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学费有……着落了吗

就这么着,小男孩到底是死皮赖脸地留下了。

好多年以后,当男孩自己回忆起这件事的时候,他都几乎觉得自己做成了一件不可能完成的壮举。

他那混账大哥在翅膀长硬了之后,越发把他的混账特质发挥得举世无双,天生长了一副铁石心肠,从来是说一不二,男孩有时候怀疑,这个世界上究竟有没有能改变魏谦想法的东西。

可那一年,在观察了数月,又软磨硬泡了好几个星期后,他竟然真的成功地打动了这个铁石心肠的混蛋。

小男孩在魏谦家里住下后,慢慢地恢复了他的说话功能,只是大多数时候依然很沉默,似乎担心自己的存在感太强,会招来别人的讨厌和虐待。

一开始,他连床和沙发都不敢上,到了晚上就往墙角一缩,像条小野狗一样睡在地上。

似乎是只要有一个能避风遮雨的屋顶、几口干净的饮食,他就已经满足了。

魏谦观察他的行为,难以抑制地想起自己像这小东西一样大的时候,也曾这样小心翼翼地讨好过继父,他了解那些行为的意义,不但没觉得男孩古怪,反而暗暗生出了某种隐秘的感情联系来。

当然——他不会把这种感情表现出来,魏谦认为自己作为一个“当家人”,在家里趾高气扬一点是应该的。

他耐着性子把小家伙给洗干净了,又怕他有虱子,把小男孩的头发都给剃光了,还找了一件小宝的旧衣服给他穿。

光头小小子穿着小女孩廉价的、掉了花边的裙子,竟然也不显得十分违和,可见小男孩底子是好。

魏谦看着他若有所思地打量半晌,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地做出了如下品评:“人模狗样的。”

不过魏谦想,大概人小时候长得都挺好看,可能是因为小吧,心里什么也不愁,所以眼神也是干干净净的,能反光。

这个荒谬的看法被三胖一口否决了——三胖说美就是美,丑就是丑,都天生的,和年龄大小半毛钱关系也没有。

三胖、魏谦和麻子是一起长大、从小穿一条裤子的交情,三胖比魏谦大三四岁,麻子跟魏谦一年出生,小时候一起玩泥巴,长大了一起当混混,尽管没有在一起做过一件好事,但是交情甚笃。

到了青春期,魏谦往竖里长,越来越瘦越来越高,三胖就往横里长,十七八岁,俨然已经成就了一副中年汉子发福的臭德行……至于麻子,他高矮胖瘦都不要紧,那一脸坑坑洼洼的闭合式粉刺让他的脑袋像个凹凸不平的小行星,晚上乍一看见能吓哭几个人,以至于他其他的特质都被忽略了。

三胖这个死肥肥,自己就长得像猪八戒的二姨夫,偏偏臭不要脸地喜欢评判别人的美丑,他每次见了小宝都要唉声叹气一番,因为这个小丫头长得实在是太寒碜了。

仗着交情,三胖对魏谦直言不讳——通常是魏谦不爱听什么,他非要说什么。

每每到了魏谦家,三胖都要扼腕哀痛地把小宝抱过来打量一番,唱戏一般地大呼小叫地说:“妹妹啊,我苦命的妹妹啊,你这小脸怎么能这么黑呢,掉煤堆里都找不着啊!”

魏谦一把抢回小宝:“滚你妈蛋,我们那叫黑里俏。”

三胖继续哭天抢地:“你哥睁眼说瞎话,有眼睛这么小的黑里俏吗?”

魏谦振振有词地说:“眼睛小怎么了,我们脸也小,牛眼大不大?长你那饼铛脸上照样是一线天。”

三胖:“滚,你们家烙饼用得着像你三哥这么威武英俊的饼铛,你元首啊?哎,不是我说,眼大眼小还不是问题,你再看咱妹这鼻梁——这小塌鼻子,可愁死我了,跟让门板拍过的似的,谦儿,你说咱妹咋就长得不像咱妈呢?不像咱妈像你也不发愁啊!”

魏谦:“放屁,她又不是我生的。”

说完,魏谦把小宝拎到和自己视线齐平的地方,仔细地打量了小丫头酷似她亲爹的面貌一番,即使是骨肉至亲,他也不得不承认三胖是对的,小宝脸上那可怜兮兮的小塌鼻梁,真的活像没有鼻梁骨似的。

魏谦忧虑地在心里盘算,将来无论如何要让她保护好眼睛,可不能近视,不然这小塌鼻梁恐怕真的连眼镜也架不住。

但他还是不肯承认妹妹丑,于是强词夺理地说:“塌鼻梁怎么了,女的鼻梁高不好看,鼻梁高……鼻梁高的看起来不像好人。”

他这么说,是因为他妈就有一副挺直秀气的高鼻梁,鼻子是五官之王,显得她精神得要命,让人一眼就印象深刻。而魏谦总是仇视母亲的一切特质——甭管是美的还是丑的。

在魏谦心里,只要宋小宝长得不像他们的妈,哪怕她将来变成一个和麻子一样满脸花开的丑八怪,他也觉得可爱。

三胖知道他家的前因后果,难得地没和他争辩,从魏谦怀里接过小宝,有一下没一下地捏她的鼻梁——后来她长大以后鼻梁没那么塌了,多半是她胖子哥给人工捏起来的。三胖边捏还边念叨:“妹妹哟,我嫁不出去的妹妹哟……”

这时,麻子推门进来了,笑呵呵地说:“三、三哥,七七七昂……谦儿,小、小宝妹妹。”

三胖如临大敌般地堵住了小宝的耳朵:“哎哟我的妈耶,您老人家可别当着孩子面说话,到时候跟你学成一口结巴,孩儿她哥能把您老剁成饺子馅!”

麻子受天赋所限,一辈子也牙尖嘴利不起来,只好走憨厚路线,听了也不生气,摸摸自己的头,傻笑了起来,他在小宝和那捡回来的男孩头上各摸了一把,掏出两块糖,一人给分了一块。

麻子早就辍学了,倒不是因为没钱上,个中原因实在一言难尽——直到小学五年级,麻子只能数到九十九,上了三位数他就不会了,老师气得罚他把一百到两百间的所有数按顺序抄一百遍,他“吭哧吭哧”一遍不少地抄完了,工工整整、勤勤恳恳,没有一点偷奸耍滑,结果抄完老师一看,好么,串行了!

三胖辛酸地看着他这又笨又丑的兄弟,接着念叨说:“弟弟哟,我娶不着老婆的弟弟哟……”

三胖过早地表现出了对别人婚姻情况的忧虑,乃至于魏谦断定,这死胖子天赋异禀,将来一定会变成个拉皮条的。

魏谦对自己的交友情况十分惆怅,麻子是傻逼,三胖是个大傻逼,他夹在其中,几乎有种“举世皆傻逼,唯我独明白”的悲怆。

傻逼麻子开口问:“乐、乐哥让、让我来问问,你、你学费有……着落了吗?”

这话笔直地戳中了魏谦的伤心事,他方才还颇为愉悦的心就像被塞了一块冰坨,咕嘟一下就沉了下去。

魏谦心说,有个鬼的着落,但他不想在两个傻逼发小面前示弱掉面子,于是装作毫不在意的模样,高深莫测地摆摆手说:“哦,不急。”

大傻逼三胖忙接口说:“哎哟宝贝,哥求求你了,都这时候了,你就别装神了,这事不能不急啊!都快开学了!到底怎么说,缺多少,你言语一声,哥儿几个帮你想办法……你说我们这一伙人,一个个地都天生和学校有缘无分,就你一个出息的,一人搭把手,也要把你推上去啊!”

魏谦觉得自己的心里就好像被一只火热的手捏了一下,有那么一两秒钟,他词穷了,嘴唇不易察觉地抖动了两下,然而下一刻,他却依然用最大的毅力克制住,保持住了他又臭又硬的内在和大尾巴狼的外表。

“行了吧,多大点事,”魏谦眼皮也不抬,漫不经心地说,“我心里有数,用不着你们瞎操心,也替我告诉乐哥一声,没事。”

而后他飞快地转移话题:“哎,对了,那小崽,我问他叫什么,他告诉我他叫‘小子’,也不他妈什么玩意儿家长给起了这么个二逼名字,我这两天正琢磨着给他弄一个大名呢。”

麻子心里替他着急,吚吚呜呜地还想再说什么,他越着急越说不清楚,末了还是被三胖打断了。

三胖知道魏谦这人的尿性,知道他是个里子都掉光了,也不愿意没了面子的孙子,显然是不想在他们俩面前提这事,于是顺着魏谦的意思心猿意马地扯淡说:“行啊,你叫魏谦,那就让他叫魏虚得了。”

魏谦笑骂:“去你妈的,‘胃虚’,还‘胃疼’呢。”

他们仨打闹了一番,自带干粮饭菜地在魏谦家里吃了一顿后各自散了。

魏谦琢磨了一下,既然乐哥问起他了,他就得亲自去见一见,否则就比较不懂事了——魏谦为了零花钱,从小和一群社会渣滓混在一起,而乐哥就是他们一伙人的大哥,是远近最牛逼的爷们儿,比他们都大,混了很多年,家里很有背景,人也十分仗义,跟他们这群小兄弟也都是交心换命,不拿架子。

魏谦他妈死了以后,乐哥没少照顾他们,有忙帮忙,有事扛事,魏谦一度曾经觉得他简直是自己的亲哥。

乐哥对他依然是和颜悦色的,先是和魏谦寒暄了几句,又说:“你家的事,我也听说了,这小东西来咱们这,也不知道走了多少的路,这么大的小玩意儿,能活到现在也不容易,我看将来他没准是个人物,能比我们这些人走得都远,要不然就叫小远得了。魏远?唔……不大好听,加个字,叫‘魏之远’,好不好?”

乐哥给起名,魏谦自然乐意。

那时候魏谦还小,没那么多心眼,他虽然半只脚踏进了三教九流里,却到底年龄见识所限,并不能很好地理解成年人社会的规则,也并不真正地知道乐哥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

此时哪怕乐哥放个屁,十四岁的魏谦也会觉得他放得很有哲理。

乐哥又问:“那小东西有多大了?”

“他自己说有八岁了。”魏谦说,“我看不像,也就跟小宝差不多。”

乐哥“唔”了一声,皱皱眉:“那你想过以后怎么办吗?他没有户口,有大名也没用。”

是的,魏谦心里一动,魏之远有了大名,可依然是个名副其实的“黑人”。

其实如果不是魏谦他妈的一个嫖客喝多了装好心,现如今魏谦肯定也是个“黑人”。

魏谦皱皱眉,本地户口不是那么容易进的,对此,他确实无计可施。

乐哥故意停顿了一会,让他好生苦恼了一番之后,才悠然开口说:“你要是信得过我,不如这事就先交给我吧,你看怎么样?”

魏谦当场就是一愣:“我……我这个……这个事这么……”

他一时间几乎说不出完整的话来,魏谦颇有些不好意思地低头一笑,自嘲说:“完了,都快被麻子传染成结巴了。”

乐哥亲昵地摸了一把他的头,好整以暇地等着他的答话。

乐哥虽然年轻,却是个野心勃勃的人物,并且野心专走歪门邪道。

他颇有心计,多心多疑,知道将来要成事,必须要有自己的死忠,他在替自己铺路的过程中,就看上了魏谦。首先魏谦年龄合适,十四五岁,正是一知半解的年纪,懂事,又不太懂,对他好一点,他就容易死心塌地。而那么多的小兄弟,乐哥就看上了魏谦一个人,也是因为魏谦能混、能打、能豁得出去,有这样三个特质已经罕见,何况他竟然还会读书。

乐哥第一次听说这个小子竟然能参加中考,还能考得那么出息的时候,简直都震惊了,即使乐哥已经算是个当地的人物,他依然是个从小流氓混上来的大流氓,从没有和“读书”这种事扯上丝毫的关系。

魏谦这个小崽,哪怕生在个穷一点的普通家庭,将来也必成大器,可偏偏命运这样怠慢他,简直再合乐哥的心意也没有了,乐哥觉得自己就像出门逛花鸟市场买石头,结果捡着个价值连城的古董的漏。

乐哥心里盘算着,唯一的问题,就是魏谦这个人脾气有点难摆布,虽然难得对自己有几分敬畏,却是个绝对不愿意求人的。

供一个半大小子念高中,也没几个钱——以乐哥当前的财力来说,哪怕是送个孩子出国念书都不值几个钱——雪中送炭的情义,他不怕魏谦将来不肝脑涂地。

乐哥看得出来,这个孩子心重脸皮薄,这样的人,忘恩负义的事恐怕干不出来。

当时的户口比后来宽松很多,只要有门路,花点钱,还是有些可操作性的,只是再有可操作性,也不是魏谦的能力范围之内的,所以魏谦想了想,没有不识好歹地拒绝,心里暗暗给乐哥记下——这都是人情债,要还的。

乐哥又和他随口说了几句闲话,没提学费的事,户口无论如何都是魏谦办不到的,这小鬼尚且能接受,可学费的问题,他却不能说,说了反而容易伤了少年人的自尊。

但乐哥不着急,他看得出魏谦是真想读书,不然成绩也不可能那么好,所以他等着,魏谦总有一天会主动来求自己,临走,乐哥意味深长地对魏谦说:“跟哥客气什么?谦儿,你记着,以后碰见任何困难,都可以来找哥,听到了吧?只要哥能力范围之内,天塌下来也能给你扛起来,别自己憋着,谁让咱们是好兄弟呢。”

他说完,用力地拍了拍魏谦的肩膀,看着手足无措的少年,自觉自己这事办得真是草蛇灰线,伏脉千里,这样的雄才大略,将来不成事简直天理不容。

分享到:
赞(59)

评论21

  • 您的称呼
  1. 捏鼻梁真的有用吗?在线等,急

    一条有理想的咸鱼2018/10/12 18:30:41回复
    • 有用,但只是一点点而已,如果捏错位置的话反而会越捏越塌……

      银铃2019/02/18 19:08:26回复
    • 有用,但是效果很奇怪……最好还是先用个笔标记好再捏,不然很可能捏歪掉

      匿名2019/08/24 13:04:49回复
  2. 没有的,越捏越塌,我用我表弟实验过

    沈韵2018/11/19 01:07:42回复
  3. 哈哈,楼上的笑死我了

    匿名2019/01/03 16:29:32回复
    • 为你的表弟默哀三秒钟╮(╯▽╰)╭

      陈栎媱2019/02/11 11:08:50回复
  4. 举世皆傻逼,唯我独明白哈哈哈哈笑死我了

    匿名2019/01/22 12:15:31回复
  5. 有用,但得在两岁以前。

    匿名2019/04/04 18:31:42回复
  6. 可是要有用的话,整形医院不是没钱赚了?

    小十六2019/04/10 17:42:27回复
  7. 为什么评论区的重点都在捏鼻梁有没有用……

    阿飘2019/05/14 22:30:43回复
  8. 所以乐哥是个反派是吗?

    小年?2019/06/04 20:24:36回复
  9. 所以日后会有谦儿跟乐哥反目的一天是吗?为什么你们的关注点那么奇怪?鼻梁?

    风云奈何桀骜诗2019/06/05 20:22:56回复
  10. 所以日后会有谦儿跟乐哥反目的一天吗?

    风云奈何桀骜诗2019/06/05 20:23:40回复
  11. 捏鼻梁真的没多大用,我和三楼那位差不多,不过我是用我表姐做的实验然后被打了一顿

    染柒2019/06/10 23:28:08回复
  12. 为何我有种预感:乐哥这样的反派总有一天会遭雷劈。

    我爱数学数学爱我2019/07/10 09:40:31回复
  13. 有用诶,我的鼻梁越来越高了【说着用手捏了捏鼻梁】╮(╯▽╰)╭

    2019/07/31 03:01:01回复
  14. 有用的!!我表弟以前经常被我捏鼻梁,现在比以前高不少

    暮晞2019/08/03 17:28:08回复
  15. 乐哥,到底是yue还是le呢……

    廿二2019/08/16 00:36:26回复
  16. 一刷的时候以为乐哥是个最后的大反派哈哈哈哈哈

    镇魂男鬼四刷2019/08/22 19:47:38回复
    • 谁知是个打酱油的炮灰hhhhhhh

      匿名2019/08/24 13:07:00回复
  17. 楼上我信你啊!!!憋骗我啊

    今天也要看忘羡2019/08/25 19:22:46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