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真心,就能让人万劫不复

当年洪荒初定的时候, 大圣神农氏亲自下凡间,尝百草救人性命, 化为采药老叟, 在人群中传道开蒙。昆仑君混在人群里听过几次,基本就是给少年鬼王照本宣科,说得半通不通,却也是个解闷, 只是糊弄得什么都不懂的少年鬼王听得一个字也不敢错过, 把他说过的每一句屁话都奉为金科玉律。

渐渐地,在绝地一般的炼狱门口, 竟也生出某种如同相依为命般的感情。

少年依然对昆仑君痴心不改, 只是天生是个知道羞耻的,听了他的话, 知道把话直白地挂在嘴边不好, 于是果然就不再说, 每天变着法地讨他欢心。

可惜他再变, 能变出来的花样也十分有限, 大不敬之地总是没什么好玩的, 赤地千里, 寸草不生, 平时的消遣不过就是捉两个低等的幽畜放在一起, 看它们互相撕咬, 最后一个吃掉另一个。

可是少年鬼王不喜欢这个,昆仑君当然更不可能喜欢。

鬼王于是费尽心机地攒了三十六只幽畜的大板牙, 认为这象征了起自昆仑山口那波澜壮阔的三十六山川,用自己几根长发编成线,把它们穿成了一个别出心裁到挑战别人接受能力的项链,送给了昆仑君。

只是后来昆仑君接过这三十六颗大板牙的时候表情非常奇怪,比那串项链本身还要奇怪,似乎是牙疼,却还是硬是压迫着五官,生搬硬套地挤出一个不甚典型的笑容,咬牙切齿地道了谢。

小鬼王从而得出了一个结论,觉得他大概是不喜欢——反正昆仑君一次也没带过,而且每次被提起的时候,他都会顾左右言他地把话题错开。

可他再想不出别的了,有一天少年坐在功德古木隆起的大根上,无意中念叨起了他惊鸿一瞥浏览过的外面的世界,忽然说:“有一种花,长得像铃铛一样,什么颜色都有,凑近了闻,飘着一股非常淡的香味。”

昆仑君侧过头看着他:“嗯?”

胸无城府的少年露出向往的神色:“真好看,如果用它编一条链子,你就会喜欢了吧?”

昆仑君沉默了片刻,似笑非笑地说:“原来你讨好我,是为了想出去?”

少年鬼王愣了愣,连忙摇了摇头。

昆仑君故意逗他:“那是为了什么?我守在这,可不是为了把你们放出去的,跑了一个都不行。”

为了……少年鬼王定定地看着他,迎着昆仑君戏谑不已的眼神,想说,却不知说什么好,那股情绪在他胸中激荡不已,然而他却找不到一个合适的说法。

只觉得那些话坦白了都显得太粗鄙,而粗鄙了也还不一定能说出他心里的感受。

鬼王一直说不出,指甲里情不自禁地伸出尖锐的爪子,焦躁地露出阴沉而颇有攻击性的表情。

传说生于世间,除了宿命般求不得之苦,大多的苦楚来自于想得太多,读书太少,书是先圣留下的,可是曾经那些先圣们,他们生于混沌,压根无书可读,无人能解惑,只能怀着对天地的诸多疑问,跌跌撞撞地一路走下来,想来是极度焦虑痛苦的吧……乃至于向心上人说一句心中所想,都挑不出一句合适的。

昆仑君终于大笑起来,轻轻地勾过他的下巴,在少年光洁美好的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然后飞身上了树枝。

少年鬼王呆坐片刻,一身的毒刺不知什么时候收了回去,脸从两颊一直红到了下巴尖、耳侧,好半晌,他无知无觉地站了起来,就像喝醉了酒一样,连脚都是软的,没头没脑地从功德古木的大树根上摔了下去。

少年生为鬼族——尽管不知怎么的长成了一个鬼族的怪胎——但他每天耳濡目染的,却都只是低等鬼族被欲/望驱使的交/媾,从不知道亲吻是什么,第一次碰到,就觉得整个人被一股热气笼罩着,轻飘飘的像是浮在半空中。

连忘川水也无法让他这样自在无边的漂浮。

少年鬼族突然一声不吭地转头跑进了无法束缚他的大封中,一头钻进大不敬之地,足足走了几十年不见踪影。

等他再出现在昆仑君面前的时候,似乎长大了些,身体抽长了一点,看起来几乎要和昆仑君差不多高了,柔和的少年线条变得硬朗了起来,唯有眉目如画,仿佛始终如一。

他小心翼翼地捧着一团金光璀璨的火到了昆仑面前。

“这是……”

“这是你左肩上的魂火,原本散在大封中各处,我花了五十年才把它们收集到一起。”鬼王小心翼翼地拢着那团温暖的火焰,而后留恋地在侧脸上蹭了一下,这才不舍地递到昆仑君面前,“还给你。”

昆仑君嘴角的笑容渐消,好一会,才看着对方问:“那你想从我这得到什么呢?”

“那个……”鬼王语塞了一下,似乎不知道该怎么表达,好一会,才扭扭捏捏地指了指自己的额头,“那个……能不能再来一次?”

昆仑君打量他许久,末了少年在他面前,几乎有些手足无措地不安起来,昆仑君却突然伸手擎住他的下巴,这一次,他非常温柔地吻了少年的嘴唇,而后轻轻地把鬼王的手捏住,让少年修长的手指攥住了那团闪耀不休的魂火。

昆仑君似乎是漫不经心,又像是思虑深重,过了良久,才仿佛是叹息了一声,低低地说:“我富有天下名山大川,想起来也没什么稀奇的,不过就是一堆烂石头野河水,浑身上下,大概也就只有这几分真心能上秤卖上二两,你要?拿去。”

少年鬼王那一瞬间豁然开朗,才知道原来他所汲汲渴求却说不出口的东西,还有这么一种说法,叫做“真心”,只两个字,就能让人万劫不复。

鬼族不是生灵,然而他在那须臾的弹指间,却仿佛听见了自己不存在的心跳声。

“还有这个,你如果喜欢,就留着吧。”昆仑君在他的手背上拍了拍,“我的心血化成了镇魂灯的灯芯,身体化成了灯托,只有元神守在这,要回它也没什么用。上次给你的那根筋,还留着吗?”

少年连忙点头。

“拿出来我瞧瞧。”昆仑君淡淡地说。

鬼王就扒拉开身上野人一样颠三倒四的衣服,从贴身的地方取出了那根筋。

“我是昆仑神山化出,再早一点,可以追溯到盘古神斧,”昆仑君就着他的手,轻轻地抚摸着从他自己身上扒下来的筋骨,仿佛已经忘记了那种彻骨的疼痛,不轻不重地说,“我的筋骨连着天柱昆仑的地脉,震一下,就能让天地变色。”

他说着,突然屈指做了一系列极为复杂的手印,而后神筋化成一缕金色的光,顺着他的手指,直直地没入了鬼王的额头里,那一瞬间,少年觉得自己听见了沧海桑田、十万大山隆隆而起的声音。

他就像忽然上了无法言语的高顶,视野居高临下,能看清每一条山川河流、奔流不息、浩浩汤汤。

昆仑君的声音夹在中间,不重不响,却极有穿透力:“从此十万大山听你号令,你虽然难脱鬼胎,起码已经是半仙半鬼,以后可以自由来往三界,我不再管你了。”

少年截口打断他:“我才不走!”

过了片刻,他又讷讷地补充说:“你在这里,我哪也不想去。”

“我留不长了。”昆仑君说着,转过头去,望着千丈忘川看不到顶的水,“我只是一段元神,走不了,本来也留不长,最近忽然觉得我的日子就快到了。”

少年鬼王慌忙问:“到什么日子?你要去什么地方?”

“不去什么地方,我要死了。”昆仑君平静地说。

“不可能,神怎么会死?”

“神也会死,盘古、伏羲、女娲、神农他们不是都死了吗?”昆仑君说,“现在轮到我了而已。”

鬼王少年听了,呆了片刻,而后骤然露出狰狞的神色:“如果没有大封,如果不是你替女娲封了四柱,如果不是你身化镇魂灯,是不是你就不用死了?那我砍了这树,捅破了这该死的大封!”

少年鬼王有时候就像是一条圆滚滚、毛还蓬松着的小狼,和小狗长得很像,习性似乎也随了过去,抬手顺顺他的毛,他就会乖乖地滚在地上露出肚皮,然而嘴里却始终含着獠牙,稍不留意,就会露出来,给人见血封喉地来上一口。

昆仑君早就习惯了,不以为意,抬手放在他的头上,低声说:“不死,一直活着……小孩,虚空中的石头也是不朽的,可它到底也只是块石头,你懂吗?神农说不死不灭不成神,我一直觉得他胡说,现在才稍微有一点明白过来。”

鬼王一巴掌甩开了他的手,一点也不想知道他明白了什么:“你敢!”

昆仑君摊开了手,他的手忽然之间显得有些透明,盛怒的少年吃了一惊,一把攥住他的手,紧张地放在手心里反复翻看,好像这样才能确认他还在一样,依然不死心地说:“如果我砍了功德古木呢?”

昆仑君笑了笑:“你继承了大荒山圣的权柄,连诸神禁地的大神木都能砍,功德古木算什么?”

鬼王又说:“那我也可以劈开大封,劈开这块那女人留下的破石头!”

昆仑君苦笑一声:“可以,不过我大概会死得更快吧。”

“我还可以……”鬼王的话音顿了顿,而后恶狠狠地说,“我还可以把世上的人都杀完,我可以屠尽所有活物,让山不绿、水不流,满地尸骸,千里没有人烟。”

昆仑君诧异地一挑眉:“哟,这么厉害?”

鬼王捏紧了他的手:“你不准死,我什么都办得到,什么事都办得出来!”

“神农又说对了一件事,”昆仑君板起脸,冷冷地看着他,“早该把你弄死,永绝后患才好。”

少年倔强地抿着嘴瞪着他。

昆仑君却忽然笑了,温和得就像冬天过去以后,第一条开冻,映着周遭浅浅绿意潺潺而过的河水:“从神农氏向我借肩上魂火开始……不,从神魔大战、女娲造人、甚至盘古开天开始,这些就是注定的,注定了我在这个时候,在这个地方死。你就算让天地重新合上,也只是让我死得毫无道理而已,并不能阻止什么。”

“你不懂。”俊美的大荒山圣用一种难得耐心而柔和的声音说,“所谓命运,其实并不是什么神神叨叨的殊途同归,其实也并没有什么东西在暗地里束缚着你,而是某一个时刻,你明知道自己有千万种选择,可上天也可入地,却永远只会选择那一条路……这些事我小的时候也不懂,不过等你长大一些,大概就明白了。”

少年鬼王终于无言以对,他第一次发现自己的无力,他所有的能耐都是杀戮、破坏和吞噬,他真的可以斩断世上一切的东西,活物、死物,出世就是石破天惊,鬼神瑟缩,可那有什么用呢?

他仍然办不到留下他最喜欢的人。

昆仑君眼见面前满脸煞气的少年眉梢一点一点地落下,然而他还没来得及学会那种喜怒哀乐都按捺在心里的含蓄和压抑,呆愣了片刻,突然“哇”地一声,嚎啕大哭了起来。

昆仑君近乎怜爱地看着他,心里遗憾地想,可惜看不见小美人长成大美人了。

转眼就是五千年的风霜雨雪、物是人非。

赵云澜好像触电一样地松开大封印石,突然惊觉身后有人,那人轻笑了一声,赵云澜没来得及转身,已经先把镇魂鞭掏了出来,往后连退了两步,背靠著了大封印石,戒备地看着十步开外的鬼面。

鬼面打量着他,微微晃了晃脑袋,虚假的鬼面上露出一个笑容:“听说里面有女娲的全部记忆,你究竟看见什么了?”

赵云澜冷笑一声,心情还没缓过来,口气恶劣地说:“我干什么要告诉你?”

鬼面缓缓地踱到他面前,也学着他的样子伸手去摸大封石:“五千年前,我与他分明是双生的鬼王,偏偏他讨了你昆仑君的喜欢,五千年后,我们俩一个在里面,一个在外面,一个蹲监狱,一个当牢头。”

鬼面上翘起的嘴角垂下,而后他转过头,压低了声音,一字一顿地说:“可是大封也要完蛋了,所以我才能随意进出——到最后,什么都会死,你昆仑君,如果当年不是我的傻兄弟突然出手暗算你,禁锢了你的元神,硬是把你塞到了轮回里委屈成了一个世代转世的凡人,到现在也早就和那些上古神明一样烟消云散了。神农是傻的吗?这个世界上一切强扭的瓜都不能长久,长久的只有死。”

他说着,轻轻地伸出冰凉的手指,触碰到赵云澜的脸颊,忽然如同呻/吟一样地叹了口气:“可是‘死’本身,却被你一团魂火点着了,幻化出了我们这些……不生不死的东西,这不是阴差阳错么?”

赵云澜皱起了眉,微微侧了一下头,躲闪过去,他的魂火究竟是怎么回事,目前已经听到了好几个版本,实在不知道哪个才是真的。

于是他问:“我的魂火难道不是被神农借走的?为什么后来出现在了大不敬之地,又为什么说‘死’本身是被我点着的?”

鬼面一愣,假面具上空白了一瞬,好像一时没弄清赵云澜在问什么,突然,他前仰后合地放声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哈,我还以为他多清白无辜、圣人嘴脸,原来……”

他的话音陡然止住——因为斩魂刀当空劈下,带着把他整个人劈成两半的戾气,鬼面飞掠躲开,余下的刀风逼得赵云澜都忍不住后退了一步。

赵云澜:“沈巍?”

沈巍抬手要去抓他:“一个人来这种地方,我看你是疯了!”

可他还没来得及碰到赵云澜,鬼面却突然从中冒出来,一抬手架住了沈巍的胳膊,化成一团黑雾,猛地撞进了赵云澜怀里,正好掣肘住了他手中长鞭。

随后,鬼面化身无数道黑烟,把赵云澜从头到脚地裹在了其中,嘴里发出一串大笑。

然而下一刻,他的笑声却陡然止住,黑烟散去,重新凝成鬼面,原地已经空无一人。

鬼面顿了顿,似乎也有些愕然,低低地说:“有人把他带走了,谁?”

分享到:
赞(631)

评论66

  • 您的称呼
  1. 我要爬墙小鬼王了(*/ω\*)

    2019/07/20 16:52:56回复
  2. 小鬼王怎么可以这么可爱 爱了爱了

    2019/07/31 05:29:46回复
  3. 山圣大人,你一定想不到万年之后你是受吧

    巍巍澜澜天下第一甜2019/08/06 23:24:18回复
  4. 为啥有那么多人在乎功与受这件事?功与受只不过是肉身的肤浅。昆仑在于小鬼王而言,即是他开智启蒙的师,亦是疼他爱他的父,又是友他助他兄,更是小鬼王自认的怜他惜他的夫。这高度,还有讨论功受的必要吗?!

    魚水交融2019/08/09 14:42:12回复
  5. 为啥有那么多人在乎功与受这件事?说功与受只不过是肉身的肤浅。昆仑在于小鬼王而言,即是他开智启蒙的师,亦是疼他爱他的父,又是友他助他兄,更是小鬼王自认的怜他惜他的夫。这高度,还有讨论功受的必要吗?!

    魚水交融2019/08/09 14:45:40回复
  6. “所谓命运,其实并不是什么神神叨叨的殊途同归,其实也并没有什么东西在暗地里束缚着你,而是某一个时刻,你明知道自己有千万种选择,可上天也可入地,却永远只会选择那一条路”这段写的绝妙

    匿名2019/08/16 14:24:26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