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一股暧昧的尴尬

赵云澜这个人,向来是穷大方惯了,沈巍一出声,他就立刻松开了手,连带着自己的小命一起交给了沈巍,好像他不是吊在十八层的大楼顶,随时能摔成个烂柿饼,而只是在爬一个不怎么陡峭的斜坡。

幸而沈巍只是看起来很斯文,手劲异常的大。

赵云澜的手腕被他攥得快没了知觉,手指都紫了,就这么给硬生生地给拖了上来,衬衫袖子蹭到了胳膊肘上,没留神小臂愣是给磨掉了一层油皮。

沈巍一把抱住他,两个人同时跌在地上。

赵云澜怕压到他,用手撑了一下,这一低头,发现手腕居然被沈巍给捏青了,而沈巍抱住他的两条胳膊几乎要勒到他的骨头里,一瞬间让赵云澜有种错觉——就像那并不是人跌倒的时候本能地扶住什么东西,而是一个紧紧的拥抱。

当然,沈巍并没有失态太久,在赵云澜轻轻地挣动了一下以后,立刻就放开了他,掩饰似的推了推眼镜腿。

赵云澜老于人情世故,又是惯会察言观色的,从沈巍这笨拙的反应中,敏锐地闻到了一股暧昧的尴尬,好在他没打算在另一个人面前任凭这种尴尬发展。

赵云澜爬起来以后,装作没心没肺地从兜里摸出了一包面巾纸,呲牙咧嘴地把胳膊上蹭的灰、血和碎沙子擦掉:“幸亏你来得及时,不然一会我估计要给龙大当钟摆整点报时了。”

沈巍脸色还没缓过来,没顾上答话。

“还有那个小姑娘,你又是怎么回事?”赵云澜体贴地给他留了点时间调整心情,把炮火转移向旁边呆呆地瘫坐在地的女生,“失恋了?老师骂了?论文没过还是考试挂科了?你说说你们这群熊孩子,一天到晚好吃好喝,还闲得蛋疼地没事……”

女生突然“哇”一声哭了出来,并且很快从啜泣变成了嚎啕大哭。

赵云澜:“……”

这时,沈巍突然开口,他说:“太危险了。”

赵云澜立刻接上:“就是,听见你们老师说的了么?太危险了知道不知道?行了,别哭了,先跟我下去再说,我得带你去校医院看看,这种情况一定得跟你们家长好好沟通沟通……”

沈巍站起来,先瞪了赵云澜一眼,然后沉下脸,转向轻生的女生,足足有一分钟没说话,只是严厉地看着她,愣是把嚎啕大哭的女孩子吓得最后不敢出声了,在那抽抽噎噎地打着哭嗝。

沈巍的样子让赵云澜想起了他去世多年的外公,那也是个老牌的高级知识分子,平时也是这样和和气气,好像总是在退让别人,绝不说粗话,也绝不大声呵斥别人,更别提动手,可是真生了气,只要脸色一沉,他们这些小辈的猴孩子们就一个个的全老实了。

“如果因为你,别人出了什么事,你以后是要昧着良心活,还是要昧着良心死?”沈巍声音沉沉地问。

女孩讷讷地说:“对……对不起……”

反倒是赵云澜有点尴尬地蹭了蹭鼻子:“那什么,我倒没什么,但是你得好好反省一下啊小姑娘,想想你自己,再想想你父母,年纪轻轻的,多大的坎就过不去了?来,别哭了,快起来吧,我带你去医务室看看。”

他看了沈巍一眼,见沈巍没别的反应,就过去弯下腰,把站也站不稳的女孩从地上扶了起来,搀着她走下顶楼,下了楼,又看见了被扔在那的郭长城,不过这回没等领导发话,大庆就屁颠屁颠地跑了过去,一顿“天喵流星爪”糊在了郭长城的脸上。

女生跳楼的动静惊动了不少人,方才空无一人的楼道仿佛一下回到了人间,好多教职工探出头来问怎么了,郭长城就这样在大家好奇的围观下,伴随着一声非人的惨叫,悠悠转醒。

郭长城一脸血地睁开眼,就看见自家领导形容有些狼狈地扶着个年轻姑娘,站在不远处看着他,意味深长地说:“年轻人要多锻炼,做我们这行,动不动就低血糖可不行。”

众目睽睽下,郭长城没敢吱声,可究竟是怎么回事,他自己心知肚明,于是羞愧地低下了头。

赵云澜想了想,继续说:“这样吧,我这还有点事,你带着大庆,把死者的背景调查一下,一个人可以吗?”

他刻意咬了一下“人”这个字,大庆在一边得意洋洋地舔着爪子,贱贱地“喵”了一声,听得郭长城一哆嗦。

这是一个光荣而艰巨的任务,郭长城惶恐地抬起头,用一脸打算喊救命的表情瞪着赵云澜,可是对方的接收器仿佛短路了,赵处好像一点也看不懂他的眼神,一脸慈祥地拍了拍他的头,然后看了大庆一眼,二话不说,转身走了。

沈巍的脸色依然是难看,一言不发,有人小声向他打听发生了什么事,他也只是心不在焉地沉默地摇摇头。

直到走出别人的视线,沈巍才不自觉地抬起了手,在锁骨中间的位置按了一下,薄薄的衬衫里似乎勾勒出了一个吊坠的形状。

他闭了闭眼睛,深吸了一口气,这才跟上了赵云澜他们。

赵云澜带着女孩下楼,路上问她:“你叫什么名字?”

“……李茜。”

“哪个学院的,几年级了?”

“……外语学院,研一。”

“本地人?”

李茜迟疑了一下,慢半拍地点了点头。

“刚才是因为什么?”

这一回,李茜不说话了。

赵云澜若有所思地瞥了她一眼,这个叫李茜的女生眼下有一抹浓重明显的青色,目光无神,眼睛里都是血色,印堂发黑,从头到尾都是一身的倒霉相。

沈巍忽然问:“外语学院对文科通选课学分要求很高,你上过我的课吗?”

李茜小心地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

沈巍说话也像讲课,声音低沉悦耳,语速不快不慢,他叹了口气,沉声说:“生死是大事,我记得我上课时跟你们说过,这世界上,只有两件事可以让人为之赴死。一个是为了家国而死,那是为了成全忠孝,一个是为了知己而死,那是为了成全自己,除此以外,哪一种轻生都是懦夫行径,你懂不懂?”

“我……”李茜的声音颤了一下,她飞快地定了定神,抿了抿嘴唇,“对不起,沈教授,我真的……真的就是一时冲动,没有考虑清楚,脑子一热就上去了,还差点连累……”

她看了看赵云澜,又重新低下头去。

尽管赵处长得很帅,表情看起来也十分和颜悦色,但李茜依然莫名地有点怕他,对上他的眼神,她下意识地往沈巍身边瑟缩了一下。

赵云澜摸出一根烟点着,似笑非笑地看着她:“你也不知道怎么了?小同学,我只听说过冲动杀人的,还真很少见着冲动起来杀自己的,你这话听起来就跟你好像……被什么东西附身了似的。”

“附身”两个字一出口,李茜的脸色立刻变得雪白。

赵云澜不肯放过她:“你怕什么?说真的,在楼顶上的时候,你看见了什么?”

李茜干笑了一声:“就……楼顶呗,能看见什么?”

“我可看见了。”赵云澜目光转向前方,慢悠悠地吐出口烟,“你往下跳的时候,我看见楼顶上有好多人,都看着你在笑。”

李茜抱住自己的胳膊肘,浑身哆嗦了起来,死死地咬住了牙关,走近了,都能听见她把牙关咬得“咯咯”作响。

赵云澜打量了她一会,弹了弹伸长的烟灰,伸手一推她的肩膀:“好了,进去吧,校医院到了。”

赵云澜跟校医院门口的值班老师打了声招呼,就把李茜交给了沈巍,自己叼着烟站在了门口。

龙城大学的校医院门口有一条人工凿出来的小河,上面架着一段小桥,赵云澜懒洋洋地趴在木头栏杆上,慢吞吞地往自己的手表上喷了一口烟,白烟很快散去,他的表盘中间凝出了一层浅浅的白雾,一个老人的脸在里面若隐若现,似乎透过表盘与他对视。

“老猫说得不是没道理,没过头七的新死鬼。”赵云澜挑挑眉,自言自语地小声嘀咕了一句,“能在光天化日下出现在明鉴上,即使生前是居委会的红袖箍都没有这么勇猛吧?老大妈,您是哪一方神圣呢?”

身后响起脚步声,赵云澜伸手在表盘上轻轻一抹,上面的人影立刻就消失了,他不慌不忙地吐出含在嘴里的烟圈,转过身,就看见沈巍手里端着一个小托盘走了过来。

沈巍把放着湿巾和药的小盘子放在一边,垂着眼,不由分说地拉过他蹭伤的胳膊,细心地卷起了他的袖子,拿起小托盘里的蒸馏水。

赵云澜赶紧说:“别麻烦,我自己来。”

“你自己怎么来?”沈巍低着头,先把他的伤口用蒸馏水冲干净,再用卫生棉球一点一点地擦净,捧着他的胳膊好像捧着个一碰就破的宝贝,“要是我手重了你说一声。”

赵云澜有点不自在地往后躲了躲:“其实用自来水冲一下就好了。”

沈巍眼皮也没抬:“天这么热,不弄干净,感染了怎么办?”

沈巍的睫毛很长,低着头的时候显得眉清目秀,眼皮的形状清晰得好像画出来的,也许是因为戴着眼镜遮挡了许多,乍一看并不打眼,非得仔细打量,才能发现他的赏心悦目。

赵云澜那颗没节操的心轻轻地痒了一下。

赵云澜一直觉得自己不算“同”,只能说审美范围比一般人宽广了一些,也比一般人更不要脸一些——漂亮男人和漂亮女人都能引起他的兴趣。

好在他虽然生冷不忌,但是人品还算马马虎虎地过得去,虽然不挑嘴,但也不至于饥不择食,有一个算一个,一段时间里绝对只有一个人,绝对不拈三惹四,是个好聚好散的模范情人。

不过此时距离他结束上一段关系,已经过了小半年的时间,沈老师又是这么一个对他胃口的类型,赵云澜心思不可避免地浮动了片刻。

是直接下手,还是放过?

沈巍是个一看就让人觉得“他很认真”的人。

赵云澜非常清楚自己是个什么货色,工作非主流不说,每天还有没完没了的应酬等着他,在外面花天酒地,自己的日子过得一塌糊涂,可谓是开名车,住狗窝。他不是什么能沉下心来,好好经营一段感情的良配,找个小幺蛾子无牵无挂地玩玩也就算了,估计许不起人家天长地久。最好少去招惹这种良家的好人,不过……

沈巍看起来好像对自己有点意思,这么优质的人,平白放过了,赵云澜又觉得有点可惜。

沈巍把赵云澜的胳膊弄干净了,又上了药,还企图用纱布给他裹上,不过这个被赵处坚定地制止了。

“就蹭破点皮,大热天的哪有因为这个裹纱布的,胳膊一露出来别人还得以为我是木乃伊呢。”赵云澜掐了烟,动作自然地揽住沈巍的后背,“我打算进去看看那姑娘,一起来吧?”

沈巍随着他的动作立刻僵硬成了一块石头,踉踉跄跄地被他带了两步,从脖子到耳朵尖都红了,然后反应过来,手忙脚乱地从赵云澜怀里挣脱出来,佯装镇定地拉了拉自己的衬衫。

“怎么跟个大姑娘似的。”赵云澜先是不在意地笑了笑,而后还没等沈巍缓过口气来,他的话锋却突然一转,“沈老师以前是在哪见过我么?”

分享到:
赞(433)

评论56

  • 您的称呼
  1. 喜欢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沈老师和小澜孩简直配一脸~~~

    泡沫下的幸福2018/07/19 20:04:30回复
  2. 居老师的耳朵红也是神还原原著了(虽说可能不是故意设计的哈哈)

    威尼斯的泪2018/07/21 23:46:41回复
    • 嗯嗯嗯,龙哥经常耳朵红,很害羞啊

      匿名2018/09/01 23:31:48回复
    • 捕捉镇魂女孩!

      六六吖✔2018/10/06 14:41:06回复
  3. 笑死了

    匿名2018/08/10 10:55:22回复
  4. 惊鸿一瞥,乱我心曲

    几滴清酒2018/08/10 10:56:21回复
  5. 可以说是很可爱了,真的超级喜欢沈教授。朱一龙演的很好啊,如果剧本没改的话,真的很配啊

    沈巍2018/08/18 09:58:44回复
    • 配一脸的那种~\(≧▽≦)/~

      一约既定,万山无阻2018/11/28 21:11:13回复
  6. 赵云澜对漂亮男生和女生都有兴趣……巧了,我也是

    匿名2018/09/16 08:13:26回复
  7. 等等等等,原来老赵本来就是弯的???

    骚断腿的玫瑰花2018/09/24 18:26:21回复
    • 他只是涉猎范围比较广泛

      匿名2018/10/20 17:50:45回复
    • 一脸震惊的我

      匿名2019/02/14 20:43:58回复
  8. 睫毛长,耳朵红,这是龙哥标配呀在这里就能看到镇魂剧组选角的精致

    匿名2018/10/03 14:05:15回复
  9. 沈教授好可爱的感觉居然

    匿名2018/10/05 23:21:52回复
  10.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原著真的好好看啊!

    龙哥的笼包2018/10/06 14:42:01回复
  11. 幸而沈巍只是看起来很斯文,手劲异常的大。
    西装举铁和掰手腕了解一下

    匿名2018/10/09 18:07:13回复
    • 呵呵,我读到这里的时候也立刻想到了居老师西装举铁80kg

      花开居居花开2019/02/17 10:09:29回复
  12. 赵云澜那颗没节操的心轻轻地痒了一下。

    大庆的铃铛成精了2018/10/16 15:39:38回复
  13. 请问现在还有渠道看到镇魂网剧吗

    你随意2018/10/18 21:55:26回复
    • 有点 就是网速差一点会很卡

      卡网得吐2018/10/22 22:40:30回复
    • 已经重新上架了,优酷

      匿名2018/11/20 16:03:03回复
    • 爱追剧

      匿名2018/12/08 22:27:34回复
    • 优酷

      匿名2019/02/16 10:42:49回复
  14. 我在那个达达兔上看的,看几分钟卡一下,绝望。。。

    爱上了虚拟的爱情2018/10/29 11:43:41回复
  15. 事实上沈巍是在说赵云澜“太危险了”

    奈何缘2018/10/29 19:50:40回复
  16. 到底是怎么选上的龙哥,睫毛长,有力气,一紧张害羞脖子到耳尖都红,沈巍不就是龙哥么

    匿名2018/11/14 22:05:39回复
  17. 二刷来也

    嘎嘎嘎2018/11/19 00:05:43回复
  18. 突然想到费总是怎么回事?也许是因为同样的性别男,爱好人类?

    匿名2018/11/21 12:35:39回复
    • 大概是的

      匿名2019/02/13 08:45:31回复
  19. 沈巍的睫毛很长,低着头的时候显得眉清目秀,眼皮的形状清晰得好像画出来的,也许是因为戴着眼镜遮挡了许多,乍一看并不打眼,非得仔细打量,才能发现他的赏心悦目。

    一只芒果猴2018/11/28 22:25:20回复
  20. 没节操的心红红火火恍恍惚惚哈哈哈哈

    梁高比2018/12/02 00:00:50回复
  21. 人类看见赵云澜都会缩一下,非人类看见沈巍都会缩一下,这俩绝配!

    伪粉2018/12/12 15:04:17回复
  22. 楼上正解!

    七彩小笼包2018/12/21 00:00:12回复
  23. 小说还是比电视好看啊

    2018/12/21 08:47:45回复
  24. 沈巍这个角色完全是为朱一龙量身定做的

    匿名2018/12/21 23:34:05回复
  25. 太危险了,其实说的不是李茜,是气小澜澜

    匿名2018/12/29 21:38:34回复
  26. 可能真的再也找不到一部如此还原小说的文改剧了qwq要不是剧情改了些……

    匿名2018/12/29 22:08:06回复
  27. 后悔一开始没看

    锦瑟2019/01/04 14:31:55回复
  28. 耳朵红,龙龙也是耳朵红啊,肯定是看过原著的,不过脸红都不能控制怎么能控制好耳朵红呢?龙龙啊,你演这段的时候都脑补了些什么。

    龙龙他小姨2019/01/05 12:41:07回复
  29. 演员看过原著!!哈哈哈哈

    二三2019/01/05 14:09:46回复
  30.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自以为是攻的受想到后面澜澜起不来床的咬牙切齿样儿再看这一段就要笑死了

    哈哈哈2019/01/08 17:11:51回复
  31. 哇哦,老师脸红了,脑补中

    镇魂女孩2019/01/10 22:41:29回复
  32. 扭扭捏捏的攻,哈哈哈

    噘噘2019/01/11 09:45:32回复
  33. 长长的眼睫毛,如画的眼睛,妥妥的就是居老师的样子。澜澜一上来就动手动脚的啊。

    匿名2019/01/14 21:31:09回复
  34. 啊啊啊啊啊请你们原地在一起

    陈陈2019/01/16 11:22:34回复
  35. 沈巍随着他的动作立刻僵硬成了一块石头,踉踉跄跄地被他带了两步,从脖子到耳朵尖都红了。
    哈哈哈哈,脑补出一只煮熟的虾。

    巍巍一笑2019/01/17 12:29:32回复
  36. 披着会脸红的羊皮的狼

    匿名2019/01/23 15:04:53回复
  37. 我告诉你们我看了好多遍了75/94章有肉

    匿名2019/01/25 21:44:07回复
  38. 如果因为你,别人出了什么事,你以后是要昧着良心活,还是要昧着良心死?”沈巍声音沉沉地问。
    我的心里眼里只有你一个,只为了你 锥心

    山魏澜2019/01/31 02:13:39回复
  39. 披着羊皮的攻(◐‿◑)

    白墨2019/02/07 10:46:15回复
  40. 看到为了家国那段突然想起来了迟瑞和冯庸了

    匿名2019/02/07 19:16:44回复
  41. 二刷留爪

    巍乱我心2019/02/08 19:01:52回复
  42. 沈巍生气李茜只是因为小澜孩差点掉下去吧

    匿名2019/02/08 20:55:50回复
  43. 暧昧的尴尬23333

    巍澜女孩2019/02/11 07:28:13回复
  44. 二刷刘明,看完这遍就看剧

    我是道友杀破狼女孩,镇魂女孩,默读女孩,伪渣女孩,awm女孩,等等各种脆皮鸭女孩2019/02/13 08:49:44回复
  45. 好像居居演镇魂时耳朵一直都是红的……嘿嘿嘿 笑容逐渐缺德。

    瓕凕2019/02/15 12:48:52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