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章 宁可错杀,不能放过

新星历纪元度过了它最黑暗的七天。

“据说创世也用了七天, 直到现在, 沃托标准时仍然以七日为‘一周’。”陆必行突然对他的机甲驾驶员说。

来自白银第十卫的驾驶员一愣,连忙试图拍个马屁:“所以我们选这个时间行动, 是个好兆头?”

“只是巧合而已。”陆必行笑了一下, “伊甸园也是个吉利的名字呢——来, 把驾驶权限给我吧。”

驾驶员莫名其妙,不知道总长什么时候也染上了统帅“精神网必须在自己手里”的毛病, 他一边交出精神网, 一边有些不自在,怀疑长官是不满意自己的机甲驾驶水平, 忍不住低低地嘀咕了一句:“总长, 我的机甲水平其实还过得去的。”

“白银十卫的精英当然比我强, 但是最早赶到的人工智能军团为了把我们困在原地,一定会使用精神网攻击,我有作弊器,能扛久一些, ”陆必行说, “扛不住了再交给你。”

此时, 前往最远端军区的白银四已经悄然就位,阿纳金把灵敏的能量感应仪全部备齐,静静地等着约定的时间。

人工智能机甲们沿着航道到处巡视,搜索混进第一星系的敌人。

玫瑰之心静得让人心慌,虫洞通道将第八星系与他们隔开数日,没有人知道那边怎么样了。

陆必行连上精神网, 无端想起了他第一次成功启动机甲,从凯莱星上升空时的兴奋。

那时世界尚且与他相安无事,他有很多不着调的狐朋狗友,有无限梦想,还有个老波斯猫,分明是紧张地在一边观察,被人发现了,便要装作一副“我没看你”的轻慢。

他以为自己马上就会揭开星空的一角。

那时候他想在贫瘠的第八星系撑起一张星空顶,在那些和他一样渴望又躁动的年轻人心里洒一些种子,每次学期结束的长假,就关了学校,沿着星辰之海环游联盟八大星系。穷了就去兼职机甲设计师补贴家用,然后拿出去挥霍,体验各种各样的经历,自由自在地玩过三百年的一生。找人谈恋爱合则来不合则去,轻轻松松的,不必像他爱林静恒一样锥心刻骨,遍生忧怖。老了就回家写回忆录,把一生所有没有卵用的小发明拿出来集结出版。

那会是多好的一生。

他原计划在四十岁之前实现自己的愿望,过上理想的生活,没想到直到现在,理想的生活也没有实现。

“我建了好多学校,可他们都不肯让我当校长。”陆必行的每一个感官都随着精神网扩散了出去,他想,“我有能力开着机甲到处转,可是总共没离开过第八星系几次,每次出来,不是遭遇人质绑架事件,就是要打仗。”

“总长,倒计时开始,机甲预热,能源系统检测完毕,确认坐标,所有人员就位,准备紧急跃迁——”

“十、九、八……”

“这总长让我当的,”陆必行几不可闻地自嘲了一句,“不怎么成功啊。”

潜伏在第一星系通讯基站的联盟小机甲率先开了火,干净利落地切断了通讯网络。

“三、二、一——”

倒计时结束的提示音淹没在机甲的轰鸣声里,指挥舰及其护卫舰们同一时间暴露在第一星系的跃迁点,能量波动惊醒了第一星系的幽灵,险恶的目光立刻锁定了他们,追捕命令通过四通八达的跃迁点远程通讯段,潮水似的涌向四方。

陆必行他们还没落稳,跃迁点就再次波动——离他们最近的人工智能机甲跟着紧急跃迁至此。

紧急跃迁的体验相当不舒爽,大约等于离心机一日游,机甲里一干人都被保护性气体做成了果冻,紧急跃迁后,机甲里的人总要有片刻缓冲。

可是人工智能机甲就没有生理问题了。他们以最快的速度冲过跃迁点,一口气都不歇,趁着紧急跃迁时驾驶员精神网动荡,一波精神网攻击席卷而来。

陆必行那有芯片加持的精神力生生扛住了这一击,所有护卫舰同时换了驾驶员!

与此同时,悄悄埋伏在各大军区的十六支队伍用能量感应器记录下了军事要塞的变化——这就是人工智能的好处了,如果这些军事要塞里是人类武装,再精良,行动也总需要调配,启动速度也总有误差,会充满了各种各样的小意外,根本无法准确计算。

只有人工智能,伍尔夫的主机是“大脑”,各处由人工智能控制的军事基地是器官,结构清晰简洁,才容许他们用这种方法逆推。

陆必行的指挥舰同时打出了六枚导弹,勉强将追逐他的火力拦截,最近的两枚导弹相撞在距离指挥舰不远处,大量的碎片暴风雨似的掠过指挥舰机身,把防护罩撞得一阵动荡,指挥舰夺路而逃。

大量的人工智能机甲通过跃迁网锁定了他,从周围跃迁点里往外冒,整个第一星系为之动荡。

“陆总,对方释放了跃迁干扰技术!”

“四面的跃迁点都无法联通,我们已经被包围了……”

“当心!”

导弹和精神网攻击同时到了,即使是芯片人,人机匹配度也不是百分之百,精神网动荡之余,导弹几乎与指挥舰擦肩而过,险些击中武器库,警报声叫破了喉咙!

陆必行不“殉道”的牛皮才吹出去不久,此时一后背冷汗。

十六支探路的队伍将以多层加密的方式彼此沟通,以最快速度锁定主机所在军区,而对方在这个过程中,一定会试图突破他们的通讯加密,一旦被主机破解加密,察觉到他们的企图,它就会立刻跃迁转移,所以加密是一方面,最重要的是,主机被锁定之后,距离该军区最近的队伍能在第一时间把这个军区外围的跃迁点清理干净,困住它!

想要保证行动迅捷,每一支探路的队伍人手和机甲都必须充足,因此陆必行力排众议,身边只留了小猫两三只的护卫舰,面对四面来袭,根本不够给人送菜的。

陆必行急中生智道:“发通讯请求!”

只要拖过十几分钟,他们就能锁定主机所在区域,他既然打不过也跑不了,不如认真拖延时间:“我要和休伯特伍尔夫元帅说话。”

他两句话的功夫,已经有一大波能融化防护罩的叠加高能粒子炮横空扫来。

防护罩被高能粒子炮蚕食鲸吞,重甲目标极大,一旦没有防护罩,几乎等同于赤身裸体地走进辐射区。别说导弹,战场残骸撞一下都没什么好下场。

而机身外壳温度急剧上升,防护罩发出垂死的尖鸣,不断报送损伤,在护卫们吊起的心绪里灰飞烟灭——指挥舰成了个没壳的王八。

“陆总!”

然而下一刻,人工智能猛烈的进攻突然停了,对方接受了他的通讯请求。

陆必行身边的护卫们配合默契,对方火力一停,他们得以片刻喘息余地,立刻集体弃重甲,转移到了机甲收发站里的几台中小型机甲上。

陆必行换了个地方坐下来,后背冷汗贴得怪难受的,还要硬凹出一张慌张愤怒的脸,先发制人地朝伍尔夫发出质问:“我以为你的存在是为了防备自由军团,保卫世界和平,你不是说你要去休眠吗?那现在这是在干嘛,梦游撒癔症?”

伍尔夫的声音响起来:“消灭芯片人是我的天职。”

“谁他妈是芯片人!”陆必行瞥了一眼时间,只觉得那秒针跟乌龟一样,蹭着往前爬,这一刻钟差不多有半辈子那么长了,“你既然知道‘女娲计划’,难道看不出来我身上的芯片和自由军团的鸦片芯片不一样?”

“我知道,”伍尔夫不带什么情绪地说,“你身上的芯片经过改造,相当于是个进化促进器,根据劳拉格登博士的研究资料,用彩虹病毒改造过的成功体具备进化条件,植入芯片后能促进生物体自主进化,关键技术在女娲计划的人体改造,而不在生物芯片。而自由军团则舍弃了个体进化,林静姝把劳拉格登博士的芯片做了有害的改造,利用它制造幻觉,在普通中四处传播,并研究出了森严的等级制度。”

陆必行:“你这不是挺明白的吗?”

伍尔夫继续不讲理道:“但你们仍然都是芯片人,都要被销毁。”

这还说不清楚了,陆必行气结:“你是不是中病毒了,老元帅?”

“你们的性质是一样的,”伍尔夫不理他,有理有据地陈述说,“自由军团的芯片帝国是要消灭全人类,从根本上改造人类社会,你的进化路线则是让一部分人变成‘超人’,超人的诞生会产生新的阶级和摩擦,最终走向分裂和战争,根据估算,现有人类物种仍有极大可能性被消灭——两种芯片最后会导致一样的后果,没有任何区别,都需要被销毁。”

陆必行愣了愣,没料到这人工智能并不是简单粗暴地把芯片人归位一拨,思虑得还挺深远,他下意识地解释说:“这个问题我在几年前就考虑过,我甚至已经把所有的资料都销毁了……不然第八星系现在早就有‘超人’军团了,对不对?”

人工智能伍尔夫好像觉得有点道理,沉默了下来。

陆必行再接再厉:“芯片想怎么复制就怎么复制,但是彩虹计划的人体改造才是关键,人体改造九死一生,运气占了很大比重,反乌会数次启动彩虹计划,都很不顺利,成功者寥寥无几,我十五岁以前几乎都没有生活自理能力,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活下来的,这种高危险性、大规模人体实验,在哪个星系能合法通过?根本不具备推广的可行性,当年盘踞在第八星系如日中天的凯莱亲王是怎么死的,第八星系还记得呢,我怎么敢重蹈覆辙。说到底,我也只有自己这一个实验品。”

伍尔夫说:“是的。”

众人略微松了口气。

陆必行再一次看了一眼缓慢的时钟,发现时间才过了一小半,他向来是随便找个人就能聊起来没完,还是第一次聊这么难捱的天:“我没有伤害过任何人,就算曾经鬼迷心窍,非法挪用过彩虹病毒株,也已经销毁干净,倒是你,伍尔夫元帅,第一星系外面那么多肆虐的芯片人,你不管,你偏偏大动干戈,袭击驻守玫瑰之心的联军,还妄图染指好不容易太平的第八星系!我们俩到底是谁在搞破坏?”

超级人工智能伍尔夫再一次沉默。

“如果你想要彻底杜绝生物芯片,”陆必行缓了口气,继续说,“那么好,我现在找个生态舱一躺,从机甲里出去,要抓要杀随便你,只要你承诺收回所有武装,立刻休眠。”

陆必行身边的护卫略微变色:“总长,你……”

陆必行一抬手打断他,又对伍尔夫说:“就算你的这些机甲里没有驾驶员,由人工智能控制,那也都是真金白银造出来的,炸一架少一架,第一星系外还到处是危机,你为什么要把它们浪费在我身上?我身边只有这么几个卫兵,只身来到第一星系,不是来找你麻烦的。我愿意为了来之不易的和平牺牲,伍尔夫元帅,既然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我们双方目标一致,就停止内耗,好不好?”

“你说得有道理。”超级人工智能伍尔夫缓缓地说。

陆必行低声对卫兵吩咐:“去给我准备生态舱。”

他进生态舱,太空漂流,再到被人工智能捕捞——假设他们愿意捕捞,而不是干脆一炮把他炸碎——怎么也能耗过这十几分钟了。

只要主机一炸,周围这些虎视眈眈的机甲就都是摆设,陆必行心里略微安定了些。

然而就在这时,那超级人工智能伍尔夫说:“可是我无法判定你是否真的销毁了女娲计划的全部资料,在完全占领第八星系之前,我也无法判断你是否还有秘密实验基地,天然虫洞通道干扰容易稳定难,我很难再有进入第八星系的机会——”

陆必行听出了他的言外之意,脸上的血色陡然消失了。

“所以进入虫洞区之前,我已经通知龙渊等超级重甲,不拿下第八星系,不用回来,”完美复刻了伍尔夫人格的人工智能冷冷地说,“至于你,我宁可错杀,不能放过。”

他话音落下,数枚不知什么时候预热好的导弹从四面八方冲向了陆必行的指挥舰!

第八星系的电子真空早被炸毁,一直被压着打的人工智能军团疯狂地反扑起来,不知疲惫地朝人类联军的最后防线发起攻击。

至此,激烈的战事已经打了几天,打再多的舒缓剂也禁不住这么消耗,每个人的眼睛都是红的。

连日以来,自卫军在不断往后退,很快就要退到第八星系的人类活动区了。

“统帅,”银河城指挥中心,黄静姝向他发信,“整个第八星系的反导系统正在紧急架设。”

林静恒的声音已经哑得不成样子,因此越发惜字如金,只隔着通讯屏幕给了她一个眼神。

黄静姝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还需要多久?

“十二个小时,”黄静姝说,“各大主要行星都已经安装完毕,目前星系内各大航道都已经戒严,航道上的设备正在进行最后调试,只要十二个小时!”

林静恒挥手切断通讯,艰难地出了声:“十二小时内,不许再退后一步,死也给我死成路障。”

第一星系——

陆必行指挥舰重甲的机甲收发站打开,十几架小机甲飞掠而出,才刚脱离重甲,那指挥舰就被导弹淹没。

陆必行觉得心快不会跳了:“到底还有多久!”

“总长,”他身边来自白银十的护卫说,“第八星系有林帅坐镇,就算十大名剑聚齐又能怎么样?”

陆必行很想假装相信他,给他一个鼓励的微笑,可他笑不出来。

很久以前,他也觉得林静恒无所不能,只要听见这个名字就有安全感,好像世界上没有他守不住的战线,没有他打不败的敌人。

可是这种盲目的信心早就随着十六年的痛失灰飞烟灭了。

“总长小心!”

陆必行分神间,险些被一枚导弹击中,险伶伶地躲过,人工智能的精神网攻击兜头卷来,而这么一顿,前路已经被密密麻麻的人工智能军团封住了!

陆必行听见自己的心脏炸裂一样地狂跳。

“陆总,锁定了!”

陆必行倏地抬头——就在这么个节骨眼上,联军成功锁定了主机所在军区,也许是命运,那竟然是离他现在所在位置最近的一个军区!

然而他来不及答话,他的机甲也被敌方导弹锁定了。

在这样密不透风的包围圈里被数发导弹锁定,他已经无处可避。

分享到:
赞(9)

评论1

  • 您的称呼
  1. 马勒戈壁,伍尔夫是真的老不死,惹事生非。

    樱酒小殿下2019/02/16 18:56:36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