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答案已经呼之欲出

Alex吃完一抹嘴,好像一只刚心满意足地啃完妙鲜包的大猫,眯起那双因为血统复杂而颜色有点不正的眼睛,弓肩探爪地伸了个懒腰。

然后他抬起头,看见了宋小宝那被雷劈了一样的表情,忍不住不爽地挠了挠下巴,提出严正抗议:“什么情况宋离离?你歧视我们?不是你整天在手机里看重口味小说的时候啦?我昨天还瞥见你那什么……什么来着?哦,俩触手系章鱼搅基的故事。”

宋小宝舌头有些打结,她一时间又想解释,又想否认,又想问清楚,又想怒斥Alex胡说,这些事彼此间也排不出先后顺序,各自闹着要插队,于是一股脑地都堵在她的喉咙里,最后,她磕磕巴巴地蹦出一句:“我二哥才没歧视你放屁呢!”

Alex听了,吃惊地睁大了眼睛:“什么?连放屁也要被歧视?难道你肠胃里的空气会自然从毛孔散发出去?你也太高科技了!”

宋小宝实在无言以对,万般无奈下,只好动手殴打了他。

单方面的一顿殴打之后,皮糙肉厚的Alex毫不在意地整理了一下自己被拍乱的发型,看着宋小宝筋疲力尽地往宾馆床沿上一坐,拉长了一张苦瓜脸。

他就伸出手指,撩闲一样地轻轻戳了她一下:“怎么啦?真有那么难接受吗?”

“废话,那是我哥,能一样吗?”宋小宝一巴掌拍开他的爪子,然后双手抱住了头,“怎么办,被我大哥知道了,一定会打死他的。”

“你大哥?”Alex不解地问,“他管那么宽?”

小宝说:“我不是告诉过你吗,我们兄妹三个从小没父母,我大哥把我们俩带大的。”

“哦,封建家长啊,”Alex了然地点了点头,耸耸肩表达同情,随后,他又色眯眯地凑过来,“唉,妹子,你大哥长得帅吗?有照片吗?拿出来看看呗。”

这一次,小宝采取了驱赶式殴打,将此贱人一路揍了出去。

打跑了贱A,她重重地躺回了床上,把床砸出了一个坑,然后烦躁地打了几个滚,终于还是忍不住磨磨蹭蹭地拿出了手机,几经犹豫,拨通了魏之远新留给她的电话。

魏之远生活健康规律,已经睡了,好一会才接起来,声音中还带着点睡意问:“小宝?出什么事了?”

宋小宝假装没听出来自己吵醒了他,她破罐子破摔地想,反正魏之远也不会介意——从小到大她讨厌的次数实在罄竹难书,哥哥们早该习惯了。

她先是漫无边际地东拉西扯了好半天,魏之远一直耐心地陪着,末了,反而是宋小宝自己心里装着事,词穷聊不下去了,两人短暂地冷场过后,魏之远这才问:“你是不是有什么话想跟我说?”

小宝干咳一声,用紧巴巴的声音艰难地模仿了开玩笑的语气,旁敲侧击地说:“我跟你说个特别好玩的事,今天跟我一块去接你的那个假洋鬼子是个Gay,那人嘴特别贱,看见长得帅的男的就走不动路,回来跟我叨叨了半个多小时,十句有八句不离开你长得帅,还在那跟我意淫说你也是。”

魏之远不动声色地笑了笑:“我也是什么?”

宋小宝:“呃……这个……”

她正尴尬,不知该如何表达,下一刻,魏之远却说:“他说对了,我还真是。”

宋小宝:“……”

那一刻,她心里好像有成千上万只蛤蟆,一起端坐朝天,异口同声地在她耳边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呱!”

宋小宝情不自禁地屏住呼吸,直把自己憋得快要窒息了,才颤颤巍巍地吐出一口气,耳畔一阵轰鸣。

魏之远听她半晌没动静,平平淡淡地说:“吓你一跳吧?我主要觉得事无不可对人言,都是些没什么大不了的东西,藏藏掖掖、如履薄冰一辈子,也没什么意思——你一时不能接受也不要紧。”

他态度坦然,宋小宝沉默了片刻,也忍不住被他带到了坦然的语境里。

她想了想,也是这个意思啊,Alex跟她处得挺和谐的,二哥无论变成什么样,对她来说,那也依然还是那个人,区别不大嘛。

小宝的优点就是人怂想得开,这么一来,她成功地清理干净了心里的大石头,自己松快了,还颇为好心地关心了魏之远一句:“话是这么说,但你可千万别对哥也这么坦诚啊,我跟你说,他现在简直是……”

魏之远嘴角的笑容渐深:“他知道。”

倒霉催的小宝再一次被他呛住,咳了个昏天黑地,好一会,才虚弱地说:“你好大的色胆啊少侠,这都敢招供,你就不怕被那暴君满门抄斩吗?”

魏之远好像突然觉得听她这么“叽嘹叽嘹”地炸毛还挺好玩,眼下到了这步田地,也确实没有了继续瞒着她的必要,于是他直言不讳地抛出了最后一个重磅炸弹:“因为我喜欢的人就是他。”

宋小宝手里的手机终于“啪叽”一下滚到了地上,她觉得自己需要一把速效救心丸。

等到魏谦逃避一样地处理完所有事才磨磨蹭蹭地回家时,还以为自己开错了门。

他和小宝都经常不在家,出门的时间长,当然要把门窗都关上,所以平时每次推门进来,都会觉得室内空气有种不流通的憋闷感,要好久才会散去。

如果是晚上,那屋里除了空荡荡的憋闷之外,还会加上黑洞洞的沉寂,没有一点声响。

魏谦总是拖着一身疲惫,开灯,开窗户,再打开电视,哪怕是广告,也让屋里有一点动静,然后烂泥一样地瘫在沙发上,打电话约钟点工。

有时候魏谦甚至会想养个宠物——以前他最烦这些会掉毛的小动物,小宝小时候几次三番申请养个小狗的要求都被驳回了——现在他却觉得,别管是猫是狗是耗子,起码里出外进的,也有个会出气的活物,哪怕进家时能蹲下跟猫狗说两句话,也显得不那么傻。

可惜,养不成,家里天天没人,别说是需要吃喝拉撒的活物,就是电子宠物也死了。

久而久之,“回家”变得一点也不让他期待。

可是他这回一推门,首先闻到了一股飘在空气里的淡淡的洗衣液的味道,走进去往阳台上一看,只见床单枕巾还有几件衣服正迎风招展地挂在那里。

之后,一股小火慢炖的肉香又悠长地显露了出来,厨房里万年没人用的小砂锅里正冒着泡地炖着一锅肉,魏谦隔着一小块擦手毛巾,小心翼翼地掀开砂锅盖子,里面蒸腾出的香味险些把他熏个跟头。

他顿时升起一种“养生个屁,吃肉才是王道”的念头,再也不想碰酱油汤拌白水煮生菜了。

“你回来了?”魏之远突然走过来,不知从哪变出一双筷子,手擦着魏谦的侧腰,从他身后探出来,轻轻地戳了戳锅里的肉,“差不多了。”

魏之远比离家的时候结实了不少,往他身后一站,显得格外有存在感和压迫力,让魏谦多少有些不适。

但魏谦坚信,这种压迫力来自他自己的想象,因为轮块头,魏之远是无论如何也比不上从小天赋异禀的三胖的,每次三胖靠近他的时候,魏谦就只有“这货真占地方”一个单纯的想法。

魏谦怀疑自己是被魏之远弄得神经有点过敏,这么多年,他以为自己已经不在意当年弟弟年少轻狂时候的冒犯了,可好像不是那么回事。

尽管这次魏之远回来,无论是言谈举止还是眼神态度,都成熟了不是一点半点,但魏谦欣慰之余,却隐约觉得,小远在某些方面……好像变得更“神经”了,而且岁数大了,胆也肥了,越来越难对付——每次魏之远似有意似无意地靠近他时,魏谦虽然不至于躲开,却也都会忍不住紧绷一下。

然而此时,魏谦很快就后悔了自己为什么没躲开。

因为魏之远随即从锅里捞出一块纯瘦肉,小心地把烫人的热气吹散了一点,而后猝不及防地伸手一递,在魏谦的嘴角上轻轻碰了一下,筷子落到了他嘴边,专门对着他特别容易痒的耳朵说:“尝尝。”

魏谦:“……”

魏之远假装没看见他轻轻一抖之后的青筋暴跳,退开一点,依然笑眯眯地说:“已经不烫了——对,我的策划你看了吗?怎么样?”

魏谦只好叼走了筷子上的肉,若无其事地和他讨论起给他们的网游投资的事。

这只是个开头,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魏谦都生活在奇异的崩溃与享受的边缘。

让他崩溃的是魏之远对他的态度。

魏之远经常会用某些小暧昧小动作靠近他,如果魏谦木然地无视,他就会突然过界,然后再第一时间在魏谦发火之前滑回安全线以后,讨好地表示自己只是闹着玩,并且会像没事人一样,和魏谦一本正经地说起其他的事。

魏之远把“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的游击战十六字方针发挥到了极致,简直就像一只在地上打了一百八十个洞的地鼠,随时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就探出头来呲牙一笑,没等魏谦拎起棒子砸下去,他又缩回去跑了,下次又不知什么时候、在哪里冒出来了。

小时候魏之远不听话,魏谦可以简单粗暴地拎起来揍他一顿,长大以后,虽然揍一顿是不现实了,但魏之远出国前那段日子,魏谦发现自己只要稍加冷淡,那男孩就能跟丢了魂一样,任凭搓揉。

眼下,魏谦已经肯定,这两个对付魏之远的方法都失灵了。

而在他想好万一捅破了这层摇摇欲坠的窗户纸,该怎么收场这件事之前,魏谦不想冒险把事情弄糟。

一时间,他只好先忍了,感觉自己每天都生活在随时随地“冒出来”的魏之远的十面埋伏下。

而让他享受的是,自从魏之远回来以后,这个家终于像个家了。

首先进屋能有个说话的人了,真正的交流和对话与敷衍或者礼貌性的闲聊是不一样的,哪怕再自我、再孤僻的人,也难以抵抗前者让人愉悦的魅力。

小宝就做不到这一点,魏谦审美能力有限,真是十方色相潋滟生姿也挡不住观众是脸盲,小宝那个圈子里的事,他尽管出于对妹妹的关心,也有些兴趣,却总也分不清她挂在嘴边的那些人都是谁,而他平时做什么,和她也说不通。

魏之远不同,魏谦发现,小远非常喜欢从定义层面上追根溯源地阐述自己对某些东西的看法,他的兴趣就是做各种网络和单机的游戏,刨去技术层面,魏之远热爱制定、或者抽象提炼游戏规则,他的思路极其清晰,善于模拟各种演变,和马春明有点异曲同工的意思。

只是马春明表达不行,有的时候想到了,却说不到点子上,稍微跟不上他的思路就会变成鸡同鸭讲,魏之远好像比他多了一个与客户的智能交互平台。

他回来以后,魏谦觉得过去一个月时间里,自己说的话比之前一年都多。

到最后,他几乎已经习惯了魏之远在厨房切水果,自己靠在门边和他说话的日常了。

能有一个舒缓放松、让人愉悦的家,是多少人可遇不可求的事。

可是这种诡异的平衡状态毕竟只是暂时的。

魏谦不可能自欺欺人地延续这样的假象,而魏之远当然也不甘心只是一次次地试探,随着他放肆升级,表面的平衡愈加摇摇欲坠,只等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稻草就来了。

那天魏谦下班回家,半躺在沙发上休息了一会,闭目养神的时候几乎就睡着了,半梦半醒间,他感觉到了什么,突然惊醒,发现魏之远正跪坐在沙发旁边的地板上,一只轻轻摩挲着他脸颊和下巴的手还没来得及收回去。

魏之远好像已经修成金刚不坏之身,铜墙铁壁之面皮,做坏事的时候被人当当正正地逮住,他看起来居然也一点都不慌张,反而趁魏谦还没有彻底醒盹,得寸进尺,手顺着魏谦的胳膊滑下去,最后执起他的手,暗示意味极强地轻轻舔了一圈他的手指。

温热而显得有些粗糙的舌头裹挟着连心的十指,灼热的吐息虚虚地掠过极度敏感的指缝,魏谦几乎头皮一炸,刚醒过来的心跳近乎鼓噪。

他像触电一样,猛地缩回手,知道这事不能再这么下去了。

“小远。”好一会他才开口。

这一次,魏谦并没有发火,他只是从沙发上坐起来,正色说:“我得跟你说说这个事。”

魏之远伸出一根食指竖在自己的嘴唇上:“嘘,今天别说,明天,明天好不好?明天是周末,你好歹也休息一天,别去公司了,陪我去钓鱼吧。”

魏谦没有反对,他也觉得自己越冷静越好,能沉淀一晚上仔细再想想也好。

隔日清晨,他们两个人依然去了之前去过的那个鱼塘,那里已经换了个业主,经过了几轮整修,涨价了不少。秋天冷了,游客也开始变得稀稀拉拉,当年他们俩占过的小亭子却还在,被修缮一新,攒尖顶上的瓦片刷了鲜亮的漆皮,看起来有点假。

魏之远一路走了进去,故地重游,熟练地放鱼饵,甩杆下钩。

魏谦的心思却压根没在钓鱼上,他沉默了好久,在魏之远身边坐下,决定不兜圈子,直截了当地说:“你死心吧,不可能的。”

魏之远的目光钉在不远处的鱼漂上,丝毫没有波动,听了这话,也只是波澜不惊地回说:“哥,你没法让我死心,就连我自己都没法让自己死心,人是不可能控制自己的心的。”

魏谦问他:“那你以后究竟想怎么样呢?”

魏之远这才轻轻地笑了一下,他拧开两瓶矿泉水,回手递给魏谦一瓶,对他说:“四年前,我就一直在想这些个问题——我应该怎么办?怎么才能让你接受我?如果你不要我该怎么办?我越想越想不开,飞机起飞的时候,我满脑子都是你扒开我的手的背影,当时觉得自己的心都疼得裂开了,后来我才慢慢知道,那些都是没有意义的。”

魏谦靠在旁边的柱子上,双手抱在胸前,等着听他匪夷所思的心路历程,心情有些悲壮,觉得自己就像是拿着剜肉刀面对着身上脓疮的人,再不适应也得要面对。

“一开始,我觉得如果自己对你的占有欲始终得不到满足,或者感情始终得不到回应,那还不如杀了我,我疯狂地嫉妒每一个假想中想要靠近你的人,我在假想中编造这些人,再把他们都杀光,来缓解我的焦虑。”

“可是就在你电话线绊倒、我以为你出了什么事的那天,虽然三哥跟我报了平安,晚上我还是做了噩梦。我梦见你身边有很多的人,他们一个接一个的透明消失,最后只剩下了你一个人,独自停留在了我的视野里,我看着你每天独来独往,生病的时候晕倒在客厅,也没人知道,只能等到自然苏醒,再自己踉跄着爬起来找药。接着连续好长一段时间,我只要闭上眼,都会看见这样的情景。”

“大概这样过了小一个月吧,有一天,在我的幻想中,我看见你身边多了一个面目模糊的人,我分辨不出那人是男是女,是美是丑,他只是一直陪着你,像一个幽灵一样的影子。按照常理,这些人我在臆想中造出来,就是为了最终杀掉的,可是我后来没有下手,因为我看见你低下头对他笑起来的样子。你有多久没在我梦里笑过了呢?我都快算不出来了。”

魏之远的声音低沉而平缓,娓娓道来,就像是浮在如镜的水面上那旷远而意味深长的天光云影,可是魏谦听得胸口都闷了起来。

如果魏之远说的是别人,到了这地步,他做大哥的,就算绑也要把那人给绑回来。

可为什么偏偏是他自己呢?

而他自出生开始,就感觉自己从未被人期待过,更遑论这样的深爱。

魏之远的话就像是他手上磨得浑圆的珠子,一粒是一粒的滚出来,貌不惊人,含着某种说不得、说出来就会振聋发聩的情意。

可怎么这个人,偏偏就是弟弟呢?

“我突然觉得豁然开朗,那时我想,等我几年后毕业回国,哪怕看见你真的跟谁结婚了,也不会再要死要活。”魏之远说,“我可以继续爱你,如果那位不知名的女士比我更爱你,我可以一辈子都默不作声。我当然会很痛苦,可是我也可以把痛苦当成一种修行。”

就像起源于现世的痛苦与无法抵达之地的安乐的宗教,建立了一条精神上的、沟通二者的桥梁。

魏谦轻声问:“修什么?”

魏之远转过头来,在微风中静静地看着他,并没有回答,然而答案已经呼之欲出。

——当然是修你一世喜乐安稳。

他突然伸出手,攥住魏谦搭在栏杆上的手,魏谦下意识地一缩,却被他大力地按住,两人手腕上如出一辙的木头珠子撞在了一起,发出微弱的轻响,连水声也静谧了下来。

有鱼咬钩,鱼漂剧烈得沉浮起来,可是没有人理会。

不知过了多久,魏谦觉得自己的手心已经浸满了汗,然而他的脸色依然是苍白而不通情理的。

他捏住魏之远的手腕,迫使他松了手,斩钉截铁地说:“我还是那句话,你死了这条心吧。”

魏之远微微笑了一下,没再说什么,执起鱼竿,手腕一抖一提,一条大鱼翻越而起,灿烂的鱼鳞闪烁着水光。

“装得再好,他也动摇了。”魏之远愉快地想,“方才他的脉搏明显快了。”

分享到:
赞(26)

评论8

  • 您的称呼
  1. 你还看人家脉搏……不过,我看好你哦

    我是阴司哎2018/10/24 22:13:38回复
  2. 哈哈!他说那个小说我知道

    匿名2018/11/10 17:47:36回复
  3. 佛系心态啊,还有第五人格是有多火,我没玩过,打佛系时后面连词第三个是杰克。。。。

    沈韵2018/11/20 21:22:24回复
  4. 我觉得要成功了耶

    巍巍一笑2019/01/23 12:00:52回复
  5. 加油呀小魏之远嘿嘿

    匿名2019/02/16 21:11:41回复
  6. ——当然是修你一世喜乐安稳。
    这里真的好暖啊啊

    阿酥2019/03/25 18:42:01回复
  7. P 大真的是神,我就没见过感情写得这么细腻的文

    匿名2019/03/26 00:07:40回复
  8. 小远好腹黑啊,太坏了(ಡωಡ)

    匿名2019/04/09 21:19:56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