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留着做春梦用

魏谦简直是怕了魏之远。

魏谦从来不是能一逃到底的性格,他总是会想方设法面对问题——鉴于从小到大都是他不扛事就没人扛养成的习惯。

可他想破了脑袋,没想出一个能说服自己的解决方案,只好继续想,头都快爆了。

好在,魏之远好像也看出来了,那天从水塘回来以后,他就不再一直去纠缠魏谦了,他也有自己的事要忙,有时候会出门,有时候会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干活或者开网络远程会议,可也不知他怎么做到的,魏谦感觉那小子的存在感虽然不那么强了,却居然能无处不在了!

魏之远的眼睛属于人群中比较大的,普通的睁着看不出来,一笑起来,却有点桃花眼的味道,眼神一扫能扫一大片,他的目光有如实质,时时会投注在魏谦身上。

时而温柔时而专注……这都能忍,忍不了的是,有时魏之远出来倒个水拿点吃的,都会想起什么不该想的事,这时他的目光会变得很露骨,几乎都快能构成视奸了。

好不容易一个休息的周末,把魏谦“休息”得如芒在背。

终于熬到了礼拜一,魏谦一大早就躲去了公司,这个变态一样的工作狂,看着堆得满桌子的各种要他审阅的报告,竟然松了口气一样地心旷神怡了起来。

魏谦去开周一早例会的时候心里还在不爽地琢磨:我怕他干什么?我有什么好心虚的?

正走神,突然一个神色恍惚的人迎面走来,险些和他撞在一起。

魏谦定睛一看,是马春明,顿时没好气地说:“你刚吸完毒啊?这都什么形象?”

马春明天生长了张长瓜子脸,尖嘴猴腮的,大眼睛双眼皮,眼睛还有些外凸,总体来看,可以说是不大符合人民群众的审美的,好在他平时总是笑眯眯的,起码可以被当成个表情亲切的金丝猴,倒也招人喜欢。

可他此时不知怎么的,顶着个向阳朝天的毛头,脚步虚浮,面有菜色,眼眶还通红,显得眼睛凸得更厉害了,整个人就成了个大脑袋小细脖的ET。

马春明含冤带怨地看了他一眼,成功地让饱受了一个周末眼神摧残的魏谦起了一身鸡皮疙瘩。然后马博士吊丧一样沉痛地对魏谦说:“魏董早。”

“……”魏谦,“你早。”

马春明目光呆滞,失魂落魄地和他擦肩而过。

他的风控顾问兼常务副总马春明同志,是个非常热爱工作的人,马博士始终记得自己当年得到这份工作是来之不易的,混到如今这个地步更是如同意外中奖,因此十分珍惜,始终是兢兢业业。

可这天晨会,他却从头沉默到了尾,整个人处于一种非常恍惚的状态,魏谦询问风控工作的本周安排时,叫了他两声,马春明都没听见,最后是坐在他对面的三胖团了个纸团砸中了他的脑门,才算让魂魄离体的马博士注意到,周遭还有这么多愚蠢的人类。

马春明:“啊……我……我没什么要补充的了。”

魏谦翻了翻眼皮:“我让你补充了吗?”

马春明表情茫然,旁边风控部经理连忙语速飞快地替他汇报了工作,好歹是把场面搪塞了过去。

魏谦警告地看了马博士一眼,没当场扫他的脸,却在例会结束后把他领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他大魔头一样地在办公桌后面一坐,翘起二郎腿点了根烟,垂着眼皮冷冷地问马春明:“博士我问你啊,咱今天例会的主题是梦游吗?”

马春明溜边站着,不敢抬头说话。

毕竟是多年的老部下了,魏谦看见他这幅鬼样子,多少还是升起了一点人类的同情心,于是下一句稍微缓和了一下语气,对他说:“要是家里有什么事,你就先回去处理,请两天假也不要紧的。”

这时,马春明忽然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地开口问:“……我算事业有成吗?”

魏谦:“啊?什么玩意?”

马春明踉踉跄跄地找到一把椅子,一屁股瘫坐在上面,开始祥林嫂一样地一通自怨自艾:“你付给我那么高的薪水,让我管那么多的事,我有时候都有种自己很成功的错觉了,可是有什么用?我还是照样会被抛弃,不管我多努力,还是会被人抛弃。”

魏谦:“……”

他听得连烟都忘了往嘴里送了。

马春明说着说着,就泪如雨下了,眼泪噼里啪啦的,表情上撕心裂肺,声音上却没有嚎啕大哭,只是委屈地小声哽咽着。

魏谦:“哟,这是跟你老婆吵架了?不会是因为我老让你出差,影响了夫妻感情吧?”

马春明终于忍不住,双肘撑在膝盖上,两只手捂住脸,身体弓下去,崩溃了:“我跟她谈恋爱三年,结婚也两年多了,我知道她人长得漂亮家庭背景好,我是有点配不上她,可这么多年了,只要我有的,她要什么我给她弄来什么,她就是要吃人心,我也能扒开胸口切成片给她炸了……”

“麻烦你换个不那么恶心人的说法。”魏谦皱了皱鼻子,听到这段,早饭有点往上翻。

马春明充耳不闻:“……可她为什么要背着我和别人在一起?”

魏谦吃了一惊:“什么?你怎么知道?你看见了?”

马春明擦了一把眼泪:“亲眼看见的,我不是昨天晚上刚陪合作方从外地回来吗,我安排了他们食宿,一路把他们都送进宾馆的时候,亲眼看见她和一个男的挎着手走进去的,她不知道我昨天回来……我……我在宾馆外面站了一宿。”

他说着,用力吸了一下鼻子,有点感冒的症状。

“你等等,我这有感冒药,”魏谦从抽屉里翻出了几包感冒冲剂给他,“在宾馆外面站一宿?唉,人家打炮你看门——你说你这不是有病吗?”

都到了这个情况,这个男人竟然还说得出这么没有同情心的刻薄话来补刀,马春明顿时泣不成声,伤心欲绝。

魏谦摆摆手,把烟捻灭了:“这样吧,你说说你算怎么办,离婚?打官司?还是怎么样?看清楚那勾搭别人老婆的贱人是谁了吗?要么我找人给你查查?”

“根本不是这么回事!”马春明的音量高了起来,“我根本不关心那个人是谁!我这辈子就喜欢过这么一个女人,知道自己配不上她,所以我不介意我对她十分心意她就只还一分,可她怎么能这么践踏别人的真心呢?”

“践踏别人的真心”几个字好像一支黄蜂尾后针,不轻不重地在魏谦心上刺了一下。

他不由自主地想起了魏之远。

魏之远从炽烈转为深沉的感情让魏谦不能接受的同时,还隐约感觉到几分惶恐——就像是一个平时不怎么招人待见、没有存在感的孩子,突然之间被万众瞩目时的那种惶恐。

说个怎么不恰当的比喻,一个常年忍饥挨饿的人,突然被硬塞了两个人血馒头,哪怕他心里的道义再怎么排斥,再不肯吃,也会珍而重之地放起来,不会随手丢掉。

马春明:“你当年为什么要把我留下来呢?是因为我长得像猴子,好玩吗?我根本一无是处。”

魏谦被他这一嗓子嚎得回过神来,尚且心不在焉,只是干巴巴的安慰了一句:“行了,又不是你的错,别在这妄自菲薄了。”

马春明听出了他的安慰,知道他能不落井下石、并且发挥出这种水平已经相当不错了,于是冲魏谦凄凄惨惨地一笑:“谢谢你。”

随即笑容消失了,只剩下了凄凄惨惨:“你不会理解我们这些失败者的,被抛弃的人就像全盘都被否定,我不是恨她,也不是觉得伤了男人的自尊,我……我找不到我自己存在的意义……”

马春明说完,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魏董,我请两天假。”

魏谦听出了一点其他的意味,忙说:“哎,你等等,回来!”

可是马春明好像真的心如死灰了,没听见一样,行尸走肉地离开了他的办公室。

魏谦只好挂内线电话给小菲:“你叫人……嗯,就马总那助理吧,这两天多看着他点,我怎么觉得他这是要买根麻绳吊死的前奏?”

过了一会,小菲敲开了他办公室的门,手里拿着一件外套:“马总那边我叫人看着了。”

魏谦盯着她手里的东西看了一会:“好像是我的衣服?”

“嗯,刚才小远送来的,说下午降温。”小菲把衣服挂在门口,“好几年没见了,我刚才都没敢认。”

小菲一边说,一边从抽屉里翻出一个茶包,训练有素地拿起魏谦的杯子,替他冲了杯热气腾腾的茶;“马总那事我听说了,他老婆是挺不厚道的。其实对于有的人来说,爱情就像是小时候那种家庭亲子关系的高级复制品,突然失去了,就跟被小孩被父母扔了一样,想想都觉得痛不欲生。”

魏谦:“……小孩被父母扔了?这都哪跟哪?”

小菲耸耸肩:“当然不是所有人都这样,不过确实有一部分人就是有那种感情,可能是因为真的感情深吧,在一起时间长了,就容易特别依赖对方,像个笨拙的小孩或者小狗一样拼命讨好……马总脾气多好啊,我都觉得他怪可怜的,屁颠屁颠地围着他女人转,以为自己在外面那么努力都是为了她,结果人家压根不稀罕,一脚就把他踢开了。”

她说话绘声绘色的,魏谦脑子里不由自主地就浮现出一个场景,马春明在深秋的夜里,蔫头吧脑地夹着尾巴,缩脖端肩、竹竿一样风雨飘摇地在宾馆门口站一宿……

而那副场景的主人公突然换了人,在他肆意发散的思绪里,变成了魏之远。

魏谦忽然一激灵,抬头问小菲:“人呢?”

小菲:“什么人?”

“小远呢?”

小菲莫名其妙地说:“回家了啊,我看他临走的时候跟投资部的人聊了两句,好像是关于投资那个游戏的,然后说你讨厌被人吵,就不打扰了。”

魏谦摆摆手,让她出去了。

面前的材料他突然看不下去了,那些字一个一个地浮在眼前,都跳不到眼睛里,魏谦仰起头,重重地靠在椅子背上,一只手盖住了脸。

“小远,小远哪……”他心里有气无力地念叨了一声,最后收在了一声回荡不休的叹息里。

愁死得了。

霜降下来,枫叶就红了。

魏谦双手插在兜里,混在城郊秋游的人堆里,等着兴致勃勃四处拍照的魏之远。

他至今想不出自己是为什么答应来的,好像起因就是马春明和小菲,那两个王八蛋跟商量好了似的,一起有意无意地戳他的心,让他每次见了魏之远,都活像见了个债主。

后来马春明没寻死觅活,回来上班了,好像和他老婆说开了,俩人是打算离婚了,三胖正张罗着帮他找律师,帮他拆伙。

马春明自己全不在状态,一天到晚都跟吃了耗子药一样没精打采的。

魏谦每次看见他都忍不住脑补魏之远,一开始隐约的惶恐和愧疚逐渐变得越来越浓重。

乃至于魏之远说想去郊外看红叶的时候,魏谦心里想:“吃饱了撑的吧?”

嘴上却犹豫了一下,违心地答应下来:“行吧。”

耳畔传来半山腰一个寺院的钟声,有个四五岁的小丫头从他脚底下跑过去,奶声奶气地说:“远上寒山石径斜。”

见魏谦看了她一眼,小女孩原地蹦跶了几下,也不认生,好像显摆自己的能耐似的,对着他又嘻嘻哈哈地喊了一句:“霜叶红于二月花!”

“熊孩子,还挺会掐头去尾。”魏谦想着,冲她挤出一个假笑,吐出一口烟圈,心里又是一声沉痛的叹息,“我这他妈就是丧权辱国啊!”

两人并肩,一路徒步走到山间的寺院里,魏谦这才想起来,这好像就是老熊出家的那地方。

魏之远倒是很像那么回事,上香扣头都做得好像标准动作,引来众香客争相效仿,魏谦却不理这套,背着手,大爷一样无动于衷地站在一边等着他。

大概是有和尚觉得这个施主实在太不是东西了,连敷衍都懒得敷衍,对佛祖大不敬,于是冲他走过来,作揖合掌说:“施主是有缘人,抽个签吧。”

魏谦摇摇头。

和尚慈眉善目地说:“今天有缘人免费解签,施主抽一个吧,不要紧的。”

小和尚缠人得很,魏谦本来就颇为无聊,最后闹着玩似的抽了一根,只见上面写着四句平仄不分、似通不通的诗。

那小和尚一看,立刻大惊失色:“哎哟,施主,这是下下签啊!”

魏谦:“……”

他就知道是这套。

小和尚接着说:“这是主流年不利,施主近期可能还有血光之灾,阿弥陀佛,我佛慈悲,贫僧碰上就是缘分,一定竭尽所能帮你化解,绝不会……”

魏谦凉凉地问:“你就说多少钱吧?”

小和尚见他如此上道,眉开眼笑地说:“开光平安符50块钱,辟邪招财,保家里人健康平安,价格回来功能多,施主来一个吧?”

魏谦抬手冲他身后一指:“你,向后转,正步走吧。”

小和尚摇头晃脑地叹了口气,打算苦口婆心地劝说这位舍命不舍财的“施主”一番,魏谦二话不说,挑出电话拨了个号:“熊英俊,你哪呢?滚到正殿来——对,我就在你们寺呢,你们这都哪招的小孩啊?懂事不懂事,有专门逮着熟人坑的吗?”

熊英俊闻言,风驰电掣地就赶来了,他现在已经不卖票了,是“高僧”了,每天负责给游客诵经开光。

他眼下胖得像个球,也不知道偷偷破了多少清规戒律。

高僧熊英俊把不懂事的小新和尚训斥了一番,然后把两位熟人请到了自己的禅房里,他打眼一看魏之远,像是吃了一惊,最后没说什么,只是语焉不详地摇摇头:“不得了。”

魏之远见了他,却觉得挺亲切:“熊哥,当年指点了我不少,谢谢,将来我会回来还愿的。”

老熊摆摆手,叹了口气,一唱三叹地说:“千年王八万年龟,千年的狐狸熬成精,初见还没化形,转眼已渡了劫……唉,罪过罪过,善哉善哉。”

魏之远像是跟他打禅机一样,笑而不语。

魏谦却皱了皱眉:“你们俩能说人话吗?”

老熊糟心地看了他一眼,把他逐出了佛门清净地:“愚昧世人啊,早说跟你三观不合了,快开着你的‘卫生巾’【注】滚回你的凡尘中去吧。”

谁知那天也不知怎么的,那么邪门。

大概有一些人类真的是乌鸦变得,随口一张,就好的不灵坏的灵。

魏谦坐在副驾上,低头翻看魏之远的相机,翻了翻,他觉得不对劲了:“你拍的什么?枫叶呢?”

大大小小,不同角度的照片,或点缀一两棵枫树,或点缀一片火红的枫叶,拍得却都是人——就是他自己。

魏谦不怎么喜欢拍照,他觉得这个角度看自己怪怪的。

有低着头的背影,有仰望山腰的侧脸特写,魏谦不知道他都是什么时候围着自己偷拍的,水平还挺高,活像个写真集。

其中还有一张特写,他一条腿踩在上一个石阶上,手里夹着根眼,微微挑起眉,阳光照在他脸上,他眯着眼,嘴角含着一点似有似无揶揄的笑容,注视着一个双脚离地,正在地上蹦跶的小女孩。

抓拍的时间极其巧,刚好就采集到了他脸上那一闪而过的微表情,像是有人透过镜头,屏息凝视地注意了他不知多久,才能精准无比地留住这么无比生动的一瞬。

“我最喜欢这张了。”魏之远说,“我打算洗一张出来随身带着,每天睡前拿出来看。”

魏谦抬起头看了他一眼。

魏之远又露出那种露骨而幽深的表情,轻声说:“留着做春梦用。”

魏谦无言以对,以他那张缺德不冒烟的嘴,有一万种说辞,保证都能让对方抱头鼠窜,全部列队轰轰烈烈地在他心里走了一遭,魏谦发现怎么说都不合适,最后只有继续木然地看着魏之远。

魏之远笑起来:“我开玩笑的——哥,你把安全带系上。”

魏谦没说什么,系上了,副驾上的人系不系安全带的问题,总是查一阵松一阵,如果不是魏之远提醒,他是不会主动系的。

后来想起来,这种规范的安全意识真的很有必要。

因为就在魏之远开车经过一个路口的时候,一辆车不知怎么的,从路口作死一样地冲了出来,迎头撞上了一辆正在他们旁边车道上行驶的车,说来也巧,那车的型号与颜色和魏谦的正好一样。

被撞的车当场翻了,往他们这边扑过来,魏之远猛地一打方向盘,剧烈的摩擦和撞击声响起,他们左侧车窗玻璃碎了个干净,渣滓崩得四处都是,大部分被魏之远侧身挡住了。

魏谦倒是毫发无伤,魏之远卷起一截的手臂、后颈上全是大大小小的血痕。

这下子真的成了血光之灾。

 

作者有话要说:【注】:卫生巾指雪佛兰的车牌形状,我真不是雪佛兰黑【揍……

分享到:
赞(16)

评论2

  • 您的称呼
  1. 卫生巾……啊,这个比喻多么生动形象啊!

    沈韵2018/11/20 21:32:10回复
  2. 秘书小姐姐威武

    眼熟我2018/12/16 23:36:01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