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章 拼不过

林静恒快步走出总长办公室, 身后的卫兵训练有素地拦住一干闲杂人等, 直接上了一辆机甲车往指挥中心附近的机甲基地而去,坐着轮椅的哈登博士已经在那等他。

哈登博士浑身上下换了一身行套, 连个人终端和假牙都摘了。

“我都听说了, ”哈登博士上来就问他, “为什么没有趁联军人齐心齐,一鼓作气地在玫瑰之心里打掉人工智能的主力部队, 收复第一星系?”

旁边的卫兵被他这一嗓子吓了一跳, 小心翼翼地抬头看林静恒。

林静恒这个第八星系总司令,是出了名的不爱解释, 向来是发号施令、不容置喙。

可是此时, 出乎众人意料, 他居然站定了,冲身后的卫兵们摆摆手,示意他们暂时退开,脸上也没有什么不耐烦的神色:“等我五分钟, 我和博士单独聊几句。”

卫兵们立刻腾出了一个空间给他。

林静恒这才回答:“联军当时困守玫瑰之心太久, 筋疲力尽, 又差点被自由军团逼到绝境,所有人都到极限了,当时就算有阿纳金增援,我们的胜算也不多,对上十大名剑,至多有三分。”

哈登博士盯着他的目光像两团火。

“还有, 即便击落龙渊他们,我们依然不知道怎么对付超级人工智能伍尔夫,很难一击必中。而如果不能绝了后患,它会变得非常危险。这个超级人工智能于第一星系是无处不在,拥有各大行星、人造空间站,还有跃迁点的最高军事权限,如果它想,几分钟之内就能把第一星系所有活物全部消灭,我们这些当兵的大可以生死不论,可不能把第一星系的无辜居民架在火上烤。所以当时伍尔夫抛出橄榄枝,主动撤军,我们没有主动挑衅激怒他的理由。”

“自主的人工智能就是理由,你们……你们啊!”哈登博士重重地叹了口气,哆哆嗦嗦地抬起一根手指,“自主的人工智能在产生的一瞬间,已经不属于制作者,是另一种造物,两个高度智能化的物种不能共存,必有一战,不是今天就是明天,高度自动化的时代,全面星际战争开打,人们怎么有还手之力?”

林静恒一垂眼:“这我知道。”

“你当然知道,你们都明白这个道理,也知道将来会有一战,但是你们没经历过那个时代,没有紧迫感!都觉得这是未来的事,所以眼皮底下可以为了安全,采取谨慎保守策略,对不对?当时联军里,但凡有一个亲自经历过旧星历时代的人……别说是还有几成胜算,就是只有一线生机、宁可玉石俱焚也不可能放它们走。”

“别扯没用的淡,经历过旧星历时代的老东西都跟你一样,能卷铺盖进博物馆了,坐个近地机甲车都得跟一屁股医疗设备。”林静恒走到他面前,一提裤腿,半跪式蹲在哈登博士面前,“我没有和人工智能交战的经验。”

以林静恒的臭脾气来说,这句话近乎于是低声下气的请教了。

“人工智能有弱点,”哈登博士也很痛快,“林帅——你祖父的最后一战,仔细读过吗?”

林静恒一偏头:“嗯?”

“当时他们人为封闭沃托,把沃托变成了一个无法与外界交互的‘太空监狱’,这是对付人工智能的第一条件——创造一个密闭空间,一个你能控制得住的,与外界没有联系的密闭空间。第二是能源和网络,能源是人工智能的根本,网络相当于他们的‘精神网’,重甲随身携带能源与备用能源,给对方断电不太可能实现,你们只能从网络上下功夫。”哈登博士说,“还有,人工智能虽然是人的技术产物,但是一旦自主,你们就不要再妄图和它们拼技术。”

“是,”林静恒苦笑了一下,“技术拼不过,力量拼不过,恐怕连万众一心不怕死也拼不过。”

核武器是人造的,肆虐整个宇宙无法节制的人工智能也是人造的。

林静恒觉得这话再这么聊下去,他就快给霍普先知写信,申请加入反乌会了:“但是联盟消灭过超级人工智能一次,对吗?”

“我刚才说的这些,是打遭遇战时要注意的,想彻底消灭这个可怕的敌人,要找到超级人工智能的主机,”哈登博士说,“在第一星系的某处,这样大型的人工智能不可能是个随处可插的芯片,运算能力姑且不论,能耗就是你用常识很难想象的,启动的一瞬间,就能让天使城要塞过载断电,它的主机至少要有一架大星舰、甚至一个小型的人造空间站规模。”

林静恒叹了口气——他事先有大概的判断,然而此时听哈登博士确认,心里还是不免沉了一沉。

星舰也好,人造空间站也好,这意味着伍尔夫的主机位置不是固定的,可以在宇宙中漫步,可以使用跃迁点,在整个第一星系随便溜达,而偌大一个第一星系,整个跃迁网掌握在人工智能手里,人类联军身处其中,无异于聋子瞎子,去哪找这个主机?

再说主机也不一定只有一处。

第一星系也许有十个八个这样的人造空间站在不同的地方乱飞,就算他们能侥幸找到有一个炸了,人家立刻就转移到备用的主机里,丝毫不影响功能。

它甚至可以通过非航道路线前往其他星系,六七年就能抵达第二星系,到时候整个跃迁网都会落在它手里,只要给它时间,它可以在每个星系都给自己建无数个“分身”,想串到哪就串到哪,永远无法消灭。

林静恒有些庆幸地想,幸亏他刚才把手下人都屏退了,这里就他一个人。这番话要是泄露出去,不说民众,自卫军里都不知道有多少人要绝望崩溃。

哈登博士低声说:“现在你还有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

林静恒和他对视了一眼,两个人心照不宣——还有一个办法,就是立刻封闭天然虫洞区,把第八星系物理隔离,也许能保第八星系百年的平安。

百年间,有万分之一的可能,第八星系技术爆炸,人类的技术水平走到某个难以想象的高度,能和人工智能的机械帝国一战。

又或者是惶惶不可终日地苟活百年,最后在劫难逃。

“我们做不到。”林静恒一只手蜷在兜里,碰到了那个装着对戒的小盒子,丝绒的柔软触感滑过他的指尖,温柔而致命,他沉声说,“而且你现在说,也晚了。”

哈登博士一惊:“你们是不是做了什么安排?陆总长人呢,还在直播间?”

军事基地也有立体大屏幕,林静恒抬起头,透过玻璃窗,他看见头顶的陆必行长长的自我陈述已经到了尾声。

“我的私人实验室已经交给相关部门查封,一应保留下来的证据都已经提交,调查局会尽快搜索两次女娲计划的资料,哈登博士等重要证人也已经保护隔离,我以自由宣言的名义发誓,承诺以上陈述属实,调查明晰之后,无论是非法取得彩虹病毒株、私下实验,还是其他什么,我都愿意接受审判,第八星系最高庭如有召唤,我会准时出庭。”陆必行说完,冲屏幕外一笑,“但我热爱第八星系,我会履行行政长官职责,直到我任期的最后一秒。”

哈登博士突然反应过来了什么:“这不是现场直播!”

林静恒摇摇头,不回答,也不再去摩挲那让人软弱的小盒子,他重新戴上手套,朝着外间站岗的士兵们一挥手:“准备出发!”

“等等,静恒!”哈登博士叫住他,从轮椅上拼命探出脖子,“你见了静姝最后一面吗,她留下什么话了吗?”

“没有,她是混战中被流弹击中的,应该没时间说话。”林静恒顿了顿,“如果有,我猜大概会是‘我没错,错的是你们’吧。”

哈登博士哆哆嗦嗦地叹出一口气:“我没有照顾好她……我本该照顾你们的,我对不起劳拉……”

“你没有对不起劳拉,”林静恒回头,很淡地冲他笑了一下,“劳拉又不爱我们。”

哈登博士愣愣地看着他。

“劳拉格登博士,有一双能在鲜花着锦里看见末日的眼睛,你不能要求她这样的目光照顾到……所有无关紧要的琐事。何况体外培育,母体没有相应激素变化,本来也就无所谓什么生理意义上的‘母爱’。”林静恒平静地说,“其实能得到她的一点基因,我还蛮荣幸的,可惜没能继承到她的聪明。”

“联盟……是人类历史上,第一个大一统的文明纪元,”哈登博士喃喃地说,“怎么会变成这样?”

“说早了。”林静恒转身就走,“没到终局的时候呢。”

第一星系。

反乌会在人工智能军团冲破联军防线的最后一刻赶到了,可惜已经于事无补,就霍普那蹩脚的战场指挥和那点战斗力,冲上去也是给人送菜。

他们眼睁睁地看着昔日的敌人、临时的盟友被人工智能大军扫得七零八落,心里竟生出兔死狐悲的郁愤。

“天……先知。”

有谁的信仰即便反复摇摆过,大概也要在目睹了这一幕之后固若金汤了。

“精神网!”霍普第一个反应过来,“避开炮火,铺开精神网,把联军失控的机甲拖走,能抢救一架是一架!”

大先知一声令下,反乌会一干信徒们立刻悍不畏死地倾巢而动。

也许是为了长途奔袭做准备,节约能源和导弹,也许人工智能军团与人类不同,总是以达成目标为第一要务,不做多余的事——总之,他们并未对战场做出“清扫”,现场留有不少失去驾驶员的联军机甲,空荡荡的人机对接口悬在那,机甲上的人也不知道是死是活。

“先知小心!”

霍普所在的指挥舰已经远程控制了几架联军机甲,太过深入,不小心暴露在了行进中的人工智能大军之下,炮口立刻锁定过来。

机甲响起警报,霍普脑子里“嗡”一声,情急之下,他不知怎么灵光一闪,脱口说:“打‘通行证’!”

反乌会——这帮丧家之犬似的星际海盗,指挥舰上居然很不要脸地打出了“平民保护通行证”,也不知道是从哪盗版的。

霍普睁大了眼睛盯着军用记录仪,喉咙艰难地动了一下。

十秒过后——

“警报解除。”

那几架锁定了他的人工智能机甲竟然真信了,而且很有“人情味”地调转炮口,跟上部队,冲向了天然虫洞区,不再理会他。

“快走!”霍普在通讯频道里呼哨一声,反乌会不分青红皂白地卷着一堆联军的残兵败将,迅速离开这块是非之地。

“先知,接到通讯,重甲里似乎还有本该前往天使城要塞的沃托难民!”

“机甲里有生命反应。”

“派出医疗舱对接进去,有多少派多少!”

“先知,那第八星系怎么办?我们联系不上啊!”

霍普:“……”

第八星系,七天后。

薄荷是早班,先通过个人终端问候了一下刚刚出院的斗鸡,她仔仔细细地把所有天然虫洞区的所有指标检查了一遍。

“谁敢审判我陆老师!”斗鸡出院以后才得到各种消息,整个人气成了一枚炮仗,一脸随时战斗的杀气,“我的队伍,要是听见谁敢私下议论,我打掉他的门牙!”

“那你就该上军事法庭了。”薄荷凉凉地说,“我说,你是不是应该找个医院看看自己有没有暴力倾向?”

“我……”

“嘘!”薄荷不知看到了什么,整个人目光突然一凝,“我等会跟你说。”

她不由分说地切断了通讯:“边防总部注意,天然虫洞区有异常能量波动,数值仍在上升,虫洞通道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在靠近出口。”

“收到。”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技术人员撤离。”

薄荷蓦地抬头,意外地发现和她通话的竟不是边防部的接线员。

“林……帅?

分享到:
赞(11)

评论4

  • 您的称呼
  1. 好烧脑啊啊啊啊啊啊啊

    匿名2019/01/13 12:46:37回复
  2. 通行证,人工智能的人情味,莫名好想笑

    匿名2019/01/28 20:27:40回复
  3. 人工智能还有人情味这玩意儿?

    樱酒小殿下2019/02/16 17:30:49回复
  4. 人工智能要是有人情味这东西,那也不会闹成现在这个样子

    大姑2019/03/28 06:44:58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