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7章 尾声(下)

这场全民公审成了街头巷尾热议的话题, 程序繁杂, 牵涉很广,足足三天才出结果——

判定陆必行作为总长, 私自开展芯片研究、调用彩虹病毒, 属于违规。

有过失, 但无罪。

陆必行从最高庭走出来的时候,大门被堵了个水泄不通, 半空中飞的媒体机器人一个个恨不能往他脸上撞。他那双“千里眼”一眼就看见人墙后面, 林静恒正翘着二郎腿坐在陆信将军的石像底座上等他,不肯过来被人群挤。

“好好好, 一个一个来, ”陆必行往后退了半步, “有什么问题尽管问,趁办公厅没反应过来,我还能继续放飞自我地胡说八道一会。”

众媒体人笑,有人提了个十分缓和的问题:“陆总, 我记得很多年前有一张照片, 是我社拍的, 拍到你在医院门口徒手搬起了爱德华总长的轮椅,请问是芯片的作用吗?”

“是啊,”陆必行坦然道,“请公众和各大体育赛事主办方放心,我本人除了型男选美,终身不会参加任何竞技比赛。”

“陆总长, 那么女娲计划后续如何处理呢?据我所知,您已经销毁了一部分研究资料,劳拉格登博士留下的、以及反乌会两次女娲计划内容都已经被官方封存——政府方面不考虑向全民推行这种人类进化吗?”

陆必行正色下来:“就目前看来,女娲计划的成功样本很少,我本人能活下来实属侥幸,并不适合向公众推广,依靠这种方式推行人类进化更是为时尚早,毕竟,就连伊甸园都有大量无法适应的人,在无法解决这一切之前,我们决定暂时封存。当然,彩虹病毒及其变种有很大的研究价值,未来我们会在保证安全的前提下,由官方医疗研究机构继续展开课题,希望有一天能造福于人类。至于我曾经销毁的内容,如有需要,我会尽量帮忙恢复,以供后人参考。”

“会出台相关法律吗?”

“当然,”陆必行说,“相关机构正在加班加点做提案,我们未来还有很多问题,人工智能、芯片毒品、星际走私等等,都需要新的立法,寻找新的解决方式。我们走得越快,需要处理的各种社会问题就越多、越复杂,政府未来的工作是引导、规范和扶持,而不是因噎废食地阻碍科技发展,这并不容易,但我相信我们第八星系政府会竭尽所能。”

“那陆总长,您身上的芯片会取出吗?”

陆必行斩钉截铁道:“会。”

有媒体人机灵地接了个梗:“为了参加竞技项目吗?”

陆必行笑了起来:“就算没有生物芯片,改造过的身体也依然是作弊——我打算取出来,主要是怕家人担心。”

众媒体人一时没反应过来,听见“家人”,顿时集体去张望广场上的陆信石像。

陆信将军他老人家笑得没心没肺的,似乎没有担心的意思。

林静恒在广场上等他,原本正通过广场上的立体屏幕看采访直播,远远地听陆必行扯淡,猝不及防地听见这么一句,差点被烟呛住。

有个娱乐版的媒体人不知什么时候挤到了前面,国计民生问题正听得不耐烦,于是插嘴打听八卦:“陆总长,您说的家人是哪位?是不是忘了向公众公布啊?官方显示总长的婚姻状态还一片空白呢。”

启明官媒嫌他打断正经话题很讨厌,挤开了这位娱乐记者,努力把话题往回掰:“应该是指林帅吧,统帅和总长渊源颇深,关系很密切,一直是兄弟。不过说到统帅,我还想问,联盟官方已经承认了第八星系独立,那么未来八大星系会是个怎样的格局呢?”

“合而不同吧,经此一役,联盟中央对各星系的控制力几乎消失,第八星系不会是第一个独立的星系,但大家是一起战斗过的,以后无论是打击芯片毒品、还是科研、贸易,各大星系都会有很紧密的联系,除了虫洞通道,我们也在想办法尽快修复第八星系通往其他星系的跃迁网。”陆必行先是耐心地回答了世界问题,话音一转,冲正经八百的启明官媒记者一眨眼,“至于静恒,他姓林,我姓陆,怎么会是兄弟?”

启明星官媒的记者一时有些懵,大概瞬间脑补了一出权谋争斗的塑料兄弟大戏,脸都僵了,艰难地找补道:“当然也有异、异姓兄弟,虽然……”

“虽然,”陆必行接上他的话音,“林静恒统帅这个人,审美成谜,洁癖,脾气又不好,该睁只眼闭只眼的时候,他眼里不揉沙子,该明白谨慎的时候,他又比谁都粗心大意,连定好的对戒都能弄丢,据说他还打算不讲理地找人工智能索赔——”

广场上的林静恒:“……”

众媒体人:“……”

“丢的那对戒指款式照抄了他祖父的求婚戒指,把人家原稿直接拿走用,一笔都没改,我都不知道他是想求婚还是想给祖母上供。幸亏我还偷偷准备了一套备用的。”陆必行无奈地一摊手,“可是有什么办法呢?你们有空顺便去自卫军那边帮我采访一下,问问他们统帅的声明到底什么时候能出。”

陆必行隔着人群,老远地冲林静恒一笑。

各家媒体此时才反应过来他透露了什么,顿时在这个爆炸性的新闻下炸开了锅。

“好了,私事就谈这么多,稍后政府办公厅会就这次公审发声,请耐心等待。”陆必行一边穿过人群往外走,一边偏头躲开一个差点磕了他脑袋的媒体机器人,“嘿,当心,男人的发型不能乱,我以后还想靠脸吃饭呢!”

有人敏锐地听出了他的言外之意:“请问这是什么意思,陆总长,您以后不打算担任第八星系行政长官了吗?和这次公审有关系吗?”

陆必行顿了顿,眼角流露出一点笑意,闲聊似的缓缓说:“有一点,关系不大。其实早在第八星系政府在战火中成立时,爱德华总长就任命我为‘第八星系战时统筹顾问’,他老人家去世以后,星系内外战乱不断,我承接战时统筹的任务,所以才出任行政长官长达十几年。现在八大星系终于见到了和平曙光,‘战时统筹’也该准备退休了,不是很自然吗?”

“陆总……”

“我们正在修订选举法案,”陆必行说,“快的话,下半年就会出台换届选举方案,我也会在这半年里尽快把工作交接清楚。”

他说着,快步下了台阶,走向石像方向。

“未来有什么打算?唔……养狗吧,哈哈哈,我真的很想养条狗,以前一直没时间,然后休息一段时间,到处看一看,再做回老本行。”

“老本行是什么?哦,我以前是个教书的,有一本《机甲入门》的教材就是我以前写的,现在修订到第六版了,教材稿费?那当然比总长的年薪高多了。”

“统帅的花边新闻你们自己去问他……不敢?不敢问他就敢来找我打听是吧?小姑娘,抬头看看你正前方五十米那位是谁……哎,怎么就跑了……”

林静恒从不远处走过来,正在打听八卦的媒体人们一时心虚,一哄而散,陆必行低头笑了起来,把手伸进兜里,摸出了一个小盒——

半年后,群龙无首的芯片人被中央军强势镇压,中毒尚浅的一代芯片人摘除芯片,艰难地重新回归社会。

第八星系,启明星方面与第一星系联合出版了一本电子日历,方便随时查阅、切换两套历法,供时常和外星系打交道做生意的公民使用,宣布建立外交关系。

不久,第八星系总长陆必行宣布战争年代结束,自己即将辞去行政长官一职。

不过陆总养狗的梦想没能实现,因为同年九月,第八星系大选,第一次准备得不太充分,候选人数比法定差了一位,官方临时把陆必行填上去凑数,谁知这位过气的前任人气极高,居然以压倒性的优势再次当选新一任总长,任期五个独立年。

此后几年,第三星系牵头,各大星系先后宣布独立,联盟方面已无控制力,只好顺水推舟,友好和平地交接了权力。

反乌会中的极端反人类分子,在哈瑞斯先知的协助下纷纷被逮捕。剩下无辜的和平支持者、以及在最后一战中功过相抵的,都得到了自己应有的待遇。

反乌会组织依法被取缔,不过哈瑞斯后来成立了个合法注册的“霍普生态养殖有限公司”,为市场提供最新鲜和环境友好的生态食品,口号是“为了生命和自然”——大先知如愿以偿地去种菜了。

独立年十六年,各星系代表齐聚玫瑰之心,签署了新的人类联盟条约。

历史又翻开了一页。

独立年十八年,陆必行正式卸任,把第八星系平稳地过度给了新一任政府,在北京β星附近的一个人造空间站上建了新的星海学院。

林静恒依然是校董。

至此,祸乱的星辰终于回归正轨。

人们生于信仰,毁于信仰。

人们在信仰的灰烬里重生。

 

作者有话要说:  正文结束,番外不定期更新~

长评送红包持续到番外全部结束的那个周六,么么哒,感谢大家

分享到:
赞(23)

评论7

  • 您的称呼
  1. 看到先知那里好想笑

    匿名2018/11/05 15:51:49回复
  2. 一样

    眼熟我2018/12/11 23:45:03回复
  3. 结局太好了w

    匿名2018/12/25 22:42:13回复
  4. 真好

    匿名2019/01/22 11:23:30回复
  5. 又是我

    花从心不敢看前面的剧情来直接看了尾声2019/02/11 21:50:09回复
  6. 做好休假准备结果再任期五年,哈哈哈校长想退休是真的不容易啊\^O^/

    直接补结局评论的沈葭白2019/02/14 13:54:17回复
  7. 真好

    樱酒小殿下2019/02/16 19:54:12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