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魂牵梦萦

然而纵然五内俱焚,魏谦也就只是不易察觉地晃了一下,幅度之小,甚至除了魏之远没有人注意到。

魏之远一把攥住他的手,感觉到他的手滚烫,他心里一惊:“哥,你……”

魏谦充耳不闻,甩开了他的手,大步往人群里走去。

就算地上等着他的真是一具撞得乱七八糟的尸体,他也得亲眼看清楚了。

魏之远刚要抬脚追上去,突然听见远处有人叫了他一声:“谦儿!小远!”

魏之远回头一看,只见老熊的车就停在不远处,人太多,他们过不来,车门开着,熊嫂子正打着伞站在那又蹦又跳地喊人,而她旁边的,是头也不敢抬的宋小宝。

对啊——魏之远舒了口气,他发现自己其实也把这茬忘了——哪个民间高手乍一见宋小宝,能火眼金睛地看出她的真实年龄其实都已经十六了呢?

魏之远紧走两步扯住魏谦的胳膊,硬把他从人群里拽了出来,扳过他的肩膀转了个身:“哥,别急了,小宝找着了,在那呢。”

魏谦顺着他的手指看了一眼,片刻后,他绷紧如弓的身体骤然松懈了下来,魏谦情不自禁地往旁边踉跄了半步。

而后他自己站稳了,面无表情,既看不出喜色,也看不出怒色,只是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浑身上下,连冷汗再雪水,都已经湿透了。

他结结实实地打了个寒战。

熊嫂子是个咋咋呼呼的热心肠,一听说就发动了很多朋友帮忙留意,也巧了,她一个闺蜜正好业余时间在少年活动中心当合唱团辅导老师,小宝那一身衣服穿得鲜亮非常,那位老师刚好看见了有印象,老熊两口子这才开车过来碰碰运气。

其实宋小宝这个同学从小就怂,骨子里就是个汉奸叛徒的好苗子,难得热血上了头,能干出一档子这样的壮举。

然而威武雄壮在她的生命里始终如昙花一现的,被冷风一吹,她热血凉了,立刻就后悔了,小宝当时第一反应,就是趁夜偷偷跑回家,假装这件事没有发生过,结果一摸兜,发现出来得太急,又忘带钥匙了。

钥匙这个俏皮的小玩意,简直生来就是专门来克她的。

可以想象,这时候回家一敲门,把大家都敲醒,她意图离家出走的行为肯定也就暴露了,到时候大哥一定会活剥了她的皮,恐怕连奶奶也救不了她的小命了。

一想到那样血腥暴力的场景,宋小宝连肝都颤悠了起来,末了,她只好把心一横,像被逼上梁山一样,硬着头皮继续她的离家出走大业。

她跑到少年活动中心附近的一个小旅馆,想凑合住一宿,谁知隔壁是一对意志坚定、冒着严寒来开房的野鸳鸯,严酷的自然环境丝毫没有影响人家为人类千秋万代繁衍而战的决心,床板嘎吱了一宿。小旅馆隔音不好,小宝足足一宿没睡着。

在这样一种恶劣的环境里,宋小宝记吃不记打的天性冒了出来,她那满腔六月飞雪般堪比窦娥的委屈在隔壁的叫床声里荡然无存,开始担惊受怕起来。

老熊他们找到她的时候,小宝正绕着少儿活动中心后面的体育场一筹莫展地来回走圈。

老熊得意洋洋地指着她对老婆说:“你看,我说丢不了吧?”

魏谦过去的时候,已经问明白原委的熊嫂子正在训小宝:“你这小丫头,胆子怎么这么大呀?因为这么一点小事就往外跑,万一遇到坏人怎么办?钱不够花怎么办?出点意外怎么办?坑死你哥啊?”

小宝抠着自己的手指,见到魏谦走过来,紧张地抬头看了他一眼,又迅速地低下头做忏悔状,十指橡皮泥似的稀里哗啦地搅在了一起。

老熊不知从哪抽出了一条毛巾给这狼狈的兄弟俩:“嘿,这俩落汤鸡,快擦擦。”

熊嫂子见到魏谦,本着各打五十大板的原则,也没绕过他:“你,有你这么当哥哥的吗?剪小妹妹的头发,你怎么不拿把刀往她脸上划一下?我们跳舞的怎么了?跳舞的低人一等啊?世界的美好都是靠我们这些不、务、正、业的人呈现的,你就狭隘吧你,年轻轻的就这样,等你老了,不定变成个多讨人嫌的老顽固呢。”

老熊忍无可忍地拉了她一把:“你快行了吧,哪都有你,怎么那么有演讲欲呢?你那话省着点说,等我哪天出息了,让你上联合国大会上讲去,行了吧?”

魏谦却不知是无话可说还是说不出来,没有应声,只是有点僵硬地挑起嘴角,冲熊嫂子笑了一下,轻声说:“谢谢嫂子。”

原本还想针对发言权问题镇压老熊三百回合的熊嫂子,莫名地被他这么一笑弄得说不出话来了,只好讪讪地闭了嘴。

一路上,魏谦一声没吭,小宝觑着他难看的脸色,心里越发忐忑。

老熊通知了三胖和其他人,一直开车把他们送回家后才告辞了。

结果小宝一推门进去,就遭到了宋老太的爆发。

头天晚上宋老太怕魏谦打她,还在使用各种小手段维护她,今天,她却撸胳膊挽袖子地自己上了。

老太太接到“人找到了”的通知,悬着的心咣当一下落了地,连忙念了几句菩萨保佑。

谢完了菩萨,她就拿着扫帚站在了门口,做好了女子单打的准备,在小宝第一声“奶奶”出口之后,宋老太就抡圆了扫帚杆,劈头盖脸、打苍蝇一样地揍了她一顿。

宋老太但凡想干点什么,必须得鸡飞狗跳,得有足够的场地任其发挥才行。

魏之远和魏谦自觉远离战圈,贴着墙站住了。

魏之远还正奇怪大哥为什么不拦着,突然,他肩上一重,魏谦一只手压在了上面。

“扶我一把。”魏谦的声音轻得几乎听不见,他眼皮好像要被黏在一起,费力地睁开一条缝隙,却基本看不见东西。额角的冷汗顺着鼻梁不停地往下流,连口气都喘不上来。

魏之远还没来得及伸出手,魏谦的膝盖就软了,他整个人晃了晃,一头栽了下去。

魏之远一抄手把他捞了起来,透过厚厚的冬装都能感觉到他身上好像烧了火炭一样的热度。

宋老太一愣,连忙扔下扫帚,大呼小叫地跑过来:“这是怎么了?这是怎么了?”

魏之远伸手在魏谦额头上试了一下,好,都能煮鸡蛋了,立刻弯下腰背起已经毫无知觉的魏谦:“发烧了,奶奶,你把温度计和常备药找来。”

宋老太应了一声,回头看见小宝还手足无措地站在那里,顿时又气不打一处来:“看什么看?还不都怪你!都是你气的。”

魏之远嘘了她一声:“别吵。”

宋老太莫名地顺从了他的指示,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就已经开始像当年信服魏谦一样信服这个半大小子了。

魏之远把魏谦背到了他的卧室里,把小宝和奶奶支使得团团转,又剥下魏谦身上带着潮气的外衣,倒好热水喂他吃药。

这时,魏谦就已经从短暂的昏迷中醒了过来。

他先推了魏之远一把:“可能是感冒,你离我远点,传染给你。”

魏之远被推开了,然后又原封不动地凑了过来。

这少年也不和他争辩,只是盯着他吃完药,然后在他身上又加了一层被子,仔细地压住了被子角。

这时,有人小心翼翼地在外面敲了敲门,一听就知道是小宝——宋老太学不会敲门,她通常都是用砸的。

魏之远用眼神请示了魏谦一下,魏谦则一声不吭地把脸转到一边,同时闭上眼睛,似乎光速睡着了,魏之远笑了一下,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小宝站在门口看着来应门的魏之远,此时两个人的身高差距已经到了让人发质的地步,如果站得很近,小宝就必须要仰脖子才能看到魏之远的脸,她就像一朵被阳光晒蔫了的向日葵,仰着头看着魏之远,一抽一抽地仍在呜咽。

魏之远伸出一根食指竖在自己嘴边:“吃了药睡了,明天再说吧。”

小宝透过朦胧的泪眼,觉得他眼睛里有某种很莫测的东西,以她的智商和阅历分辨不出那是什么,也无计可施,只好顺从地点点头,一步三回头地走了。

魏之远打发了她,又关上门,搬了把椅子,拿了本书,坐在床边守着魏谦。

过了一会,药里的安眠成分发挥了作用,魏谦真的睡着了。

魏之远手上翻开的书没有往下走一页,他干脆把书丢在一边,十指撑在一起,肆无忌惮地盯着魏谦看。

在这样异常的静谧和宁静里,他突然发现自己理解了大哥在家里的沉默。

本性上,魏谦绝不是那种特别安静内向的性格,否则早就让三胖那个碎嘴子给烦死了,不可能会跟他混到一起,魏谦的话其实不少,脾气上来了嘴还挺毒,只是他对家人在言辞上有些格外吝啬。

他在家从不倾诉,甚至不怎么交流,似乎有人在他耳边说话都能让他觉得聒噪。

为什么呢?

魏之远看着魏谦逐渐被厚重的被子捂出了一点细汗的脸,忍不住伸手把他额前汗湿的一缕头发拨开——少年就想通了,因为那是大哥独特的逃避和软弱的方式。

魏之远用眼神描摹着魏谦的轮廓,心里想着,这个人再年幼一点、再弱一点、再没有办法一点的时候,背着一个家,虽然嘴上一声不吭,但他心里真的会毫无怨愤吗?

他真的能始终一片坦然,始终无怨无悔吗?

怎么可能?他又不是石头。

这个男人,他一生所渴求的,全都伤他至深。

而他一生所憎恶的,全都令他魂牵梦萦。

他简直就像石缝里亿万年间挤压而生的一小撮树芽,摇摇欲坠,形容扭曲,但郁郁葱葱。

魏之远知道自己在人格上是不大健全的,他缺乏同情的能力,这种缺失并不是成人式的、被磨砺出的冷酷,而是他大多数时候不知道该怎么同情。

每当小宝和宋老太对着苦情剧哭得死去活来的时候,他都觉得无法理解。

这与年龄无关,与智力也无关——很小的孩子都会被周遭成人的情绪影响,而即使是小狗也会用动物的方式对哭泣的陌生人表达安慰。

魏之远发现自己很难同感到别人的情绪,更加难以和人建立感情联系,大多数时候,他都是为了融入环境而采用某种程度上合群的伪装。

唯有大哥不一样。

魏之远揣摩着魏谦心里的感受,就像是个撬开神殿顶部偷窥的孩子,感受到了那种珍贵的感情联系。

关于一个……他年幼时奉如神明的人的,所有真实的喜怒哀乐,强悍和懦弱。

像一片透明的灵魂横陈在他面前,魏之远甚至觉得自己的心都要化了。

第二天魏谦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竟然是躺在魏之远怀里的。

大概是他昏睡中无意识的企图踢被子,魏之远干脆把他连被子一起抱住了。

这本来没什么,他们从小就一起住,可是睁眼的一瞬间,魏谦还是莫名地觉得有点别扭。

魏之远存在感太强了。

他占了一半的床,顷刻就把宽敞的空间给弄得逼仄了,手脚都缠在自己身上,魏谦觉得自己是太多心了,可他就是有种动物那样……自己的地盘被入侵的危机感。

清早再一量体温,魏谦就已经从高烧转成低烧了。

宋老太压着小宝进来道歉,小宝大概又是一宿没睡好,两只眼睛红得小兔子一样,眼巴巴地看着魏谦,词不达意地表述了自己的罪孽深重。

魏谦也不再提剪头发和退舞蹈队的事,这件事就这么稀里糊涂地被揭过了。

在至亲面前,原则、底线的条条框框都是纸糊的,风一吹就烂成了渣,末了算来,好像也只剩下稀里糊涂与得过且过。

中午的时候,熊嫂子无事不登三宝殿地来了,她看中了小宝的资质,想自己带回去教。

魏谦也没有阻止,打起精神应付了熊嫂子两句,道了谢,对宋小宝彻底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魏之远冷眼旁观,心里忍不住想:有那么一天,你对我也会这样毫无底线地一再容忍吗?

下午,魏谦让魏之远该上课上课去,结果这小子给他低眉顺目,一句一称“是”,就是有本事同时阳奉阴违,无视他的意见。

魏谦咳嗽两声:“你听见没有!”

“嗯,知道了——哎,哥,给你看这个。”魏之远就像个听不懂人话的弱智儿童一样,听见了,忽略了,而后他献宝似的拿出自己专用的笔记本电脑,打开里面一个小游戏,“这是我最近交的一份作业,不完全是原创,借鉴了一点‘推箱子’那个游戏改良的,给你解闷玩。”

魏谦没好气地说:“推你个头。”

半个小时以后,他就趴在床上玩起了这个“推个头”的弱智小游戏。

魏之远在他的卧室里踏踏实实地写作业,偶尔会过来烦他一下,比如逼着他把水喝了,逼着他把掀下来的第二层被子重新盖上去。

魏谦前所未有地感觉到了“这小子竟然不知不觉间已经这么大了的”事实,有点不适应,但这点不适应很快被魏之远的小游戏吸引走了。

游戏设计得很好,开头很循序渐进,一点一点地让人积累成就感,先开始每个关卡只有一个扣,解开就能过,中后期每一关开始有七八个扣,挑战感和成就感的积累一步一步地引着人上瘾。

到了后期,魏谦发现自己的小人基本已经被困在一个蜘蛛网一样眼花缭乱的大阵中间了。

魏谦卡在最后一关上,死也打不过去,他失败了无数次后,开始怀疑是程序有问题,根本就走不出来。

兄弟俩就像两个小孩一样,争论了一阵究竟是某玩家太笨还是游戏本身设计有问题。

最后,魏之远挤在他旁边,一步一步地为他展示了这丧心病狂的一关是怎么做到十八连环扣的,然后他有点得意地看着魏谦,小孔雀似的显摆说:“我聪明吧?”

“切,逗小孩玩的玩意。”魏谦说着把电脑推远,以示撇清关系……好像刚才抱着不撒手的那个人不是他一样。

魏谦在床上点了根烟,他的烧退了,身上有些乏力,但人已经舒服多了,那颗暂且偃旗息鼓的工作狂之心开始忍不住地蠢蠢欲动。

他虽然嘴硬,却真的从魏之远的小游戏里受到了某种启发,隐约抓到了一点怎么拿下那个项目立项的思路。

魏谦思考得太入神,几乎烧着了自己的床单,幸好被魏之远眼疾手快地夺了下来。

魏之远像个医学权威一样站在旁边,颇有威严地说:“哥,你该休息了。”

魏谦瞠目结舌地想:“我被这小子管制了吗?反了他了!”

魏之远果然是要揭竿起义,强行关了他的床头灯,然后利用体重和蛮力把病病歪歪的大哥按回被子里,像个监工一样坐好,等着监督他休息。

魏谦由于太过震惊,竟然没想起来反抗。

不知多久,魏之远才听见魏谦忽然问:“头天晚上,你怎么知道小宝要去哪?”

魏之远正调试着程序,头也不抬地抬头说:“猜的——真心诚意地想离家出走的人哪会跟她一样什么鲜亮穿什么?肯定生怕被人中途抓回去,恨不得往脸上抹二斤泥。”

直到这时,魏谦才恍然想起来,这看似和普通青少年一样上课写作业的大男孩年幼时,有过那样如同苦儿流浪记般的经历,他突然觉得有点心疼。

然而魏谦不知该如何表达,他踟蹰了半晌,才用一种“要么哥给你买根冰棍吃”这样的语气问魏之远:“哎,小子,学习这么好,将来想出国吗?我可以先给你攒……”

他一句话没说完,魏之远突然抬起头来,被显示屏映得发青的脸色难看极了,好像听见了什么可怕的话。

过了好一会,魏之远自己也意识到自己反应过度了,这才匆匆垂下眼,掩饰着什么一样地低声说:“不想,你早点休息吧,别说话了。”

魏谦只休息了这一天,第二天,他就照常爬了起来,订好了去项目所在地的火车票,玩命似的去工作了。

老熊点了三胖跟着他,老熊认为,三胖这人,内心和外表一样圆润,比魏谦稳当。

魏谦跟个肺痨病人一样带着口罩,在车上咳得死去活来,三胖只好任劳任怨地照顾他,顺便嘴贫口贱地唠叨几句:“你三哥我这个监军当的啊,真是窝囊,就是个小太监,伺候大爷来的。”

魏谦:“嗯,挺合适的,监军多太监。”

“你妈!”三胖惆怅地捶了魏谦一下,想起身后背负的三千万,真是跳松花江的心都有,一筹莫展地哼哼起来,“北风那个吹,雪花那个飘……”

魏谦冷冷地看了他一眼。

三胖愁苦地问:“爹爹,真不行,你是打算卖了喜儿我还债吗?”

“不会。”魏谦说。

三胖老怀甚慰。

魏谦补充:“闺女你太丑了,我怕黄世仁看见你吓尿了裤子。”

三胖长叹了口气:“你说你是有病吗小同志,你现在有房有事业,大学毕业证也快到手,他妈的春风得意啊!你作什么死啊你?说真的,咱俩下站下车,卖回程票,现在打道回府还来得及。”

魏谦翻着项目材料,像是要把每个标点符号都印在脑子里:“我能拿下来。”

三胖摇头叹息:“你就是一块茅房里的石头啊,又臭又硬!”

他一双蒲扇一样的胖手不安地搓着膝盖,好一会,才破釜沉舟一般地一拍大腿:“行吧,你三哥上辈子欠了你的,你说吧,怎么办。”

分享到:
赞(16)

评论1

  • 您的称呼
  1. 都没人嘛qrp

    确认过眼神是甜甜的人2019/03/03 02:56:34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