,紧紧地抵在床头上,被魏之远一只手掐着的后脖颈生疼,他连嘴唇都麻了。

不知过了多久,魏谦觉得自己都快要窒息了,魏之远才松开他。

魏之远似乎已经平静了下来,他避开魏谦没好利索的伤手撑住床板,伏在这个朝思暮想、还时而捅他一刀的人身上。

“公路游戏那边进展很顺利,这几天我不方便过去,联系了那边团队的一个同学,也是中国人,托他来对接投资款的事。我们现在又招募了专业的运营团队和营销团队,明年年底说不定就能公测。”魏之远轻声说,“产业园的事我也替你联系了,我们大概也会弄一个中国区办公室,省得我老往国外跑了。”

魏谦没想到他突然说这些,愣住了。

“你什么也不用想,害怕也没关系,”魏之远伸出手指拨开他额前好久没打理,显得有点长的头发,低头在他嘴唇上轻轻吻了一下,“前两天我有点想不开,哥,我……”

他似乎想道个歉,魏谦却把被子拉过来,裹住两个人,翻身把魏之远按着躺下去,没让他说完。

“行了,”魏谦说,“我知道了,睡吧,明天陪我去医院。”

他听出了魏之远的意思——如果你有什么事,我就把你的一切继承下去,打理你的公司,照顾小宝,紧跟着每一笔投资款的来龙去脉……就好像你还活着。

直到这一天晚上之前,魏谦虽然假装坦然地全盘接受了,实际对自己和魏之远发展诡异的关系,还是觉得是有几分“剪不断理还乱”的,而夜色凝重,他心里藕断丝连环环相绕的万般情绪终于一起从半空中沉了下来。

“小远这辈子,算是毁在我手上了。”

魏谦这样想着,心里近乎是悲痛的,他收紧了搂在魏之远腰上的手,缓缓地把头靠在了魏之远的肩膀上。

魏谦住院经过了一系列的检查后,医生给他安排了手术。

魏之远带着平板电脑,在等他的间隙里咨询了中医,记录了一大堆,然后细细地对照着各种资料整理笔记。不知道的人看到了,大概还以为他是准备考执照的医学生。

三胖不放心,中间过来看了一眼,买了瓶饮料递给魏之远:“吃点饭去吧,这还早着呢。”

魏之远看了一眼表,摇摇头:“没胃口,硬吃也没什么好处,等等吧,我安心。”

三胖沉默了片刻,在他旁边坐下了,低头看了一眼魏之远的电脑屏幕,他突然开口说:“谦儿……你哥这个人,我总觉得他就像农民拿纸袋子包起来的那种苹果。”

魏之远有些不解地抬头看着他。

“你可能没见过,”三胖说,“我们家有个农村亲戚,种苹果的,他们一来是为了怕农药沾在果子上,二来也是为了好看,会在苹果外面套一层纸袋子,傍晚才拿下来见见阳光,苹果上色就特别快,特别均匀,拿出来卖的时候一个比一个光鲜好看,实际你买回去尝尝就知道了,不好吃。”

三胖说着,叹了口气:“你哥也是,外人怎么看怎么好,真和他过起日子来,完全不是那么回事,他是顶顶不是东西的那么一货——难吃的果子,谁吃谁知道,你啊……知道得清清楚楚的,居然还乐意受这份罪。”

魏之远有些惊诧地看着他。

三胖避开他的目光,兀自说:“养头顺毛驴,你就当是修身养性吧,多容忍着他点……其实我这话都多余说,你都容忍了他这么多年了——要是我有这么个混账哥哥,我早跟他不共戴天了。”

魏之远:“三哥,你……”

“我就是这个意思。”三胖伸出蒲扇一样的手,拍了拍他的肩膀,“我出去转转,看附近有没有什么好吃的,回头让那东西吃病号饭,他敢天天跟你找事,让你死都不得安生。”

分享到:
赞(20)

评论1

  • 您的称呼
  1. 三胖好样的,小远谦儿加油吧

    匿名2019/02/16 22:16:20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