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你是我老板

麻子好像知道魏谦会蹲在他家门口堵他,干脆,家不回了。

他甚至连医院也不去了,只有账上快没钱的时候才神龙见首不见尾地悄悄去交个钱,自从在夜总会里被魏谦看见一次,他就铁了心地开始躲着魏谦。

这天晚上,魏谦不当班,他和三胖不知道第多少次在麻子家门口转悠,三胖从魏谦手里抢了根烟,往地上一蹲,盯着地上的蚂蚁窝说:“丫够能藏的啊,哎谦儿,你说那小子当年念书那会儿,要是有这迂回的脑子,他能连个数也数不过来吗?”

魏谦被他念叨得烦:“闭嘴,那么多话,你嘴漏?”

三胖捂住胸口:“你们这群小兔崽子,都儿大不由娘了是吧?我一把屎一把尿……”

魏谦凉飕飕地扫了他一眼。

三胖的话音戛然而止,片刻后,他用一种半开玩笑的口气意味深长地说:“你没发现你最近戾气越来越重?毛血旺吃多啦?”

魏谦没理他,三楼的玻璃上,魏之远趴在了窗户上,指了指某一个方向,冲他们做着口型。

三胖:“那猴孩子趴窗户上跟个壁虎似的,干什么呢?”

魏谦一把拉住三胖,拐进了麻子家后面的小胡同,悄声对三胖说:“我让他盯着远处给我望风。”

三胖大奇:“因为这事,你还给他买了个望远镜?”

魏谦:“没有,他不知道从哪弄来的塑料的凹凸镜,对好焦距自己拿硬纸卷糊的。”

三胖感慨万千:“真棒,心灵手巧,科学家的好苗子……卧槽,这是什么?”

魏谦从墙角拎起了一个麻袋和一卷麻绳,自己拎起麻袋,把绳子丢给三胖:“躲老子?绑了他。”

三胖低头看着手上的一卷麻绳,更加感慨万千:“真棒,杀人绑票,梁山好汉的好苗子!”

魏谦走了两步,回过味来:“你骂我是土匪?”

三胖:“哎哟喂,宝贝,你可真有自知之明。”

魏谦:“……”

三胖看不惯他,所以三天两头地要拿话茬刺他两下,魏谦心里都知道,但他也不计较。

他走着自己选的路,生死不论,无怨无悔。

可如雨中孤身穿行,凄风苦雨,满身泥泞,别人愿意拿手心捂他一下,他只觉熨帖,并不反感。

麻子远远地窥探了一番,确定胖子和魏谦都不在,这才做贼一样地回到自己家,麻子紧张得要命,一边哆哆嗦嗦地掏钥匙,一边鬼头鬼脑地四处寻摸,终于,他把钥匙插进了钥匙孔,松了口气。

然而这口气没松到底,突然,他眼前一黑,被人猛地推在了墙上,那人一膝盖顶住他的身体,拧住他双臂的手好像铁打的,随后,麻子的双手就被绑住了。

麻子心里一沉,一股难以抑制的尿意涌上来,他第一反应就是被警察逮了,心里就俩字——完了。

魏谦和三胖一边一个架着麻子到了魏谦家里。

宋小宝好奇地看着她那被五花大绑的麻子哥,跳出来大喝一声:“绑票!缴枪不杀!”

三胖苦笑:“亲妹妹,你可真是添得一手好乱。”

魏之远连忙一把拉住她,推着她到小屋里,学着大哥的口气说:“你数学作业写了吗?我不给你抄。”

没地方抄作业是天大的事,宋小宝撅起嘴,对绑票失去了兴趣。

魏之远把她推进屋,从门缝里往外看了一眼,三胖看见了,连忙满面堆笑,对他竖了个大拇指以兹鼓励。魏之远冲他笑了一下表示友好,却依然等他大哥的反应。

魏谦从兜里摸出一盒夜总会免费给客人备的那种薄荷糖,隔空扔了过去,这回魏之远眉开眼笑,屁颠屁颠地伸手接住,心满意足地关门走了。

三胖觉得此情此景分外眼熟,后来才想起来,此乃标准的驯狗动作——魏之远就差张着嘴接了。

“你啊,”三胖摇头晃脑地对魏谦说,“缺德得祖坟上都烤羊肉串了。”

然后他们俩一起把麻子脑袋上的麻袋解了下来。

他们俩都没想到能把麻子吓成这样——麻子的眼神都是散乱的,直到看清了他们俩之后好半晌,呆滞的眼珠才转了一圈,他倒气似的深吸了一口,两腿一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我嘞个二舅姥爷,”三胖蹲下来,仔细打量他的脸色,“青春痘都吓白了,你到底是做了多少亏心事啊弟弟?”

魏谦没打算废话,一把扒拉开三胖:“那天和你见面的人是谁?他给了你什么东西?为什么要给你钱?你干嘛见了我就跑?”

三胖拉他:“慢点慢点,别把他脑子烧了。”

“烧了更好!”魏谦一把拎起麻子的领子,“你想自己说还是让我搜你的身?”

麻子看着他近在咫尺的兄弟,舌头像是打了结,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只能深深地看着魏谦,眼睛里折射出某种惊心动魄的悲哀。

魏谦不管他悲不悲哀,说到做到,一言九鼎地开始动手搜他的身,很快,他就从麻子兜里找到了几个小纸包。

魏谦当然知道那是什么,他死也不会忘了他妈临终时是怎么个鬼样,然而他竟然一时间难以相信,愣了一下之后,他缓缓地拆开了其中一个纸包,里面细白的粉末终于成了他无法逃避的现实。

“这是什么?”魏谦问,随后他的声音陡然变了调子,“这是什么?!”

一行眼泪从麻子的眼角流了下来,就像一只在干涸的河床边垂死的乌龟。

魏谦突然跳起来,当胸给了他一脚,可惜没踹实在,就被三胖一把抱住往后拖到了沙发上,魏谦奋力地想要挣开他:“反正他不要命了,不如我直接打死他,还能干净环保节能减排呢!”

三胖作为一个非战斗人员,兜不住他,连忙说:“孩子孩子,那俩孩子还在屋里呢,你别在这喊打喊杀的。”

一句话,奇迹般地让魏谦冷静了下来,魏谦下意识地回头看了一眼小屋,发现小屋的门被推开了一条门缝,两双小眼睛一上一下鬼鬼祟祟地正往外面窥探,俩崽子一对上他的目光,顿时吓了一跳,“咣当”一下,欲盖弥彰地把门关上了。

魏谦心口一把怒气,哭笑不得地散了大半。

而麻子却再也压抑不住,他像是胸中压抑了整个世界的荒凉无望,往后一仰,侧身躺倒在地上,双手依然被绑着,蜷缩成了一个大虾米,不住地以头抢地,嚎啕大哭,仿佛非这样不能发泄他胸中万中之一的郁结。

三胖放开魏谦,蹲下来,圆滚滚的手指沾了一下不小心洒在地上的粉末。

他静静地等着麻子哭了一会,直到他哭声减弱,三胖才轻声开口问:“这是‘白面’吧?”

麻子只是“呜呜”地哭,说不出话来,三胖低了下头,再抬起来的时候眼圈都红了,他拼命地望向另一边,企图把眼泪憋回去,嘴唇不自觉地抿成了一条线。

“我知道这肯定不是你自己吸的,你干不出这事,我也知道,是咱妈钱不够用……”三胖声音沙哑,至此,却说不下去了,他深吸了好几口气,宽厚的后背就像一个起伏的风箱,才接上了话音,“可这是死路啊兄弟,哥不能看着你往死路上走啊!咱妈要是知道了,她今天晚上就能吊死在医院的暖气片上。你怎么……你们怎么都那么不懂事呢!”

魏谦木着脸,默然不语,麻子的眼泪好像都流干了,奄奄一息地躺在那,毫无反应。

三胖的手指在眼睛上抹了一下,不让别人看出他哭了。

三个人在小小的客厅里相对沉默了半晌,魏谦突然走到床头柜前,拉开,里面有一小叠人民币,都是他最近积攒的,他把钱塞进了麻子放毒品的兜里,一字一顿地说:“三哥还有父母,做不了他们家的主,我们家我当家,我说了算——你看我这房子,要是出手,能值多少钱?够养咱妈多长时间?钱用完你就跟我说,有钱我给你钱,没钱我把它卖了。”

麻子的目光缓缓地落在他们俩人身上,眼睛里全是血丝。

魏谦不耐烦地说:“看什么看,遇到点屁事就抱头痛哭,你们俩出息呢?不就是钱吗?不就是钱吗?”

他说到这,接不上了。

是啊,钱有什么了不起的?可他们就是没钱啊!

魏谦站起来,一屁股坐在了破旧的沙发上,努力地平复着自己的心跳——他听见了自己胸中困兽的声音。

三胖叹了口气,把麻子的绳子解开,扶起他,捡起几包“白面”,全都顺着厕所冲了下去。

那天晚上,麻子接了魏谦和三胖给他的钱,一声不吭地走了。

他走到楼前面——他和他妈原来炸油条的地方,突然停住了脚步,麻子仰起头,冲着楼上喊了一声:“啊!”

魏谦和三胖推开窗户往下看。

麻子“噗通”一声跪在了原地,弯下的脊梁团成了一个虾,他给他的兄弟们赤诚的情义磕了个头,然后伸手摸了一把额头上的泥土和草屑,站起来走了。

他不善言辞,关键时候说不出话来,非如此不可。

天上一轮新月升起来了,再圆,就是中秋了。

那个专门欺负孩子的变态还是没找到,大概是变态也没想到,一样米能养百样人,香香软软好欺负的小孩子里面,也有诸如魏之远这样打架不要命的壮士,那位变态估计让魏之远一管子戳得当场阳痿了,后来一直也没再出现过。

八月节头一个礼拜,魏谦挂了一回大彩,有道是人在江湖漂,哪能不挨刀,他眼下是才混出个名头,真想在这小小的江湖上扬名立万,不挨个千百刀,熬不出头来。

魏谦这是第一回挨了砍刀,他是被人抬回来的,虽说都是皮外伤,可满身的血也吓人得要命。

不过他虽然最后趴下了,可当时到底还是扛住了场子,乐哥非常感激他,也认为他是个可造之材,给了他好大一笔过节费,让他回家养个把月再来,魏谦“带薪”休假了。

钱能慰藉魏谦的心,却慰藉不了小宝的心,小宝一辈子没见过这么多血,当时就活像被竹签子炸了屁股的耗子,对着他嚎了个惊天动地,宛如一阵阵炸雷在魏谦耳边响,把他烦了个死去活来。

三胖彻底沦为他们家的保姆,拍着小宝的后背:“哎,不哭不哭,没事啊,你哥皮糙肉厚,没事呢。”

小宝哭得直打嗝。

“三、三哥……”她断断续续地说,“我哥,我哥……是不是要……要死啦?”

“……”三胖沉默了片刻,“去你的,倒霉孩子,胡说八道,你盼点好行不行?”

小宝哭得更加肝肠寸断:“我、我看见他……翻白眼啦!”

三胖沉重地叹了口气:“我的祖宗哎,那分明是让你气的啊!”

相比她的惊天动地,小远的反应平淡得多,他低着头,始终一声不响地蹲在魏谦床边,好像一个没有存在感的背后灵,魏谦被小宝吵吵得脑袋疼,看她哭得那么伤心,又不好一嗓子吼住她,只好试图分散自己的注意力。

魏谦伸出包着纱布的手,粗鲁地摸上魏之远的头,掰着他的后脑勺让他抬起脸来:“哎,低头干什么,捡钱啊你……”

魏谦话音陡然中断,他看见原本低着头的魏之远眼圈红红的,悄无声息地“啪嗒啪嗒”掉着眼泪,紧紧地咬着牙,捏着他小小的拳头,显得又伤心、又愤恨。

魏之远那年不满十岁,个子长了一些,还没来得及进入疯狂发育的青春期,他心里清晰而又难以忍受的伤心愤怒,认为是自己拖累了大哥,让他为了一点钱这么卖命。

只有蜜罐里泡大的孩子才不想长大,魏之远不是,那一刻,他歇斯底里地想要变得强壮,歇斯底里地想要变成一个真正的男人。

宋小宝的嚎啕大哭只让魏谦觉得无奈,然而魏之远却让他觉得动容,魏谦难得心软,往旁边挪了挪,给魏之远腾出一个小小的空间来,伸手拍了拍:“上来。”

魏之远乖顺地爬到了床上,小心翼翼地窝进了他怀里。

宋小宝眼巴巴地看着他:“哥,我也想和你一起睡。”

魏谦对她的眼神毫无办法,只好妥协:“行啦,你也过来吧,我警告你啊宋小宝,这是最后一次,你是女的,老跟男的一起睡像什么话?多大了,狗屁也不懂。”

三胖啧啧称奇,小狼崽子魏之远像个没骨头的猫似的拽着魏谦的衣服不撒手,黏糊得不行,另一边宋小宝变成了个只会唠叨一句话的八哥,来回来去那几句:“哥咱不干这个了,不许干这个了。”

而魏谦这种耐心指数为负的人竟然没跟他们俩急。

开始小宝说一句,魏谦就应一句,后来发现她这一句话说成了车轱辘,气笑了:“你快睡觉吧,不许说话了!”

小宝:“哥你不许干这个了。”

魏谦:“……”

他叹了口气,勉强坐起来,拍着小宝哄她睡觉:“听你的,你是我老板,行了吧?”

三胖悄无声息地帮他们锁了门自己走了,他突然觉得也没那么严重,有着俩孩子的牵绊,魏谦怎么也不至于落到六亲不认的地步。

分享到:
赞(65)

评论15

  • 您的称呼
  1. 昨天刚看完《活着》哭的像个智障,今天看《大哥》哭的像个傻逼…

    匿名2018/10/14 16:34:57回复
  2. 我今天份的眼泪已经没了大半

    沈韵2018/11/19 02:11:02回复
    • 沈韵小姐姐又看到你了吖

      顾长卿2018/12/23 00:25:43回复
  3. 这应该是皮皮写过的最彪悍的一篇文了吧……

    银铃2019/02/18 20:58:18回复
  4. 只有在蜜糖罐里泡大的孩子才不想长大
    甜甜的文总是这么直接 戳到心头

    确认过眼神是甜甜的人2019/03/02 23:37:31回复
  5. 当小宝对她哥说“不许干这个了”的时候,心里有点……感触?说不上来是什么,有点难受

    匿名2019/03/31 22:04:03回复
  6. 啊……我就是一个在蜜罐里泡大的孩子,我想长大的,只是好像长不大了☹️焦虑

    匿名2019/03/31 23:16:42回复
  7. 泪点极高的我,嗯……掉了5滴眼泪,很难得了

    染柒2019/06/11 00:22:09回复
  8. 九殃刚从隔壁锦瑟那里过来,哭死了,大半夜在被子里哭出声

    九殃2019/07/09 23:47:24回复
  9. 我不会是对悲伤的剧情免疫了吧,我除了觉得可怜,啥感觉也没有

    江欲2019/07/13 17:44:35回复
  10. 哎,钱串子不容易啊,要养活两小的

    废墟2019/07/14 15:39:20回复
  11. 我实在太喜欢大哥了

    镇魂男鬼2019/07/26 13:54:11回复
  12. 怎么说呢,大哥可真是莫名的心酸中带着柔情。戳泪点哎。

    阿鱼2019/07/26 22:35:12回复
  13. 不就是钱吗。。。

    镇魂男鬼2019/08/07 21:55:13回复
  14. 我的泪点是不是太高了,虽然心很痛很酸,但一滴眼泪没掉下来

    沫沫2019/08/14 18:23:19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