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章 口头约定并无法律效力

银河城的那刚刚被各位中央军统帅们笑话过寒酸的中央居住区, 此时拉起了防护网, 偶尔有能量波动,发出特殊的磷光, 保安队和安保机器人严阵以待地围成一圈, 苍蝇也飞不进去。

各大媒体的外勤机器人全都给挡在外面, 里三层外三层地堵着,飞到天上厚厚的一层, 轰炸机似的“嗡嗡”乱响, 颇有遮天蔽日的壮观景象。

一辆近地机甲车直接停在了陆必行家门口,悬浮在半空, 拜耳和一个卫兵跳下来:“统帅, 总长, 这边。”

陆必行从小院里出来,冲他们点点头。拜耳打量着他,发现他脸上虽然颇为严肃,但依然看不出有什么负面情绪。永远精神饱满, 永远温和镇定, 这好像已经是他身上撕不下来的标签。

拜耳低声询问:“轨道周围到处是蹲点的媒体机器人, 我方才让人在银河城指挥中心的空间场屏蔽网络上开了个后门,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我建议我们现在直接走空间场通道,可能会有一点不舒服……可以吗?”

林静恒:“死不了,走。”

陆必行抬头看了一眼外面那些铺天盖地的媒体,从这里仍然能隐约听见那里沸沸扬扬的人声, 镜头后面有百亿双眼睛盯着他,百亿张嘴在一张一合地朝他发问。

林静恒一抬手遮住他的眼睛,扣住他的肩膀,半带强迫地把他推上了机甲车:“别看了,先上车。”

近地机甲车“嗡”的一声,掀起闷闷的声浪,随后,空间场装置启动,机甲车周围的花丛草丛集体“摧眉折腰”。

耳鸣中,周遭时空有轻微的扭曲,陆必行那过于灵敏的耳朵仍是能听见来自外围媒体的声音,那声音被扭曲的空间拖得长而跑调。

“……所谓‘女娲计划’是否和彩虹病毒有关?”

“陆总长,你是否承认私下里进行过彩虹病毒实验?”

“沃托历128年,凯莱亲王发起瑞茵堡实验,导致彩虹病毒肆虐,曾造成第八星系至少三亿人死亡,无数人流离失所,陆总长!”

“上一次变种彩虹病毒从启明星爆发也是因为这个该死的女娲计划吗?陆总长,能不能出面回答一下?”

“陆——总——长——”

机甲车没入了空间场。

陆必行轻轻地闭上眼睛,想起就在不久以前,他还在自己家会客厅里大言不惭地说,启明星要取代第八星系。

好像他抓住了八大星系未来命运的那团线,不料转眼就说嘴打脸。

看来指点江山不能站太高,容易一脚踩空,摔出个不太好看的姿势。

近地机甲车银光一闪,穿过空间场,直抵银河城指挥中心。

直到指挥中心的大楼已经近在眼前,那些七嘴八舌的质问声仍好似萦绕在耳边,陆必行一时坐着没动,轻轻地按着自己的耳廓。

“陆总长,”这时,驾驶机甲车的卫兵忽然回过头来,有些拘谨地开了口,“我知道他们说的都不是真的,我相信您。”

陆必行一顿,随即露出一个有些讶异的微笑,说了句场面话:“多谢信任。”

“我……我是摩拉星人,我们家住在摩拉星一个山脚下的小镇里。我不知道您还记不记得,独立纪元第四年底,我十六岁,摩拉星的恒温系统在内战中损坏,地面物资无法运送,食物、能源……弹尽粮绝,占领摩拉星的地方武装不管我们死活,只顾打仗。我们全家挤在一盏手工做的酒精灯前取暖,我妈妈就是被活活冻死的。”年轻的卫兵和陆必行说话有些紧张,尾音总是在哆嗦,像是还没从那场严冬里暖和过来,“后来政府军来了,没有攻击,先派工程队登陆,修复恒温系统,顶着压力,每天被当地武装搜捕追杀……当时工程队是您亲自带队的,我隔着很远见过您一面。”

机甲车停稳,发动机安静下来,里面一时鸦雀无声。

“我想告诉您,我是因为您才报考军校的。毕业后作为优秀学员,进入银河城做安保工作,我父亲听说以后,高兴得一口气喝了两瓶‘幸存酒’。我还、还在指挥中心偷拍过一张您的照片,一直被我父亲挂在墙上,我、我我……对不起,我知道这是违规的……”卫兵的脸涨得通红,越发语无伦次,还不小心不打自招了一次小违纪,他慌慌张张地转身跳下机甲车,脸红脖子粗地敬了个笨重的军礼,“总长,请这边下车!”

拜耳一揽他的肩,笑嘻嘻地说:“偷拍总长?有出息,你是哪个队伍的,一会跟我去找你们老大聊聊。”

“别吓唬他。”陆必行将两根手指抬到太阳穴上,空手模拟了一个脱帽的动作,朝那战战兢兢的卫兵还礼致意,“给我加个好看一点的滤镜,就不用写检查了。”

林静恒叼着根烟,在几步以外等他,瞥了那战战兢兢的小卫兵一眼,他故作轻松地偏头,在陆必行耳边悄声说:“光天化日之下,跟一个小青年眉来眼去的,你是当我死了吗?”

陆必行向他晃了晃自己空荡荡的手,同样悄声说:“好东西都抢手,谁让你不赶紧写名字的?”

他们走出去一段,听见方才那个小卫兵突然在身后大声说:“总长,我代表摩拉星一亿三千万幸存者站在你身后!”

陆必行脚步倏地一顿,几乎修炼得喜怒不形于色的脸上,一点热气不受控制地涌上来,冲进了他的眼眶。

“唔,”林静恒扭头冲那小卫兵的方向吐出一口白烟,“那你现在有一百零一亿三千万个支持者了。”

陆必行低头一笑,强行把眼睛里的热气眨回去,问他:“一百亿又是哪来的?”

“我,”林静恒把剩下的半根烟塞给他,漫不经心地戴上手套,“我就是一百亿,要是谁有不同看法,欢迎随时来找我当面谈。”

又四个沃托标准时后——

玫瑰之心。

第八星系炸开了锅,那种沸反盈天的焦灼感很快通过海量的信息,飞过某一条虫洞通道,抵达玫瑰之心的通讯接收平台。

正在与人工智能对峙的白银三、刚刚穿过虫洞抵达玫瑰之心的第一、第二、第四星系中央军与联盟军的先导部分同时接收到了!

泊松杨一目十行地迅速浏览过大量来自第八星系的信息:“他们通过某种途径渗透到了第八星系……先前放给我们的信息都是简化版的幌子,大头在这里!”

人工智能给他们看的只有一段视频和相关体检报告,乍一看让人摸不着头脑,第一反应就是伪造的——各方盟友们显然也是这么信的,根本没有女娲计划这么详细的来龙去脉。人工智能居然在背地里摆了他们一道!

“总觉得机器人不懂变通的思维定势真他妈是地球时代的上古遗毒。”

托马斯杨心里陡然生出不祥的预感,一抬头:“联军和沃托难民还有多少卡在虫洞里?”

白银三的一个卫兵迅速估量了一下,告诉他:“一半左右。”

“杨将军,第一星系边境守卫军请求与你通话。”

“杨将军,联盟军方面在询问……”

泊松杨手背上的青筋跳了起来:“添什么乱!这时候就别问了,全体警戒!”

他话音没落,机甲里的高能预警已经来袭。

玫瑰之心对面本来已经蛰伏的人工智能军团好像掐算好了时间一样,安静的前锋蓦地缩回,后队变成了前队,上千架导弹的炮口竟然早已经预热完毕,就趁着这么个人心惶惶的时刻朝人类联军开了火!

所有沃托难民乘坐的星舰全部被临时纳入重甲中,带着无限怅然准备回“家”的人们被安全绳索牢牢地捆在原地,抱头蜷缩在一起。

没来得及集合的人类联军仓皇应战。

上一次对抗自由军团的时候,各星系统帅都在一起,有林静恒坐镇指挥,人类联军虽然来自不同的队伍,但全都听他统一调配,虽然有不够默契的地方,但好在指挥官经验丰富,士兵都训练有素,也算进退有度。

而此时,抵达玫瑰之心的只是部分先导部队,统帅们都在后面压阵,人类联军被真真假假的各种信息塞得大脑快要过载,巨大的阴谋阴影兜头而至,却不知道是来自身前还是背后,白银三刚才好像还骗了他们!

犹疑不定的联军简直像一盘散沙,通讯频道里乱得一塌糊涂,七嘴八舌,也不知道该听谁的。

白银三只得只身顶在最前端,这支很少上前线的技术兵们勉强扛住了人工智能军团的第一波强攻,一半以上的机甲都被迫更换了驾驶员,一下退了上百公里。

托马斯杨爆喝一声:“他们想扩张,想建立自己的机械帝国,你们想被机器人困死在第八星系吗?别吵了!”

“接对敌通讯,”泊松杨语速飞快地说,“我骂几句,你们想办法破解对方通讯网络加密,干扰他们内部通讯。”

“龙渊!”对敌通讯很快接通,泊松杨咆哮了一声,“约定了二十四小时,你现在开火是什么意思,要不要脸了!”

“根据星际惯例,口头约定并无法律效力。”

泊松杨:“狗屁的星级惯例,你自己杜撰的吗!”

“并不是,杨将军,我查阅了军委档案中所有涉及口头约定的案例,搜索结果显示,记录在案的总共一千六百三十四次,其中,仅有五百零六次双方均遵守了口头约定。因此我们认为打破口头约定是星级惯例的结论并无不妥。”龙渊有理有据地说,“而根据最新评估,我们认为贵方先动手的概率在95%以上,只好先行开火,请见谅。芯片人在第八星系,我们将前往第八星系,亲自消灭可怕的芯片技术。”

泊松杨:“……”

真是活见鬼了,还有大数据支撑!

愚蠢的人类,为什么要把自己背信弃义的黑历史记载得这么详细!

“已破解对方通讯加密。”好在,白银三的技术精英们在重压之下没掉链子。

人工智能的内部通讯网络立刻遭到大范围损坏,快速推进的前锋立刻短暂失控,回过神来的人类联军很快把次要矛盾先放在一边,集中力量对敌,一波反击打出去,把人工智能突进玫瑰之心的先锋“砍”掉了一角。

然而没有人欢呼。

“作战时歼灭敌军机甲,叫‘歼灭有生力量’,”泊松杨苦笑,“我们这又叫什么?”

每个训练有素的太空军都是钱和时间堆起来的,死一个都是损失,可是人工智能军团的机甲里根本没有人,打碎一架还有很多,整个第一星系所有的军事储备全能被他们调用,就算把整个人类联军的导弹都打空也伤不到对方根本。

托马斯杨重重地吐出一口气:“这种时候,也只能死马当成活马医,拖吧,拖到联军全体到齐。”

他说着,又焦灼地看了一眼时间:“穿行虫洞区有一定随机性,他们可能提前到,也有可能后拖,如果剩下的人恰好都能提前赶到就好了,他们要是能立刻现身,我们就有转机。”

“那如果后拖呢?一天、两天,不知道多久……我们这些人不可能撑得过四十八小时,”泊松杨苦笑,“历史又开始掷骰子了,你猜这次又会砸碎谁的脑壳?”

托马斯杨突然想到了什么,脸上的血色骤然褪去。

就听泊松杨继续问:“撑不过去的时候,我们怎么办?”

如果大批联军还在虫洞通道里的时候,人工智能军团就要先行突破了玫瑰之心的防守,他们该怎么办?

打碎虫洞通道,把人工智能军团和联军的半壁江山一起玉石俱焚地卷进时空乱流吗?

还是任凭他们进入第八星系?

“杨将军,”前线一名侦察兵汇报,“大量机甲从第一星系各军事要塞开来,汇入人工智能军团。”

“杨将军!”原属于联盟军和第一星系边境守卫军的部队最清楚第一星系的情况,同时在通讯频道里发出提醒,“第一星系的武装储备超出诸位想象,他们再这么无限调用下去,我们这些人的导弹命中率就算高达百分之百也不够打!得想个别的办法!”

“能量预警——”

泊松杨:“什么!”

“将军,几支人工智能武装绕过跃迁点,从‘非航道区’入侵,正在飞速靠近我们!”

这条非航道区是自由军团林静姝偷袭玫瑰之心时走过的,他们学得倒快!

“第二星系中央军侧翼遭到袭击。”

“对方通讯网络正在恢复,加密正在升级——”

“杨将军,我们被包围了!”

泊松杨听得见自己动脉的鼓噪,大量的血液生怕他不够用一样,死命地顺着脖颈往他脑子里充,各种警报声在一团乱的战局里如同四面楚歌,不断地往他耳朵里扎。

他蓦地屏蔽了内部通讯频道,转头对上托马斯的目光。

托马斯在电光石火间就明白了他是什么意思,一双瞳孔都似乎跟着瑟缩了一下。

“向第八星系发警报。”泊松杨压低声音,飞快地说,“然后释放虫洞干扰器。”

托马斯杨一口凉气抽得肺疼:“大半人类联军,沃托非武装居民……还有随行的白银……”

泊松杨:“来不及了!”

托马斯杨一把抓住他的胳膊,手颤抖得停不下来。

“我来下令。”泊松杨一字一顿地说,“这种事一直是我负责的。”

活泼而精力旺盛的哥哥负责协调关系,处理琐事,把大家都聚拢在一起,总是不耐烦的弟弟负责在关键时刻拿起断腕的刀——

泊松杨轻易挣脱了他的手,接通了虫洞入口处的技术兵:“虫洞技术支援各部门……”

可是他话没说完,顺畅的通讯猝不及防地中断了,泊松杨一愣,随即难以置信地回过头去,军用记录仪显示,一架来自联盟的机甲突然朝自己后方开火,炸了运载有虫洞干扰设备的技术支援舰!

而这还没完。

紧接着,导弹从联军不同部队而来,同时冲向技术支援舰,技术支援舰上面对来自友军的偷袭根本无从反应,转眼淹没在一片火海中。

随后,为了和第八星系方面沟通,玫瑰之心处搭建的简易通讯设备也被高能粒子炮横扫。

他们和第八星系方面的通讯中断!

旁边的托马斯杨已经重新打开乱糟糟的内部通讯频道:“你们干什么?!”

“杨将军,”联军内部的通讯频道也被影响,刺耳的杂音异常冰冷,“你们为了保护第八星系,要斩断虫洞通道,对吗?”

托马斯杨呼吸一滞。

“抱歉——”

林静姝临死前,曾经预言,第二个伊甸园、第三个伊甸园很快会出现,人类将重新分崩离析。

而此时,第二个伊甸园尚未出现,玫瑰之心的人类联军已然在绝境中分道扬镳。

她的幽灵如果还飘荡在这一片“人类禁区”里,大概要发笑了。

分享到:
赞(29)

评论6

  • 您的称呼
  1. 可怕的人心……

    匿名2018/12/25 13:33:20回复
  2. 知人知面不知心

    樱酒小殿下2019/02/16 17:18:53回复
  3. woc

    大姑2019/03/28 06:31:52回复
  4. 人类有时候真的很卑鄙。
    必行做了那么多是有人逼他做的吗?
    他大可以什么都不管。
    那么谁会建起现在至关重要的第八星系?

    花楹2019/05/05 18:59:03回复
    • 可是女娲计划牺牲了那么多人,就成全了一个陆必行,这是他欠第八星系的

      小鱼干2019/07/12 23:44:29回复
  5. 就没有人注意到林的占有欲吗?
    好萌~\(≧▽≦)/~

    神梦2019/06/27 21:42:10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