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春暖花开呼之欲出

小宝在医院整整住了一个礼拜。

她住院的那天大雪封城,出院的时候气温却已经骤升了十几度,春暖花开呼之欲出。

宋老太在家里煮了一大锅饺子。

小宝发现,曾经剑拔弩张的大哥和奶奶似乎奇迹般地缓和了关系,而她这样病病歪歪的,小远也不好再和她过不去,拿出了这几天的笔记给她。

棚户区的旧筒子楼三楼,一室一厅的破烂房子里,恍然间有了点家的味道。

乐晓东死了,魏谦胸中一口凝滞不散的仇恨好像也随之而去了,他的精气神似乎变了不少……哪里变了,三胖也说不好,只是觉得他没有那么深重的戾气了。

不管怎么样,都是好事。

临去接麻子妈出院的时候,三胖带着小锄头和魏谦来到了麻子家门口。

三胖往手心吐了两口吐沫,在树下一阵刨:“麻子那小子,属土拨鼠的,什么都往地底下埋,肯定留了东西——哎,谦爷,您能别在一边扎着手看着吗?能移驾过来,动动您尊贵的爪子帮帮俺老猪吗?”

魏谦把鞋上蹭得泥磕掉,头也不抬地说:“二师弟,师父给你机会让你减肥,你就别他娘的废话了,甩开肥膘挖吧。”

他说完,摸出一根烟,塞进嘴里点了,然后倒着插到了大槐树下,拍了拍树干:“好长时间没尝过了吧?不是好烟,你凑合着用。”

大槐树静静地站在一边,微风中,和着微微歪斜的烟,簌簌有声。

真就有点像麻子一样,总是不声不响地站在那,谁看他一眼,他就冲谁傻笑一下,不问就不吱声。

三胖很快挖出了麻子埋在地下的钱,塑料袋封起来的信封里还夹着一张纸条,说他就要远走他乡,只好厚着脸皮地把他妈托付给两位兄弟……“托付”的“托”还写错了。

这炸油条的文盲,老大不小的,遗书写得还不如当年刚上俩月学的小远。

魏谦和三胖合计了一下,决定把麻子已经死了的这件事瞒下来,只把钱和字条交给了麻子妈,对麻子妈统一了口径,说麻子为了给她攒钱治病,跟着一帮做生意的人走了,上柬埔寨倒卖咖啡豆去了……“去柬埔寨”这个说辞是三胖想的,算远走异乡,对得上字条上的话。

麻子妈截了一条胳膊一条腿,已经算是残疾人,按规定,她可以申请五保户,可惜全部办下来没那么容易,需要漫长的开各种证明和跑手续的过程——不然当年魏谦也可以以未成年人的名义申请,只是当时太耗时间,他没这个心力,跑不起。

现在他和三胖都有心有力,这事却依然办不成,因为过不去麻子妈自己那关。

魏谦尝试着提起这事时,麻子妈坚定地认为自己已经有了个将近成年、并且有劳动能力的儿子,现在儿子虽然不在眼前,但是去国外做生意的,有经济来源,她不该蓄意欺骗政府那点补助金。

她觉悟高得简直让魏谦脑仁疼,于是回去以后,他狠狠地捶了三胖一顿。

都是这死肥肥出的馊主意,编的馊瞎话,得,搬起石头砸自己脚了。

魏谦没有再回夜总会,他甚至没有再关心过乐晓东死了以后,财产都由谁打理了。

“小魏哥”已经随着死了的乐哥一起销声匿迹,金盆洗手了,他做打手做得本分极了,谁都知道他只是乐哥养得一条咬人的狗,牙口再厉,也没人关注他,他们有的是别的事来互相打破头。

魏谦托三胖爸找到了一个工厂点货员的工作——哦,说白了就是搬东西的。

临时工,按件计费,纯体力活,中午管饭,一人俩馒头,魏谦没干多长时间,就满手都是大泡,整天都是脏兮兮的,一天到晚要看人脸色。

打手“小魏哥”的日子,弹指就成了镜花水月。

魏谦开始干这个活的第三天,蹲在路边拿针挑手上的血泡的时候,心里平静得自己都觉得诧异。他曾经认为,这样的日子会把自己年轻的脊梁给压弯,会一想到自己这幅德行和“出人头地”四个字之间十万光年般的距离,就觉得心如刀绞。

然而并没有。

如今他想要“出人头地”的那种心绪依然没有半点改变,他依然是个做梦都想赚大钱的钱串子,依然需要钱,需要养家糊口,可大概是他已经目睹过了足够的浮华,经历过了刻骨的生死,他的心已经不知不觉间就沉下去了很多。

对此更加喜闻乐见的是宋老太。

即使魏谦每天被人吆五喝六,孙子一样地干活,她也欣慰地为他终于“走上正途”松了口气。她是庄稼人出身,不觉得体力活有什么不好,凭力气吃饭,吃得天经地义。做小工,哪怕吃糠咽菜,也比出入夜总会的穿金戴银强。

宋老太在主观地认为魏谦前途一片光明的时候,也终于发现,这个大男孩,还不到十八岁,已经确确实实是在撑起一个家了,于是对他好了一些。

她不知从哪弄来了跌打损伤的药膏,偷偷放在魏谦的床头柜上,又为了帮魏谦补贴家用,每天早晨三点多起来,煮上一锅茶叶蛋和玉米,踩着人们上班的时间出去卖,下午再去收硬纸盒子、包纸和瓶子去卖。

乃至于魏谦也不得不承认,这个神经兮兮的老娘们儿是个了不起的人物——她就这么起五更爬半夜,竟然还能兼顾家里孩子们的一日三餐,还能精神矍铄地和邻居那个恶老太每天大战三百回合,相互问候生殖器地骂战一通。

恶老太被魏谦小时候拿着菜刀吓唬过,不敢出门硬碰硬,两家各自上着门上的锁链,留出一个门缝以供声音畅通无阻,开战。

这两个老货掐出了风格掐出了水平,嘴里蹦出来的脏话让魏谦这个职业流氓都听不下去。

三胖不出门进货的时候,就坐在楼道里,抓一把瓜子,一边嗑,一边津津有味地听一段,等战斗结束,他拍拍瓜子皮,扯着嗓子鼓掌叫好,他声音洪亮,一个人能打造出“满堂彩”的效果。

这时宋老太和恶老太就会一致对外。

宋老太骂:“小逼孩子!”

恶老太骂:“大逼胖子!”

三胖凑齐了一个“二逼”,心满意足地扭着走了。

后来魏谦过去,一脚把恶老太家的门闩踹坏了,又和宋老太在家里大吵一架,让这俩混账老太婆把嘴都放干净点,别把好好的孩子都教坏了。

……事实证明,俩泼妇斗不过他一个人,于是她们俩自觉将切磋时间转移到了午后,少年儿童们上学的时候,周末及法定节假日休战。

魏谦把烟戒了,抽烟太贵。

魏之远感觉童年让他印象深刻的有两种味道,一种是廉价的烟草气味,一种是后来跌打损伤膏的药味。

那段时间,每天他做完功课抬头看的时候,大哥都一定已经累得躺在床上睡死过去了,天渐渐热了,魏谦就穿个“二杆梁”背心和大裤衩,把薄毯往腰间一搭,留给魏之远一个背影。

打手生涯和繁重的体力劳动把魏谦磨砺得腰间没有一丝赘肉,修长紧实的肌肉紧紧地贴着,后腰永远是窄窄的凹下去,突兀的一对肩胛骨就像一双展开的翅膀,好像只要藏在下面,就永远也不会受到伤害。

魏之远看他一眼,又低头写了两行字,正抄到一个课文课后词,那个词是“长兄如父”。

男孩按着老师的要求工工整整地写了五遍,然后合上书本,关上灯,循着空气中已经习惯了的药味爬上床,爬过魏谦,熟练地钻到了他怀里,魏谦半梦半醒间下意识地抬手拍了拍小孩的后背,带着鼻音低声说:“快睡。”

魏之远从这两个字中分辨出了浓稠得恰到好处的宠爱意味,心满意足地合上眼,享受着一天最舒服的时刻。

此后每每提及“幸福”,魏之远都会想起自己年幼的时候窝在大哥怀里、蹭着他的胸口,闭上眼睛等待沉沉睡去的一刻……即使他已经长大到大哥的怀里再也装不下了。

匆匆又过了半年。

这一天小宝和小远期末考试,考完试就意味着要放暑假了。

夏日如火,魏谦骑着一辆二十块钱买来的二手自行车,来到了冷饮批发市场,小商小贩们都从这里进货,魏谦也打算批发一箱冰激凌回家给俩崽子解馋。

很多家里有小孩、冷饮消耗大的人家都会从这里直接买一箱冰激凌回去,平均零售一两块钱的冰激凌,批发价只有四五毛,能省好多。

魏谦正在看产品名录的时候,突然,一个人有点犹豫地叫住了他。

“魏谦?你……是不是魏谦?”

魏谦回头一看,只见对方是一个有些眼熟的中年妇女,他先是愣了一下,随即仔细地打量了她一番,才恍然大悟地想起来:“你……您是李老师?”

李老师踩着高跟鞋快步走过来,一迭声地问:“真是你!你是怎么回事?连声招呼也不打就退学,我还找过你好长时间,一直没消息,你到底干什么去了?有什么天大的事?为什么不把学上完?”

三年了,骤然见了她,魏谦竟然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学校?那好像……都已经是上辈子的事了。

然而面对旧班主任,魏谦却忍不住低下头,这一刻,他既不像暴虐凶戾的夜店打手,也不像沉默寡言的年轻小工。

他忽然变得像个正常的、在老师面前有些拘谨中学生。

魏谦苦笑了一下:“老师,这说来可就话长了。”

魏谦带着一箱冰激凌和一个陌生的中年妇女回家的事,让所有家庭成员都非常的意外——因为印象里,大哥就没对谁这么客气过。

这位客人衣着整洁,带着眼镜,说话客客气气的,非常有礼貌,举手投足间一看就知道是个知识分子,和周遭环境格格不入。

等奶奶弄明白了李老师的身份之后,她惊得连话都说不利索了——她老家的行政区域是这样的,先是省,省下面是市,每个市管辖着下属十几个县,构成一个行政地区,一个县下面又有七八个乡,乡下面才是数不清的小村落。

宋老太老家相对偏远落后,村里孩子上小学要去乡里,初中要远走县城,上高中则要坐上七八个小时的车,去市里,她们村里好多年都没有能考上高中的。

更不用说高中老师了,她有生以来第一次见到一个活的高中老师。

宋老太几乎把李老师当成了国家领导人来接待,拿出了浑身解数,做了一桌最高规格的菜,死活要留下她吃饭。

李老师实在盛情难却,只好在饭桌前坐了下来,看着这个家,李老师多少明白了魏谦退学的原因,她在应付着热情洋溢、不停地给她夹菜的宋老太之余,试探地说:“魏谦,我记得你那时候成绩挺好的,说真的,就这么不上学了,真的挺可惜的。”

魏谦没应声,拿起一边小碗:“老师我给您盛碗汤。”

李老师接过来,接着说:“你知道,我在咱们学校里也工作二十多年了,作为老教师,在校领导那多少有点面子,而且你叔叔……哦,就是我丈夫,他在市教育局工作,你要是愿意,我可以让他想办法帮你把学籍弄回来,就插在我现在带的班里。”

这话音一落,饭桌上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地停下了动作。

分享到:
赞(18)

评论3

  • 您的称呼
  1. 大哥快回去读书吧!你的博士梦呢!

    匿名2018/10/10 19:37:37回复
  2. 我个人私心上希望大哥能回去读书

    匿名2019/03/31 23:57:25回复
  3. 谦啊,回去读书吧!

    P大的粉丝2019/04/11 22:31:56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