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想要他的命?没那么容易

魏谦先是一愣,随后他心里涌上一股说不出的滋味,似乎是一种没有血脉的相连,在他心尖上牵扯了一下。

他放松了身体,靠在冰冷的洗脸池上,感到那股冰冷几乎是镇痛的。

“胡说八道什么?”魏谦看着他,突然笑了起来,半开玩笑地问,“小子,你能值几个钱?小姑娘买回去还能当童养媳,买你个半大小子回去干什么?替人家吃饭啊?”

魏之远意识到自己说了句蠢话,他突然发现自己都快改不回去了,但凡开口,本能地就会模拟弱智儿童宋小宝,挑着最蠢的那些话说。

魏之远决定不能再这样下去了,讨人喜欢是不够的,撒娇装可爱也是不够的。

他端端正正地站着,好像少先队员对着国旗宣誓一样掷地有声地说:“等我长大了,我照顾你,我去赚钱,我养你好不好。”

魏谦的心忽然软了一下,他第一次明明白白地感觉到了自己陷下去了一块的心,以至于无所适从,几乎不知该如何表达,只好做出讨厌的大人的模样,笑话起魏之远来:“那你倒是快点长啊,我看萝卜都比你长得快。”

魏之远信誓旦旦地说:“我想明天就长大,我……我一辈子都对你好,以后不让你吃一点苦。”

“明天就长大?”魏谦弯下腰,一只手就抱起了魏之远,把没穿鞋的小崽子丢在床上,“我上哪给你找那么立竿见影的化肥去?”

他胳膊上的肌肉不由自主地颤抖,乃至于单手有些不稳,魏之远本能地搂住了他的脖子,下一秒钟,又讪讪地缩回手——他突然觉得这个动作有些羞耻,好像不过眨眼的工夫,他就已经长大到对这种小孩子式的亲近不适应的阶段了。

魏谦关了灯,很快就睡着了。

一方面是他真累了,一方面,是他从弟弟身上获得了某种属于真正成年人的力量感,这股力量支撑着他坦然而平静。

想要他的命?没那么容易,乐晓东说不定还没来得及转世投胎呢。

魏之远闭了嘴,黑暗中,他睁着眼看着哥哥轮廓模糊的侧脸。

他轻轻地闭着眼,表情安宁,鼻梁和嘴唇的侧影如同画出来的,头发有些长了,额前一缕斜斜地落下来,显出依稀几分即将褪去的稚气。

在魏之远初步形成的审美观里,他觉得世界上再没有第二个人比他哥好看,哥哥就像无往不胜的天神一样,把原本该落在自己头上的苦难全扛走了,在风雨飘摇中撑起了一个小小的凉棚。

第二天,魏谦依然没敢吃太多东西,胃还在隐隐作痛。

魏之远跑到小饭馆请假一天,回来以后开始纠缠魏谦,强烈要求回家,小东西昨天还拼命把自己塑造成一个小男子汉的形象,现在故态重萌,又开始撒娇耍赖无所不为……他大概不会用别的招数对付他哥。

……抗争的结果是,他被魏谦用透明胶条在嘴上贴了叉。

魏谦简单活动了一下,就坐下来翻看他带来的二手课本。

高中课本是一种非常逆天的东西,一言以蔽之,就是要多无聊有多无聊,可是魏谦不觉得,他看得如饥似渴,津津有味。

魏谦离开学校已经太久,不想回去跟不上进度。

每次他翻开旧课本的时候,心就会奇迹般地安静下来……况且在他看来,也挺有乐趣的,书的原主是个酷爱发表自己感想的奇葩,连三角函数都能让他编成各出各种小段子,这奇葩还非常善于画乌龟,除了正文和笔记的地方,每个空白的角落里都让他画满了各式各样的乌龟,各自搔首弄姿,不一而足。

哦,对了,奇葩在最后一页上标注:“神龟一出,谁与争锋,欲成龟功,必先自宫。”

不知道此人读书究竟读到了一种什么样的境界。

魏谦一直平静到了中午,直到送饭的人来了。

来人带了两份食物——魏之远平时在对面打工,中午不回来吃,送饭的就只送他一个人的,这一天,魏谦因为没胃口,所以根本没有嘱咐对方多送一份来……这说明有人在监视他们。

酒店是赵老九订的,说不定就是他们自己的产业,这样的话,连屋里也不一定安全了,因为很有可能有摄像头。

魏谦一想到这个,立刻维持住了若无其事的表情,默默地坐回到标间自带的小沙发和小桌上,抽出一张便签纸,一边状似无所事事地临摹着旧课本上的“神龟”,一边沉下心仔细地琢磨起来。

魏谦是惯会揣度人心的,他知道,底层的拳手大部分和他自己一样,缺钱,想捞一把就走,对于他们这些人而言,出场费拿到了,奖金多半并不奢求,也就是没有人会为了赢而玩命。

如果第二场他们平安度过,那么第三场肯定会来,但选择使用兴奋剂的可能性很小——因为输就输,输了求饶投降,挨两下,没什么大不了的。

但如果第二场就把他们逼到绝境,那这些人第三场多半就不打了。

魏谦不知道对方监视得有多严密,他基本能猜到酒店是对方的,但屋里有没有监控,手机有没有被窃听,出门会不会被人跟踪,魏谦不能确定——可能有一或两项,但不大可能面面俱到,赵老九他们不大可能会有那么大的精力。

退一万步说,假设赵老九真的能面面俱到,整个市区都是他们的囊中之物,这些人退无可退,起码第三场还可以装死。

半死不活地强行上场,被人一巴掌打趴下,这总可以理解吧?

魏谦一笔勾出了一个俏皮的王八尾巴,笔尖一顿,心想,要让他们这些惜命又贪财的穷打手奋不顾身地玩命,得怎么设计呢?

照着软肋戳?比如绑架家人?

似乎也不大可能,根据他这些天的了解,很多低等拳手都是没家没业,光棍一条,而且这些人南腔北调,从哪来的都有,那样工程太大,劳心费力不说,不在自己的地盘上,还容易出事。

所以魏谦断定,这个关键的因素要简单直白得多——要么是钱,要么是血性。

他猜测,第二场和第三场之间的时间肯定非常短,甚至有可能那些人会逼他一天打完两场……但是怎么逼呢?

这个具体的操作方法一定非常简单,但是巧妙而有效。

魏谦一遍一遍地勾勒着王八尾巴,心想对钱的贪欲,他能控制住,心里有个度,赚够就走。而且魏谦相信,很多人也和他一样,心里有这么个谱,至于血性……他们这些人哪个没有见识过三教九流,而且有些人的年纪已经不小了,血性不是那么容易被激发出来的。

他暂时想不出来,于是放下笔,抬手叫过魏之远:“走,跟我出去一趟,给奶奶汇钱去。”

魏谦穿上衣服,先是假装对周遭的路不熟,在路边买了一份地图,拿着地图,还不停地带着魏之远绕圈,绕了两圈,魏之远就明白了。

小男孩敏感得惊人,立刻警惕地想要回头看,魏谦伸手拢住他的后脑勺,制止了他。

他晃晃悠悠地带着魏之远来到了邮局,自己留下五百,剩下的三千五汇给了宋老太,然后拿出一把零钱,在路边买了两个冰激凌,自己一支,魏之远一支。两人一直走到一个相对空旷、周遭没有人的路段,魏谦才轻轻地对魏之远说:“以后不要乱说话,想办法联系你三哥,但是不要被人看见,让他到了以后也不要来找我们。”

魏之远奇迹般地领会了他的意思,同样小声问:“叫他来干什么?”

“我还不知道,等我再想想。”魏谦眼角瞥见路口处有一个形迹可疑的人,似乎在打量他们兄弟俩,碰到他的目光,又飞快地假装看别的地方。

是个不怎么高明的跟踪者。

魏谦不动声色地垂下目光,声音提高了些,转开了话题,“对了,我还没问你呢,期末考试怎么样?”

魏之远在一瞬间眉飞色舞起来,大声说:“第一!”

由于他经常故意在表现自己“很傻很天真”和表现自己“很聪明很有用”之间快速切换,精分的经验丰富,所以魏之远的角色变动之快,把魏谦都弄得一愣。

魏谦顿了一下,才顺口问:“有并列的吗?”

这时,他们俩已经走过路口,和那个跟踪者擦肩而过,都好像是丝毫没有注意到对方的样子。

而魏之远也像个真正的傻逼熊孩子一样,挺胸抬头,毫不怯场地表演了什么叫做“好学生的卖弄”:“我们班从来没有和我并列的!哦,对了,哥,我忘了告诉你了,小宝这次倒数第十,老师点名批评了,还说下学期要找你谈话。”

“……是吗,”魏谦干笑一声,“我怎么那么光荣呢?”

危机四伏中装腔作势得这样到位,竟然还不忘了顺带给宋小宝上眼药!

魏谦想,这小崽子真是绝代了。

傍晚的时候,魏谦接到了赵老九的问候,赵老九先是对他嘘寒问暖一番,嘱咐他爱吃什么就让人去买,第一场打完,给他一个礼拜的适应时间,愿意在当地逛逛,可以叫送饭的给他们当导游。

赵老九还特意提到了魏之远:“你弟弟那个小孩子啊,长得实在是太快了,我看他那条裤子,刚来的时候还好好的,转眼都短了一大截……哎,这个年纪真是没办法,就是费衣服。”

他这样说完不算,当天下午送饭的人就带来了一套衣服,一上身,合适极了。

他们刚来不到半个月,魏之远既没有吃高效化肥,也没有变成一颗一夜上天的转基因豌豆,哪能逆天到眨眼就让裤子短一大截?

魏谦知道,这是赵老九在用魏之远警告他。

作为回报,魏谦毫不客气地收下了衣服,然后咨询了送饭的少年本市最上档次的地方,最后选了一家法国餐厅,带着小远去开了一顿血贵的洋荤。

途中,他表现得就像个分不清东南西北的路痴一样,举着地图,不停地问东问西,间或抛出几个极其没常识的问题,用尽了办法勾引那少年的话匣子。

魏谦不知道法国菜好不好吃,他选了这家餐厅,是因为走过去刚好要从地下拳场路过。

经过时,魏谦往那边看了一眼,同时捏了捏牵着的魏之远的手。

魏之远立刻会意,装傻充愣地问:“哥,你看什么呢?那是什么地方?”

魏谦也假装尴尬地看了一眼领路的少年,低声说:“别瞎问,那是人家办公的地方。”

领路的少年脸上闪过一个嘲讽的笑容,不过很快就收敛了,顺着魏谦的话音对魏之远扯淡说:“是啊小弟,我们这最厉害的人才能进去办公,你好好长,长大了也能进去。”

正说着,潮湿的风中传来了一股臭味,魏之远捂住鼻子,直眉楞眼地对领路少年说:“你们俩糊弄小孩,臭死了,我觉得那地方一点也不厉害!”

只见一个大垃圾车从一个非常狭小的路口里开了出来,上面放着好几大桶的垃圾和数不清的大大小小的垃圾袋。

魏谦揉了揉鼻子,心里突然一动——对,那些死了的人都去哪了?

有亲人的自然有人领走,那么那些无亲无故,甚至没留个真名的,他们的尸体到什么地方去了?

魏谦心念急转,装成乡巴佬的样子大惊小怪地说:“哟,你们这竟然有人专门打扫垃圾,我们那边就没有,得自己处理,好几个垃圾堆放点,臭得能把卫星都熏下来。”

领路的少年看起来也不是什么核心人物,顺口告诉他:“嗯,有收的,拉到城西郊区去,易拉罐什么的能卖的就卖了,其他一把火烧了——哎,快吃饭了,说在这么恶心的事干嘛?”

城西?

魏谦瞄了一眼详细地图,只见那是一大片空地,没有任何机构和显眼的建筑,大概是一片人迹罕至的荒凉区域,附近有一条小河,从市中心一路蜿蜒辗转地流过去。

电光石火间,他心里有了个猜测。

而一个礼拜也眨眼就过去了。

分享到:
赞(63)

评论16

  • 您的称呼
  1. 啧啧啧,进了贼窝了

    我是阴司哎2018/10/24 10:40:31回复
  2. 嗯 真机灵 这两人绝配哇

    匿名2018/12/21 00:30:03回复
  3. 不是他们自己想要这么机灵的

    匿名2019/01/15 12:36:49回复
  4. 是生活逼迫着他们不得不机灵

    巍巍一笑2019/01/22 21:09:36回复
  5. 啧啧,垃圾袋里是被分尸的尸体吧

    银铃2019/02/18 22:22:36回复
  6. 危机四伏中装腔作势得这样到位,竟然还不忘了顺带给宋小宝上眼药!
    魏谦想,这小崽子真是绝代了。

    绝代了绝代了……魏谦你是不是看过剧本

    匿名2019/02/19 02:07:25回复
    • 真。绝代了

      逸远2019/03/26 19:38:24回复
  7. 楼上你真相了~( ̄▽ ̄~)~
    下一章标题细思极恐啊!

    确认过眼神是甜甜的人2019/03/03 00:56:16回复
  8. 想到了剧版镇魂里的地下拳场。不要喷我

    都喜欢2019/04/09 09:06:14回复
    • 剧版的拳场看上去并没有这么吓人……

      蚕杨2019/06/25 07:42:32回复
  9. 伏笔小乌龟,话说这人是顾韵投胎转世的吗?那么擅长画小乌龟

    愉影桓桓2019/05/16 16:08:21回复
  10. 太恐怖了吧

    匿名2019/06/05 13:10:16回复
  11. 感觉下一章是真恐!

    振翅飞过星港2019/07/16 07:33:56回复
  12. 嗷不敢看了,先睡觉

    2019/08/01 03:05:00回复
  13. 如果和前面的兴奋剂联系起来。。。这尸体会不会有。。不知道我瞎猜的

    幼清2019/08/01 17:22:37回复
  14. 这些尸体估计还会把有用的摘下来,卖了……

    暮晞2019/08/04 18:09:14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