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顶天立地的魏之远

可惜他的提议被老熊想也不想地一口拒绝了。

魏谦:“为什么?”

老熊用他那种固有的、火上房也能陌上花开缓缓归的腔调说:“我们俩三观不合。”

魏谦:“……”

同时他心里想:你妈。

魏谦问:“你雇我看店的时候怎么不说三观不合呢?”

老熊有理有据地回答说:“那是雇佣关系,现在你要和我一起走,你还要出资,那我们就是合作关系了,我不能要一个三观不合的合作伙伴。”

魏谦耐心地问:“不是,你到底想要什么样的三观?”

老熊:“问出这个问题,说明你根本就难以用有效的语言描述自己的三观,你压根就没有那玩意儿的概念,唉,可悲的世俗之人,生命中没有一盏指路的灯塔,活得该有多么浑浑噩噩啊!”

魏谦想知道,到底是哪个精神病院院长玩忽职守,竟肯把这路货色放出来祸害社会。

老熊淡定地看着他:“你肯定觉得我有病,那是因为咱俩三观不合。”

魏谦深吸一口气,耐下性子和他讨价还价三百回合。

老熊活像王八吃秤砣,铁了心地不肯带他,魏谦心里磨拳霍霍地想把他揍扁,可是又不想得罪一条人傻钱多的财路,于是掏心挖肺地说:“吃喝费用我自理,平时干得了苦力,打得了群架,你就权当多雇个人,还不用你给工钱,你他妈就多带我一个人怎么了?”

老熊一开始入定一样地充耳不闻,听到这里,忽然神色一动,怀疑地看着魏谦:“打群架?你还会打架?”

魏谦:“是啊,第二专业。”

老熊打量他一番,严肃地思考了一分钟,出乎他意料地点了头:“那行,只要你能吃苦,就带你一个。”

魏谦心满意足,踩上自行车:“得嘞,谢谢您了,熊老板。”

老熊又叫住他:“哎,我们没准过两天就出发,你学校那边行吗?”

魏谦豪爽地说:“没问题,不念了。”

老熊灵芝一样多肉的脸上露出了一点赞赏的笑容:“虽然咱俩三观不合,但我还是得说,我特别佩服你这种敢于逃学奔前程的精神,真勇士。”

魏谦骑在自行车上,远远地回过头来回答:“我保送了,等秋天开学。”

老熊:“……”

片刻后,被欺骗了感情的老熊拖着老旦般的长音,开始在魏谦身后叫骂:“臭不要脸的保送党!你还想妄图混迹劳苦大众队伍,你、你……”

魏谦哼着小调骑远了。

就这样,魏谦开始了他生命中又一次要钱不要命的作死之旅。

这一回,临走的时候,魏谦没有不声不响。

一来,跟着老熊出去做点小买卖不是不能说的事,二来,他也确实又长大了两岁。

设身处地,魏谦想,如果自己是三胖,突然收到莫名其妙的求救短信,又听到那么骇人听闻的事实真相,非得疯了不可。

流逝的时光并非毫无痕迹,它开始让他意识到,当年是麻子和三哥一直惯着他、迁就他,现在是宋老太容忍他、照顾他。他也开始承认,自己满心的苦大仇深,实际却一直在任性妄为。

麻子他这辈子是没机会了,但是剩下两个,他想对他们俩好一点。

魏谦临走的时候通知了宋老太,告知了三胖,最后跑到麻子家里,和麻子妈说了一声,给她留下了一千块钱,哄她说是麻子寄回来的。

没告诉那俩孩子。

没必要,而且经过上次的南方之行,魏谦几乎怕了魏之远。

那小子个头是不小,却老也长不大一样地粘人。

两年前是暑假,这回魏谦生怕他连学也不上了,直接就撂挑子跟他走人了——魏之远绝对干得出这种事。

然而魏之远还是察觉出了蛛丝马迹。

起因是魏谦临走的前一天晚上,为了出远门做准备,他买了一包常备药,刚回家放下,麻子妈就推着轮椅出来,在楼底下喊他,说是电视机坏了。

魏谦匆匆忙忙地跑去帮她修,就把这事给忘了。

等他回来的时候,发现魏之远正坐在椅子上,仔细地研究那些药的种类。

魏之远张嘴就问:“哥,你这是要去哪啊?”

魏谦自己也不知为什么,听他这么一问,汗毛都竖起来了,几乎升起某种被捉奸的惶恐,舌头打了个结,磕巴了一句,才用忽悠的方式禀告他们家小祖宗:“去、去哪?去什么哪?没有啊!哦,那个是快夏天了,人容易中暑热伤风,我准备提前的。”

魏之远默默地抬头看了他一眼,没吭声,把装着药的塑料袋放回了原处,他分明看见里面有一包预防晕车的药和几支口服葡萄糖。

宋老太被魏谦嘱咐过,甭告诉那两个小的,怕他们心浮,尤其怕魏之远不好好上学,她从厨房端饭出来,瞥见此情此景,连忙欲盖弥彰地说:“那是我让你哥买的,他没要往哪去,这孩子,真能瞎想。快拿筷子去,咱们要吃饭了。”

她这瞎话说得,口气一唱三叹,几乎要凑成一出沙家浜。魏之远哪会听不出来?

他再回头一看,只见饭桌上是几盘饺子——得,滚蛋的饺子接风的面,她还挺尊重传统。

魏谦对锲而不舍地往他的话里插刀的老货无话可说,他算是看透了,让她扩散小道消息,她保证能对得起组织,让她保守秘密,那是自作孽不可活。

宋老太保守秘密的方法,自古只有一个:生怕别人不知道。

魏之远不是什么温吞的性格,但是也从来学不会勃然作色,天生性格使然,他内心不管多么腥风血雨,也不会大吵大闹地发泄出来,只会用无声无息的表情和眼神表达他的极度失望和委屈。

他已经听出来了,大哥要干嘛去,奶奶是知道的。

而他们一致把他当成了不懂事的小孩……尽管他已经不再装疯卖傻地和小宝追跑打闹、不再假装天真无邪地撒娇,尽管他正栉风沐雨地向着大人的标准一路狂奔,俄顷也不敢停歇。

十三四岁的男孩子,青春期的躁动和急剧的身心变化,让魏之远越来越难以忍受大哥对待他的态度,他心中郁愤无从排遣,只好如地火一样压抑在心里蠢蠢欲动的火山下。

晚上临睡前,魏之远拿出了一份通知书递给魏谦:“给我签个字行吗?”

他说这话的时候活像是递了一份检讨书,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眼皮也不抬,表情冷漠。

魏谦扫了一眼:“夏令营?什么夏令营?”

魏之远冷淡地说:“前一阵子我们学校组织了奥数的选拔赛,我被选上了,暑假被选派去参加培训……哦,参加过培训的小升初可以直接进本校初中部重点班。”

这换成任何一个其他孩子,都会欢欣鼓舞地跟大人显摆一番,可是魏之远似乎就只是要魏谦作为监护人签个字而已,脸上绷得紧紧的,一点也不见喜色。

他喜不出来,反正再怎么样,他在大哥面前都是无能为力的。

可他年轻的监护人却觉得十分惊喜——特别他看到通知单上写着,一个学科全校只选派一个学生的时候,让魏谦觉得异常长脸,情不自禁地笑了一下,然而随即,他又觉得不该太过喜形于色,省得让小孩骄傲自满,所以他干咳了一声,硬是把上扬的嘴角拉平了,签了字,一板一眼地说:“既然去就好好学,让你去是学校老师看得起你,到时候别掉链子丢人现眼。”

魏之远低眉顺目地点了点头。

魏谦摸了摸裤兜,然后想起了什么,打开了锁着的小抽屉,摸出了点钱,装在一个信封里——他做这事的时候,因为心情太愉悦,乐极生悲地把桌上小宝放的一瓶花露水瓶碰倒了,虽然眼疾手快地扶了起来,手腕上却还是沾了一些。

魏谦随手撕了块纸擦干净手腕,把信封递给魏之远:“这个我给你放在外面了,要出去住的话,自己在外面吃喝都别委屈了。”

说完,他抬起手,顺手揉了揉魏之远的头发。

他的手腕上依然残留着的花露水掺杂了酒精的香味,手指修长而有力,魏之远突然觉得头顶似乎有一股电流冲进了他的脑子里,他竟然情不自禁地脸红了。

脸红过后,他心里又开始用上莫名的羞愤交加,滋味难以言喻。

魏之远突然开口叫了一声:“哥……”

魏谦回头看着他。

魏之远想对他哥说,从今往后,他有自己的路要走,有自己长大成人的方向,不会再想莬丝子一样死乞白赖地缠着大哥了,他再也不会像两年前那样不顾一切地追着大哥的脚步,千里迢迢孤注一掷地去做一个拖累。

他会成为一个顶天立地的魏之远,而不是一个无所适从的跟屁虫。

然而迎着魏谦愉悦而克制的表情,魏之远到了嘴边的话在喉咙里滚了几圈,又原原本本地从哪来滚回了哪去,散落成了一肚子的鸦雀无声。

他默然摇摇头,没了下文,什么也不想说了。

第二天,魏谦一路目送着魏之远骑着自行车带着小宝去上学了,才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地松了口气,收拾了行李出门和老熊他们汇合。

老熊带着大蛤蟆镜和遮阳帽,嚼着口香糖,临行之前还在嘱咐魏谦:“带你可以,不过咱们丑话说在前头,那边的铁路至今还没修好,咱们得开车进去,没准去哪,平坦的地方海拔高,海拔稍低的地方路不好走,尤其山路,每年都有大批冤鬼翻车下山从此挂在墙上的,咱们最早七月底才能回来,那罪真不是人受的,你确定跟我去。”

魏谦毫不犹豫地点头。

老熊摇头晃脑地叹了口气,准备继续用他催眠故事般地语速来顿长篇大论,被魏谦忍无可忍地打断了。

魏谦:“熊老板,听你说话,总让我想起一句诗。”

老熊看着他。

魏谦说:“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

老熊带着带着蛤蟆镜,在那思考良久,直到车已经开车了市区,他才如梦方醒地问:“不对啊,刚才那句是说人姥姥的吧?你个混账东西。”

魏谦知道他不学无术,不知道他如此这般地不学无术,更令他叹为观止的是,他这样不学无术,竟然还敢腆着脸附庸风雅……此人真是,非同一般的一言难尽。

魏谦跟着老熊这么一走,就悄无声息地走了好几个月,开始还会偶尔打电话回来报平安,后来干脆音讯全无。

期间宋小宝还念叨了好几次,魏之远却一句也没提,宋老太怀疑这气性贼大的孩子是给憋在心里了。

魏之远一个人睡空荡荡的大床,每天晚上必然要熬到十二点以后,用完的作业本就订成演算纸,边边角角全都寸土寸金地写满,三四天就能用完厚厚的一整本。

宋老太看着那些她看不懂的演算过程,愣是没舍得卖破烂,给珍藏了起来,作为每天例行公事地教育宋小宝的工具。

宋小宝就此受到了惨无人道的折磨,因为她和蔼可亲的奶奶对她就只剩下了这么一句话:“你看看人家,你再看看你。”

宋小宝嘀嘀咕咕胸无大志地说:“我就是中等生嘛。”

“中等生,”奶奶用筷子打她的头,给出了一个毫无根据的结论,“中等生就是丢人现眼!”

她连新闻联播里采访外国人时候底下放的字幕都看不懂,大字不识一箩筐,居然还大言不惭地评价中等生……

中等生挺好的,又不是吊车尾!

宋小宝觉得奶奶狗屁也不懂,根本说不通。

大哥威胁要剪她的头发,二哥是那个该死的“人家”,奶奶变成了一个车轱辘话的碎嘴子,宋小宝觉得她在这个家里,简直就是个捡来的苦菜花,真是怎么做都不对。

很快,夏天就来了,魏谦依然没有消息。

那天魏之远去参加学校的一个模拟考试,没有去上课,提前回家了,奶奶让他买二十斤大米,魏之远就骑车去了,半路上,他经过了一个社区活动中心,魏之远原本漫不经心地骑过,不知怎么的,却突然刹了车。

只见活动中心里有一块大平台,大概是六一快到了,一个老师模样的人正领着几个八九岁的小孩在里面排练节目,当然,小孩排练儿童节目没什么好看的,魏之远的目光落在了一个男人身上。

那人也就四十来岁出头,背却已经佝偻了,鞋拔子脸上是没剃干净的胡子,穿着一身脏兮兮的衣服,显得十分猥琐。

那男人坐在一条公共长椅上,正不错眼珠地盯着场中几个跟着音乐蹦蹦跳跳的小孩看。

他的眼神几乎化成实质,险恶地堪堪触碰到那些小孩的身上。

就算这家伙化成了灰,魏之远也认识——这就是那个曾经被他一根钢管打跑了的变态恋童癖。

魏谦当时一直在找这个人,可惜一直也没找着,没想到就这么猝不及防地撞在了魏之远手里。

魏之远推着车躲在一个墙角后面,就像一个初次狩猎却异常耐心的小豹子,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地观察着那个男人。

一直等了一个多小时,小孩们才结束了排练,魏之远注意到,几个孩子闹哄哄地从社区活动中心的铁栅栏门里走出来的时候,那个变态也情不自禁地跟着站了起来。

可惜陪同的女老师一路跟着,他没找到下手的机会。

男人就像一个被掐长了脖子的鹅,垂涎三尺地盯了好半晌,直到小孩们已经走得没影了,他才喘着粗气转过身来,裤裆已经鼓了起来。

此时街上没什么人,男人因此毫无顾忌地把手按在自己的裤裆上,一边走一边揉。

他晃晃荡荡地往另一个方向走去,魏之远只犹豫了一秒钟,就把车锁在路边,悄悄跟了上去。

这附近的小学校是某公立小学刚刚设在这边的分校,位置比较偏僻,魏之远猜测可能就是这个原因,变态才会开始到这里活动。

魏之远缀着他足足走了将近四十分钟,才见男人走进了一个肉食加工厂里。

而后魏之远不动声色,原路返回,买米回家,到家以后只字没提,照例和宋小宝一个人洗碗,一个人收拾厨房,然后各自在各自的房间里做功课。

宋老太嘱咐一声,又出门去做活。

魏之远温习了功课,看了一部分老师送给他的奥数书,屋里安静得连钟表“滴答”的声音都听得见,做完这一切,魏之远才抬起眼睛扫了一眼小宝紧闭的房门,漆黑的眼睛如同浓墨点的。

然后他掏出了一个新的笔记本,写下了日期、肉食加工厂的地址。

分享到:
赞(62)

评论12

  • 您的称呼
  1. 总感觉又要搞事情了。。。

    假装匿名2019/02/03 12:16:50回复
  2. 小远是攻吗?

    阿久2019/02/12 11:43:02回复
    • 是滴

      匿名2019/02/13 22:08:25回复
  3. 年下攻!妈呀!

    确认过眼神是甜甜的人2019/03/03 01:37:03回复
  4. 小远臉紅了x

    (´・ω・`)2019/05/19 14:29:47回复
  5. 好猥琐啊……

    搞基应搞顾子熹2019/07/30 22:43:10回复
  6. 小远弯了

    孤无疆2019/07/31 14:16:57回复
  7. 这种变态就该挨千刀!恶心

    幼清2019/08/01 18:03:53回复
  8. 谦儿快回来吧,小远要干大事儿了!

    轻语2019/08/07 13:45:44回复
  9. 从此魏谦多了一个外号,叫大事~( ̄▽ ̄~)~

    13442019/08/14 04:21:49回复
  10. 楼上的你粗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匿名2019/08/24 19:22:37回复
  11.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今天也要看忘羡2019/08/25 22:27:32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