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 三·婴 儿】 第53章 给时光以生命

给时光以生命,而不是给生命以时光——帕斯卡。

后来,为了找麻子妈和宋老太,魏谦他们几乎把整个城市都翻了过来,可是这个城市太大了,所有临到眼前的线索,最后都是捕风捉影。

有人说看见她们出现在公园的人工湖附近,有人说她们往护城河的方向走了,还有人说,在某个废弃的桥洞里看见过这样一老一残的两个女人。

然而他们终于还是一无所获。

麻子妈和宋老太就这么没了。

对于这件事,受冲击最大的是小宝。

如果有可能的话,没有人想让她知道这件事,可是朝夕相处的两个人说失踪就失踪了,要瞒住她是不可能的。

父母过世的时候,小宝还太小不懂事,早就记不得了,可是奶奶不一样。

奶奶是她最亲的人。

她原本是个伊甸园里不知风雨的小女孩子,宋老太的离去,毫无征兆地把她拖进了人间,迎面而来的,是她从未重视过、也从未真切体验到的时光的刀风,一下见了血,就是切肤之痛。

那段时间小宝总是毫无征兆地发呆,偶尔不知想起了什么事,转身就会掉眼泪,她想起自己和奶奶吵架,想起自己气她,想起自己总是觉得训练和考试更重要,总会不由自主地忽略她。

当宋老太在临近冻饿而死的时候,当她最后一眼环顾周遭世界,发现整个城市没有一个认识的人,放眼望去,满眼全是陌生的时候,她会后悔自己那一刻头脑一热做出的决定吗?

没有人知道。

她或许凄凉悲痛,或许一只脚踏入死亡的国度里,宾至如归。

都是一念之差的命运,宋老太截断了所有可怕的未来的可能性,以另一种形式,浓墨重彩地将自己延续在了她亲人的血脉里。

再后来,熊嫂子陈露也没了。

不知道她是否安详,想来她生命中有诸多如此这般的不如意,该是不甘心的吧?

她太年轻,并不是喜丧,丧事办得缄默而凝重,全公司的人基本能去的都去了。

老熊在继任者魏谦的对比下,显得格外性情温和,他专一而多金,年龄也不算大,长得确实不怎么样,不过中年男子,视觉上看着漂亮的终归少见,也就不算什么缺点了。

陈露死后,有一小撮人曾经打过“熊夫人”的主意,有些只是单纯关心,想给他介绍个新的伴侣,还有些是居心不良,企图自己顶缺。

可惜这些人没过多久就都偃旗息鼓了——因为老熊做了一件特别出格的事。

他把家财分了,他自己的父母比他有钱,不用顾忌的,因此老熊把财产一分为二,一半留给了陈露的父母,一半捐给了城郊的一个寺庙,然后自己剃光了脑袋,进去当了和尚。

据说由于其为我佛做出了卓越的经济贡献,老熊进去以后就直接拜在了住持门下,成了个进门晚、辈分大的关门弟子。

那么多年过去了,他居然又变回了当年那个在高寒缺氧的山区徒步买锅的大傻逼。

再后来……

魏谦停好车,从后备箱里把新买的大行李箱拖了出来。箱子里已经装进了一些东西,都是他认为需要的,箱子拎起来手感很好,很能装东西,不沉,看起来很结实,样子也不错——当然不错,魏谦挑了半天,才挑到了这么一个最贵的。

这并不符合魏谦的个人风格,他虽然早就已经和“穷”扯不上关系了,但却并没有像他自己想象的,成为一个挥霍的暴发户,从他钱包和私人卡里花出去的钱大多不是给自己买什么,魏董事长依然是个让人印象深刻的死抠门。

如果他本人需要什么东西,走进一家商店,最后买走的一定是其中价格中等乃至中等偏下的。他所有的衣服都是千篇一律的基本款,衬衫一律是没有任何花哨的白衬衫——这样就可以不用为了搭配衣服买一大堆领带。

说实话,如果不是他本人的精气神和面貌,别人看到这个小伙子,八成会觉得他不是卖保险的就是售楼处的。

他也依然开着他那辆破破烂烂的小迈锐宝,于是每每需要出门见人的时候,就必须得把代步工具换成公司的公车,以免被人看见显得太寒酸。

这皮箱当然不是他舍得给自己用的,魏谦一路拎上楼,把它放在了魏之远门口,伸手敲了一下门,以引起屋里背对着他的人注意,而后一声不吭地转身走人了。

魏之远回过头来,他哥已经走了,不远处传来一声关门的响动。

他站了起来,默默地把箱子拖进屋,伸手摩挲了一下行李箱的把手。而后他迟疑片刻,走到魏谦门前,像罚站一样地静立良久,想要叩门的手抬起了三次,又放下了三次。

那个光怪陆离的年会过后,他们俩就一直是这个状态——魏谦依然为魏之远做他所能做的一切,但一直把他当空气,如果必须要和他说话,就会简短得像打电报一样节约环保,并且绝不看他的眼睛。

本来按照魏谦一贯的脾气,他肯定会大发雷霆。

魏之远当时被他一拳把酒打醒了,还以为自己接下来会挨上一顿臭揍,回家的路上,他甚至想到魏谦说不定会和他断绝关系,从此老死不相往来。

可是都没有。

后来发生的一系列事让他们俩都心力交瘁,魏谦没时间、也没有精力揍他了。

至于魏之远所构想的最坏的结局……他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低估了他哥的感情,尽管那感情并不是他想要的那一种。

夜深人静的时候,魏之远会毫无来由地自省和反思,他发现“一刀两断、玉石俱焚”之类的事,是只有自己才能做出来的,大哥心里但凡还有一点感情维系,他就绝不会走到那一步。

魏谦对弟弟妹妹的疼宠都在日复一日的不动声色中,变得几乎如背景色一样不易察觉的东西,而今,反而在这样抗拒的态度里被凸显出来。

魏之远感受到自己某种行将就木般弥留的眷恋——事到如今,他就要走了。

离开并不是他的主意,是某一天,魏谦把几所国外名校的招生信息打印出来,连同一张存好了钱的卡一起放在了魏之远面前,也没提什么,一切尽在不言中:你自己看着办。

一年后,魏之远完成了申请和一系列的手续,他即将带着录取通知书,乘坐第二天的飞机离开,飞到十几个小时以外的陌生国度。

而他所爱的人在地球的另一侧,漫长的时差使得古人说的“千里共婵娟”都成了不可能的幻觉。

魏之远最后还是没有惊动魏谦,他独自一人悄悄地出去了。

他漫无目的地坐在公共汽车上,走街串巷地路过整个城市,这里与十几年前相差得太多了,乍一看,改变几乎是面目全非的,那时,魏之远没有想到过这里会终结他的流浪。

……后来,他也没有想到这里原来不是他的最后一站。

魏之远不知道自己坐车走了多远,公交车一路开到了终点站,市区里活活能把人挤成相片的车厢里只剩下他一个乘客。

乘务员奇怪地看了一眼这个年轻的乘客,走过来提醒他:“小伙子,终点站了,下车了。”

魏之远这才如梦方醒,浑浑噩噩地在陌生的地方下了车。

有时候,城市的郊区就像隔壁县城一样遥远,魏之远先开始没有反应过来这是什么地方,他在马路边上站了一会,看见了一个非法的“一日游”散团。导游举着个小红旗,正唾沫横飞地在前面领路,后面跟着一排累得像狗一样的游客。

讲解词有只言片语飘进了魏之远的耳朵,他听见了某个寺庙的名字,好一会,他才想起来,这好像就是老熊出家的地方。

魏之远不知道自己出于什么心态,跟着这群游客一路走到了寺门口,他原本就是想来看一眼,没指望会遇见老熊,没想到在售票点就看见了那货。

只见老熊顶着个光溜溜的大秃瓢,身披袈裟,一手收钱一手递票,还不忘唾沫横飞地对游客推销一番:“施主要买香吗?本寺许愿很灵的——想求桃花的女施主请在这边排队,今天特价促销,买香送平安符,大师亲自开过光的,等等,今天只限女施主,那边那个小伙子你不要混进去!”

魏之远:“……”

一大波旅游团过去,老熊才歇下来,用宽大的袖子擦了把额前的汗,拿起旁边的矿泉水一口气灌了半瓶,然后舒服得长长叹出了口气:“阿弥陀佛!”

魏之远这时才有机会走过去:“我以为你是来清修的。”

老熊抬头看见他,有些吃惊,忙招手叫过了一个半大的小和尚接班,问魏之远:“小远?你怎么来了?”

魏之远苦笑了一下。

老熊觑着他的神色,想了想,说:“那行吧,既然来了,你跟我去我住的禅房里坐一会。”

魏之远可有可无地点了点头,刚要抬脚跟上他。

老熊又回过头来补充了一句:“等会,你先把票买了,我们这小本买卖,你不许仗着熟人逃票。”

魏之远无奈地掏出一把零钱,他算是明白了,老熊所谓的“出家”就是专程来亵渎佛门的。

寺庙在山间,炎炎夏日,山上郁郁葱葱的植被被当做旅游区保护,一个个养得翠绿欲滴。

穿过游客遍布的前院,老熊带着魏之远走进了“游客止步”的后院,里面却一下子清寂了下来。

门口卧着一条长毛大狗,看见人,丝毫也不惊诧,一个小和尚正在打扫院子,见了他们,客客气气地和老熊打了招呼。

远近有似有若无的敲木鱼和念经的声音,融化在一片久久不散的蝉鸣里,香烛杳杳,“佛门清净地”的感觉扑面而来。

这里是古刹,毫无疑问的,禅房都很破。当然,作为本寺的大财主,老熊住的地方已经是条件最好的了。

老熊烧了壶热水,给魏之远泡了茶。

魏之远端起来尝了一口,只觉得是一股粗茶梗子味,他低头一看,只见里面的茶叶舒展地上下起伏,一片片翩翩起舞,都长得十分粗枝大叶,活像直接在大柳树上撸了一把,弄下来的树叶就直接给客人泡茶喝了。

于是他又把水杯放下了。

老熊问:“这都快吃晚饭了,你大老远跑这来,跟家里说过了吗?你哥知道吗?”

魏之远两只手指悬在杯沿上,把濡湿的茶杯转了一圈,答非所问地低声说:“我明天的飞机,要出国了。”

老熊先是一愣,而后他沉默了片刻,叹了口气:“也挺好的,将来你回来就是‘海归’了,比我们都出息……起码比我出息。”

魏之远的嘴角机械地提了一下,他想:回来?我还回得来吗?

他生硬地转换了话题:“当和尚感觉怎么样?”

“还行,就是厨房不做猪肉炖粉条,怪想的。”老熊抽了抽鼻子,“干嘛,你也想来?”

魏之远笑了一下,没吱声——他没告诉老熊,远远地看见山寺的一瞬间,他心里真的冒出过这个想法……不过后来被售票处的买一送一打消了。

“别来,你心里有十丈软红尘,肯定待不下去。”老熊说着,想起了什么,语气低沉了下去,颇有些自嘲地说,“我就不一样了,我的十丈软红尘已经化成彩霞飘走了。”

魏之远问:“你除了卖门票卖香,每天还干点什么?”

“什么卖来卖去的?多难听?和尚也是要吃饭的弟弟,贫僧主业依然是清修,只是偶尔以寺为家,想方设法给大家创点收而已。”

魏之远没和他计较,仍然问:“你修什么?”

老熊说:“小乘,我修自己的‘我法空有’,学不会大乘里面‘四摄’‘六度’的那一套,我就想自己脱离苦海,没打算普度众生带着别人,你要是来找我求安慰,就省省吧。”

魏之远摇摇头:“我没打算求安慰,我已经死心了。”

老熊嗤笑了一声:“少年,我信你啊?”

魏之远长久地沉默不语。

两人两厢无话半晌,老熊终于又忍不住开了口。

“我是站在槛外的人了,你再惊世骇俗,也惊骇不到我这里了,给你几句忠告吧。”老熊说,“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就跟你哥说过,你是个很‘薄’的人,这几年我和你接触不多,不过每次看见你,都觉得你是越长越薄,快要薄如蝉翼了。”

魏之远神色不动地说:“熊哥,你是说我很狭隘么?”

“没错,有慧根,我就是那个意思,”老熊坦率地承认了,“你想想,你感觉你一生中最不可逾越的东西、最得不到的东西、最战胜不了的东西是什么?”

魏之远没有说话,年轻的脸上浮现出显而易见的痛苦神色,老熊不用问,就知道他想起了谁。

然而他只是毫不怜惜地一摆手:“你想说是你哥?你这个过不了青春期的小男孩啊……你哥疼你都来不及,你说他可有多冤枉啊,莫名其妙地就成了你一生中最大的心理创伤。”

魏之远的手指快要掐进茶杯里了。

老熊:“年轻人啊……走了也好,看看外面的世界,每天给自己十分钟,好好想想自己这二十多年都是怎么过的。谦儿不是你的问题啊孩子,哪怕有悖伦常,他只要还好好地活着,就不是你的问题,你的问题多了去了,不过归根到底还是你自己。”

魏之远茫然地抬头看着他。

老熊指了指自己禅房里破破烂烂的蒲团和墙壁:“今天来也来了,你就坐在这好好参个禅吧,我出去卖门票了。有些事,想清楚了你就无坚不摧,想不清楚你就困在里头了。你哥……他这辈子就这样了,你还有机会。”

分享到:
赞(69)

评论15

  • 您的称呼
  1. 祝老熊过得开心(哈哈)

    匿名2019/02/16 20:34:14回复
  2. 他不会开心的,最爱的人走了,不会开心的,要是我也不会开心。

    匿名2019/02/18 15:53:49回复
  3. 按照正常的剧情发展,小远一定不会出国的

    银铃2019/02/20 00:56:07回复
    • 但p大并不正常

      逸远2019/03/26 21:09:32回复
      • 楼上精辟

        匿名2019/08/12 03:19:11回复
  4. 根据杀破狼的经验,怎么戳心怎么发展,好心疼啊,但肯定要回来重逢的

    匿名2019/03/21 03:37:19回复
  5. 感觉老熊有点像像镇魂里的林静(小说版的),看似不靠谱,却有时候也能说出点道理

    都喜欢2019/04/10 17:27:28回复
    • 林静是达摩宗正统出身,老熊又皈依佛门,俩人到真的是走同一人设的

      匿名2019/08/12 03:21:25回复
  6. 这章愣是勾出了我的眼泪,不论是生离还是死别,涨得满心酸胀苦涩

    巍乱我心2019/05/18 17:49:27回复
  7. 太感谢老熊的一番指点了

    小年2019/06/06 19:21:26回复
  8. 重点:你还有机会

    阿远2019/06/18 13:14:25回复
  9. “我就不一样了,我的十丈软红尘已经化成彩霞飘走了”看到这句哭了,心疼老熊

    k玖笙2019/07/21 20:56:27回复
  10. 这一章让我没想到的东西有很多,列如麻子妈、宋老太和熊嫂就这么没了,小远出国,还有老熊出家。
    但最让我没想到的是老熊居然是本书助攻?!

    13442019/08/16 11:13:42回复
  11. “我的十丈软红尘已经化成彩霞飘走了”
    心疼老熊,心疼熊嫂
    他们是真爱
    老熊跟熊嫂怎么认识的啊

    严娘娘少女攻2019/08/19 18:52:54回复
  12. 真就没一件好事!!!

    今天也要看忘羡2019/08/26 08:12:36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