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鬼族,在光与黑暗的夹缝里出生

郭长城的电话一直在震动, 来电显示是个很奇怪的陌生号码,看起来不是手机号, 也不是什么正正经经的座机号, 前面有很多4,郭长城扫了一眼,觉得和电视购物的号码有点像,估计是推销什么东西的, 大家都在说正事, 他虽然听不大懂,但也非常懂事地装出一副努力在懂的样子, 任手机震动不休, 没理会。

可是众人讨论了半晌,也没讨论出个所以然来, 倒是蛇四给的水龙珠, 让楚恕之计较了一番, 楚恕之常年生活在坟堆里, 又走的是尸修的路子, 心性实在光明不到哪去, 偶尔有点小阴暗, 是个正宗的阴谋论者。

“你四叔肯定知道点什么。”楚恕之断言, “不然他为什么这个时候突然要把你带走, 又那么巧这个时候让你把水龙珠交给赵处?”

祝红双手抱在胸前, 皱着眉深吸了一口气。

办公室里的人人鬼鬼一时都沉默了,这时, 白天传达室值班的喜欢玩骨雕的老李突然开了口,他说:“其实我……我倒是有一点消息来源。”

众人一时都看向他,老李似乎有些局促,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我老光棍一条,下班了也没什么事干,平时爱去古董街找几个老哥们儿喝茶下棋,头两天,听见一个一块下棋的老哥提起这事,他说家里供的几条镇宅的护家蛇,这两天都走了,连上供都不吃了。别家也一样,蛇族看来是要彻底撤出龙城。”

祝红愣了愣:“这……我四叔倒是没跟我说。”

“不单是蛇族,你们看看,眼下也快开春了,城里有半只乌鸦吗?鸦族那帮孙子,有点风吹草动,跑得比耗子还快。”大庆提起“耗子”俩字的时候,显而易见地皱了皱鼻子,表达了十足的鄙夷——对于一只猫来说,大概世界上所有值得鄙视的东西都可以用“耗子”俩字形容。

“我四叔他……”祝红顿了顿,眉间的皱痕更深了,她从小被蛇四叔带大,基本在她心里,蛇四叔就是个无所不能的存在。她就没见过蛇四叔为什么事为难,蛇族好像只要有他在,天就塌不下来。

祝红知道,他对自己只字不提,很可能只是怕自己对赵云澜用情太深,没事的时候说不定知道自己无望还会默默走开,可要是知道他有危险,怎么还能在这个时候轻易离开?

可多大的事才能让蛇四叔连想想应对办法的过程都没有,就直接把整个蛇族迁走?

所有人中,其实只有大庆隐隐约约地知道——无论是幽冥的异动,还是那本诡异的、来自十一年前的书,似乎都隐隐约约地指向了五千多年以前的旧事,那是个天塌地陷,诸神陨落的年代,绝对没有小事。

然而它却也看清楚了赵云澜的态度。

赵云澜从小就是个拈轻怕重的人,拉帮结伙很有一套,一涉及到具体工作任务,他就萎了,大懒支小懒,能指使谁就指使谁。有时候别人出去调查完了,回来写报告给他看,他都懒得,大尾巴狼似地往椅子上一坐,人五人六地还得让人做成ppt,把内容提要念给他听。

然而眼下他在面对什么,或者说……镇魂令在面对什么,赵云澜除了偶尔让他们帮忙查点细枝末节的东西外,把所有的事都捂得严严实实的,一点风声也不透露,多半是知道他们这些人即使搅合进去了也是炮灰,想自己一个人扛下来了。

黑猫转转眼珠,目光落在了郭长城身上,随便找了个借口打断了众人毫无头绪的瞎猜:“小郭,你电话都快震成筛子了,手不麻呀?快接电话去——我看这样,咱们这么着也讨论不出个二五六来,白班的都先回去休息,夜班的桑赞和汪徵一会一起走一趟,去他家里看看,人回来了没有。如果明天天亮之前赵处不回来,那咱们在下黄泉找他一次,实在不行……偶尔求助一次地府也不算丢人。”

黑猫说完,跳上了桌子,俨然一副大领导不在它担纲的模样,一本正经地指挥说:“对,祝红,一会你给林静打个电话,问问他上火车没有,到底什么时候回来。”

祝红“哦”了一声,伸手顺了顺猫毛,又顺便挠了挠它的下巴。

大庆就一秒钟从霸气侧漏的大王变成了一只好吃懒做的喵星人,被她挠得舒服了,前爪撑在桌子上大大地伸了个懒腰,舒服得细细长长地“喵”了一声。

办公室里立刻响起几声压抑的嗤笑。

大庆猛地一甩头,飞快地用爪子把祝红的手扒拉了下来,义正言辞地说:“干什么?男女授受不亲,你给我放尊重点!”

老李在旁边一边无意识地摩挲着手上的白骨指环,一边略带讨好地殷勤地问:“大庆,忙了一天了,吃鱼干吗?昨天我也从家里炸了一点……”

尽管大庆试图表现出虚怀若谷的模样,可竖起来的耳朵仍然把它出卖了个彻底,过了好一会,大庆才伸出爪子,用一种“扶着哀家”的高贵冷艳的姿势,让老李把它抱走了。

郭长城终于接到了那骚扰了他半天的电话,国产山寨机的声音很大,隔着两步远都能听见话筒里的人哇啦哇啦说什么的声音,操着一口浓重的外地口音,那语速快得简直能直接离开大气层飞上月球了,楚恕之听见郭长城有礼貌地从头听完了对方说了一大段,这才弱弱地说:“不好意思,我没听清……您能慢点再、再说一遍吗?”

听筒里沉默了两秒钟,忽然传来一阵低低地呜咽声。

不知是郭长城的手机实在太烂还是怎么的,那呜咽声十分特别,就像水波一样地顺着听筒扩散在了整个办公室里,本来收拾东西要走的楚恕之脚步一顿,忽然转身,抬手抢下了郭长城的电话,按了免提放在了桌上。

郭长城一愣,楚恕之抬起一根食指竖在了嘴唇边上,仔细听了听,而后从桌上的笔筒里抽出一杆笔,在便签纸上写:“是鬼哭。”

郭长城浑身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楚恕之又飞快地写:“让她别哭了,问她有什么事。”

郭长城按着他的话说了,好一会,那边的哭声才稍微平息了下来,抽抽噎噎地非常努力地用不标准的普通话说:“郭老师,你记得我吗?你三年前支教的时候来过我家家访,我女娃叫崔秀云,我给你盛过一碗菜豆腐。”

郭长城愣了愣:“啊!我记得,记得您!”

那边又带了哽咽:“秀云找不见了。”

三年前认识的小姑娘,算起来现在也有十五六岁了,郭长城问:“那么大的姑娘,怎么会不见了?不会是自己跑到山里玩去了吧?”

楚恕之饶有兴趣地看着他,他发现郭长城说话声音大了一些,也顺溜了不少。

对方一着急就带哭腔,一哭嘴里说的话就变成了方言,双方沟通起来十分费劲,好半晌,才弄明白,小姑娘的父亲在外打工,赚了点钱,给她买了一个手机,在当地算是很高级的,她学会了上网以后,很快交了几个不知道干什么的网友,还有个网友大老远的跑来见了她,说是可以带她去龙城打工,三言两语就把傻妹子骗走了。

家人发现的时候,就看见了一张小纸条。

郭长城抬眼一瞟,见楚恕之写着:问问她能不能离开当地,到龙城来。

郭长城问了,对方忽然言辞闪烁地回答:“我……我不能离开村里,我……我有点病……”

楚恕之点点头,这是地缚灵。

郭长城又问:“家里还有什么人吗?”

“就只有个老奶奶……我在龙城就认识你一个人,郭老师,行行好,你帮帮忙,帮我找找她,女娃才那么小,什么也不懂……”

这么大个龙城,车水马龙,找一个人简直是大海捞针,特别郭长城哪怕还认识女孩,三年不见,谁知道她变成什么样了——楚恕之耸耸肩,在纸上写:别随便答应鬼的话,惹麻烦。

谁知他“随便”两个字刚写出来,郭长城已经一口答应:“行,大姐您别着急,我保证帮您把孩子找回去!”

楚恕之的笔尖一歪,在纸上留下了一条长长的痕迹,刚想恨铁不成钢地抬头训斥郭长城一顿,就看见郭长城身上代表功德的白光一闪,竟然好像变了颜色,那么一瞬间,闪过了好像火光一样的橙色。

他吃了一惊,一把攥住郭长城的肩膀,郭长城刚挂了电话,茫然地看着楚恕之。

“没……没什么,我可能看错了。”楚恕之嘀咕了一句,想了想,又把自己的包放回去了,“你打算怎么找人?我帮你吧。”

此时,被派去赵云澜家的汪徵桑赞两只鬼已经到了,礼貌地敲了敲门,里面没声音,汪徵就带着桑赞直接穿过门板钻了进去,只见室内没有开灯,但是茶几被挪动了地方,椅子和床上都像是有人坐过,煮水的火还开着,水已经差不多给烧干了,人却不见了。

桑赞弯下腰,摆弄了一下留下的茶盘,无师自通地关上了火,判断说:“灰来,又揍了,量个人,甜黑之前揍的。”

摆茶是长谈的架势,他们都说了什么?

这天黄昏,在赵云澜说出了那句话之后,沈巍呆呆地看了他一会,似乎已经沉溺在了赵云澜的眼睛里,过了好一会,他才低低地应了一声:“好。”

而后他沉默了更长的时间,目光越过白雾袅袅的水壶,显得有些迷茫。

当他开始追溯千万年的记忆时,他忽然变得就像一个老人。

不知过了多久,他才轻轻地吐出一口气来,苦笑着看了赵云澜一眼:“我……我不知从何说起。”

沈巍说着,放下茶杯,他端坐在床上,向赵云澜伸出手:“不如你自己来看吧。”

赵云澜觉得自己理所当然地应该对沈巍有所芥蒂,可是手却依然在脑子里反应过来之前,就已经递了过去。

沈巍抓住他的手,忽然用力把他往怀里一拉,赵云澜觉得自己就快要撞到他身上,下意识地伸手在床沿上撑了一把,手指却好像穿过了一片虚空,从中穿了过去,而后他就像是摔进了什么东西里,脚下踉跄了一下,又被一双手温柔地扶住了。

赵云澜睁大了眼睛,依然什么也看不见,只好紧紧地攥住了扶住自己的手:“沈巍?”

沈巍轻轻地应了一声。

眼前虽然黑,四周却并不是静谧一片的,似乎有风的呼号声,然而赵云澜却感觉不到一丝空气的流动,他安静下来,侧耳倾听,觉得那声音听起来就像哭声,又有点像咆哮,可是高低起伏,时远时近。

赵云澜忍不住问:“那是什么?”

沈巍情不自禁地攥紧了他的手,好一会才说:“等一下。”

他话音没落,突然,周遭的整个世界都亮了,远处传来一声遥远的龙吟,似乎及其痛苦,大地也在瑟瑟地发抖,接着,一团大火从空中落下,就像太阳从天上掉了下来,热烈得灼人。

从极暗到极亮,一瞬间就把赵云澜的眼泪给刺了出来,可他愣是忍着剧痛没舍得合眼。

他觉得自己几乎看见了创世的一幕。

只见大火当空落下,摔成无数的碎片,碎金一般的浮光让人觉得自己是踩在了银河上,那种流光溢彩一般的美景能轻易地夺取人的呼吸,赵云澜飞快地把被刺激出来的眼泪抹去,眼睛都不舍得眨。

而后零星的火苗下伸出无数只手,像是从泥土里长出来的,一点一点地调整着自己的形状,最后长成一人多高,从泥土里爬出来。

没有人“造”他们,他们自己从淤泥里得到生命。

没有人教给他们如何生存,如何繁殖,他们自己跌跌撞撞地在满是碎光的大地上学会了走路和奔跑,继而又出自本能地学会了相互厮杀和彼此吞噬。

鬼族,在光与黑暗的夹缝里出生。

火球落下的地方有一个巨大的火堆,它一边燃烧着,下面的泥土就一边在膨胀着,渐渐的膨胀成了一个大花苞。

大花苞越长越大、上面的火却越来越小,最后完全被泥土做成的“花苞”给吸了进去,所有奔跑的、进食的、厮杀的鬼族都情不自禁地停下了自己的动作,一同往那地方扭过头去,花苞上的泥土突然裂开了一条缝,随后那缝隙越来越大,最后“喀拉”一声,泥土的“花苞”就好像在窑里烧坏的陶罐,碎成了几瓣。

里面孕育出两个漆黑的人影,距离最近的鬼族不由自主地被吸了过去,连挣扎一下都没来得及,很快就被吞噬了,吞噬的鬼族越多,那漆黑的影子就越清晰,他们渐渐地幻化出头、颈、躯干、四肢、五官甚至头发。

就像女娲随手甩出的泥点,仿佛所有从泥土里生出来的东西,都被一股冥冥中的力量推动着,往一个方向长——与神明和圣人如出一辙。

或许……天生地长的神明与先圣,也曾经是这样出生的。

“方才落下来的,是我的魂火?那是……你和鬼面?”良久,赵云澜才问。

“是我们——你当时受蚩尤所托,庇佑巫妖族,”沈巍声线平静,低低地在他耳边解释说,“没想到第一次神魔大战之后不过几十年,水神共工和颛顼帝就掀起了第二次神魔战争,水神亲近龙族,与妖族结盟,而后东境后羿捡到了伏羲弓,纠集起蚩尤旧部,与巫族相互勾结。巫、妖、人三族打得难舍难分。”

“那时洪荒秩序未定,女娲造人不久,只能看着他们一批一批地繁衍,一批一批地死去,她还没来得及化为后土,所以当时幽冥是不存在的,当然也没有所谓的‘生死轮回’,对于那时候死了的各族来说,死就是死了,像神农说的,‘死’,就是变成了混沌,回到空无一物的大不敬之地里,断绝希望,断绝感官,断绝一切,就是什么都没有。无人不畏惧‘死亡’,特别是含恨而死者,他们不肯瞑目,于是卡在生死之间,魂魄就会被残留在世间。”

“两次神魔大战中流血漂橹,逡巡不去的魂魄整天飘荡在空中,凄凄地哀叫不已,不消不散,白天在烈日下煎熬,有些被活生生地晒化了,归于混沌,有些挺过来了,在夜晚里缓过来一些,次日仍然是同样的酷刑。”

沈巍顿了顿,望向自己出生的方向,过了一会,才接着说:“女娲这才知道,自己造的不是功德,而是孽障,她给了人族灿烂又短暂、如同春花般脆弱的生命,短暂的生命后,又让他们遭尽一切人间苦难,受烈日灼烧之苦,受魂魄无处可依恋之苦,受一生被死亡追逐之苦。”

沈巍扭头看了赵云澜一眼:“有人说新生儿之所以大哭,是因为离他命中注定的死亡又近了一步——所以当时已经丢了神格的神农无奈之下向你借魂火,就是为了用山圣的魂魄镇住天下所有战祸而死的怨灵,让他们少些苦楚,早些安息,这也是为什么后来你留下的大神木牌名叫‘镇魂令’的缘故。”

这时,他们头顶上的裂缝越来越大了,最后竟然露出了一条线的天空来,微弱的月光撒洒了进来,是不周山就快要彻底塌了。

沈巍继续说:“神农捧着你的一朵魂火,经过不周山的时候,偏偏赶上共工驾着神龙,以一种义无反顾的姿态撞上了不周山的石柱,巨龙的尾巴正好扫到了神农肩头,你的魂火从神农手中掉落,机缘巧合地落在了不周山脚下的大不敬之地。”

沈巍话音一顿,随后冷笑了一声:“这些事是你和我说的,我不知道真假,也许真的是机缘巧合落下,也许是神农氏刻意为之,谁知道呢?”

就在这时,赵云澜看见两个人降落在了暴露在人间的大不敬之地,正是昆仑君和神农氏。

昆仑君似乎有些茫然地看着这一地的魑魅魍魉,问:“这些都是什么?”

神农说:“是天生。”

分享到:
赞(546)

评论45

  • 您的称呼
  1. 求解答,沈美人为什么要改记忆?我一直没看懂

    昆仑菌2018/07/29 19:32:02回复
    • 让昆仑君陪他一起死

      匿名2018/07/31 20:29:51回复
    • 因为不舍得赵云澜和他一起死

      南里2018/08/08 20:47:01回复
    • 想让澜澜心甘情愿的跟他一起死

      匿名2018/11/14 04:49:53回复
    • 改记忆应该是为了不让他想起自己的责任,害怕他像先前一样,牺牲自己去守护大封,毕竟如果不是沈巍偷袭昆仑君把他送入轮回的话,澜澜早已像女娲伏羲一样身归混沌了

      匿名2018/12/19 02:01:48回复
  2. 为了让赵云澜明白“轮回”的含义

    ❤️巍巍澜澜2018/08/12 07:29:27回复
  3. 这章终于把我给捋顺了

    侑黎2018/08/18 12:30:23回复
  4. 越看评论越懵

    匿名2018/08/20 05:55:00回复
  5. 死啥呀??没看懂

    匿名2018/08/21 14:33:33回复
  6. 看懂都是随缘

    居老师家的小可爱2018/08/27 11:14:26回复
  7. ??为什么要死???啊…..

    匿名2018/08/29 08:58:10回复
  8. 所以说究竟沈巍想赵云澜和他一起死,还是不舍得和他一起死还明白轮回的含义了???其实我觉的明白轮回的合义有点扯,我一点也看不出来

    匿名2018/09/03 21:34:30回复
  9. 总感觉巍巍在隐瞒什么

    羡羡2018/10/03 10:53:08回复
  10. 沈巍希望赵云澜和他一起死,大概他是想着自己过几十年就要死了,然而赵云澜还会一直轮回,会爱上其他人,沈巍已经和赵处相爱过如果他再爱上别人自己肯定是无法忍受的,所以希望一起死吧。只是他终究是真爱,在最后一刻又舍不得了。

    阿麦2018/10/19 00:35:02回复
    • 看了评论更晕了哈

      2018/11/16 22:02:07回复
  11. 所以,巍巍和面面都是昆仑的儿子?这禁断恋整得…

    匿名2018/11/20 22:51:23回复
    • ……你想什么呢,哪有这么基情,沈巍和鬼面生于混沌,没爹没娘,昆仑君青睐沈巍,还帮他起了名,最多算他义父罢了。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2019/05/04 19:50:41回复
  12. 改记忆是为了不让昆仑觉醒,然后沈巍替他去死,但是各路妖魔鬼怪都不相信沈巍,毕竟他也是鬼族,所以大家都明里暗里设计昆仑觉醒。赵云澜一个凡人去不了大封石看女娲记忆,所以沈巍设计他去看女娲记忆就不成立了,偏偏这个时候蛇族献上珠子。沈巍的谎言有很多漏洞,仔细推敲就知道了

    匿名2018/11/28 22:13:19回复
    • 看了你的才觉得是对的,沈巍怎么会舍得赵云澜跟他一起赴死,他改记忆也是为了保护赵云澜,只是他的费尽心思也阻挡不了别人的恶意设计

      匿名2018/12/03 14:32:27回复
      • zyl想要首字母打出赵云澜,没想到出来的是朱一龙

        匿名2018/12/03 14:33:55回复
        • 我的也挺厉害的,打zyl自动纠错居一龙

          故司2019/01/09 17:56:34回复
  13. 想生死同衾,又不舍昆仑魂飞魄散,知道自己会身归混沌,期盼云澜懂他真心,因为最后他消除了云澜的记忆,昆仑才会醒来

    匿名2018/12/05 21:26:02回复
    • 消除记忆只是为了让澜澜忘了他,那样才能开开心心活下去,毕竟活着的人才是最痛苦的。至于昆仑君醒来跟消除记忆没关系的,沈巍也没想到的

      匿名2018/12/19 01:39:37回复
  14. 大封破了守大封的沈巍会死,让澜澜看了记忆感觉澜澜闯了一切祸而代价是巍巍还的让澜澜对沈巍愧疚心甘情愿陪他一起死

    你看这世间山海相连巍巍高山延绵不绝就像是人生负重前行永无停歇之日不然你就叫沈就像吧2018/12/12 19:35:37回复
    • 沈巍从来没想过要澜澜知道一切,只想默默的守护他,守护好大封,只是地府的人觉得沈巍始终是鬼族,是异类,猜忌他,尤其知道大封终会破的时候,就想唤醒昆仑君,所以设计让他跟沈巍相见,设计一系列的巧合,随着澜澜知道的越来越多,沈巍没办法隐瞒了,只能透露给他一些,但他已经决定牺牲自己了,万年的相思,他终究还是希望在临死前放纵一次

      匿名2018/12/19 01:51:34回复
  15. 昆仑是放弃了自己 然后遁入轮回 拯救大封吧

    昆昆昆2018/12/26 21:46:34回复
  16. 大手笔

    匿名2019/01/08 17:05:36回复
  17. 所有人都在防着沈巍,都在算计他。现在赵云澜也怀疑他,我巍好可怜啊!沈巍不想让昆仑知道轮回,轮回的促成是需要镇魂灯,那就是昆仑~昆仑得归于混沌!如果赵云澜拥有了昆仑的记忆就会去履行自己的职责!神农和沈巍的契约应该是如果没有找到其他的方法点燃镇魂灯那就唤醒昆仑

    匿名2019/01/27 04:20:12回复
  18. 就服这个打字的读者 强!

    小小咸鱼要亲亲^32019/01/27 19:29:59回复
  19. 这,算父子吗

    匿名2019/01/30 17:15:26回复
  20. 沈巍和鬼面因昆仑魂火而生……emmm这近似于父子的关系

    匿名2019/02/09 10:22:42回复
  21. 看完评论更懵逼了。。。。

    莫离2019/03/09 23:07:50回复
  22. 听沈巍讲故事…………二刷留爪

    巍乱我心2019/04/13 01:04:08回复
  23. 是天要鬼生

    祝红2019/04/17 10:15:32回复
  24. 巍巍好让人心疼

    巍澜2019/05/09 16:59:39回复
  25. 神农为什么会失去神格?

    匿名2019/06/16 16:51:52回复
  26. 因为农农不乖

    天道爸爸2019/06/19 00:13:05回复
  27. 我怎么越看就越看不懂了。。

    我一定会睡上朱一龙的2019/06/22 15:17:21回复
  28. 本来懂的,这章给我整懵了……

    暮晞2019/07/10 11:32:30回复
  29. 没看懂。。求解答

    匿名2019/07/30 18:46:40回复
  30. 小说里的赵云澜更厉害一点,电视剧里的有点菜

    匿名2019/08/04 12:04:29回复
  31. 这章有点懵啊???一定是我的智商有问题

    这个昵称可以起这么长吗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这个道貌岸然五光十色衣冠禽兽并且不愿意透露姓名而且很帅很普通很喜欢磕cp的腐女哈哈哈2019/08/06 12:16:01回复
  32. 上古时候的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只明白了盘古开天地。
    那个,,,三皇五帝都是谁,是人是神是鬼?

    (●—●)2019/08/06 20:45:09回复
  33. 就是想要赵云澜一个共死的承诺,仅仅是承诺

    一点真心,他接住了,护住了2019/08/11 22:57:37回复
  34. 留爪 ,

    把脑袋送给聂明玦的一问三不知的千里道友来相会心如死灰准备将镇魂尘封2019/08/21 18:10:27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