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被锁章节) 啃上了魏之远的嘴唇

魏谦的反应很平淡,无论是照片、魏之远的话还是突如其来的电话,他都没什么表情。他抬起的手往下压了一下,示意魏之远先坐下,对电话那头的人说:“王总。”

王栋梁先是长吁短叹地感慨一番:“哎,你们大老远地要来到我们老家,参加我们城市建设,我呢?嘿嘿,混得不怎么样,也就在当地能有几个人看着脸熟,勉强有点面子——还没来得及请魏董吃个饭呢?不知道这个脸,魏董赏不赏?”

魏谦轻轻一哂,也不知道是讥还是讽,随即他的目光落到自己的桌角上,手指轻轻地敲了敲,魏之远立刻领会精神,把烟盒拿过来,点了一根递给他。

“王总太客气了。”

王栋梁貌似爽朗地哈哈一笑:“哪里,我对魏董早有耳闻啊,青年才俊,有本事……哎呀,说起来,咱们哥俩还颇有渊源。”

魏谦不动声色地弹了弹烟灰:“这怎么讲?”

“你也知道,你王哥我这个人呢,喜欢结交朋友,英雄不问出处嘛,这些朋友三教九流的,哪里来的都有,其中有些人,年轻的时候可能犯了一些错误,哈哈,当然了,现在都浪子回头了。现在我的朋友里有这么一位,今年也小六十啦,姓纪,叫纪学文,不知你有印象没有。”

王栋梁这大流氓说话就是这么的拐弯抹角,魏谦皱了一下眉,没能第一时间反应过来他在那吠什么,略微迟疑了片刻后,魏谦谨慎地接上他的话音:“我还真没听说过您这位朋友是何方神圣。”

王栋梁又开始他三纸无驴般的长篇大论,好一阵感慨人生无常,间或还夹杂着几句顾头不顾腚的唐诗宋词,酸得好像忘了放糖的酸梅汤,魏谦借着这个间隙足足抽完了三根烟……第四根被魏之远强行夺下来抽走了。

终于,王栋梁绕着地球跑了一圈之后,回归了正题。

“确实,”流氓说,“也这么多年过去了,魏董呢,也确实是年轻,早些时候的事大概是不记得了。说来也巧,这个纪学文正好就是在你出生那年入狱的,跟你的母亲是很有一番渊源的……”

直到这时,魏谦的脸色第一次变了。

只听王栋梁在那边慢吞吞地吐出后面的话:“不,怎么能说很有渊源呢?王哥没文化,这张嘴总是词不达意,你不要在意啊。虽然没有正常的婚姻关系吧,但是没有他就没有你,这话怎么说呢?那个……血浓于水什么的……”

魏谦突然打断他:“王总这是打算开业大酬宾,直接给我安个爹?那这爹还真挺便宜的。”

王栋梁得意地笑了起来:“魏总怎么说话直带刺呢,怎么,今天小兄弟没伺候好吗?听着心情不怎么样啊——不过单看面貌,魏董和我这位朋友是不怎么像,魏董还是像母亲那边多一点吧,我那位朋友一见你的照片,哎哟,眼都直了,说那眉眼,真是一点不差,果然老话说得好,‘生子肖母,生女肖父’啊……哈哈哈哈,说多了,当然,老哥我就是个外人,你们‘自家人’的事,我再多嘴,就惹人讨厌了。还是那句话,改天一定要来,老哥得好好招待你,请你吃咱们点咱们当地最有特色的,有个‘活人餐厅’,活人当餐盘,个个都是漂漂亮亮浓眉大眼的小伙子,魏董肯定好这口,到时候千万别跟我客气。”

“生子肖母”四个字一出口,魏谦额角上的青筋都跳出来了,魏之远明显感觉到他的呼吸一顿。

然而魏谦到底是没在王栋梁那露出一点端倪来,耐心地听完了他整段意味深长的鬼话,嘴角才轻轻扯动了一下,似笑非笑地说:“王总胃口可真不错,看来兄弟我必须要陪你尽兴了。”

放下电话的一瞬间,魏谦轻轻地吐出一口气来,感觉像是憋了好一阵子,气息都有些颤抖,他的嘴唇像是冻的,青白一片,没有了一丝血色。

魏之远轻轻地叫了他一声:“哥……”

魏谦没应,魏之远隔着桌子,探身捏住他的肩膀:“哥!”

魏谦这才似乎是回过神来,他抬起头定定地看了魏之远一眼,而后缓缓地弯下腰,从抽屉里拿出一份文件递给魏之远,有些有气无力地说:“这是投资部草拟的,关于你们那个游戏的合作协议,法务的人看过了,你先拿去过一遍,有问题直接去和分管经理沟通。”

魏之远愣了一下,刚想说什么,魏谦却垂下眼睛:“先出去吧,让我自己待一会。”

魏之远皱皱眉,魏谦音量微微提高了一些:“出去。”

魏之远看出他心烦,不想在这时候给他雪上加霜,于是默默地拿起桌上的草拟合同,转身走出去了,轻轻地带上了门。

都已经下班了,魏谦也没从他的办公室里出来一趟,总部人都快走光了,魏之远才晃悠一圈,敲了敲他的门:“哥?到点了,回家吗?”

里面好一会没动静,魏之远正要再抬手敲门,门从里面打开了。

魏谦的脸色极难看,他从兜里掏出车钥匙递给魏之远,交代了一句:“你开吧。”

就再没有别的话了。

“今天下午和你的部门经理聊了很多,挺有意思的……哎对了,哥,家里还有菜吗?一会顺路买点吧,你想吃什么?”

魏之远试图挑起一个话题,然而魏谦要么简单地应一声,要么干脆病恹恹地靠在车座上不吱声。

到最后,魏之远也沉默了,进入小区的时候,他减速到和自行车差不多的速度,缓缓开进小区车道,匀出一只手,裹住魏谦的手背——那只手冰凉。

魏谦只是睁开眼,不咸不淡地扫了他一眼,就又合上了。

他既没有动作上的抗议,也没有缩回去,似乎只是某种自暴自弃的麻木。

绝对不对劲,魏之远想。

到把车开到自家的车库里,魏之远才算把他的手捂热了,魏谦把一直闭着的眼睛睁开一条缝,像是微循环刚刚恢复一样,他动了动僵硬的手指,慢吞吞地问魏之远:“好摸吗?”

魏之远见好就收地规矩起来,收回了爪子:“哥,你没事吧?”

魏谦:“嗯。”

说完,他就解开安全带下了车,径直往楼上走去,魏之远连忙追上他:“哥,照片的事,我想……”

魏谦背对着他走在前面,抬起一只手,竖起两根手指:“这个再说吧。”

魏之远:“啊?”

“明天再说,小宝还在家呢。”

小宝正跟Alex趴在一张茶几上看旧照片——这是Alex死乞白赖要求的,宋小宝出于淳朴人民的热情好客,一时天真地答应了他,很快就后悔了。

贱A本意是参观一下幼年时期的帅哥,谁知道他很快找到了更好玩的——幼年时期的宋小宝,对此,他展开了惨无人道的嘲笑。

“哈哈哈哈,你小时候怎么能长成这样呢?太离奇了!离离,偷偷告诉哥一声,你是在思密达国动了多少刀,才获得现在这个伪装的人类身份的?没关系,我不会盘问你来地球的目的是什么的,告诉我吧。”

宋小宝:“什么呀!哪有那么难看?”

贱A露出一口雪白的牙,认认真真地说:“不,姑娘,一点也不难看,只是以人类的标准来说,情况略微有点惨烈。”

宋小宝:“……”

贱A凑近了观察了她一下:“你不近视?唉,幸好,不然你小时候这让门板拍过的鼻子,恐怕连眼镜也戴不上吧?一个小丫头,整天把眼镜拿根线绑在脑袋上,跟刚做了脑残治疗手术的病人似的,啧,得有多凄惨啊。”

宋小宝对他怒目而视。

她的目光对贱A毫无杀伤力,Alex一边漫不经心地翻过他家稀有的旧相册,一边说:“你上回跟我说,家里大哥是亲的,二哥不是对吧?唉,你要像你大哥就好了……哎我操,这是谁?!”

相册的最后一页,是一个女人。

由于年代和照相技术的关系,女人的表情看起来有点僵硬,烫着在如今看来显得十分艳俗的卷发,抹着血红血红的嘴唇,脸颊消瘦地凹了进去,面色暗淡无光,眼神麻木地看向镜头,正努力挤出一点不自然的笑容。

按理说,这张照片应该是很毁人的,没准连西施也能拍成无盐女,可是Alex却盯着女人的脸看了良久,如果不是小宝知道他都快弯出圆周率来了,一定会认为他对照片上的女人一见钟情。

“漂亮……”好一会,Alex才喃喃地说。

小宝不解地说:“啊?哪漂亮,拍得多傻啊。”

Alex摆摆手:“你不懂——你看,她就像个蜡做的假人,全身僵硬,不自然地往镜头前一站,眼神里还有种特别灰败的东西,显得眼神黯淡,表情呆滞,乍一看只是个普通的中年女人,可当你仔细分辨的时候,就发现这女的长得真是……漂亮,就好像……”

他似乎突然词穷,比比划划了半天,才语无伦次地说:“那种快死的花,你知道吗,外围的花瓣已经变质成了垂死的棕黄色,能看见里面干瘪的植物脉络,只有花心上有一点残破的生命力,带着马上就要消失了的水汽……”

宋小宝说:“你不就是想说残花败柳吗?”

“毛!你有没有审美?不会说就闭嘴,我发现你简直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Alex没好气地喷了她一句,接着,他低下头着迷地看着那张照片,低声说,“有种行将毁灭一样的美,让人一看,就会不自觉地想象那朵花开得最盛的时候是什么样子……哎,这人是谁?”

“我妈。”宋小宝说着,把照片抽了出来,看了看上面标注的日期,“我不记得她长什么样了,我哥说的……哦,这个时候她应该已经开始吸毒了,怪不得瘦成这幅皮包骨的鬼样子呢。”

Alex猛然醒悟过来,自己好像触碰了小宝的他们家的伤心事,顿时从狂热的摄影爱好者状态里回过神来,讪讪地说:“离离,对不起啊……”

“没事,我对她没有一点印象。”宋小宝状似没心没肺地耸耸肩,又补充说,“对我爸也没有。”

就在这时,魏谦和魏之远回来了,魏谦的目光情不自禁地落在小宝手里的照片上,脸上没见什么喜怒,只是走过去,自己动手收拾好,把母亲的照片重新塞回相册,又在宋小宝头顶轻拍了一巴掌:“玩什么不好玩相片。”

Alex虽然很想再逗留一会,看着美男养养眼,可他察言观色,发现魏谦面色不郁,只好在五分钟之内识相地告辞,去了他下榻的宾馆。

魏谦打起精神,跟小宝聊了几句,在九点钟之前就回屋了。

到了自己房间里,魏谦才把门一关,狠狠地掐起自己的眉心来——他头疼欲裂。

魏谦只是草草洗漱,连头发都没擦,就滚到床上,很快,就身心俱疲地睡着了,在他彻底陷入睡眠之前,脑子里乱哄哄地跑过了这一整天的事,最后,定格在被小宝拿在手里的那张旧照片上。

他先是迷迷糊糊地故梦重做,梦见了自己小时候靠在怀孕的女人身上,听她讲河水和小孩的故事。

而后女人和念书的声音消失了,那个故事仿佛还有后续。

女人丰满的双颊凹进去,本来就高挺的鼻尖好像尖锐得要戳破天际,目光越发阴郁麻木,殷红的嘴唇里似乎总是透着疯狂的死寂。

魏谦好像退回了自己的少年时代,他一推门,就看见女人木然地站在小宝的床前,手里还拿着她吸毒用的针管,死死地盯着床上的小姑娘。

没心没肺的小女孩睡得人事不知。

魏谦头皮一炸,两步走过去,一把推开女人,挡在小宝床前:“你干什么?”

女人瘦成了风中的竹竿,被他一抬手推了个趔趄,踉踉跄跄地往后倒了几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我干什么?”她低低地笑起来,落到角落里的手正好碰到了魏谦小时候那本故事书,女人拿起来,消遣似的,不慌不忙地把那本书一页一页地撕了,她慢悠悠地说,“你们两个婊子养的小杂种,活着干什么?还不如早点死了,下辈子投个好胎。”

她说着,目光落在残破的书页间:“小羊小羊圆滚滚,嗷呜一口吃下肚,一个也别跑……哈哈哈哈,一个也别跑。”

魏谦:“疯子。”

他不想再看她,弯腰查看小床上的小宝,这孩子从小就是个小猪,旁边这么大动静,愣是吵不醒她。

她的小脸蛋圆鼓鼓的,肉团子一样的小爪子放在身侧,无意中一张一合的,好像想抓住什么东西。

少年松了口气,轻轻地把女孩的小手拢进被子,感觉她好像在依恋地抓自己的手指。

可还没等他体会到孩子温热的掌心传来的体温,一双手突然从背后抱住他,他闻到女人身上让人反胃的劣质香味,那双手瘦得脱了形,手背上有一条一条干出来的纹路,指尖没有一点血色,触感却极其滑腻,像两条冰冷的鱼滑进了他的衣服,一只手掐住他的腰,继而移动到了他的胸口上,另一只手碰到了他的下体,挑逗地揉了起来。

少年的身体将发育,还没来得及进入青春期,他懵懵懂懂,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当场呆住了。

随着陌生的躁动涌入他的血管中,“轰隆”一下冲进了他的脑子,魏谦才终于回过神来,猛地挣扎起来,回身给了女人一巴掌。

“啪”一下,屋里寂静了片刻,小宝终于被吵醒,声如洪钟地哭了起来。

女人舔了舔猩红的嘴唇,一手捂住脸,跪坐在地上,轻而断续地笑起来,一时间疯疯癫癫的表情竟然显得有些娇憨:“哎呀,宝贝儿子,原来你还不懂啊?”

魏谦的血冷了下来,他觉得身上女人的触感好像还在,就像有一条蛇缠在他身上,他一阵恶心,扶着桌子干呕起来。

女人不笑了,漠然地看着他:“你们男人,不就是喜欢这种事吗?怎么,觉得妈恶心?那又怎么样?十几年前,你身上的血就是我的,你自己不恶心?嗯?”

说完,她拢了拢头发,抬起下巴,端庄而冷漠地站了起来,嘴里却轻轻地哼着:“小羊小羊圆滚滚,嗷呜一口吃下肚,一个也别跑……”

一边哼唱,一边踩上她的高跟鞋,把领口解开了些,她摇摇晃晃地往外走去,到了门口,她突然回过头来,睁大了眼睛,眼珠都快要从眼眶里脱出来,定定地看着魏谦,胡言乱语地说:“我告诉过你别过河,别过河,你还要过!怎么样呢?宋大伟死了吧?你也完蛋了吧?就要被‘嗷呜’一口吃掉了吧!啊哈哈哈哈……”

她的笑声越来越尖利,到最后简直像是捏着嗓子的乌鸦夜啼,生出某种撕心裂肺的不祥。

魏谦猛地惊醒过来,心悸如雷。

睡觉的时候忘了关窗户,晚秋的冷风一吹,吹得他狠狠地激灵了一下,而后,才发现自己竟然是赤裸的。

魏谦皱了皱眉,他平时压力极大,休息时间极其珍贵,一般是倒头就睡,不大顾得上这方面的需要,隔一阵子偶尔会有,也是用手草草打发自己。

可这天晚上,他觉得有点膈应,没伸手去碰,只是靠在床头上,静静地等待欲望过去,也没有去关窗户,任由风吹着。

不知过了多久,他的心跳和身体才都逐渐平息了下来,魏谦起床,打算去给自己倒杯水喝,他从梦魇中挣扎出来,觉得有点可笑——无论是那个梦,还是王栋梁。

他曾经尽可能地挺直着腰杆,离开学校,又因为那一点可笑的自尊,去给乐哥做打手,赚玩命的钱。

但那又怎么样呢?他想,现在如果他愿意,如果乐晓东的夜总会还在,他能买它个两三个扔着玩,谁撼动得了他的自尊?

金钱和利益总会织起一张庞大的网,只是看谁的网大,谁的网结实了。

短短几天,魏谦已经把王栋梁摸清了。

备受王栋梁器重的小舅子在拆迁的时候打死了人,这件事被他在当地压下来了,谁知被打死的人家里有个远房亲戚,背景不那么简单,现在恐怕正在有人准备调查姓王的。

还有王栋梁手底下那一坨劳改犯,虽说都是靠他养着给他办事,但是随着这些人越来越无法无天,约束他们也越来越困难,王栋梁现在已经被一只脚拖下了水。

他肯定需要钱,很多的钱,他穷得都快要狗急跳墙了。

听说他手里现在有一笔从澳门那头洗完的款子,急需开个正经的口子流回内地,几乎找不到比这个广场改造成住宅的项目更理想的方式了。

A市的项目,马春明之前给出了非常精准的市场调研报告,当地预售管理并不怎么严格,绝对能在主体封顶之前拿到绝大多数的回款,甚至有可能清盘,如果前期操作得当,整个回款期可能不超过半年,罕见的“短平快”利润高的项目。

王栋梁必须要尽快弄到这块地,魏谦放下水杯,盯着略略反射着一点微光的水面,握着杯子的,是自己属于成年男人的、修长而有力的手指,他心说:我必须让你弄不到。

就在这时,魏之远的房门突然开了。

魏谦回过神来,瞥了一眼墙上的钟,压低声音问:“怎么这点钟还不睡?过时差生活?”

魏之远走过来:“嗯,刚才在和几个海外的朋友商量点事……哥,我有点担心你。”

魏谦觉得自己当时是冷静的——他觉得自己接到王栋梁的电话时是冷静的,噩梦也只不过是打破平时晚睡早起的生物钟的巧合——他方才还在条分缕析地想怎么对付大流氓的事,理所当然应该是理智的。

然而此时,他在这样的冷静理智中,心里不由自主地涌起梦里疯女人的车轱辘话。

过河……

过河?就过去了,怎样?

父母都不是人又怎样?

同性恋算什么?乱伦又算什么?

“想拿这种不痛不痒的东西威胁我?”魏谦心想,“风刀霜剑言如雪?有本事埋了老子,老子怕过谁?去他妈的。”

“你跟我过来。”魏谦不轻不重地说,就像打算和魏之远聊聊投资款该怎么走手续的事。

然而他带上门之后,却猛地把魏之远按在了门上,在魏之远还没弄清是怎么回事的时候,没轻没重地凑上去,啃上了魏之远的嘴唇。

魏之远当场就觉得自己平稳的心跳“嘎”一下,忘了蹦字了。

分享到:
赞(107)

评论38

  • 您的称呼
  1. 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是阴司哎2018/10/24 22:44:39回复
  2. 哎呀,刺激啊wwwwwww////////w/////////

    沈韵2018/11/20 21:48:55回复
  3. 奶思

    眼熟我2018/12/17 20:24:41回复
  4. 终于要在一起了吗?这是

    花城家的娃2018/12/20 20:15:26回复
  5. ~啊啊啊啊激动ing

    大年2018/12/22 11:26:25回复
  6. 我我我。。终于 看他俩个激情戏好难

    匿名2018/12/22 19:42:33回复
  7. 啊啊啊啊啊

    匿名2019/01/19 15:32:13回复
  8. 哦吼吼吼吼鸡冻(`・∪・´)

    巍巍一笑2019/01/23 12:52:02回复
  9. 哦呼呼呼呼呼呼,我也疯了,激动

    嘿嘿嘿2019/01/24 19:45:03回复
  10. 要疯啊啊啊啊啊啊卧槽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银铃2019/02/20 12:03:39回复
  11.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刺激呀

    踏歌2019/02/22 21:12:15回复
  12.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争渡晚回舟2019/02/24 21:53:20回复
  13. ???什么情况?我没弄明白魏谦咋突然开窍了?

    匿名2019/03/26 00:38:39回复
  14. 同楼上,不知道咋就突然开窍了…………

    匿名2019/04/06 22:15:41回复
  15. 哇撒哇撒哇撒⊙ω⊙魏谦终于开窍啦!

    P大的粉丝2019/04/11 18:58:13回复
  16. 我感觉就是其实谦儿是被道德观念束缚的,就像妈妈说的不要过河,现在又被王拿这个威胁,这么一闹,就豁出去了呗

    小十六2019/04/12 14:02:45回复
  17.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匿名2019/04/15 20:26:13回复
  18. 啊啊啊啊啊啊谦哥终于开窍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染柒2019/06/11 11:54:47回复
  19. 哥哥加油

    巍澜入坑2019/06/11 18:22:52回复
  20. 哇哇哇,开始了吗

    匿名2019/06/15 08:59:13回复
  21. 破罐破摔了

    阿远2019/06/18 14:33:15回复
  22. 虽然一脸懵逼,但也很激动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混血小甜心2019/06/19 16:36:06回复
  23. 哎呀卧槽,好tm刺激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刺激死了,啊啊啊啊啊啊

    江欲2019/07/14 14:53:31回复
  24.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土拨鼠尖叫!

    老温的核桃2019/07/14 17:21:18回复
  25. 土拨鼠: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去,太TM刺激了啊,谦儿终于开窍了啊。。

    废墟2019/07/14 23:17:33回复
  26. 下章是p大文里少有的肉!!!大家注意了!!!

    匿名2019/07/16 01:59:49回复
  27. 卧槽!!!

    振翅飞过星港2019/07/16 15:32:40回复
  28. 今天我是土拨鼠

    花从心啊啊啊2019/07/17 18:45:02回复
  29. 这都快结局了才开窍

    k玖笙2019/07/21 22:01:10回复
  30. 那个我想起了温客行:嗷呜一口咬掉脑袋

    镇魂女鬼2019/07/22 19:02:36回复
  31. 被锁章节,锁个屁!肉都没有

    匿名2019/07/23 14:13:24回复
  32. 唉!刚看出感觉就要完结了……mmp老子刚有感觉……

    孤无疆2019/08/01 10:38:55回复
  33.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2019/08/02 23:19:26回复
  34. 其实谦就是被刺激了!有点破罐子破摔了!本来没想怎么样的!可是亲了以后就要负责任啊!这会可被小远套牢了!那个姓王的是神助攻啊!啊啊啊好开心啊!怎么办

    匿名2019/08/04 08:59:19回复
  35. 阿伟死了

    苏浅晴2019/08/06 15:36:29回复
  36. 哈哈哈哈(ಡωಡ)hiahiahia(笑容逐渐猥琐)

    镇魂男鬼2019/08/08 12:04:05回复
  37. awsl!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13442019/08/17 08:32:39回复
  38.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阿伟出来受死!!

    沃托2019/08/19 13:31:18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