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章 全成了前线小卒

时间好像停了。

陆必行不是没见过血, 第八星系内战期间, 他无数次险象环生地被图兰从炮口下捞回来,可没有一次像这回一样——最后关头不在拼命想办法脱身, 而是竟然走了一下神。

他莫名其妙地想:“静恒定的那对戒指, 他拿到了吗?”

这念头没什么情绪, 因为来不及遗憾,也来不及恐惧, 就那么匆忙而平铺直叙地掠过, 像一阵不痛不痒的风。

这时,内部通讯频道里, 一个星际坐标突然撞进了他眼里, 陆必行只看了一眼就认出来, 这是个跃迁点坐标。他下意识地对着这个坐标进行了紧急跃迁操作,好像动物临死前最后一哆嗦。

而整个护卫队几乎与他同步动作——

机甲急剧地消耗着自身的能量,堪堪联通了跃迁点,跃迁点激活, 机甲内保护性气体喷薄而出。

紧急跃迁竟然成功了!

那几秒的光景, 人工智能军团用来困住他们的跃迁干扰失效, 陆必行这支小小的护卫舰队原地消失,已经离开炮口的导弹骤然失去目标,被机甲队紧急跃迁释放的大量能量干扰,轨道轻微错位,然后当空撞在了一起。

几十枚导弹空中撞车,场面极其壮观, 一时连最近的人工智能机甲都被波及,居然没能第一时间分辨出目标是否已经被击落,追击不可避免地迟了几秒!

而就这么几秒的喘息余地,陆必行所在机甲在紧急跃迁中翻天覆地,他艰难地在保护性气体里保持了平衡,精神网剧烈震了一下,大脑却一时无比澄澈,第一时间下令:“炸毁跃迁点!”

护卫舰虽少,却全部是来自白银十卫的精英,彼此默契非常,同一时间退开,朝他们方才紧急跃迁的跃迁点狂轰滥炸。

跃迁点刚刚接待完这帮忘恩负义的“不速之客”,就惨遭毒手,被引爆后卷起了暴虐的漩涡,迟疑几秒后才追过来的人工智能机甲直接殉了葬。

一个通讯请求加了进来,陆必行方才卡在胸口的长气这才出来,有气无力地应了一声:“霍普兄吧,来得及时,谢了。”

跃迁干扰技术是反乌会的拿手戏——伍尔夫是盗版。

能突破盗版的跃迁干扰,不用想也知道是谁。

果然,下一刻,霍普的投影出现在了他面前,苦笑道:“又见面了,陆老师,说实话,还真不想这么快见到你。”

这时,又有多个通讯请求发过来,陆必行的护卫干脆撑起了一个临时的内部通讯频道。

“陆总。”

“总长。”

“天,怎么就你们几个人?”

头上绑着绷带的托马斯杨、面色苍白的泊松,一部分白银三,以及来自各个先导部队、陆必行都眼熟的面孔……

“稍后跟您解释。”泊松杨神色复杂地看了他一眼,飞快地说,“周围还有其他跃迁点,星际航道图上都有显示,炸了这个,他们很快也会通过别的跃迁点追上来,快,先走,白银三开路!”

陆必行一抬手拍了拍随身护卫的肩头:“驾驶权限交给你,接着。”

然后他直接从精神网里自主断开了和机甲的联系,退出了驾驶员位置,对所有人说:“前往第九军区。”

这一切都在电光石火间,翻转快得以秒计数,直到说完这话,陆必行的反射弧才终于跑完全程,方才掠过他心头那不痛不痒的风好像陡然生出了尾后针,一下扎进了他没有防备的胸口,浑身的冷汗像是凝成了冰。

如果刚才死在炮口下,林静恒会在第八星系一直等他吗?

临走时他开玩笑,说以现在的技术,穿越虫洞区一般需要五到八天,小概率事件只有林静恒才遇得到……如果那个人一直等不到自己,会不会以为又遇到了小概率事件,以为他迷失在了时空乱流里?

那时在七八星系交界处,第八星系已经近在咫尺,猝不及防的跃迁点炸毁了林静恒的机甲,他当时心里也是这样的感受么?

而这一切“等与不等”的前提,是他在第八星系平安。

自卫军能挡得住该死的人工智能军团吗?

如果……

陆必行惊觉自己再想下去,可能得把自己想出个失心疯,于是断然打断了“如果”后面的思绪,公然违反机甲安全条理,摸出了一根烟点上,这时才发现自己四肢麻痹,手哆嗦得拿不住那根烟。

他忍不住扶了一把墙:“给我一针舒缓剂……不是这个,要六号。”

他与林静恒重逢的时候,魂飞魄散,靠一针舒缓剂六号撑起了行尸走肉,有惊无险地把他带回家。

现在他肝胆俱裂,仍要靠一针舒缓剂六号,把它们黏在一起,去搜寻最后一线希望。

霍普没去过第八星系,不明白他们舒缓剂怎么还有编号,奇怪地问:“怎么,受伤了吗?”

“吓的,”医疗设备把药水注入他的身体,陆必行坦率而疲惫地冲他一笑,喃喃地说,“我怕死啊。”

第八星系。

总长对公众发声可以不听、不关注,可是这会,没有人敢不关注前线战事了。

银河城紧急发声,告知公众总长陆必行已经先一步前往第一星系,但人工智能看来并不打算放过第八星系。

第八星系的星空静悄悄的,喧嚣的炮火被拦在了家门口,各种形式的非太空军武装——包括地面安保部队,全体待命。

在这个多灾多难的星系,现在活着的所有人,几乎都曾从炮火中穿行而过,几乎都在地面上仰头等过突然降临的导弹。

整个星系内星际航道全部戒严,非军用航天航空器一概不许离开大气层。旅游的、在各大人造空间站工作的,就地降落。跃迁网和远程通讯限用,回不了家的人和自己在其他星系的家人互相说一句话要等十几分钟甚至几个小时。

与人工智能短兵相接的先锋被对方扫下了精神网,反应集体迟缓了一下,而人工智能当然不肯浪费机会,趁他们驾驶员切换的间隙,十几发导弹横扫过来。

而就在这时,第八星系自卫军的重甲里突然放出无数小机甲,像“手动操作的反导系统”一样,精确地对冲了敌军的炮火,好像提前预知对方导弹轨迹一样,一发都没浪费。

差点被炸成渣的图兰抹了一把冷汗,打了个指向:“湛卢,漂亮!我这祸害能不能活千年,就看你的了!”

湛卢此时完全成了个模拟器——林静恒让他假装自己跟十大名剑是同一战线,从敌方角度判断战局,他根据湛卢的判断有针对性地打。

这里毕竟是第八星系的主场,虽然身后守着数十亿民众,让他们不能自由进退,但只要挡住了,物资和武装绝对是比入侵者充沛的,断然不会出现打到一半舒缓剂告罄的情况。他们在死守的同时,一直有意识地消耗对方的火力。

拜耳抗议道:“刚才救你的可是我!”

图兰“哈”了一声:“臭美什么?我要是死了,就该换你来当诱饵了,反正我这辈子不虚此行,你就不一定啦,女朋友都在个人终端里的第十卫队长。”

李弗兰叹了口气:“拜耳兄,你不觉得星际暗杀团和死宅两种属性并存,听起来像个变态吗?”

柳元中故作震惊道:“拜耳将军,看不出你是这种人,我一直以为你和我一样,追寻统帅的脚步走禁欲系的正人君子路线呢!”

“我真是看不下去了,老透明,金不在,你又见缝插针的来这套。”图兰崩溃道,“我们中间就必须有一个马屁精吗?”

拜耳:“……”

这些贱人!

湛卢:“事实上,先生并不……”

林静恒:“闭、嘴。”

通讯频道内部诡异地沉默了一秒,然后将军们集体发出了一声或感叹、或疑惑的“哦”,好像共同推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话说统帅,”图兰说,“我其实一直想不通一个问题……”

“诸位小心。”湛卢突然打断她,将敌军可能的攻击点全部标出,“对方突然收缩战线,他们的弹药储备恐怕不充足了,可能要孤注一掷。”

他话音刚落,人工智能军团的攻击陡然暴虐起来,超级重甲承影和纯钧长驱直入,瞄准了自卫军防卫的最薄弱点,所有重甲舱门大开,不怕死的小机甲蝗灾似的倾巢而出。

图兰:“狗急跳墙了吗?”

无数层层叠叠的精神网压下来,疲惫的自卫军来不及更换驾驶员,同一时间,十五架机甲失去了精神网权限,被人工智能反向控制,将炮口对准了自己人。

白银九机动性极强,赶来救援的时候首当其冲,图兰的机甲开始导弹预警的时候,她已经离得太近了!

躲不开就干脆不躲,图兰在千钧一发间瞄准了超级重甲的武器库。

“轰”一下——

超级重甲承影的武器库被打了个正着,承影及时卸载,但周围都是密集的人工智能机甲,已经来不及了!

超级重甲当场炸成了两截,周围一圈人工智能机甲先锋队全被连累。

而图兰的机甲尾部被导弹扫中,五秒后炸了膛。

离她最近的拜耳脑子里“嗡”一声:“伊丽莎白!”

混乱中,总指挥舰上,湛卢的精神网铺开,直接远程接管了十五架机甲的精神网,扔出了一个远程防护罩,随后狠狠地将冲得最快的人工智能机甲绞杀其中。

新星历260年,海盗团入侵,白银要塞林静恒奉命出战,最著名的那场战役里,他一个人入侵了十五架敌军机甲,强行接管对方权限,直到他离开联盟,那里依然流传着这个传说。

如今,奇迹再现。

在乍起乍落的炮火和碎片里,其中一架被远程控制的机甲精确地伸出了捕捞网,网回了一对惨不忍睹的碎片……以及一个生态舱。

生态舱里的图兰被自己急促的呼吸呛得死去活来,横陈在捕捞网里,她气喘吁吁地说:“我没问完呢……咳,没问完死不瞑目啊——统帅,你一个能在第一时间听懂所有隐晦荤段子的男人,到底是怎么常年保持一副‘不与龌龊世俗同流合污’的姿态的?”

林静恒喉咙不舒服,于是声音很轻,倒像是透出了一点温柔意味似的。

可惜说的话不太温柔:“不知道,可能是长得不像人妖?”

图兰上气不接下气地笑了起来,生态舱被拉回了机甲。

“没跪呢,”她说,“给我放一架备用机甲!”

此时,距离黄静姝预估的十二小时还有不到三个小时,整个星系反导系统安装已经进入了最后阶段,所有机器人和工程师全体出动。而半个航行日之外的战局已经进入了白热化,自卫军不再后退,也再没有任何策略或是埋伏,毫无保留地与人工智能军团正面相撞,像两只互相叼住喉咙的猛兽。

先是超级重甲承影炸膛,图兰跳生态舱。

随后纯钧被击落,李弗兰机甲能源告罄,备用能源被炸毁,不得已乘坐小机甲脱困。

龙渊陷入了白银六的包围圈,林静恒总指挥舰被集火攻击,他果断弃了重甲,将总指挥舰化整为零。

无论是总指挥、卫队长还是近卫,全成了前线小卒——

第一星系。

老布中了大奖,大家一起锁定的第九军区,正是他负责的地方。

人工智能在一刻不停地试图破解他们的加密通讯,老布不敢耽搁,立刻下达清理跃迁点命令。

他手下训练有素的第五星系中央军早已经做好了开火准备,随着老司令一声令下,第一星系第九军区最外围的跃迁点被清理干净,整个区域被短暂地隔离开。

虽说第一星系内部,不用跃迁点也没多远的距离,但主机与跃迁网断开后,将无法通过跃迁逃离,想要走出封锁区,最少也要飞上二十个小时。主机能耗极高,在这样一块相对封闭的空间里,很容易就会被搜索出来,二十个小时足够用了。

而且这期间,它将失去对第一星系的控制,散落各处的人类联军可以立刻通过跃迁网包围这块区域,就算老布一不小心把它放出去了,它也会立即陷入联军包围圈。

“要抓住它了!”老布激动得须发皆是张,声音都变了调,“给我搜!”

陆必行带着一帮杂牌军奔赴被锁定的第九军区。

泊松杨一边指挥技术兵甩开人工智能追兵,一边简单地和陆必行解释前因后果:“抱歉,陆总,我们当时人手不足,情况太混乱,玫瑰之心的武器储备……甚至舒缓剂都不够用了,很多兄弟都……我们这些人被人工智能生生把震下了精神网,当时他们急着入侵第八星系,无暇清理我们,霍……哈瑞斯先知赶来捞走我们。”

他说这话的时候,表情多少有些别扭。

白银十卫和反乌会曾经势不两立,没想到最后居然被他们捞走了。

霍普十分谦逊地一笑:“不用客气,为了生命和自然。”

“那我不会批准你合法传教的,你们反乌会有前科,地球时代刚成立时,不也都是温和的环保派吗?”陆必行在舒缓剂六号的作用下放松多了,“不过你从第八星系出走的时候没有出卖我们,我相信了。”

霍普失笑:“你一直都信,不信的是林将军。”

“没关系,”陆必行说,“他信我就够了——怎么样?”

“总长,第九军区已经成功隔离。”

“看来我们是最早赶来的,”托马斯杨说,“可以在这守株待兔了。”

与此同时,人类联军所有部队都接到了“隔离成功”的通知,人们仿佛看见了曙光。

“围住它!准备跃迁,前往第九军区。”

联军紧绷的神经终于缓和,然而就在他们开始放心大胆使用跃迁点的时候——

“小心导弹!”

“怎……”

“有敌袭!”

各处暴露在跃迁点下的联军同时遭到人工智能机甲团袭击。

陆必行蓦地一激灵。

“怎么回事,”他听见有人失声叫道,“不是已经隔离成功了吗!”

分享到:
赞(10)

评论5

  • 您的称呼
  1.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白银十卫这几个太好玩了

    碎影2019/01/25 08:45:26回复
  2. 我真的好喜欢图兰将军啊……虽然有时候有点emmm

    顾长卿2019/02/08 21:32:14回复
  3. 其实并不是。。禁欲。。哈哈,湛卢真。。

    匿名2019/03/04 03:29:47回复
  4. 湛卢好可爱

    匿名2019/03/19 12:48:20回复
  5. 湛卢:“事实上,先生并不……”是攻
    hhh

    千千2019/04/06 15:40:36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