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以及,得到我的人

大概是魏之远的模样显得太落魄,连张总都动容了。

他一想,人家弟弟一副刚放完牛回来的凄凉模样,千里迢迢地从海外旧社会回归祖国大家庭,怎么好打扰他享受家庭温暖呢?于是张总就难得一次识相的退散了。

在张总漫长的一生中,他知道“识相”俩字,频率实在不比哈雷彗星拖着大尾巴晃晃悠悠地出现在夜空高到哪去。

魏之远的出现如同救苦救难的观音菩萨,顿时驱散了一干妖魔鬼怪,三胖提议他们仨去找个地方坐一坐。

魏谦就转头和小菲交代了几句,最后,他的目光转到了工程预算两个小伙身上,可怕的魏董突然像吸血鬼一样露出了一个含而不露的恐怖笑容。

“明天得给那俩小孩申请个诺贝尔奖。”魏董轻飘飘地说。

小菲处变不惊地问:“哦,哪个奖项?”

魏董:“丢人现眼专项奖。”

他撂下这句话,就在两个小伙子噤若寒蝉的恐惧目光下,潇潇洒洒地双手插兜地走了。

……仿佛欺负这群倒霉孩子,就能给刚才的万分尴尬找回一点可悲的平衡似的。

三胖围着魏之远的皮卡转了一圈,踹了踹轮胎,又伸手刮了一下车门上的锈迹:“看着不中用,还挺结实。”

“我刚下的高速,上高速前检查过。”魏之远把破草帽摘下来拿在手里,看了魏谦一眼,有些不自在地把挽起的袖子放下来,“嘿嘿,哥。”

魏谦一看,好,就剩牙还是白的了。

魏谦多年坐在企业灵魂人物的位置上,本来就年轻,再咋咋呼呼的,那得更不像话,因此他早练就了一副喜怒不形于色的城府来,此刻无论心情是怎么样的波澜起伏,脸上却依然在短暂的失态后很快恢复了过来,此时只是平平淡淡地点了点头:“嗯,吃饭了吗?”

魏之远:“没,今天还没顾上。”

魏谦就伸手拍拍魏之远的后背:“那走吧。”

三线城市,天高皇帝远,这一带到处都是醉生梦死的销金窟。

三个人步行到了一家饭店,进去找了个僻静的小包间。

魏谦接过菜单,也没问别人的意见,从头到尾翻了一遍,五分钟之内点完了菜,然后把菜单一扔,对服务员说:“除了上菜,没人叫你们就不用进来了,再给我来碗小米粥——粥都没有?那去对面粥铺给我买一碗去。”

三胖不干了,开始抗议:“怎么都是这小子爱吃的,我的呢?”

魏谦抬起眼皮扫了他一眼:“今天吃了一天,没够你老人家发挥?”

三胖:“你有没有良心,喝得一肚子都是酒水好吗?不都是为了给你挡?那谁——小妹,给我上一盘红烧肉。”

魏谦扭过头,轻轻地嗤笑了一声:“合并同类项。”

魏之远很快就发现了,这么多年过去,他哥看起来除了气场更生人勿进了一些、打扮更人模狗样了一些之外,没太大不一样,要说有变化,就是更不会说人话了,他回想了一下从方才见面到现在,除了对张总这个外人之外,魏谦基本上就没对谁客气过。

大哥大概刚才乍一见到自己有点没反应过来,这会回过神来了,魏之远有预感,对方的火力马上就要过来了——他在魏谦面前总是忍不住有一点受虐倾向,因为知道魏谦这样恶劣的态度从来都是内外分明的,连损再挖苦,几乎成了某种他所特有的、表达亲近的方式。

果然,魏谦喝了一口茶水,上下打量了魏之远一番,就皱着眉问:“我给你打的钱为什么都退回来?你不会伪装成黑奴去非法农庄干活了吧?”

魏之远甘之如饴地挨了他一番埋汰,目光像是黏在魏谦身上一样不肯撕下来。

魏之远说:“这事说来话长了——我回国第一站是香港,那地方不都是各国各地游客,四处都有货币兑换点吗?基本随用随换就行了,结果在香港逗留了小一个礼拜,我就把换钱这事给忘了,跟着去台湾,落桃园机场的时候都快晚上十一点了,机场能换钱的地方都关门了,我才想起来没有台币用,连机场大巴的票都没法买。好在碰上一个从台中来的夕阳团,几个阿姨看我可怜,就把我给领回台中了,在人家里住了几天,受了热情招待有点不大好意思,正好他们家有个果园,我就过去给人帮了几天忙,出来就晒成这幅德行了。”

这都什么事?魏谦心说,我他妈让你干的最重的活就是逢年过节擦玻璃,送你出去难道就为了让你回来给人到果园当短工吗?

他板着脸,阴阳怪气地说:“哦,我说回国了干嘛不回家,原来是家里太小,装不下你这个海归博士了是吧?”

三胖插嘴说:“哎,谦儿,您老人家先歇会,等他吃饱了再喷行不行——小远,你也是,回来连声招呼都不打。”

他说到这,停顿了一下,看了魏谦一眼,犹犹豫豫、语焉不详地试探着问魏之远:“还是因为不想见谁?哈哈,不会是三哥我吧?”

魏之远抬起头来,目光毫不躲闪地与他对视,带着点笑意,却是了无阴霾,他直截了当地说:“哪的话,当年我不懂事,三哥也是为了我哥……和我好。”

三胖没料到他竟敢当着魏谦的面一口道破,当即愣了愣。

魏谦却一听这话音,心里就立刻猜到了个七七八八,他低下头用手指转了一下自己的茶杯,没表现出什么,以免三个人都尴尬。

“我没不回家。”魏之远若无其事地转开话题,“我们那边做一个东西,我这属于公干,那车是我租的,事办完顺路就回家,正想着跟哥说一声,就碰见你们……”

他想起了什么,表情变得有些古怪:“你们……那什么了。”

三胖顿时顾不上刚才的话茬了,连连摆手:“别胡说啊!都是姓张的老小子老不正经,我们是被他硬拉过去的,连逢场作戏都没作就打算开溜的,我我我我是有家室的正经人,你别诋毁我的清白。”

魏之远笑出了声。

魏谦从没听见过魏之远这么开朗的笑,也很少见他竟然能和三胖也这么健谈,更没听说过魏之远肯心无芥蒂地在陌生的地方、被一群萍水相逢的陌生人领回家。

在他的印象里,小崽从小就像个炸毛的小野兽,总是惴惴不安地对人间充满戒心,哪怕他真的因为忘了换而没钱用,以魏谦对他的了解,魏之远多半会在机场随便找个地方凑合一宿,等第二天早晨人家上班了再说。

魏谦忽然就发现,那个当初跟他跳脚闹别扭,临走都一脸行将赴死般悲痛的男孩,就在他看不见的地方,这样默默地长大了。

菜陆续上来,魏之远也不知道多长时间没正经吃饭了,一通风卷残云,不禁让在座的另外两位想起了他一顿几大盆米饭的少年时期。

“我早晨就啃了个干面包,中午没顾上吃,一直饿到现在了。”魏之远解释说,“哥你怎么就两口粥,食儿变细了?”

三胖:“你别管他,他现在都快清心寡欲成老和尚了,这不吃那不吃的,整天自己在家白水煮菜叶子喝稀饭,美其名曰‘养生’,你说他有病没病?人家老熊还偶尔溜出来戴上帽子开顿荤呢。”

魏谦翻了他一眼:“是啊,所以我没三高。”

他看着正把大块红烧肉往嘴里塞的三胖,一脸糟心地说:“我说三哥,你快长点心吧。皮下肥肉都堆得够一人多厚了,夏天蚊子都不叮你——怕把嘴戳断了折在里头。”

对这样恶毒的评价,三胖的回应是连肥带瘦一大块肉扒拉过来,冲着他吧唧着嘴吃了。

“这个有点矫枉过正了,”魏之远说着,擦干净手,剥了一颗大虾放进了魏谦面前的小碟子里,“不过我哥知道保养身体了,我还是挺欣慰的,接电话没声音的那次都吓死我了,当时我把回来的票都订好了,听三哥说没事才又退了。”

魏谦没说什么,夹起来吃了。

三胖见状,连忙效仿,弄了一块油乎乎颤巍巍的大肉,作势要扔进魏谦盘子里:“吃这个,这个好吃!”

魏谦:“滚。”

惨遭差别待遇的三胖认为自己受到了伤害,委委屈屈地缩回筷子自己吃了:“那什么咬那谁,不识好人心。”

这时,魏之远却像是想起了什么,突然皱着眉问魏谦:“不对,听三哥的意思……这些年你就没找个人照顾你吗?”

魏谦:“……”

三胖脸上的肉抖动了一下,干笑了一声:“少年,你可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一开口就正中红心啊……唉,你还是多吃菜吧。”

魏之远脸上的神色一瞬间变得有点复杂,他的眼睛忽然亮了,表情变了几次,最后落在了一个有点落寞,又有些说不出的心疼上。

三胖忙说:“对,要么让他们开瓶酒吧?算给小远接风,小远,喝不喝?”

魏谦一听见“酒”字,整个脑袋大三圈:“去你的,还没喝够?”

魏之远也摆摆手:“别,三哥,我饿死了,让我多吃点饭吧,一会我还得开车。”

随即,他偏头看了魏谦一眼,眼神里有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眼神像是过了电,从魏谦身上虚虚地扫过:“再说我定力还没到家,喝多了怕耍酒疯,酒后乱性。”

三胖一时没反应过来这是什么节奏,只顾着目瞪口呆。

魏谦脸色一沉,当场把筷子一摔,两根筷子蹦起来老高,稀里哗啦地掉在地上:“魏之远!”

魏之远赶紧拿了双新的给他:“我开玩笑,开玩笑的,哥,你别生气,可别再一年不搭理我……啊,对,那什么,我现在跟几个朋友做一个东西,你们有兴趣听听吗?欢迎投资。”

“一年不搭理”什么的,当场开这种玩笑什么的,以及他们魏董因为一句话就当场翻脸什么的……三胖现在几乎能肯定,当年魏之远出国之前一定发生了什么他不知道的事,这胖子千言万语在心中,最后汇聚成了俩字——“卧槽”。

他像面部肌肉坏死一样狰狞地变幻着各种诡异的表情,末了,看了看魏谦,又看了看魏之远,只好顶着这要命的气氛站出来堵枪眼,干笑一声:“行,你说说。”

魏之远立刻就坡下驴地说了他们现在正在做的事——他们几个同学起头,正募集了一大帮人,正做一个公路网游,有以世界各地风物为原型的各种公路,随机开启副本地图,玩家需要随时补给、维修车辆,为了获得补给,升级,就会触发各种各样的剧情和任务。

“我正做中国地图的策划,所以才把两岸三地里设定的各个重要的‘补给点’都亲自跑一遍。”魏之远说,“‘补给点’的各种副本中,NPC的态度设定成了一组符合某个分布的随机数,就是说玩家可能碰到‘好人’,也可能碰到‘坏人’,都是凭运气的,现在我们还联系了几个念社会学的朋友,探讨一些极端设定下剧情发展的可能性。”

魏谦神色稍缓,顿了顿,问:“你们的定位是什么,价值点在哪里?说来听听。”

魏之远:“定位厌倦了朝九晚五工作的上班族和不逃课的乖学生,长期一成不变的生活的人很容易对日常产生厌倦,我们给他们模拟一个海阔天空的世界——具体的策划书在我车里,一会拿给你看,明天我要开车去A市,再从A市回家,这一趟的任务就完成了。”

三胖听他说得挺像那么回事,顿觉欣慰:“行啊弟弟,有点意思。”

魏谦却问:“以前我说给你投资的时候,你为什么宁可一家一家的去敲别人的门,都不肯跟我说呢?”

魏之远端起碗,把最后一口汤喝了下去,冲他一笑,露出两颗雪白的小虎牙:“那时候不自信嘛,现在我们在全球寻找合作方,哥你加入吧,我们会合作愉快的。”

魏之远说到做到,果然很快就要离开了,似乎偶遇魏谦,除了蹭顿饭之外,并没有对他的既定行程有任何影响,魏谦从兜里摸出家的钥匙给他,临走的时候嘱咐魏之远:“小宝现在就在A市拍一个什么广告,你有空可以去看看她,有个项目部出了点事,我得过去看一眼,你完事就自己回家吧。”

魏之远:“好啊,我等你回家。”

他说完,从随身的包里摸出了一串珠子,戴在了魏谦的手上:“这是我跟人要了一块酸枝的下脚料,不值钱,不过总共一百零八颗珠子,全都是我自己手工磨的,给你带着玩。”

魏之远说完,似有若无地轻轻攥了一下魏谦的手,转身走了。

魏谦和三胖目送着他开着小破皮卡一路小烟地走远,三胖终于忍不住问魏谦:“兄弟,这是怎么个意思,你知道他对你……那个?”

魏谦垂下眼,一阵心烦意乱:“嗯。”

三胖长叹了一口气,觉得面前就是一团乱麻,这次回来的魏之远更让他觉得扑朔迷离,他只好破罐子破摔地把这件他看起来很荒谬离奇、乃至于难以启齿的话和魏谦挑明了。

三胖:“那你是怎么想的?”

“荒唐。”魏谦是这么回答他的,然而却没有把手腕上的珠子摘下来。

他说完,叼起根烟,边走边拿出电话。

三胖听见他用一种慢条斯理、却让人脊背发凉的语气打电话给手下的人:“外立面反碱?【注】哦,现在知道着急了?各位爷,你们可真有两下子啊,防水怎么做的?工程验收的人干什么吃的?怎么处理?让相关责任人站成一排,给我把墙面舔、干、净……”

仿佛他身上那一点罕见的人情味,也随着魏之远的走远而消失了。

三胖心里忽然涌起了一个匪夷所思的念头:究竟是自己的日子重要,还是世俗伦理重要?

随即,三胖用力甩了甩头,觉得自己简直是疯了。

再说魏之远那边,他很快到了A市,按着魏谦给的号码联系到了小宝。

宋小宝和一个一起拍广告的男模在高速路口等着他,一见了魏之远,小宝就把车让同来的男伴开了回去,自己上了魏之远的车,先是“嗷嗷”地大哭了一场,哭完,又恢复了她的话唠本质,魏之远带她去吃饭,走了一路,她就叨叨了一路。

她说得最多的还是魏谦,每次听见关于那个人的事,魏之远就不再插嘴,只静静地听,感觉自己空白了四年多的记忆正在小宝的叙述中一点一点补全。

末了,小宝恋恋不舍地回了剧组,魏之远找了家旅馆投宿,准备第二天回家。

他洗完澡,在桌前坐定,从行李里拿出一本已经破破烂烂的牛皮本子,写下了日期。

“我没想到会在那种情况下见到他,即使周围有无数的人,无数的声音,我还是第一时间就辨别出他。四年多了,我尽量想使自己显得从容一点,办完自己的正事再回去见他,没想到总是有那么多意外。

我才发现,自己竟然那么的想念他。

一开始,在那种情况下,我真的很愤怒,并不是嫉妒,而是他怎么能这么敷衍地对待自己?我把舌尖咬出了血才冷静下来,结果发现他也是被逼的,似乎为了脱身,还间接造成了一场搞笑的事故。

我有些忐忑,又觉得忐忑得毫无道理,我已经有了决断,依然无法平静地面对他。

大概如果能够平静,就不算深爱了吧?

我想我找到了下一段时间专注的事:把我目前的工作做到完美,以及,得到我的人。”

他说完,静静地在灯下坐了一阵,给了自己十分钟自省。

完成了这一天的全部功课,换上运动服,到宾馆自带的健身房去例行锻炼,想到第二天就能回家了,魏之远就一直到躺下的时候,嘴角都是擎着笑意的。

小宝打包了一盒低糖低脂的甜点带回去给同事们分吃,替她开车的混血男模Alex一开始说要保持体形,唧唧歪歪地不肯吃,半夜三更又来敲她的门,可怜兮兮地捂着胃讨要。

小宝:“你这货就这点出息,我就知道,给你留了一块,进来吃吧。”

高大英俊的Alex感动得热泪盈眶,“嘤嘤嘤”地说:“离离,你就是我的女神。”

Alex是个纯同志,并且是个极有操守万年纯零,绝不做一,长得五官深邃,其人又贱又不要脸。

“下午来那是你哥啊?”Alex边吃边问,“哎我操,那体型,那长相……啧啧。”

小宝拿起晾衣架在他背后用力一抽:“我警告你啊小基佬,别打我小哥的主意,不然弄不死你。”

她打人不疼,Alex也没当回事,弓着后背任凭她打,嘴里却说:“小丫头,你还以为你哥溜直啊?一看就是我的同类啊天真的小朋友。”

宋小宝:“你放屁!”

Alex:“哈哈哈哈,是啊,真臭。”

他这个反应,让小宝心里重重一跳——Alex只有闹着玩的时候才一本正经,说真话的时候基本都是这种吊儿郎当的态度。

二哥难道是……

不可能是真的吧?

 

作者有话要说:【注】外立面反碱:建筑外墙由于防水不当,产生白色晶体的现象

分享到:
赞(23)

评论5

  • 您的称呼
  1. p大懂得好多啊

    巍巍一笑2019/01/23 11:49:05回复
    • 是的呢,楼上。我每次读皮皮的书,都感觉自己像个智障

      阿喵2019/02/18 07:00:19回复
  2. 二刷,才反应过来,得到/我的人 才是正确的断句,而不是 得到我的/人

    匿名2019/03/21 04:30:45回复
  3. 怎么看出来基佬的

    匿名2019/03/25 18:32:02回复
  4. 大概是闻到了小远身上从内到外渗透出来的浑然天成的gay气吧

    年轻人啊2019/04/20 23:50:15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