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想要大逆不道地摸一摸

转眼,一个学期就到了头,期末考试了。

考完试那天,学校里的学生们一窝蜂地涌而出,宋小宝的裙子不小心被一个撒欢叫喊着跑过去的小男孩挂住了,书包拉链正好卡在了镂空的花边上,一下就撕了一条长长的大口子。

小宝狠狠地皱了皱眉,可是毫不知情的小肇事者早跑没影了,她也没办法。

魏之远到家的时候,宋老太还没回来,他看见宋小宝坐在沙发上,腿边放着宋老太平时用的针线盒,把裙子底下烂了一部分的花边全部撕了下来,低垂着头,仔仔细细地把裙边往上折起,笨拙地拿着针线锁一条针脚弯弯扭扭的边。

魏之远问:“你干什么呢?”

他突然出声,宋小宝猝不及防地被扎了一下手,她甩了甩手,呲牙咧嘴地抱怨说:“哎哟哥,你吓我一跳,我这个裙边扯了,缝不上,只能全撕下来重新缝一个边。”

她话音顿了顿,歪头看了一眼:“完了,好像有点歪了。”

小宝同志的手工能力难以企及劳苦大众的基本水准,从来是手比脚还笨的,也从来没有自己缝过衣服,以他们家眼下的经济条件,名牌是不用想,但给小姑娘买一件新衣服还是不算什么的。

可宋小宝这个“有条件要撒娇,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撒娇”的大娇气包却连提都没提。

魏之远才知道,大哥不见了,不止给他一个人造成了压力。

小宝缝歪了,只好用小剪子把线剪断,拆下来重新弄,可惜没过多久又歪了。

她难以忍受地叹了口气,把针线摔回了针线盒里,大概心里也很委屈,抽了抽鼻子,可是她抬眼看了看,发现只有自己和魏之远在家,于是又把眼泪忍回去了——她只是看起来小,其实并不小了,在她心里,魏之远和大哥奶奶他们不一样,大哥更像一个强大但是代沟深邃的父亲,魏之远是平辈的小哥哥,她不好意思在他面前也表现得那么不懂事。

过了一会,小宝走过来,拿走了魏之远尺子:“二哥你这把长尺子借我使使。”

说完,她弯着腰,趴在桌子上,用尺子压着边,艰难地走针,避免再次缝歪。

魏之远低着头,好像在看书,可面前的书却一页没翻,有好几次,他都想抬头对小宝说,别缝了,明天再给你买一条新的。

但他不敢。

家里纵然眼下宽裕,可是失去大哥就等于几乎失去经济来源,没有来源的钱,总有一天要花完的。

他们俩心里都怀揣着同一种恐惧,互相似乎都心照不宣地不捅破。

就在这时,三胖来了。

三胖总是显得喜气洋洋的,这家伙能日复一日的穷开心,好像有高兴不完的事,用魏谦的话说,就是他“脸上时刻泛着刚喝完喜酒的红光”。

三胖探头往屋里看一圈,疑惑地问:“哎,你哥那倒霉孩子还没回来?他是在哪被人抢去做上门姑爷,打算乐不思蜀了吗?”

魏谦他们一行人失去联系的事,在魏之远的要求下,谁也没有告诉三胖,三胖至今还被乐观地蒙在鼓里。

魏之远说:“差不多就是这一两个礼拜了吧,昨天听说往回走了。”

“哦,”三胖见他脸色坦然,也没往心里去,低头看了看小宝手里的活计,“宝儿,你这是要当裁缝啊?”

小宝抬起头,视线撞上魏之远,她打小不会看人脸色,此时却不知为什么,突然之间进化到了一个新的平台——能看懂别人的眼神了,小宝配合着扯了个不甚高明的谎:“我不喜欢这个花边了,想弄掉。”

三胖理所当然地说:“不喜欢让你哥给你买条新的去,费这劲干什么?”

宋小宝是个实诚孩子,从来不怎么编瞎话,她一时不知道该怎样说,连忙低下头,怀疑自己很快就要露馅。

好一会,她才抿了抿嘴,憋出了一句:“我……我想省着点。”

三胖吃了一惊,没心没肺地说:“瞧咱这妹妹,忒懂事,你哥那孙子要是听见,可真能瞑目啦。”

他是开玩笑,三胖本来就是个没烟儿的大嘴炮,跟魏谦也是生冷不忌,什么“咸话淡话”都满嘴跑,百无禁忌,可是就在他这句话的话音落下时,小远和小宝突然一起抬起头来看向他,俩孩子的脸色都极其难看,只是难看,却谁都不吱声。

三胖反应非常快,一愣之后,立刻在自己嘴边上轻轻拍了一巴掌:“呸,看三哥这张臭嘴,这胡说八道劲儿的,没事啊,都别往心里去。”

好一会,魏之远才冲他挤出一个笑容,小宝却没那个城府,完全笑不出,她抓起衣服和针线盒,低声撂下一句:“这看不见,我回屋做去了。”

而后转身就走了。

至此,三胖再瞎也明白了有什么不对劲。

可他冲着魏之远张张嘴,正打算询问时,一看那小孩隐隐含着某种倔强的眼神,就知道什么也问不出来了。

三胖算是看明白了,这俩孩子心里都不好受,只是碍于自己在场,都使劲忍着不露出来。

“得,”三胖心说,“我还是走吧,再在这待着,非把俩小崽憋坏了不可。”

他和魏之远告别离开,决定晚上去堵宋老太,问个清楚。

而魏之远始终记得自己还有一件事没做完。

第二天,他选了一个静悄悄的午后出了门,临走的时候,魏之远拿出了魏谦给他夏令营用的钱,看了看,连信封一起塞进了自己的书包里。

这是哥哥留给自己的东西,魏之远想随身带着,这样他心里踏实。

等做完那件事,魏之远决定用这个钱去给小宝买一件新的衣服,反正要是他哥真的不回来,他也就不去夏令营了,没意义。

此时,上班的都已经上班了,没上班的也都在炎炎夏日中午休。

魏之远已经弄清楚了,那个变态曾经结过一次婚,后来又离了,现在是独居,他手里有对方整个值班安排表,知道这一天变态正好值从午后到半夜十二点的班,不在家。

魏之远连跟踪再踩点,已经在那人家附近转过了四五回。

他灵活地爬上了筒子楼附近的围墙,双脚一蹬一攀,一跃到了二楼的阳台。

魏之远用随身带着的小刀把那男人家的纱窗划了条堪堪够他一只手塞进去的口子,而后把手缩进了特意穿出来的长袖外套里,隔着外套伸进了纱窗,拨开了里面的插销,从窗户里翻了进去。

他在做这件事之前,就已经认真地思考过了每一个细节,包括哪个环节会遇到什么意外,几乎是胸有成竹的。

魏之远做贼仿似天赋异禀,第一次就行云流水如惯犯,悄无声息,一气呵成。

但是直到此时,他依然本着严谨的态度,抱着大胆假设、谨慎求证的想法,先是参观了此人的家。

很快,魏之远就知道自己的谨慎求证完全多余。

他在脏乱差的卧室里找到了大量的色情海报和图片,大部分都是以儿童为主角的,从图片来看,这个人似乎对六到八九岁之间,还没有发育的小男孩和小女孩格外情有独钟。由于是独居,这家伙连藏都懒得藏,贴得满墙都是。

魏之远不想留下自己的痕迹,隔着衣袖,他翻了翻那些东西,心里盘算着举报的可行性。

随即,他就否决了这个想法。

魏之远只在他哥和三哥的只言片语里,听说过这个变态似乎害死过一个小女孩,可已经是好几年前的事了,小女孩早就死无对证,连家人都不肯报警,他完全没有凭据说就是这个人干的。

至于自己遇见的那一次,只能说是未遂,对方如果一口咬定说他只是想抢小孩的零花钱,那似乎也是说得通的。

至于在家里私藏儿童色情物品,纵然会给这个人带来些麻烦,可那又能怎么样呢?人家家里藏什么,关别人什么事?

他不会因为这个被判刑,而魏之远本人从跟踪到私闯民宅,这一系列的事却都是上不得台面的。

他已经够麻烦的了,不能再因为这件事沾上更多的麻烦。

最后,魏之远又翻开了一个抽屉,在里面找到了一些明显属于孩子的东西——小姑娘的卡通发卡,他熟悉的、他们学校的校服扣子,甚至还有几件儿童内衣。

旁边是一打录像带。

魏之远抽出了最上面的一张,放在旁边的旧式录像机里,噪音和白点过后,屏幕上出现了一段以一个十岁左右的小女孩为主角的色情视频。

魏之远对这个没什么兴趣,他皱着眉把带子往后快进,见识了世界上还有这么荒诞不经的东西——整个一盒录像带,来回来去都是那一个小女孩,还、来回来去都是那点内容,竟然还颇有表演性质地切换了好几个拙劣的主题。

魏之远不觉得自己在为民除害,只是觉得有这么个人活在世界上,让他觉得有点恶心。

他领教够了,准备退出录像带,悄悄离开,去实行他的下一步计划。

就在他将要按下暂停键的前一秒,快进的录像跳入了下一个片段。

这些带子都数是粗制滥造的盗版带,刻录的人大概也是不小心,把一段其他的视频也给混了进来,开头几个画面在快进的作用下飞快掠过,魏之远看了一眼,觉得背景风格好像变了,将要按下去的手情不自禁地顿了顿。

随后,他突然瞠目结舌地瞪大了眼睛。

他看到了两个人高马大的欧美男人都穿得十分清凉,点到为止地说了两句前言不搭后语的台词,随后竟然态度暧昧地抱成一团,亲着亲着就滚到了一块。

魏之远不知什么时候停止了快进,不错眼珠地盯着屏幕上的两个人,两位男主角都是身体修长有力,肌肉有棱有角,该有的地方绝对不缺……也绝不是假的。

而那两个让人难以理解的男主角似乎还干得十分津津有味!

魏之远呆立在原地,伸出去的手僵在了半空,完全忘了缩回来,就在那片里的两个男人哼哼唧唧骂骂咧咧地直奔主题的时候,外面突然传来敲门声。

魏之远如遭雷劈一般地飞快地关了录像机,屏息凝神一动不动地站在陌生的、乱糟糟的客厅里。

外面有人大喊了一声:“收电费?人在不在?”

魏之远闭上眼睛,握紧拳头放在身侧,静静地数着自己如雷的心跳。

他深吸一口气,整个房间的构造在脑子里闪了一圈,瞬间选出了好几条撤离路线——如果外面的人突然开门或者……

好在,外面那人等了一会,就低骂了一句:“一收钱就没人,什么人呢,呸!”

而后似乎是走了。

魏之远这才松了口气。

他后背已经被汗湿透了,行动却有条不紊,先是退出录像带,而后小心谨慎地把动过的东西恢复原状,最后,他在一个小柜橱下面找到了一个放现金的地方,从里面抽出了三百块现金。

他心跳已经稍稍平复,却依然面红耳赤,回头把被他割开的纱窗压平整,然后在门上的“猫眼”里观察了一阵,确定楼道里空荡荡的一个人也没有,又确定变态离开的时候没有反锁门,这才小心地推开门,回身带上,悄无声息地从楼道里走了出去。

魏之远觉得自己心里有一把火,烧得他口干舌燥,似乎有种黏腻不去的东西纠缠在他身上,他怀疑是自己是出于义愤和恶心,于是在路边买了一瓶泛着冰碴的北冰洋,三口灌进了肚子里,才算把那把火给浇灭。

魏之远冷静地回到家,给小宝写了张字条,说是去市图书馆借阅资料了,晚上不用等他吃饭,然后他径直去了那变态工作的厂子。

他的秘密笔记本上最后一页写了“邱建国”三个字,然后用红色水笔画了个大叉。

哦,邱建国就是那个恋童癖的名字。

邱建国当晚和平时一样,在食堂吃了饭。

他最近盯上了一个长得像小丫头一样的小男孩,这个年纪的男孩子贪玩,放暑假在家四处乱跑,父母也更粗心一些,非常容易找到机会,反而比女孩更容易得手。

就在他吃完饭的时候,门卫拎着几瓶酒过来了:“你买的,刚人家给送来了。”

邱建国一愣:“我?我没买呀。”

门卫隐约知道这人有些不正常,虽然不知道他具体是哪种不正常,却本能地不愿意多和他接触,因此只是爱答不理地看了他一眼,就把酒和签字单子都放在了他面前:“就是你的,你的名——不是你买的是谁买的?钱都给过了,三百多,挺贵的呢。”

门卫说完,不想理会他,只吩咐了让他临下班把签字单送到传达室,就走、离开了。

邱建国核对了一下单子,发现是附近一家他经常光顾的小酒馆的送货单,也确实是他的名字,没问题。

他寻思着,说不定是送货的时候记错人名了,平时去酒馆的都是熟客,这事很可能发生,反正钱都给过了,有便宜不占是王八蛋,要是有人来找,他就一推二五六,反正是酒馆弄错了才出的问题。

于是他心安理得地收下了酒,留下喝了,就着一小碟花生豆,他三瓶酒下去,整个人已经醉成了一滩烂泥,落成一坨地在躺椅上躺尸,一点都没有自己在工作的意识,玩忽职守得简直理所当然。

就在他半睡半醒间,男人听见了“咔哒”一声,他没理会,只是翻了个身。

又过了一会,他听见了小女孩脆生生的说话的声音。

是那种没发育过的,嫩得能掐出水来的声音。

他正似醉非醉地陶醉着,一下子起了反应,两眼通红,猛地坐了起来。

他听见声音是从门外来的,小女孩好像在自言自语,时而自己一个人哼两句歌,伴随着细碎的、似乎蹦蹦跳跳的脚步声。

他知道前面的车间员工宿舍里,有一个女工带着她的八岁的女儿住在这,他每次看见那小女孩都心里痒痒,可他十分小心谨慎,不怎么对身边的人下手,只好一直憋着。

但眼下……正好夜深人静。

被酒精加热的脑子“轰”一下炸了。

男人的汗毛都激动地立了起来,干渴地舔了一下嘴唇,难耐地伸手揉了揉自己的裤裆,然后站了起来,他酒醉没醒,眼前一片白茫茫的,循着那忽远忽近的声音,头重脚轻地往前走。

走着走着,他感觉周身一阵凉意,男人一哆嗦,多少清醒了些,他皱皱眉,意识到这里是保存肉制品的低温冷库,里面正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

男人恢复了点神智,冲着里面说:“哎,冷库里不能随便进!”

小女孩似乎叽叽咕咕地说了什么,声音太低了,他没听清。男人的喉头猥琐地上下滚动了一番,理智在欲望中艰难地挣扎了片刻,欲望赢了。

他看了一眼仓库门口的大钟,此时距离午夜十二点换班还有一个多小时,他知道冷库白天随时入新库存,门是不上“大锁”,只上“小锁”的,内部人员都有钥匙,只有后半夜换班,才会由换班人员加大锁锁死,第二天凌晨六点才准时打开。

一个多小时,够做很多事了。

他放柔了声音:“小妹妹,这里面不能乱闯,快跟叔叔出来,叔叔领你去吃好东西……”

他径直走了进去,丝毫没有看到,冷库门口的钟早已经停了。

他循着女孩的声音,越走越深、越走越往里,最后捕捉到了声音——就在一堵墙后面!男人舔了舔嘴唇,猛地跨前一步:“抓到……”

那里并没有什么小女孩,只有一个他自己两三年前淘汰下来的旧手机,正反复播放着一段铃声,暧昧的童音不停地响着。

突然,似乎是没电了,铃声停了。

整个冷库寂静无声。

男人悚然一惊,就在这时,身后“咣当”一声巨响——那声音他无比熟悉,是他的同事将外层门关上,大锁落下的声音!

等等!还没到换班时间,怎么会有人这时就上锁!

男人连忙跑到门口,声嘶力竭地喊:“里面还有人呢!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魏之远等过了十二点,就把他的秘密笔记本烧了,径直回到了家,把以前写的厚厚一打演算纸摊在床上,做出十分用功的模样——奶奶和小宝都没去过图书馆,谁也不知道图书馆几点关门。

他身上沾着外面带来的露水,本以为自己成了这样一个坏胚,会睡不着觉,谁知头一挨到枕头,立刻就感到了四肢百骸一般的舒畅,他把魏谦的枕头摆在旁边,好像这样大哥就在旁边陪着他一样……

魏之远是在这样掺杂着罪恶感和隐忧的舒畅中睡着的,他迷迷糊糊地做了一个梦,梦见他的哥哥全身上下只穿着一件没有系扣子的衬衫,躺在床上看着自己,他身上那么多的伤疤,却一点也没有破坏那漂亮的身体的线条。

魏谦的眼睛肖似其母,眼神中却含着清澈的凌厉,鼻梁高挺,嘴唇上却带着某种……来自魏之远臆想的、说不出的笑容。

魏之远看到他袒露的身体,心里那股粘腻的感觉似乎又来纠缠,少年着了魔一样地走过去,忽然鬼迷了心窍地想要大逆不道地摸一摸。

梦里的大哥只是懒洋洋地看了他一眼,竟然随便他摸,魏之远难以自抑地激动起来,忍不住生出了某种更陌生、也更深的渴望。

魏之远被一串电话铃声惊醒,他猛地坐了起来,表情空白了一秒,心里海啸一样地惊涛骇浪。

他下身冰凉一片,迟疑片刻,姿势别扭地从床上下来,拿起了电话。

“喂……”

“我。”熟悉的声音有些沙哑地从听筒里传过来,“没睡醒呢吧?之前哥这边出了点事,手机暂时不能用了,告诉奶奶别着急,我过两天就回去。”

魏之远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应答完这通电话的,他觉得自己浑身上下简直是麻的。

分享到:
赞(16)

评论6

  • 您的称呼
  1. 哦吼吼吼终于有进展了吗

    巍巍一笑2019/01/22 22:11:53回复
  2. 咦 跟长庚一样

    匿名2019/02/13 22:17:17回复
    • 春梦是个好东西,这就是为啥p大的文都是小的那个是攻

      逸远2019/03/26 20:11:47回复
  3. 皮皮的小说都一个套路——先动情的一定是攻,先表白的一定是攻

    银铃2019/02/18 23:31:32回复
  4. 魏之远算是间接杀人杀人了
    虽然杀的是个十恶不赦的淫贼
    但是 他才十岁左右……
    幸亏走的是正道

    确认过眼神是甜甜的人2019/03/03 01:52:39回复
    • 他十三了

      匿名2019/04/11 23:44:53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