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因为鬼族没有魂魄

这个回答让记忆这一头的昆仑君和那一头的赵云澜一起沉默了。

忽然间, 那团火到底是不是神农故意扔下去的,已经不重要了。

神农一把攥住昆仑的手腕, 苍老浑浊的眼睛注视着懵懂凶残的鬼族, 往前走了两步。他已经很老了,昆仑君只好微微弯下腰,小心地搀扶着他,低头看着神农的时候, 昆仑君脸上有一丝不易察觉的阴霾——苍老, 意味着就要死了。

昆仑君从来没体会过“苍老”和“死亡”,而他已经从神农身上嗅到了那可怕的腐朽的味道。

“我上次和女娲说的话, 你都听到了?”神农问。

昆仑君皱了皱眉:“谁有心情听你们那些没完没了的玄的, 你就说现在怎么办吧?居然还跟我提女娲,她要知道您老人家一哆嗦, 把伏羲大封给烧穿了, 不跟你翻脸我都觉得奇怪……还用的是我的魂火, 真会给我招祸。”

神农扫了他一眼:“她不会的。”

昆仑君阴阳怪气地哼哼了两声:“不敢苟同。”

神农老态龙钟地咳嗽了一阵:“生死是大事, 生无有不畏死者, 不能拿来开玩笑, 可要是你能跳出生死的圈子, 就能不再畏惧。”

“我老老实实地站着哪也不跳, 也不用怕, ”昆仑君凉凉地接口, “我看该怕的是你——对了,大神木的果子熟了, 这一百年总共就熟了两个,一个给了我家猫兄,另一个我给你留下了,能给你续命一百年。”

“多谢啦。”神农洒然一笑,“其实死我也不怕,小昆仑,你不懂,不死不灭不成神,说不定等我们都死光了,你就明白了。”

昆仑君翻了个白眼,往四下张望了一眼,看起来很想找个什么东西把他那张神神叨叨的嘴给堵住。

“会有希望的。”最后,在他们临走的时候,神农看着满地的鬼族说,“如果连最荒芜的地方也能有生命,还有什么是不可能发生的呢?”

昆仑君扶着他走过不大平整的地面,听了这句话,回头看了看距离他们最近的两个鬼族,一个正抱着另一个的脑袋在啃,大荒山圣皱了皱眉,中肯地评价说:“行啦,老不死的,这算什么狗屁生命?我看你简直是老糊涂了,有空还是先想想该怎么和女娲交代这件事吧。”

昆仑君和神农氏离开了大不敬之地,沉默旁观的沈巍一拉赵云澜的手:“走。”

他们两个也跟了上去,沈巍这才说:“以你的聪明,未必听不出神农的想法,只是觉得太异想天开,所以并没有附和。”

赵云澜顿了顿,问:“所以……神农是想构造生死轮回,只要魂魄不灭,就可以六道投胎,把生变成死,把死变成生,这就是他说的‘站在生死之外’的意思是不是?”

沈巍轻轻地笑了一声:“神农想利用幽冥,在真正的死亡边缘分开阴阳,立下生死轮回。”

“后来没成功,不然女娲不会以身殉了大封。”赵云澜说。

“你知道为什么吗?”沈巍站住,脸上露出奇异的笑容,没等赵云澜回答,他就自己接了下去,“因为鬼族没有魂魄。”

大煞无魂之人……

“我们只是混沌,只是戾气,无论等级高低,从出生到灭亡,就只有本能地吞噬、掠夺,渴求最新鲜的血肉。”沈巍第一次发现,他说这些话的时候,心里竟然是有快感的,类似身上有伤口却偏偏去挤压、压,或者用刀子一刀一刀地割自己的血肉的那种快感,“至于我,因为被你强升了神格,成了个非人非神非魔非鬼的怪物,是天底下独一无二的四不像。”

赵云澜说不出话来。

沈巍轻轻地笑了一下,从赵云澜点出知道自己在骗他开始,沈巍的心里就像是沉淀了一坨冰,当当正正地堵在那里,不上不下,让他浑身发冷,又郁结得不行,直到他说完这番话,竟然奇迹一般地感觉到了某种畅快来。

“根本没人说得清鬼族究竟是什么,也许我们就是混沌的一个变种,只是能跑会动的混沌而已。就是鬼面那句话其实说得也对,‘死亡’本身因为一把火而沸腾,生出了我们这些非生非死的‘活物’,其实也挺阴差阳错的。”沈巍的笑容淡下来,转过脸看着赵云澜,声音放得近乎柔和,“可你偏偏不知死活地要招惹我,你知道你招的是个什么东西吗?你知道这很危险吗?”

赵云澜从身后抱住他:“喂,你给我说重点,我不想听这些屁话。”

人体的温度顺着他的怀抱流传过来,那种温度就好像一个冻得胸口发麻的人咽下了第一口热粥,几乎让人颤栗。

沈巍沉默了一会,抬手握住他交握在自己胸前的双手,接着说:“不周山倒,天塌地陷,意外地中断了人、妖、巫的战争。天漏而落下连绵的雨,那雨水冲刷过半空中的怨魂,落在地上,寸草不生,而地下是亿万鬼卒从深渊里爬上来……这些在大神木里你都应该看见了。我第一次见你,其实应该是在出生的地方,可是你站得太远了,一步也不肯靠近我,就好像我是什么污秽的东西。我的眼睛有没有完全睁开,只隐约看见了一个青衣的影子。”

沈巍闭了闭眼,下巴在赵云澜的手上轻轻地蹭了一下,声音压低了些:“但是我出生的时候就比我的兄弟更凶狠,吞噬了更多的鬼族同族,那时已经有了听力,能隐约听懂你和神农的对话,所以我和他不一样,我从一出生就知道自己是个什么东西。我满世界地找你,一路忍受着生灵血肉对我的诱惑,依然只吃那种地下爬出来的……我认为是和我自己一样恶心的鬼族。”

“我始终想问问你,什么才算生命。”沈巍感觉到赵云澜抱着他的手越来越紧,“后来我终于在邓林边上遇见了准备上蓬莱的你……没想到一见了你,我那些到了嘴边的话,最后竟然一句也没能问出来。”

“我上蓬莱干什么?”赵云澜哑声问。

“洪荒三大神山中,不周已倒,而昆仑是诸神禁地,凡人不能抵达,只有蓬莱能庇护地上的生灵,可是生灵太多,三族中最多只能登上两族,剩下的只能等女娲练好五彩石补上天,听天由命。”沈巍说到这里的时候,突然停顿了一下,“我讨厌听天由命这个词。”

“那他们不更是人脑袋要打成狗脑袋?”

沈巍说:“神农本以为你身为山圣,会偏心巫妖二族,把人族弃之不顾,本想亲自带颛顼上山见你,没想到发现你只是在蓬莱山下设了个阵。你在蓬莱山脚下设了个简单的祭台,里面装了蚩尤的人头,正好挡在山路中央。妖族向来奉蚩尤为先祖,当即最先跪下来参拜,而人族自黄帝轩辕氏之后,也尊蚩尤为战神,因此颛顼帝止住族人脚步,令他们站在妖族身后,低头相见,以表敬重。只有巫族毫不理会,他们忙着争上山的位置,不敬不拜,熟视无睹地径直从蚩尤的人头旁边走过去了。巫族才走过去,蚩尤的人头就不见了,凭空变成了一条真正的上山路,而已经走过的巫族却被障眼法困在了山下的深渊里。”

原来这就是妖族至今要从不周山倒歌颂起来,这是妖族真正取代巫族,在洪荒大陆上立足的日子,从此和人族平分秋色……尽管这平分秋色并没有多少年。

“你带着我一路走过了哀鸿遍野的洪荒大陆,”沈巍说,“从昆仑到邓林,再从邓林到蓬莱,从人间一点一点走过去的,救过人,斩杀过食人的鬼族,也被卷进过非同族之间的斗争,我们鬼族向来视对方为可吞噬的对象,并没有‘同族’的概念,我当时什么都不懂,只是有时候认为你只杀不吃有些浪费,而你变得越来越沉默。”

“走吧,我们上山。”沈巍转过身,挽住赵云澜的腰,赵云澜只觉得眼前光影流转,两人很快到了仙山脚下,而后沈巍纵身一跃,顷刻间就带着赵云澜直上了蓬莱山巅。

看不见电闪雷鸣,只有阴沉得如同马上就要掉下来的天,雨水激起层层的云雾,水气里含着某种说不出的腥臭味。

赵云澜在山巅上看见了女娲,她独自一人拖着长长的蛇尾,身在云海之中,而昆仑君带着少年鬼王站在云海之外,远远地看着她。

此时的昆仑君和赵云澜第一次在大不敬之地见到他的时候,似乎变化很大,他清瘦了些,原本就轮廓深刻的五官就显出了一点说不出的憔悴,目光清亮而坚定,在削瘦的脸颊上格外明显。

女娲突然回过头来,秀丽的脸上仍然带着忧色,她说:“昆仑,如果神农错了呢?如果其实我们都错了呢?”

昆仑君双手拢在袖子里,猎猎的风吹得他的长袖和衣带上下翻飞,他平静地说:“没什么,那也就是以死谢之,杀身成仁。然后等洪荒大陆上再次应运而生出像盘古那样更强大、更有力量的人,他会以我们的误入歧途为鉴,做完我们没能完成的事。”

女娲叹了口气,眉头轻轻展开:“你说得没错,神农已经错了一次,我希望他不要再错第二次,可是……就算他错了,我们也不能回头了——你真是长大了不少,让我觉得,即使我死后,也能把这一方天地交到你手里。”

洪荒圣人金口玉言,她话音落下时,昆仑君已经感觉到了那股巨大的压力,毫无缓冲地砸在了他的肩膀上,但他不动不摇,连身后的鬼王都没有察觉到他的异状。

而昆仑君深吸了一口气,平伸出手掌,去接天上落下来的雨丝,细细地体会着那压在身上的……沉重的一天一地。

“其实我这些日子,突然想通了一件事——人族那么弱小,终身不去贪嗔痴,六根不净,愚而短视,暴而好争,为什么你会因为造出的这种毫无用处的东西而得到大功德,为什么上天一再选择人族?”昆仑君眯起眼睛,望着远处翻飞的云海,与云海中若隐若现的五彩石,“现在我明白了,人族其实才是与天地、与我们如出一辙的东西。”

女娲嘴角含着一点笑意:“怎么个如出一辙法?”

“人从一出生开始,就知道自己是要死的,每过一天,都离死更近一步,无论是英雄豪杰,还是懦夫小人,几十年如同过眼云烟,弹指一挥,就殊途同归,他们好像生出来,就是为了要死。”

昆仑君轻轻地笑了起来:“可是你看,他们活着的每一天,都在奋力挣扎,为温饱、为权力、为财产、为感情、为能再多活一天、为所有你能想到的任何事,而无数次死里逃生,然后在最后一次挣扎中精疲力竭而死。”

“你说的话,我不明白。”这时,昆仑君身边的少年鬼王和赵云澜身边的沈巍突然同时开口,在赵云澜听来,少年清亮的嗓音和男子低沉的话语混成了一种奇怪的二重唱,让他忽然有种身临其境,分不清自己和昆仑君的错觉。

忽然一句话莫名地出现在赵云澜的脑子里,而他情不自禁地脱口而出,与数千年前昆仑君的话音重合在了一起:“要封印鬼族,的确是不公平,但杀生灭种的罪孽在巫族被我困住、而后全部被大水冲走的时候,就已经降临在了我身上,我无愧于心,负罪无畏。如果神农说的轮回和永生建不成,如果我们失败了,如果我们错了,如果我们造成了更大的灾难……那不过是我们一次错误的尝试和挣扎,如果我们都死了,就会有新的神明降世,他们会像我们一样,为了永恒的生做出下一次的挣扎,即使我们都心知肚明,绝对的长久是不存在的,就像人终有一死一样。”

昆仑君忽然转过头,看向身后的少年鬼王,而后目光又从他身上溜过,似乎是落在了几千年之后的赵云澜身上,即使知道他什么也看不见,赵云澜还是有一种……他和他自己在隔着时空的深渊对峙的错觉。

“如果‘死’是混沌,那‘生’就是不断地挣扎吧。”昆仑君说到这里,轻轻地舒展嘴角,露出一个似有还无的笑容,脸颊上有酒窝隐隐浮现,笑容像孩子,眼神却像老人。

“女娲,”他说,“你先走一步,有我在,不用担心身后事。”

赵云澜终于听到了完整的对话,也终于明白了沈巍是怎么把这样一段悲天悯人的话挑出几个字截了出去,让它变成了完全另一种意味。

女娲深深地看了昆仑君一眼,彩石一闪,一串彩虹一般流光溢彩的石头飞上了天际,轰隆作响,与厚重的云层撞在一起,爆发出惊天动地的雷鸣和闪电,山腰上的人与妖全都情不自禁的顶礼膜拜,雷鸣不知多久,方才止住,又过了数月,层云拨开,祥云初现,天上再一次出现太阳,落在荒芜满地、焦土丛生的大地上。

静默在蓬莱云海中的女娲的身体忽然分崩离析,三魂重新落成大封,身体化为后土,七魄落在千山万水中,让细草的嫩芽从石头缝里露出初生的绿。

老态龙钟的神农不知什么时候爬上了山巅,对昆仑君说:“我也走了。”

他说完,身体倒在地上,僵硬着死亡了,被人的身体压制的神的魂魄呼啸着从神山没入地下,化成了轮回,不分白天黑夜在空中逡巡的魂魄仿佛被什么吸引,一股脑地跟随了他去,大地轻轻地震颤,被山河锥没入镇住,三生石上的轮回晷开始旋转,而功德古木上高悬起功德笔,顺着千丈忘川水浮出来,每一个魂魄有了功过两录。

“还差最后一样。”昆仑君轻轻地说,这时他头上的天空突然从万里层云笼罩上厚重的阴云,当中电闪雷鸣,仿佛九天神雷即将落下,“我的魂火点着了大不敬之地,在泥土中烧出了鬼族,又弃之不顾,一己之私决定鬼族去留,确实是重罪——只是我还有一件事没做完。”

赵云澜看着他取出心血,化为灯芯,又将身体化为灯托,忽然觉得自己是知道这些事的,不但是在大神木、大封石里见过,而是……它们真正发生过,他只是一时想不起来了而已。

至此,轮回终于落成,生死成圆,从此无生无死。

昆仑元神出窍,浩然山风裹挟住一边哭得声嘶力竭的小鬼王,一同下了黄泉,为大封守门。

赵云澜转向沈巍:“那后来呢?为什么你说你与神农不共戴天?”

分享到:
赞(383)

评论45

  • 您的称呼
  1. 灯芯是心头血的话,就能理解为什么小锅巴把赵云澜当半个爹了(。>∀<。)

    小风度2018/07/29 19:32:51回复
    • 666

      匿名2018/12/14 18:52:13回复
  2. 哦呦 没想到看个小说脑子都要炸了T T

    匿名2018/08/15 17:37:52回复
  3. 这小说很烧脑啊

    匿名2018/08/17 18:17:24回复
    • 去看看山河表里和默读吧,烧到你觉得,镇魂是个好孩子

      南幽2019/02/20 20:50:52回复
  4. 看不懂啊

    匿名2018/08/23 22:11:55回复
  5. 看疯了。。但还是没办法理解沈巍对赵云澜那么深的感情是打哪儿来的啊!!

    匿名2018/09/01 15:25:07回复
  6. 可能是因为他给了沈巍生命及生命的意义

    我爱花怂怂2018/09/03 21:52:46回复
    • 匿名2018/09/28 19:05:23回复
  7. 妈也看不懂啊

    匿名2018/09/06 23:46:53回复
  8. 我觉得这很扯淡。。。

    匿名2018/09/15 21:55:32回复
  9. 是个狠人,要不是看过修仙小说,我怕脑子都要炸了

    匿名2018/10/02 10:18:24回复
    • 你更是个狠人

      匿名2018/12/20 21:52:47回复
    • +1

      镇魂男孩2019/02/24 12:52:27回复
  10. 想哭的我直接不乡官这么多逻辑了

    匿名2018/10/05 15:56:06回复
  11. 看的我脑壳疼,难受,今天我们月考啊

    十六2018/10/11 13:21:33回复
  12. 我成功把刘亦菲的赵灵儿带入到了女娲。

    真相帝2018/10/14 22:14:46回复
  13. 重刷镇魂第二遍,终于看懂了,但还是解释不出来,我想问写的时候不会晕么?

    爱吃芒果的毛猴2018/10/17 16:51:45回复
    • 看你的ID你是幽畜吗

      匿名2019/01/27 23:07:32回复
  14. 看个耽美小说脑细胞都死光了,比数学题还烧脑

    居老师的家养女鬼.2018/10/21 13:47:09回复
  15. 看了三遍了 终于明白了 所谓的轮回 生死成圆 不生不死

    匿名2018/11/20 15:40:36回复
    • 你还是不明白,轮回不是不生不死,是有生有死。嗯,就像一个有自净功能的生态循环系统。

      匿名2019/04/04 10:12:22回复
  16. 第一遍还没看到这里就弃了……是在烧脑得不行……然后追剧追到二十集,实在被很尬的剧情刺激到重新回来二刷,看到这里实在觉得脑壳疼……好在放着《时间飞行》的音乐,脑补着两位哥哥的样貌,应该能撑到底……看个网络小说比考试还累……

    匿名2018/11/20 21:36:43回复
  17. p大的文,内涵很厚重,看不懂的童鞋可以多看几遍,看懂了就会发现这个逻辑的奇妙。而且是百看不厌的,别问我怎么知道的,15刷的路过了。。。。。。

    藏的最深的是神农啊2018/12/02 17:15:19回复
  18. 沈巍出生第一个见到的听到的就是昆仑,然后因为昆仑的话克制对生鲜血肉的渴望,从生下来就起了找昆仑问个究竟的心思。邓林初见昆仑,天人之姿,然后昆仑理解他生为鬼族却厌恶鬼族的心思,不觉他污秽带他访遍名山大川,鬼族被封印时保全了他,又临终前强硬赋他神格,让他超脱鬼族之外。小鬼王对昆仑的执念是生下来就有的,在那个时候昆仑给了他温暖和陪伴,少年时期刻骨铭心的感情,千万年念念不忘也不足为奇了。

    Paradise2018/12/08 20:03:30回复
    • 写的真好

      匿名2018/12/20 19:46:37回复
  19. 啊楼上写的真好。我认为小鬼王对昆仑的感情还有一部分是源于对于自身污秽的痛恨和对于那些纯洁美好事物的向往,昆仑对于他而言就是纯洁美好的象征,所以他才会苦苦追寻昆仑的脚步,不断克制自己的本性,做到温柔善良,慢慢成为沈巍

    匿名2018/12/10 02:47:38回复
  20. 小锅巴是昆仑心头血转世?!真 亲爹

    你看这世间山海相连巍巍高山延绵不绝就像是人生负重前行永无停歇之日不然你就叫沈就像吧2018/12/13 12:26:01回复
  21. 深奥啊

    藤木2018/12/30 13:00:12回复
  22. 每每看到昆仑君化为镇魂灯后,都想魂穿小鬼王替他承受那种痛,绝望,想拼了一切也要留住昆仑君的迫切和疯狂

    心疼一万年前的小鬼王2019/01/08 19:48:46回复
  23. 大情怀大悲悯

    匿名2019/01/08 21:19:09回复
  24. 我觉得沈巍改赵云澜的记忆是因为不想赵云澜重蹈覆辙,不想赵云澜死,昆仑君就是因为镇住大封而死的

    二刷走起2019/01/19 14:56:49回复
  25. 看懂了
    学过哲学就是好

    匿名2019/01/20 17:17:44回复
  26. 真真看不懂

    匿名2019/01/23 15:41:33回复
  27. 小锅巴什么时候出现的

    晕啊2019/01/24 11:07:52回复
  28. 我就看看小说,本来只是懵逼,看看评论,感觉脑壳子都要炸了

    匿名2019/01/26 01:20:02回复
  29. “你愿意和我一起死吗”

    咸咸的鱼啊2019/01/27 19:44:52回复
  30. p大的每篇文都超级高深烧脑,蕴含哲理,这种神仙文笔却被有人拿去与某些低俗小说比,深度都不一样好吗

    匿名2019/02/12 15:45:24回复
  31. 小说的格局好大,看的我都十万大山的感觉了,电视是无论如何也拍不出来的,死心了

    匿名2019/03/03 20:18:34回复
  32. 看到这里我理解的是就是意思是女娲造的人没有轮回,死了就是死了不能转世,然后神农提出了轮回,然后昆仑就用自己的心头血集成了四圣完成了轮回么?那天到底是谁捅漏的呀

    匿名2019/03/31 19:43:33回复
  33. 好……肉麻……

    二哈2019/04/06 19:31:10回复
  34. 评论里有说看山河表里的,我看一次哭一次

    愉影桓桓2019/04/12 21:29:19回复
  35. 听沈巍继续讲故事…………二刷留爪

    巍乱我心2019/04/13 01:26:24回复
  36. “你知道为什么吗?”沈巍站住,脸上露出奇异的笑容,没等赵云澜回答,他就自己接了下去,“因为鬼族没有魂魄。”

    大煞无魂之人……

    “我们只是混沌,只是戾气,无论等级高低,从出生到灭亡,就只有本能地吞噬、掠夺,渴求最新鲜的血肉。”沈巍第一次发现,他说这些话的时候,心里竟然是有快感的,类似身上有伤口却偏偏去挤压、压,或者用刀子一刀一刀地割自己的血肉的那种快感,“至于我,因为被你强升了神格,成了个非人非神非魔非鬼的怪物,是天底下独一无二的四不像。”

    赵云澜说不出话来。

    沈巍轻轻地笑了一下,从赵云澜点出知道自己在骗他开始,沈巍的心里就像是沉淀了一坨冰,当当正正地堵在那里,不上不下,让他浑身发冷,又郁结得不行,直到他说完这番话,竟然奇迹一般地感觉到了某种畅快来,莫名抖m是什么情况

    匿名2019/04/17 13:29:23回复
  37. 大脑内存已满

    随便2019/04/20 03:39:08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