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我教过你这么做人吗

宋小宝断断续续、词不达意,好不容易才说明了事情的经过。

自从魏谦不再接他们俩放学以后,每天晚上一根“双棒”的福利就没有了,对此小宝非常的不高兴,可是她不敢开口找魏谦要钱,魏之远肯定不会要,指望他们大哥能自己能想起这点鸡毛蒜皮的屁事,更是天方夜谭。

于是他们俩商量好,每天走小路沿途捡易拉罐,捡回来以后偷偷藏在小宝床下,等着卖钱用。

这一天不知道为什么,小远照常走到一半,突然不让她走小路了,两人绕回到了大马路上,宋小宝不明白是怎么回事,照例是跟他吵嘴,结果这次魏之远连招都没接,不由分说地一路强行拽着她走了。

当时魏之远表情太可怕,所以宋小宝最后毫无意义地顺从了。

宋小宝这个同学,她是个非常典型的怂孩子,平时给鼻子上脸,别人声色一厉,她一秒钟就能变成一只小鹌鹑。

幸亏是个丫头,不然将来长大了没准是个当公公的好材料。

魏之远带着她漫无目的地在大马路上乱转,先是到了十字路口处的百货商场里,七扭八歪地转了一圈,出来以后他又非常警觉地往周围看了看,带着她走了从好几家小店,都是从前门进后门出,足足在外面晃荡了半个多小时。

之后,魏之远才带着小宝往家的方向走去,那时天都有点黑了。

回家要穿过一片小胡同,必经之路,没法绕。

宋小宝看见当时小远不把书包好好背着,而是拎在手里,书包拉链拉开,他一只手塞在包里,也不知道是在找什么,足足找了一路,手都没拿出来。

然后她听见脚步声,魏之远的神经好像一下就绷紧了,宋小宝就看见一个男人走过来。

具体多大年龄,长什么样,她哭哭啼啼地也说不清楚,只会说是个大人,像三胖的爸爸一样大的一个陌生人。

魏之远突然使劲推了她一把,让她快跑。

直到这时,宋小宝依然弄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然而小远的态度带给了她莫大的恐惧,尽管小宝不知道她自己在怕什么,可当时就是吓得汗毛都立起来了。

她本能地遵从了他的话,跑到了小路尽头,越跑越害怕,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发现小远把手从书包里伸出来了,原来他的书包里藏了一根钢管,男孩双手握住了,侧身贴在墙上,警惕地看着那个陌生人。

瞥见她回头,魏之远愤怒地冲她喊:“快跑!打电话找大哥!”

宋小宝再不敢停歇,一口气地跑回家,可直到家门口,她才发现,自己根本没有钥匙——他家的钥匙总共有三套,一套魏谦拿着,一套放着备用,还有一套以前是三胖妈拿着,现在给了魏之远。

魏谦本意是想着反正这俩孩子总是同进同出,用一套钥匙就够了,小宝毛手毛脚的,给了她也怕被她弄丢了,可节骨眼上,俩孩子把这码事给忘了。

如果不是碰见接到三胖电话匆匆赶来的磊子,小丫头现在还主意全无地在门口哭呢。

魏之远在外面流浪过,对各种恶意的人比小宝敏锐得多,恐怕是半路上就感觉到自己被人跟上了,所以才带着小宝绕路,他的处理方法其实很正确,只是孩子毕竟还小,最后到底没能甩掉对方,还是被堵住了。

这时,三胖也赶到了,三胖实在不放心,打完电话以后跟着就打了辆车回来。

一下车,他就上气不接下气地对魏谦说:“没事,谦儿,你放心,乐哥也听说了,他知道是你家的事以后,立刻派人去帮你找了,你……”

他的话音突然被打断,因为魏谦面无表情地抬起手,一巴掌把小宝的脸打到了一边。

磊子吓了一跳,忙跳起来拦在魏谦和小宝中间:“谦儿,哎,谦儿!她还小呢,一个小屁孩子,她懂什么?你跟她急什么?”

三胖比较不客气,三步并两步地冲过来,冲着魏谦的耳朵咆哮:“妈逼你是活驴吗?往哪打呢?小孩的脸不能打你知道不知道!魏谦你是不是疯了?你个丫挺的玩意儿手那么重,打聋了她怎么办?啊?”

小宝有生以来第一次挨打,她简直是震惊的,开始没反应过来,好一会,才感觉到脸上火辣辣的疼,她难以置信地伸手捂住脸,脸皮涨得通红,眼眶里开始蓄满了泪珠。

被三胖扯到一边的魏谦冷冷地看着她:“我看你敢哭!你还有脸哭?”

小宝果真就不敢哭了,竭力忍着,实在忍不住,她抽筋一样地抽噎一声,脸都憋得由红变紫了。

魏谦把自己的胳膊抽出来,居高临下地看着可怜兮兮的小丫头:“你把他一个人丢哪了?”

小宝抽抽噎噎地说了一个胡同名:“我……我刚、刚才跟磊子哥说、说过了……”

磊子赶紧说:“对对,我刚才通知过了,现在有兄弟往那边过去了,谦儿你别急啊。”

魏谦弯下腰,直视着宋小宝的眼睛:“明哲保身,临阵脱逃,宋离离,我教过你这么做人吗?”

这句话里有两个词小宝没听懂,可不妨碍她领会了精神。这比大哥抽她一耳光还疼,宋小宝的眼泪终于大颗大颗地掉了下来。

三胖看不下去,把小宝拉到身后:“你怎么说话呢?你这是迁怒!非得把你亲妹妹搭进去你才爽是吧?你有病啊!”

魏谦无视了他,从兜里摸出钥匙递给磊子,客客气气地说:“谢谢兄弟,屋里喝杯水去,我今天招待不了,得先看一眼去。”

说完,他看也不看宋小宝一眼,扭头就走。

宋小宝哭得更凶了,三胖赶紧弯下腰把小宝抱了起来,笨拙地像个大熊一样拍着她的后背,哄着说:“妹妹,咱不哭啊,你哥今年没打疫苗,狂犬病犯了。没事,三哥给你找条毛巾敷敷,一会就不疼了,不怕不怕,三哥在这,你哥不敢再打你了。”

小宝趴在他的肩上,哭了个死去活来。

在宋小宝的童年里,她只记得一个人的怀抱,就是她的胖子哥。

胖子哥一到夏天身上就有股怎么也洗不掉的汗味,再干净都显得臭烘烘的,更别提有时候他身上还会沾上油烟味、菜味,呛人得很……然而那几乎是她能得到的唯一一点温暖的抚慰。

她短命的妈死得太早太不体面,以至于她对那个女人没有任何印象。

而哥哥……打她有清晰的记忆以来,大哥似乎就没怎么抱过她,最亲昵的行为也顶多就是在她头上摸几把。

小宝有时候半夜里踢被子,被冻醒了也不盖上,都是故意的,她装睡等着哥哥来给她盖,哥哥会非常轻柔地拉上被子,掖一下被角,有时候还会顺手把她脸上的头发拨到一边。

那是他白天没有的、难得一见的温情。

她哥疼她,小宝知道,她要什么大哥给什么,小宝也知道,可是她依然畏惧他,很多时候主动开口要东西,也要得心惊胆战,并不十分地理直气壮,因为哥在家里老是冷着一张脸,皱着眉来去匆匆,甚至没耐心和她多说几句话,陪她看一会电视。

小宝总觉着大哥虽然爱她,爱得却非常有限,如果她太讨人嫌,说不定大哥那一点爱就收回去,不再给她了。

小宝嚎啕大哭,并不是因为魏谦打了她,其实她更害怕大哥不喜欢她了。

可惜胖子哥是个糙人,安慰人总也安慰不到点子上。

魏谦是在半路上碰到小远的,小远跟着一个乐哥的小兄弟,那位兄弟叫小贺,跟魏谦虽然不是很熟,但也偶尔有些来往。

小贺走在前头,不时回头看一眼后面的孩子还跟没跟着,魏之远见过他一面,算是认识,却拒绝让小贺拉着抱着,只肯一言不发地拎着他的钢管走在后面。

小东西走路的时候不抬头,专心致志地看着脚下,从小贺的角度,只能看见他头顶上小小的发旋。

小贺找到魏之远的时候,没能看见那个传说中专挑小孩下手的变态,只有一个六十来岁的老阿姨手里拿着个长把的扫帚守着小远,不时问他两句什么。

那变态已经跑了,魏之远外衣扣子崩掉了两颗,脸肿起一半,头上有一条大口子,明显是有人按着小孩的头往墙上撞的,钢管底下的尖沾了一点血迹,墙上和地面上都有尖利的钢管划过的痕迹,可见是经过了一番战斗。

这个小战士从头到尾没有放弃他的武器,直到幸运地惊动了一个刚好经过这边的老阿姨。

小贺过去的时候,魏之远正缩在墙角休息,感觉到有人靠近,肩膀明显收紧耸动了一下,整个人紧绷起来,虽然没有动作,但是小贺有种错觉,仿佛自己再往前走一步,那小崽手上的钢管就敢照着自己的脑袋削。

小贺停下脚步,试探着叫了一声“小远”,魏之远费力地睁开肿了的眼睛,打量了他片刻,认出了小贺,身体才微微放松了下来。

老阿姨狐疑地看了看这个疑似混混的小青年,不放心地问:“孩子,你认识他吗?”

魏之远点点头。

老阿姨这才放心,带着她的长把扫帚走了,末了感叹了一句:“都什么人啊?该枪毙,这世道太乱了。”

小贺检查了一下,发现小孩身上的衣服还是完完整整的,好歹先松了口气。

他在前面走,魏之远就不远不近地在他身后跟着,脚步有些踉跄,但是态度非常强硬,他不让人扶,也不正眼抬头看人,小贺觉得这小子小小年纪,身上就有种亡命徒一般的气质,好像不知道疼,也不知道害怕,本能地会和人拼命。

小贺也不再试图和他交谈,因为这小崽满脸血一身伤,还杀气腾腾的模样让他有点毛骨悚然。

直到魏谦冲过来一把抱起了魏之远。

小男孩好像愣了几秒钟,才反应过来抱着他的人是谁,他后知后觉地放松下来,手里的钢管“呛啷”一下落到了地上弹了两下,小贺看见那双布满尘土和血的苍白的小手紧紧地攥住了魏谦的衣服,接着,魏之远整个人都哆嗦了起来,就好像这孩子天生反应比别人慢半拍,直到这会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直到这会才刚知道害怕。

他像小猫一样叫了一声:“哥……”

小贺看着小孩猫崽一样小心翼翼地把头埋进魏谦的颈窝里,还以为他要哭,可是魏之远到底没哭,他只是在大哥怀里瑟瑟发抖了片刻,过了一会,仿佛要确认什么似的,又叫了一声“哥。”

魏谦问:“疼不疼?”

魏之远从不知道大哥也有这么温柔的时候,几乎有些受宠若惊,先是本能地点点头,而后反应过来,又用力地摇了摇头。

没想到他这一摇头,两行鼻血就流淌了下来,魏之远立刻抬起袖子,囫囵地抹下去,偷偷地把沾了血迹的手背在身后,生怕大哥嫌弃。

可是这回,他那脾气臭嘴毒的大哥没有嫌弃,也没有放下他,甚至允许他腻腻歪歪地伸出胳膊搂住自己的脖子,把头靠在自己的肩膀上,一路把魏之远抱回了家。

魏谦还是个少年,个头已经差不多了,肩膀却没有完全拉开,骨头有些硌人,肌肉没来得及长成型,硬邦邦的。

可是这硬邦邦的肩膀硌得他越疼,魏之远就越觉得有安全感。

小男孩不知不觉中,竟然靠在了这么一个硬邦邦、带着些许药味的怀里睡着了。

分享到:
赞(13)

评论17

  • 您的称呼
  1. 没人吗?

    超爱P大的2018/09/08 16:14:25回复
  2. 看完杀破狼和镇魂抱着顾昀长庚,背着沈巍云澜来看魏谦和魏之远

    超爱P大的2018/09/08 16:16:53回复
    • 我也是!

      我是阴司哎2018/10/24 08:54:59回复
  3. 希望多少年后有人能发现我

    超爱P大的2018/09/08 16:17:37回复
    • 发现你了,推荐《默读》,也挺好看的。

      匿名2018/09/24 21:10:50回复
  4. 唉,我真的好心疼啊,私心里我个人更喜欢小远一点,所以觉得小远和味千太苦了,可是妹妹这样的性格刚刚好啊,如果妹妹也是饱受苦难坚强的样子,那味千所受的辛苦与渴望给两个孩子的庇护就没有了意义,味千是有自尊的啊,小宝这样,真的刚刚好。小远其实不必要这样成熟,可他的苦难造就了性格,他太过懂事太让人心疼了。味千我不说了,我爱他。感谢皮皮,人物刻画的太好了。

    匿名2018/10/11 13:33:39回复
  5. 感觉之后的魏之远会有点病娇属性

    我是阴司哎2018/10/24 08:55:52回复
  6. 突然人多,我也希望多年以后有人能发现我,懂的

    沈韵2018/11/19 01:54:18回复
    • 我就是跟着你从默读到大哥跟过来的

      魏传柯2018/11/27 22:18:55回复
  7. 啊啊啊…人多诶,希望有人眼熟我。同样强推默读

    匿名2018/12/15 21:47:55回复
  8. 啊啊啊…人多诶,希望有人眼熟我。同样强推默读

    眼熟我2018/12/15 21:48:18回复
  9. 默读好看耶!小远好可怜啊!我要有这么个弟弟,我肯定好好疼他

    花城家的娃2018/12/15 23:13:59回复
  10. 默读已经看完了啊大哥看得我怪心酸的

    大年2018/12/22 08:27:41回复
  11. 呜好看,人物刻画的很传神,形象地突出了每一个人的性格特点,笔触也非常贴合生活,剧情紧凑流畅。甜甜太棒啦w

    慕言2018/12/31 15:46:45回复
  12. 眼熟很多id

    匿名2019/01/03 17:04:07回复
  13. 真的好心疼小远,看哭了要T^T

    小远和谦2019/01/29 00:09:39回复
  14. 心疼啊

    沈韶宁2019/02/05 22:46:32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