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8章 番外一 婚礼夜话(一)

“唔……然后呢?”

“然后你就开着这辆布满鲜花的车, 直接从空间场里穿过, 到达……”

“可是鲜花怎么可能穿得过空间场?”陆必行打断图兰,提出了现实问题, “那东西插在花瓶里都得精心伺候, 一碰就坏了, 空间场穿越的保护措施再好也不可能的。”

“行吧,那就不要鲜花, ”图兰头也不抬地记了一笔, “假花也不是不可以,不过工艺得细致一点, 要能以假乱真的那种。”

陆必行往椅背上一靠, 叹了口气:“可以, 然后隔天的头版头条有了——‘塑料伴侣婚礼使用假花,疑似政治联姻’,身陷非法实验丑闻的总长是不想下台呢?还是不想下台呢?还是不想下台呢?”

公审之后,陆必行当众表示即将辞去总长职务,提起星际大选,这时候,他刚刚把琐碎的工作都交接出去,难得有时间在办公室摸鱼,跟休假的图兰将军扯淡,还不知道自己未来还有五年任期,整个人都处于一种长假前夕的松弛状态,说话懒洋洋的。

“大庭广众之下,我开着一车花,花痴一样地从天而降,”陆必行拖着尾音说,“这是要吓死谁?你觉得你们统帅会配合这么丢人的表演吗?”

图兰一想,也对,“婚礼”这玩意,再有耐心的人操办起来,都得发几通邪火,何况林静恒。

“好,那就简单点,我还有个方案二,”图兰在个人终端上一划,“不要公开婚礼,改成小范围内亲友聚会。”

陆必行连忙点头,刚点了一半,就听图兰将军的脑洞又开豁了:“到时候为了节目效果,我们就把你塞进一个大礼盒里,找几个快递机器人等在门口,把礼盒推进去——你说当年你捡到了统帅的生态舱?那正好,把礼盒做成生态舱的形状,让他也‘捡’你一次。”

“……”陆必行干巴巴地问,“图兰将军,请问你是在策划婚礼,还是策划色情表演?”

“哎,你想哪去了,”图兰要笑不笑地一摆手,正襟危坐地流露出一点下流气息,“放心吧,到时候会让你穿礼服的,只是摆个生态舱的造型,没说让你还原到……嗯哼,那种地步。”

陆必行无奈地看着比谁都积极的图兰:“你不是反婚主义吗?”

“是啊,”图兰一摊手,“反对自己成为婚礼上的两位主角之一,没说反对起哄凑热闹朝新人喷香槟啊!我还有方案三四五六七八……”

“行行好,赶紧收了你的神通吧。”陆必行随便瞄了一眼,简直不忍心仔细看。

他掏出个人终端,给林静恒发了一条信息,问他:“图兰建议我们来一场盛大的婚礼,你觉得怎么样?”

林静恒秒回:“你让她自己来找我说。”

这只是一行平平淡淡的字,但陆必行和图兰都从中读出了某种语气。

“度假去吧,伊丽莎白,”陆必行诚恳地建议,“跑远一点,别让他逮住。”

“光天化日之下,威胁合法公民的人身安全!”图兰往后挪了一点,“我要报警了!你都不管管他吗陆总!”

陆必行笑了:“总之,浮夸的、隆重的、无理取闹的都不行,你别再把他吓跑了。”

“哦,要朴素的啊,那行,你俩回家登陆一下政府网站,各自走完手续,让秘书发个公告,明天上班让湛卢提醒他别忘了戴戒指——这个够朴素吧。”图兰没好气地说,“陆总,婚礼是个仪式,为的不就是找个理由,把自己和亲朋好友都折腾一遍,以示关系来之不易,以后要珍惜吗?就是要浮夸!就是要隆重!就是要无理取闹啊!”

陆必行反问:“我们俩还不够来之不易?”

图兰:“……”

陆必行说完,好像想到了什么:“不过话说到这,我倒是有个灵感。”

这场婚姻果然办得十分简洁,只是登记了一下,让双方秘书发了官样文章做公告,所谓“婚礼”,就是在公告当天,把家里的阁楼打开,搭了个临时露台,连着前后两个小院,请亲朋好友们私下来吃个晚饭,谢绝了采访。

饶是这样,晚宴当天,林静恒还是不太习惯,站在镜子前,用力拽了拽领子。

他平时要么穿制服,要么就松松垮垮的怎么舒服怎么来,很不习惯这身所谓“量身定制”的礼服,由于他严肃拒绝了风琴褶,于是他们给他的衬衫硬得像钢甲,又是领结袖扣又是胸前花,一身的鸡零狗碎,让他觉得自己能原地晃出响动来,快喘不上气来了。

“静恒,客人们都来了!”

“知道了。”林静恒应了一声,老大不耐烦地在心里嘀咕了一句,“来了就自己进来,不然还让我去迎接吗?”

整个院落和阁楼的布置是湛卢弄的,对于这项全新的工作,该人工智能表现出了极大的热情,搜索了古今各种婚礼资料,把他们家这狭小的一亩三分地用到了极致……这么看来,这些年联盟让他当一枚毫无美感的机甲核,还真是委屈他了。

除了出长差的阿纳金,白银十卫的几个卫队长都到齐了,当年星海学院的学生们大多不在启明星,也纷纷请假飞回来,外星系的中央军统帅们派了纳古斯做代表——第三星系的战事此时基本已经平息——来不了的远程录了视频。

连哈登博士、霍普他们也来露了个面。

宾客们刚到,尚未落座,就震惊地发现一些位置已经有人坐了。

“将、将军?”纳古斯被其中一个背影惊呆了,愣怔良久,才哆哆嗦嗦地朝那男人伸出手,手指从那人的后背上穿了过去,他才意识到,原来只是个能以假乱真的投影。

投影里的陆信将军这时回过头来,朝他展颜一笑:“来了啊,纳古斯小胖子,过来,来我们这桌坐。”

宛如魂灵降临。

纳古斯一时说不出话来。

“这是湛卢根据生前的资料建模的,有点类似于游戏里那种NPC,会说的话都是以前说过的,都是记忆,可能没法和你深入交流。”图兰说着,探头和“陆信”打招呼,“陆将军您好,您是我小时候的偶像,一会能给我签个名吗?”

陆信听完,兴高采烈地去拉旁边的女士:“听见没有,还有小姑娘崇拜我,你快点把我看牢一点!”

陆信将军身边是温文尔雅的穆勒教授,对图兰一点头,和风细雨地说:“小姐,我倒贴你十块钱,麻烦赶紧拴根绳牵走吧,不用找零。”

独眼鹰耷拉着一张债主一样的臭脸,看着怒气冲冲的,好像老猫被人偷走了过冬的鱼干,不时伸爪拍开陆信探过来撩拨他的手。

圆桌对面坐着有些疏离冷淡的林蔚将军,林蔚不怎么和周围的人交流,只是不时看向旁边不怎么抬头的劳拉格登博士。

除此以外,还有爱德华总长、郑迪、于威廉警督、周六、黄鼠狼……甚至伍尔夫和林静姝也在——为防宾客不自在,这二位被安排在阁楼高处,彼此显然没什么交流,从院子里往上望去,更像两个苍白的剪影。

一时间,小小的院落好像成了虫洞通道,时空交错。生者与亡者,被怀念的与即将纪念的,同桌而坐。

拜耳坐在已故的白银第七卫队长身边,还没来得及开口,就看见几个六七岁大的小孩迈着小短腿跑过来,一人拎了一个竹篮,分发鲜花、酒水和糖。

“他俩什么时候弄出来的娃!”拜耳吓了一跳,伸手拎起一个小男孩的后颈,拎猫似的把人拉到近前,小男孩长得眉清目秀,挂着一脸别具一格的丧,徒劳地挥舞着短小的四肢反抗,拜耳端详片刻,惊奇地说,“别说,这不正眼看人的臭德行,还真有几分统帅神韵……小宝贝儿,你叫什么呀?”

“小宝贝儿”张开嘴,发出冷冷的成年男子声音:“我是承影,放手,你眼眶里装了一对玻璃球就出门了吗,蠢货?”

拜耳:“……”

托马斯杨笑得直拍桌子。

除了最后投降的轩辕以外,十大名剑其余重甲机身均已在战场上损毁,后经打捞,工程部正在试图修复机甲核,从第一星系拿来的大量可变形材料派上了用场。

其中,承影、龙渊、纯钧几个机甲核已经基本完成了系统修复,并消除了伍尔夫对它们的改造,可以换个地方展览了。

正好婚礼现场缺几个小花童,可变形材料物尽其用。

曾经的十大名剑之首湛卢,这一天总算是扬眉吐气——在场所有机甲核里,就数他最高。

这时,图兰突然带头吹起口哨,主角登场。

林静恒的目光在场中光影交叠的故人中扫了一圈,敲了敲玻璃杯,成功压下了所有噪音后,他撑着头,往旁边一坐,把讲话的主场让给了陆必行。

向来口若悬河的陆总长乍一开口,居然没来得及说出一句整话,就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了:“我……呃……咳咳。”

“陆老师别紧张,”怀特起哄,“你可以假装我们都是星空顶上的灯。”

托马斯杨:“那统帅可能是激光,最有杀伤力的那种。”

“等你们有一天成熟了就明白,一些场合下适度的紧张和心跳是有益处的,年轻人。”陆必行对着自己的学生,向来是装逼吹牛信手拈来,从来不打草稿,可是一低头,他看见了林静恒的脸,林静恒坐在灯下,氤氲的光模糊了他锋利的轮廓,也点亮了他瞳孔深处,像是漾起了一双温暖的雾灯。

陆必行:“……”

湛卢小声提醒:“陆校长?”

陆必行叹了口气:“对不起,又忘词了。”

众人哄笑,陆信将军的投影还逼真地吹了声口哨。

李弗兰抓住重点字:“又?”

“很多年前,北京β星还不是反导实验基地的时候,我离家出走,在那逗留了五年,卖了一架改装机甲,又东拼西凑来一点赞助,建了一所学校,叫星海学院。”陆必行说,“学校办得很不怎么样,才经营第二年,头一年招上来的学生已经快跑光了。第二届开学典礼上,我邀请了一位先生出席,原本没抱期望,没想到开学讲话刚开始,他居然真的来了,一看见他,我准备好的演讲稿就从眼睛里蒸发出去了,一个字也不记得了,你们猜这位先生是谁?”

林静恒一撩眼皮,不打自招:“这也怪我吗?”

“都怪你,”陆必行一本正经地控诉,“林先生,你这是第二次害我挂在讲台上了。”

怀特抓了抓头发:“哎?老师,我记得你当时挺顺畅的讲完了,没打磕绊啊。”

“废话,我还能戳在台上现眼吗?当然要作弊了,”时至今日,陆必行坦率地对他已经长大成人的学生说,“我隐形眼镜里有备用演讲稿,是当年信息科学院的老院长写的,我照着念的。”

“什么?”薄荷说,“陆总,有你这么骗人的吗,闹了半天影响了老娘好几十年的演讲稿跟你半毛钱关系也没有!”

“什么叫跟我半毛钱关系也没有?”陆必行说,“就你们这堆朽木,当年那篇演讲稿要不是年轻英俊的我来念,有人会听一个标点符号吗?”

师长臭不要脸,四个学生集体嘘他。

“老院长和年轻人代沟太深,那篇演讲稿念完以后,引发了一场哄堂大笑,因为这个,我的教职员工们在开学第一天集体辞职。”陆必行顿了顿,又说,“我希望他们失望以后就离开了北京β星,这样,也许有人还能从那场浩劫里活下来。”

小院里渐渐安静下来,没有人笑了。

“诸位应该已经发现了,你们周围,来了一些已经离开我们的朋友,”陆必行继续说,“在筹备这场婚礼的时候,伊丽莎白曾经对我说,婚礼就是要折腾自己,折腾亲朋好友,以示婚姻关系来之不易,可是我想,我和他走到今天,有哪一步是容易的吗?”

他目光扫过那些真假难辨的投影,投影们排排坐好,假装听他讲话,并适时做出反应,可其实这都是由电脑控制的,陆必行知道,他们本身没有思想,也不能理解自己在说什么。

他的亲生父母,他的养父,他远行的长辈与朋友们……

“我总觉得我们的婚姻与其说是一个开始,不如说是一场艰难跋涉,终于修成正果。”陆必行说,“所以我们最后决定,取消婚礼上的传统节目,今天不切蛋糕,不喷香槟,也不给你们机会逼我强吻统帅,我想邀请在座的大家,带上投影中的一位或者几位,讲一件和我们过去有关的事。”

哈登博士抬头看了一眼露台上的伍尔夫,轻声问:“接龙吗?是送别,还是纪念?”

“既是送别,也是纪念。”陆必行挥了挥手,灯光暗下来一个度,轻而悠扬的音乐响起,这大概是世界上最安静的婚礼了,“然后湛卢会准备一个小礼物送给诸位,都准备好了吗?我先开始——”

分享到:
赞(21)

评论9

  • 您的称呼
  1.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爱死了

    最爱P大的2018/12/16 15:29:21回复
  2. 呜呜呜好喜欢

    匿名2018/12/25 22:46:59回复
  3. P大真是亲妈,给他们这样一个婚礼,不能更好,真是爱死了

    匿名2018/12/31 05:53:07回复
  4. 开始黑历史故事接龙啦

    匿名2019/01/09 02:38:22回复
  5. 感觉又甜又虐

    匿名2019/02/04 18:10:34回复
  6. 真特么好

    樱酒小殿下2019/02/16 20:02:21回复
  7. 但是其实我更想看抢吻统帅

    大姑2019/03/30 07:04:44回复
    • 那大概是看不到了……

      沈葭白2019/03/31 20:23:11回复
  8. 可我们就想看您强吻统帅啊总长!

    白银十卫2019/04/19 21:38:46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