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我养不起你

第二天魏谦出门一看,小男孩竟然还在那,他脑袋大四肢细,缩成了一个圆滚滚的团子。

魏谦险些让这衣衫褴褛的团子给绊个跟头。

一宿过去了,他心里的火已经消了大半,魏谦无可奈何地低头看了看着成了一团的小东西,不知道这小崽到底是怎么想的。

魏谦自觉自己浑身上下散发的都是报复社会的光芒,即没有佛光普照,也没有无量天尊,回忆起来,似乎也没给过对方一个好脸色。

魏谦不明白,这仿佛时刻准备着要战斗的小东西是看上他哪了,竟然轻易地放下了戒备,居然还就赖上他了。

得亏是夏天,要是冬天,北方的冬天一宿露宿,能把小男孩给活活冻死。

一个那么丁点大的小东西,站起来看着和小宝差不多,总不能真的回家拿出菜刀来干掉他,魏谦伸出脚尖戳了戳脚底下的团子:“哎,哎哎,起来,别在这睡,听见没有?我们家还没开张呢,瞎睡什么?”

脏兮兮的煤球团子睡眼朦胧地抬起头,一见魏谦,立马精神了,满脸期盼地看着他,就像一只跌跌撞撞的花脸小奶猫,尾巴尖都在瑟瑟发着抖,依然努力地往人脚底下凑,努力表现出自己的乖巧和无害,请求领养。

任是谁看见了,都会不忍心,可惜了,他偏偏遇上了魏谦这么个铁石心肠的人。

魏谦毫无同情心,欺猫打狗无所不为,果断地无视了他可怜兮兮的小眼神,并且懒得废一句话,回手反锁上家门,一弯腰,就拎起了男孩细瘦的胳膊,把他一路拎下了楼,然后往疏于打理的草地上一扔,干脆利落地说:“别给鼻子上脸,滚。”

男孩摔倒在野草丛中,眼巴巴地看着他就这样恶棍一样头也不回地走了。

小男孩好半晌才爬了起来,仰头望着对于他来说十分高大的破旧的筒子楼,片刻后,垂下了脑袋,赤裸的小脚丫脚趾头互相纠结在一起,他觉得失望极了。

这小家伙确实是被人拐卖过的孩子——魏谦心狠眼毒,看得没错。

他被人偷走的时候太小,来龙去脉已经不是很记得了,人贩子养了他几个月,后来把他转手卖到了一个十分偏远的农民家里。

这也没什么,给谁当儿子都是儿子,他还享受了两年独生子的生活。

谁知第三年,他那被村医断定了没有生育能力的养母竟然奇迹一般地怀孕了,又过了一年,养母生下了一个健健康康的胖小子。

从那以后,男孩在养父母家里就显得多余了,他的日子也跟着每况愈下了。

那天男孩在冰凉的井水里洗碗的时候,因为手指被冻麻木了,不小心打碎了一个碗,触怒了大醉而归的养父。

养父扒光了他的衣服,寒冬腊月里让他在滴水成冰的院子中间罚站。

男孩觉得自己要给冻死了,终于,他做出了一个对他的年龄来说大胆得有些惊人的决定——他跑了。

小男孩偷了几件大人的衣服,随便套在身上,然后连夜借助梯子翻墙出去,他悄悄地躲进了往城里拉冬储大白菜的车里,就这样被拉到了一个城市里。

从此,他成了个小流浪儿。

这样一个没人管的小男孩是很容易被盯上的,期间,男孩几次三番险些再次被人拐卖,有些企图卖了他,有些企图把他弄去做小偷,还有两个人商量着要卖了他的器官——男孩半夜尿尿的时候偷听到了,连夜跑了。

他能活到这么大,每次都成功地逃脱,运气好得简直就是奇迹,成了半个逃跑专家。

他偷偷蹭过火车,连续换过好几个城市,见过了形形色色的人,偶尔有人试图和他说话,他都假装哑巴不会说,并且飞快地想办法逃走,当中或许有真的好心人,可惜男孩不敢放下警惕——被全套的批发卖了也就算了,他更怕那些还打算剖开他的肚子,把他身上的部件一样一样拿出来零售的。

可是风餐露宿、饥一顿饱一顿,他依然本能地羡慕那些有房子住、有家的人。

小家伙已经很久不知道家是什么滋味了,然而他不可能有家,因为他恐惧接触任何人。

在小男孩眼里,世界上似乎只有两种人,一种人嫌他脏,老远就绕着他走,还会用石头丢他打他,一种人对他和颜悦色,可心里实际上还是想卖了他。

直到他认识了这么一个独特的人。

他听见过别人用富有当地特色的儿化音叫他“谦儿”,这个人帮他打跑了大野狗,给过他吃的,却都是扔下就走,从不和他说一句话。

当然,更多的时候,这个人都会对他熟视无睹。

魏谦的熟视无睹和不交流都让男孩觉得安全,而同时,他偶尔的施舍行为又让男孩感觉到了一丝罕见的温情。

小男孩其实一直换地方住,可是为了每天偷偷看这个人,他不知不觉中已经在这条小胡同里住了好几个月了。

在这几个月里,小男孩经过了谨慎的观察和审慎的论证,用他因为老也吃不饱而营养不良的大脑得出了一个结论——这个大哥哥是个好人。

在他的流浪生涯中,这还是第一次心里不由自主地生出接触别人的渴望……可让他失望的是,他伸出了触角尝试着去触碰的时候,那个疑似“好人”的混蛋似乎并不想领养他。

男孩又失望又难过,在原地徘徊了一阵子,思考着要不要放弃。

他还没思考出结果来,天就下雨了,男孩不得已,只好又躲回了楼道里。

这场大雨到晚上都没有停,三胖妈中午下楼来了一趟,帮小宝热饭,见了蜷缩在楼道里的小男孩,她吃了一惊,弯下腰仔细打量他:“哟,这是谁家的孩子啊?”

男孩立刻像炸了毛的小野兽,凶狠地抬起头来,整个人都绷紧了,似乎随时打算冲上来咬她,他凶悍的眼神把三胖妈惊得往后退了半步:“哎哟,这个小叫花子是疯的!”

三胖妈怕惹上麻烦,警惕地看了小男孩一眼,快速地用魏谦留下的钥匙打开门,三步并两步地进屋去了。

晚上魏谦放学打零工回来,一低头就看见了墙角里的小团子,脸色顿时不大好看起来。

他大步走过去,想重新把这不是好歹的小崽子扔出去,小团子一见他过来,以为要挨打,连忙惊恐地往墙角褪去,摆出防御的姿势。

对于这小鬼也知道害怕这一点,让魏谦心里生出了诡异的满足感,这位中二少年冷哼了一声,抬头扫了一眼窗外的雨,转身进屋,竟然放过了小男孩。

夏天闷热,魏谦一般只关上有一层纱窗的防盗门,并不关大门,以便室内通风。

小宝看见外面有个小朋友,就奶声奶气地问:“哥,外面那人是谁啊,真羞羞,也不穿裤子。”

魏谦说:“玩你的,少管。”

过了一会,小宝又说:“哥,他老往咱家里看。”

魏谦就走过去,站在门口恶狠狠地冲着那男孩吼:“你给我滚远点!”

男孩被他吓了一跳,迟疑着退后了几步。

可是等他端着菜从厨房里出来,就看见小宝蹲在门口,张望着外面说:“哥,他还往咱家里看呢,你让他进来吧。”

这回魏谦连吓唬也懒得吓唬了,干脆没理她,把菜放在餐桌上,然后走过去,抬手把大门甩上,把那两道艳羡的窥探视线彻底隔绝在了门外。

让他进来?魏谦心说,他要是个百万富翁,这样的小崽子,他愿意养个十头八个的,每天早晨让他们站成一排点名报数玩。

可他是吗?

他只是个穷得出类拔萃的小混混,连自己开学要交的四百块钱学费都不知道上哪个猴山上弄去呢!

可惜女生外向,宋小宝这个小丫头片子简直不是东西,尿布刚摘下来没两天,居然就已经学会胳膊肘往外拐了。

没两天,魏谦一进门,发现小宝已经把那小崽子放进了家里。

魏谦怕外面的小野孩有传染病和寄生虫,会传染给小宝,于是当即冲妹妹发了一通火,把小丫头吓得哇哇大哭。他伸手拎起小崽子身上的背心,像丢快抹布一样,再次把他扔出去了。

小男孩就在他手里挣扎,挣扎不过,就用那双黑亮黑亮的眼睛盯着他看,那眼睛像是山里刚被雨水洗过的黑石头,在脏兮兮看不清五官的小脸上显得分外扎眼,显得那么野性,又充满着愤恨、失落和隐约的哀求。

“狗崽子。”魏谦骂他。

小宝她真是个记吃不记打的东西——主要是因为魏谦没有真的打过她,他虽然不怎么表达,实际上宝贝得连她一根头发丝都没碰掉过,以至于挨骂的事,宋小宝同志撂爪就忘了。

过了没有三天,她就又把那小崽儿给领回来了。

这还要阴魂不散了,这一回,她冷漠又坏脾气的大哥终于被激怒了,魏谦伸手去抓男孩,男孩察觉到危险,忙蹿起来躲开,让魏谦这高高扬起来的一巴掌挥了个空。

魏谦气急了,抬腿给了他一记窝心脚,男孩被结结实实地踹疼了,竟然也不叫唤,只是闷哼了一声,顺势跪在了地上,伸出双臂,抱住了魏谦的腿。

小宝这熊孩子总算是长了见识,她从没想过朝夕相处的大哥居然会这么暴力,吓得“嗷”一嗓子大哭起来,嚎着说:“哥!”

那男孩也不知怎么的,听见了这话,心神仿佛被牵动了,他装了一年多的哑巴,此时却没头没脑地对魏谦开了口,尽管他的声音沙哑得不像个小孩,发音也奇怪得很,可魏谦还是听清楚了他的话,他学着小宝说:“哥!”

魏谦抬起来准备狠狠踩下去的脚就突然动不了了。

自己在干什么?魏谦茫然地想,殴打这么一个小崽子?这和他那贱货妈还有什么区别?

末了,魏谦叹了口气,缓缓地缩回了脚,一言不发地走进厨房,草草地下了一锅清汤寡水的挂面汤,端到小男孩面前:“吃吧。”

男孩不想表现得太没出息,可惜这碗面对他而言如同久旱逢甘霖,他一闻到香味,“出息”俩字就欢快地把他抛弃、结伴私奔了。

他几乎把脸埋进了碗里,稀里哗啦一顿猛吃,秋风扫落叶一般,连干了三碗,肚子都撑圆了。

魏谦平静地坐在旁边,等他吃完,就动手收拾了碗筷,然后对男孩说:“听得懂人话吧?行了,我知道你听得懂。”

魏谦甩甩手上的洗碗水,蹲下来,让自己的视线和小东西齐平。

“我养不起你,”他几乎调用了自己生平最大的耐心说,“你啊,找错地方了。”

男孩嘴边还有没擦干净的菜汤,璨如星辰的眸子盯着面前的少年。

魏谦轻轻地在他的肩膀上推了一把:“行了,吃饱就走吧。”

一分钟以后,男孩第一次直立行走出他的家,而不是被他暴力扔出去的。

有两三天,魏谦都没看见那个纠缠不休的小男孩,直到第四天黄昏,他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家,计算着自己还差多少钱学费的时候,他在家门口又看见了那个小男孩。

这回小宝没敢开门,两个孩子一个站在门里,一个站在门外,听见脚步声,一起抬起头,眼巴巴地望向他。

站在门口的男孩手里拖着一个巨大的蛇皮袋子,里面“叮叮咣咣”的,魏谦垂下眼扫了一眼,发现是一袋子的瓶子盖和易拉罐。

“这个能卖钱。”见他良久不言语,男孩才小声地解释说,他仿佛怕魏谦不相信,伸出脏兮兮的小手,手心里汗涔涔地握着两块零五毛的纸币,“真的,我卖过了。”

魏谦依然是沉默。

小宝适时地轻轻叫了一声:“哥。”

魏谦一闭眼,心说:“这他妈的,都是什么事!”

分享到:
赞(66)

评论29

  • 您的称呼
  1. 虽然形容了小丫头长得丑 我还是无法接受一个女的叫宋小宝…

    匿名2018/10/14 16:29:56回复
  2. 本来看得很是动容,一看楼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吸居拢2018/10/24 00:37:00回复
  3. 以后看到宋小宝脑子里怕是要自动带入个女版

    沈韵2018/11/19 00:51:35回复
  4. 哈哈哈哈女版宋小宝哈哈

    巍巍一笑2019/01/22 12:00:06回复
    • 我看第二遍……才意识到这个问题……之前小宝小宝的我也没感觉有什么,结果现在忍不住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O(∩_∩)O

      陈栎媱2019/02/11 10:39:16回复
  5. hhhhhh离离本名明明挺文雅的来着

    匿名2019/02/14 20:13:40回复
  6. 评论都是魔鬼吗……

    银铃2019/02/18 18:32:07回复
  7. 来,拿朕的传国玉玺给评论区砸核桃吃

    匿名2019/02/19 00:09:24回复
  8. 看这一章有种想流泪的冲动,是找到心的归依之处,那是在刺骨的寒冷中遇到唯一的温暖,哪怕是一点点,也是要拼了命的不愿撒手。

    匿名2019/02/26 22:19:21回复
  9. 谢谢评论区把我的眼泪控住了

    匿名2019/03/19 02:45:29回复
  10. 同楼上,我哭点很高,但这章看得我很想哭,尤其是最后一句话出来的时候。

    匿名2019/04/04 18:17:30回复
    • 对,从五年级以后就没哭过了,眼泪全流在p大这了,镇魂,山河表里,残次品,过门,还有大哥

      逸远2019/04/15 21:04:44回复
    • +1啊 我泪点一直很高,结果看P大的小说眼泪就哗啦啦地流

      P大一生追2019/07/04 12:06:26回复
  11. 女版宋小宝……好辣眼睛啊啊啊啊啊啊啊…

    P大的粉丝2019/04/11 21:03:46回复
  12. 本来看的快哭了,被宋小宝那个评论笑出了眼泪

    匿名2019/04/30 10:54:55回复
  13. 自古一楼出人才,果然没让人失望

    巍乱我心2019/05/18 00:17:18回复
  14. 欢迎收看《我把老攻带回家》

    林将军被比心压2019/05/29 13:34:43回复
  15. 魏谦一闭眼,心说:“这他妈的,都是什么事!”

    看哭了!心揪揪!

    风云奈何桀骜诗2019/06/05 20:13:46回复
  16. 宋小宝太出戏了,

    巍澜入坑2019/06/09 06:36:22回复
  17. 笑喷了哈哈哈哈哈哈哈,一楼人才

    染柒2019/06/10 23:16:46回复
  18. 哥,你好善良。

    我爱数学数学爱我2019/07/10 09:30:13回复
  19. 我实在太喜欢大哥了

    镇魂男鬼2019/07/26 12:28:35回复
  20. 二刷了,我确定我还是不喜欢大哥。文笔是好,但是我总在想为什么会有人这么难以生存呢?他们什么都没有做错,但是却得被迫接受社会的恶意,对于正常人来说轻而易举、或者说理所当然的能享受到的美好,却对他们遥不可及。明明他们这么努力了,凭什么又要因为一点常人眼中的小事被打回地狱?凭什么有人渣什么也不会什么也做不了却仍然人模狗样的活着,这些只是想要活下去的好人却要承受这些不该属于他们的恶意?这个世界是不公平的,这个故事又太真实,既真实,又残酷。顺带一提,为啥我就捡不到盛世美颜的小孩子?

    匿名2019/07/26 18:43:55回复
  21. 啧,为什么我打名就这么难发出去?啊顺带一提楼上那条是我发的。

    白银十卫2019/07/26 18:46:18回复
  22.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隔~
    宋小宝O_o

    2019/07/31 02:45:50回复
  23. 果然,评论区又一次掌控了我的泪点

    轻语2019/08/07 10:25:56回复
  24. 想知道有没有人跟我一样,在看甜甜的文时,备着笔和本子,准备择抄句子

    2019/08/09 11:31:50回复
  25. 小远:我可以自己养活自己,不费钱的,只要有床和你可以睡就行了

    想蹭隔壁汪叽家的WIFI2019/08/14 11:14:53回复
  26. 谦啊,长点心吧,虐夫一时爽,追夫火葬场哪

    priest 家的戏精2019/08/23 00:25:22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