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没钱,就卖了我吧

不一会,就有人挤了过来,魏谦被人推到一边,来人似乎是医护人员,怠慢地压了压刀疤的颈动脉,又翻了翻他的眼皮,几分钟以后站了起来,神色冷漠地宣布说:“抬走吧,死了,这个衰仔自己兴奋剂吃多了猝死。没本事打,还学人家上台,活该。”

这句话引起了群情激愤,方才赔了钱的人纷纷跳出来大骂庄家暗箱操作,赛台上依然上演着下一场生死搏斗,赛台下已经发展成为一场群殴,才开场,就高潮迭起。

魏谦躲过了几下险些误伤他这个路人的拳头,默默地走了出去,在湿润粘腻的夜风中,他快步穿过马路,走到一家贩卖烟酒茶糖的小超市,买了一包烟,猴急地拆开,抽出一根点着了塞进嘴里。

一个正打算进超市的老人看了他两眼,看他的样子,还以为他不是在吸烟,而是在吸毒,吓得愣是没敢进去,绕路走了。

从头到尾,魏谦都面无表情,只有布满了冷汗的手一直在哆嗦。

他回去的时候,魏之远已经睡下了。

魏之远很久没有闻到过那股浓到呛人的烟味了,他在半梦半醒间睁开眼睛,迷迷糊糊地问:“你抽烟了?”

魏谦轻轻地应了一声:“嗯,下次不了,我去洗个澡,你睡吧。”

魏之远没吱声,对他抽烟也没什么意见,他甚至迷恋那股味道。

赵老九给他们开的房间是个标准间,条件不错,空调的冷气很足,环境也干净。最重要的是有两张床,在家的时候挤在一起是没办法,在这里,魏谦不打算委屈自己,因此草草洗漱之后,他就躺在了另一张床上。

魏之远此时已经彻底醒了,他非常不习惯地发现,大哥竟然没打算和他一起睡,等了一会,魏之远估计大哥已经睡着了,于是踩着拖鞋,悄悄爬上了魏谦的床。

谁知魏谦也没睡着,小崽一有动静,他就睁开了眼睛。

魏谦心里正烦着,没好气地在魏之远后背上掴了一下:“你又过来讨什么厌?”

魏之远不吭声,轻车熟路地钻进了他的被子里。

魏谦:“你有病啊?有两张床非要跑到我这来挤。”

魏之远小声说:“想跟哥一起睡。”

魏谦面无表情地垂下眼看着他。

魏之远往下缩了缩,躲开了他的目光,伸手搂住了魏谦一条胳膊,无声地耍起了赖皮。

魏谦啼笑皆非,这个小东西已经十一二岁了,竟然还这么粘人,从家里一路黏着他来到了南方,大老远地出门在外,还要一直黏到他床上……真愁人。

魏谦没有再驱赶他,不着边际地想起了别的事。

赵老九给他的一千块钱还在衬衫胸口的兜里,弄得他如鲠在喉,仰面朝天地躺着也压得胸口疼,魏谦在考虑,带着这一千块钱就这么悄无声息的跑了,再也不来这个是非之地的可行性。

可是赵老九和他说的那些话不可避免地在魏谦的脑子里回响起来,魏谦郁闷地发现,赵老九简直看透了他。

为了几千块钱去打黑拳,这听起来简直是脑子有坑的人才能干出来的事。

理智上,魏谦当然也认同这个看法,然而一打一打的人民币就是在他的脑子里萦绕不休、挥之不去。

他没办法把这疯狂的渴望赶走。

魏谦恍然间就理解了,有些整天被自己的老公老婆在精神或者肉体上虐待,竟然还哭着喊着不肯离婚的神经病都是怎么想的,那真是执迷不悟啊,真是割舍不掉的真爱啊!

魏谦自嘲地想,别的不敢说,但是他对人民币的感情,绝对不输给世界上任何一种或扭曲或执着的爱。

说是魂牵梦萦、鬼迷心窍也不为过。

所以要钱还是要命,就在他脑子里开始了激烈的角逐,比当年他拿着小刀思考要不要杀了他妈还激烈。

就在这时,魏之远说话了。

魏之远说:“哥,我要跟你说个事。”

魏谦不经心地随口应:“嗯?”

“咱们楼底下有一家川菜馆,我和老板说了,以后我去给他们干活,端盘子上菜,老板答应每天给我五块钱。”

魏谦一愣,回过神来:“你说什么?”

魏之远继续说:“他们一开始嫌我小,怕有人来查,我就说我可以假装他们家儿子,放暑假过来帮忙——哥,我看见他们的招工广告了,也打听过了,要是找个大人来做,一天至少要给十块钱的,老板只要不傻,就肯定要我。”

魏谦良久没吭声,魏之远生怕他不高兴,又连忙补充说:“我不给你捣乱,每天上午十点出去,晚上就回来的。”

魏谦侧过身,搂住魏之远的肩膀:“你哥穷疯啦?缺你这五块钱?”

魏之远:“我也能赚钱,我不是累赘。”

“累赘”两个字,魏之远说得轻极了,几乎被他吞进了喉咙里,然而魏谦毕竟离得太近,还是听见了。

魏谦忽然心里一动,听出了他话里话外的意思,隐约有点不是滋味,过了好一会,他才踟蹰不决地问:“小远,大哥是不是对你不好?”

魏之远一愣,连忙飞快地摇了摇头。

魏谦抬起手,摸了摸他的头,尽可能地把声音放地平缓:“你不是累赘,小宝也不是,你们还小呢,我养着你们是应该的。”

魏之远抬起眼看着他,魏谦略嫌粗鲁地把他的头按了下去:“将来你们俩长大了,能记得给我养老送终就行了……行了,睡吧。”

他说完这句话,奇迹般的,心里一片澄净,再也不考虑是要钱还是要命的问题了——魏谦决定,明天就去联系赵老九,他打算休整一个礼拜,之后再上场。

如果真的死了呢?

他想,如果死了,那就算了吧。

生死有命,富贵在天,他千里迢迢地跑到这里来打黑拳,归根到底,不是为了别人,总是为了自己多一些,他想有个前程,就得搏一把,没什么好说的,也没什么好怨的,公平得很。

魏之远如果知道是他一席话把他哥推上了拳场,一定宁可自己是个哑巴。

开始的一个礼拜,过得非常安稳,魏之远不知道大哥在忙什么,反正每天早晨,就像送他上学一样把他送到小饭店,晚上又会按时把他接回去,有人按时给他们送饭,有时候还是他从来没有吃过的外国饭,魏之远有种他们是来旅游的错觉。

然而一个礼拜很快过去了,那天,魏谦第一次来晚了。

天色将晚,饭店里的客人少了,魏之远不用一趟一趟跑着上菜了,他坐在老板给他的一个小板凳上,几乎望眼欲穿地盯着门口,盯一会,就抬头看一会表,一直等到了天已经完全黑了,一个人才掀开门帘进来,先是客客气气地冲饭店老板点了个头,然后才对魏之远招了招手。

老板娘刚把五块钱塞进魏之远兜里,魏之远就迫不及待地扑向了魏谦,像个炮弹一样,每次他这么一扑,大哥都能一只手接住他,然后用胳膊夹着,把他双脚离地地悠起来,可是这次,魏之远却敏锐地感觉到大哥躲开了。

他扑过去的一瞬间,魏谦不大自然地弯了一下腰,只用胳膊接住了魏之远,阻止了他继续往前扑,然后又转了半个身,侧对着他,这才拉着他往酒店走。

魏之远脸上的笑容一下子收敛了,皱着眉问:“哥,你怎么了?”

魏谦:“没怎么。”

魏之远往他身边靠了靠,皱起鼻子,闻到了他身上有一股血腥味:“那你身上为什么有血味?”

魏谦眼皮也不眨地扯谎说:“路上遇到一个杀猪的,溅我一身血,好不容易擦干净的。”

魏之远感觉到自己的智商遭到了毫无诚意的侮辱。

魏谦却不动声色地把他领到了一家麦当劳前,这种后来都没有人愿意吃的垃圾食品,当年刚进国内的时候还是挺奢侈的,它的装潢和包装都色彩鲜明,闻起来比吃起来香,所以对小孩有巨大的吸引力。

魏谦赶着快要关门的时候,进去给魏之远买了一个儿童套餐和一个冰激凌。

“我警告你啊,”魏谦说,“吃就吃了,回去别告诉你妹,她烦死了,听见了吗?”

魏之远一方面本能地被食物吸引,一方面又心怀隐忧,两厢纠结,他表情苦大仇深地点了点头,把冰激凌举到魏谦嘴边:“你尝尝。”

魏谦往后一闪,脸上痛苦的表情一闪而过,摆手拒绝:“吃饱了,没胃口。”

说完,他又好像让自己显得比较可信,故作不屑地说:“这都是给小孩吃的。”

魏之远有些遗憾地缩回手,珍惜地舔了一口手里这个死贵死贵的冰激凌,同时也在偷偷地观察着他哥。

借着微弱的路灯光,魏之远发现魏谦的脸色极其苍白,额头上的汗浸湿了他的几缕头发,贴在额角和鬓边,几乎显得他有些憔悴起来。

魏谦的眉头轻微地皱着,并且一直保持着这个表情。

魏谦这个人,和不熟悉的人怎么称兄道弟都可以,哪怕他是天生性格孤僻,四处讨生活的日子也把他磨砺成了一个知道怎么样圆滑的人,只有面对家人,他本来的臭脾气才会不加掩饰。

魏之远知道,大哥极其讨厌别人吵闹,尤其讨厌奶奶唠叨,在家里,他要保持家长尊严,所以不喜欢让自己显得很活泼,他很少笑,也很少夸谁,久而久之,魏之远只能通过他的行为和细微的表情判断他心情好坏。

根据他的经验,他哥面无表情,但是身体姿势放松的时候,心情多半是很愉悦的。

如果脸色不好,但是肯开口骂骂咧咧,就是不高兴了,但不高兴的程度很轻,属于转眼就忘的那种。

如果他的脸沉下来,同时眼神变得很尖锐,却一声不吭,那就是非常愤怒了。

他不会一直皱眉,只有身体不舒服,才会不自觉地长时间地轻轻皱眉,看起来表情十分严肃,实际上却是在忍痛。

魏之远默默地吃完了食物,顺从地被魏谦打发着去睡了。他一直闭着眼睛装——这招魏之远驾轻就熟,刚开始被大哥收留的时候,他总担心自己晚上被扔出去,不敢睡死,有时候神经太紧张睡不着,就会装睡。

果然,不一会,魏之远就听见魏谦窸窸窣窣地起来了,他感觉大哥的动作有些凝滞,撑在床上的胳膊略有些发抖。

魏之远偷偷把眼睛睁开一条小缝,魏谦似乎想起了什么,忽然转过身来,魏之远连忙把眼睛闭好。

幸好魏谦没注意,很快站了起来,从床头柜的抽屉里摸出了伤药,走进了卫生间。

刚脱下上衣,还没来得及擦药,魏谦先扶住马桶吐了,然而胃里没东西,只是吐酸水,他的对手一拳砸中了他的胃,结结实实的一下,乃至于魏之远让他吃冰激凌的时候,他都不禁恶心了一下。

好一会,反胃才平息下来,魏谦几乎快要直不起腰来了,低头仔细看了一下,确定马桶里没有血迹,他才略松了口气。

毕竟是年轻,不严重。

魏谦靠着墙休息了片刻,这才冲水漱口,开始处理身上的伤口。

他光裸的上身布满了可怕的淤青,裤子别着的胯骨上有一大块好像蛛网一样的紫色淤血,魏谦咬咬牙,抽下腰带,把裤子拉开一点,先沾着药膏使劲往淤血上按去,他要把淤血推开,关节活动开。

受过这种皮外伤的人都知道,关节处淤青一大块,本来就疼得难以弯曲,如果惯着自己一动不动,时间一长,可能就真的疼得弯不过来了,得趁着还没“锈住”的时候,得忍着疼把它活动开。

地下拳场比他想象得还要危险,才第一场,最低的等级,魏谦就赢得艰难,可他已经走出了这一步,兜里还有胡四爷叫人送来的三千块钱的酬劳和奖金,他退不出去了,除非熬完赵老九说得三场。

但艰难归艰难,他这种级别的打法,虽然遍体鳞伤免不了,但总归是死不了,况且赵老九只说三场,又不一定非要赢,实在不行他还可以认输——前提是胡四爷和赵老九他们肯让他按部就班地升级,踏踏实实地打完这三场。

那天死在他脚下的人始终在魏谦脑子里挥之不去,像这种黑拳场,几乎每个人都会服用兴奋剂,这是潜规则,拳场也会提供兴奋剂买卖,可稍有常识的人就知道,这玩意终归有度,过量食用给人的身体造成的伤害是无法逆转的,甚至有可能当场去见列祖列宗。

那刀疤男一看就是老手,他不可能不懂这些,而他的对手一身中看不中用的块状肌肉,爆发力和耐力都不一定够,绝对没有强大到让那个刀疤死命灌这玩意的地步。

要么是有什么在逼他,要么……是他吃的兴奋剂并不是市面上常见的。

疼痛刺激了魏谦的大脑,他下狠手揉着自己身上的淤血,脑子却转得飞快,至此,他突然有一个可怕的想法,如果胡四爷四处找一些像自己这样没根没底的打手,并不是单是为了暖场,而是为了……试药呢?

魏谦思考得入神,丝毫也没察觉到卫生间门口,魏之远光着脚跑下了床,正小心翼翼地透过门缝往里看。魏之远眼圈都红了,像个被激怒的小兽,他拼命地咬牙忍着,一根筋在太阳穴附近跳个没完没了,有种自己把牙都咬碎了的错觉。

过了不知多久,魏谦放下药膏盒子,双手撑在洗脸池上,轻轻地“嘶”了一声,然后接了捧凉水,洗去自己一头一脸的冷汗。

魏之远这才从一片木然中回过神来,悄悄地离开,躺回床上。

他没躺多久,魏谦就带着一身冰冷的水汽和药味出来了,然而他似乎想起了这小崽鼻子灵的事,犹豫了一下,魏谦弯下腰替魏之远拉了拉被子,转身往另一张床上走去。

魏之远终于忍不住了,哑声说:“哥。”

魏谦被他突然出声吓了一跳。

就听见那小崽子突然带着哭腔来了一句:“你要是没钱,就卖了我吧。”

魏之远心里并不是这么想的,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这句话就脱口而出。

大概……是他实在身无长物的缘故吧。

分享到:
赞(15)

评论3

  • 您的称呼
  1. 看哭了

    匿名2018/12/06 20:35:25回复
  2. 这样被迫早熟的孩子们,看着真心疼。

    鹿溪2019/01/20 21:55:26回复
  3. 太懂事有时候也不是什么好事,心疼啊,这么小知道那么多,真心疼啊

    巍巍一笑2019/01/22 21:00:19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