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章 疑似女娲计划完全体

联盟十几年战乱中, 白银十卫曾无数次地直面过芯片人, 白银第二卫、第五卫、第七卫,连一面旗都没剩下, 没能等到林静恒再拍一拍他们的肩。

他们是与这一代白银十卫纠缠最久、最可怕的敌人。

托马斯杨的血压飙到了一百八。

陆必行是芯片人?这不是纯扯淡么。

“你们如果想借机入侵第八星系, 不要找这样的借口, ”托马斯杨沉声说,“我们都知道芯片是怎么回事。第八星系是歼灭自由军团主力的决定性力量, 你说我们的行政长官是芯片人, 那他为什么会不受自由军团控制影响?难不成你想说林静姝是自杀?你们人工智能编的瞎话都这么随便吗?还有这不知道从哪合成的视频——”

托马斯杨说到这,正好对上泊松杨的目光, 泊松杨面沉似水地冲他一摇头。

双胞胎从小一起长大, 默契十足, 一个眼神就能沟通彼此的意思。托马斯杨心里一沉,泊松的意思是,视频经过鉴定,白银三看不出合成痕迹。

“视频不是合成的, 白银三应该看得出来。”龙渊说, “你们为什么不派人看看哈登博士的电脑?”

他说完, 几张人体扫描图与体检报告又出现在通讯频道上,这次更直观,陆必行身上的芯片所在位置清晰可见,各项身体指标已经远超人类极限,不是“天赋”和“刻苦训练”能解释的。

龙渊不紧不慢地说:“确实,林静姝是利用生物芯片, 构筑她那等级森严的‘虫族社会’,但仅仅通过这个事实,你就能推导出‘注射某种生物芯片一定会被人控制,没有被人控制的一定不是芯片人’这个结论?杨将军,我认为你的逻辑不太严谨。”

托马斯杨一时无言以对。

他不想顺着人工智能的话想,可是电光石火间,有一些细节像是细细的烟,从他颅骨的缝隙里渗透进来——

哈登博士到了第八星系就一直深居简出,几乎不与人来往,只拜访陆必行一个人,而这种拜访是定期的,回想起来,那不像是老人去别人家里做客解闷,倒像是例行检查。

而托马斯每次去办公室找陆必行,门永远会在他敲门前打开,而陆总长永远会在抬头前就喊对他的名字,像是能隔着门、在数米之外就分辨出他的脚步声。

与芯片人的最后一战里,陆必行自称空脑症,所以不受芯片影响,一个人扛住了整个联军的精神网压力——世界上最优秀的空脑症驾驶员都在白银四,空脑症的精神力永远比不上普通人是客观事实,而那种情况下,别说是空脑症,就算林静恒也不见得能撑多久。

还有特别旺盛的精力,不管怎么通宵熬夜都能保持神采奕奕……

托马斯杨刚说过“守护神”和“反人类”之间只有一线之隔,现在恨不能一巴掌把自己那句话打回去,这是一张什么样的乌鸦嘴?

这时,泊松杨猛地攥住他的胳膊,把托马斯杨从混乱的思绪里狠狠地揪了出来。

泊松杨代替他,凉凉地对龙渊说:“你们提交的证据,技术部门正在核实,如果确认属实,不用你们动手,白银十卫和第八星系自己也不会允许一个非法芯片人掌握政权。”

龙渊:“交出……”

龙渊这个动辄变成复读机的属性,可能是设定问题,实在很烦人,陆信当年跳过他挑了湛卢,闹不好就是嫌弃这个。

泊松杨截口打断他:“把资料发过来,白银三技术鉴定最多半个小时,你们连半小时也等不了吗?”

龙渊沉默了一会,不知是在和谁沟通。

“可以,”大约过了半分钟,龙渊松了口,“半小时以后,你们要交出芯片人。”

泊松杨暂时关闭双方通讯,被托马斯杨一把揪住领子。

托马斯杨压低声音问:“你干什么?万一……难道你真要把陆总长交出去?你不想活了吧?”

“就算陆总现在立刻从第八星系走,最短也要一周才能穿过虫洞通道,让他们等一周,预计联军能在四十八小时内基本到齐,误差不超过一天,在玫瑰之心,联军这么多方势力联手,打起来不一定谁怕谁,这些人工智能本来就是不稳定因素,正好绝了后患。”泊松杨一字一顿地说,“到时候虫洞清空,我们直接封闭虫洞通道,一只苍蝇也飞不到第八星系,没有人会知道这件事。”

托马斯杨皱眉:“他们会乖乖在这等一个礼拜吗?”

“装个样子。”泊松杨嘴角往上一挑,“‘白银十卫得知真相后哗变’‘逼迫总长下台’之类,看演技了,碳基的人类跟人工智能斗,优势也就只有反复无常和卑鄙无耻了。”

就在这时,他们收到了内部通讯请求——刚刚穿过虫洞抵达玫瑰之心的中央军先遣部队脚还没站稳,兜头撞上了这么个破事,只好五迷三道地询问白银三。

泊松头也不抬地回答:“视频是截的,其他照片是合成的,说陆总是芯片人你们信吗?但现在我们的首要任务是在联军和难民全部从虫洞出来之前拖住他们,先顺着他们说,请诸位配合。”

他的语气斩钉截铁,中央军盟友得到“准确”消息,立刻就信了。外人不了解空脑症,毕竟,在他们看来,第八星系连奇迹一样的空脑症太空军团都弄出来了,有一点其他的黑科技也是情理之中,陆必行能在玫瑰之心用湛卢的精神网横扫四方也没什么稀奇的。

托马斯杨一呆。

龙渊发过来的那些资料,泊松根本都没仔细看,更不用提鉴定真假。

泊松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白银三说是假的,就是假的,你说盟友是相信我,还是相信这些机器人?”

托马斯杨几不可闻地问他:“如果是真的呢?”

泊松杨反问:“是真是假重要吗?”

不知为什么,托马斯杨心口掠过一层阴影。

真相重要吗?

伍尔夫——人类的那位——借刀杀人,为了掩盖自己在禁果名单上的事实,差点把林静恒逼死在七八星系交界处,一手覆灭了反乌会,时隔十六年,林静恒重新召唤白银十卫横空出世,霍普收拢反乌会残部,他们俩不照样缄口不言么?

如果不是林静姝又掀起腥风血雨,那么这个秘密大概会永远淹没在世界和平里,千万年后,史书上不会有一点端倪。

“通报银河城指挥中心,让陆总做好准备。”泊松杨深吸了一口气,看了看表,又看了看军用记录仪外越来越密集的人工智能部队,“准备‘哗变’。”

人工智能们果然说到做到,自带计时器,半个小时一分不差,随后等来了一个脸色苍白、强忍怒色的泊松杨。

龙渊:“杨将军,真实性得到白银三确认了吗?”

“这不是自由军团的那种芯片,”泊松杨沉声说,“这是什么?有什么作用?你们为什么会知道?”

龙渊识别着他的面部表情,经过仔细对比,得出一个“羞愤交加”的结论:“芯片功能未知,至于消息渠道,我方将在逮捕芯片人之后公布。”

“我们这么多年出生入死是为了什么?还以为第八星系这个从未被芯片染指过的地方会是我们的最终堡垒。没想到又是一场骗局。帮一个芯片人攻打另一帮芯片人,还觉得自己是在拯救全人类。”泊松杨艰难地压住嘴角,吐出一口无处发泄的怒火,托马斯杨心惊胆战,竟看不出他是不是伪装……至少那一瞬间,他觉得泊松这股无名火是有真情实感的,“怎么有那么多人一厢情愿,想让全人类跟着他自己的意志进化?”

也许是错觉,龙渊机械的声音似乎不那么冷硬了,他问:“杨将军决定站在我们这边了吗?”

“我已经秘密致信虫洞通道另一侧的白银一和白银九,他们会派人到银河城秘密搜索哈登博士的私人电脑,如果确实属实……”泊松杨掀起眼皮,一字一顿地说,“白银十卫绝不可能为这种人效力。”

龙渊再一次沉默了下来。

白银三同仇敌忾的立场很稳,龙渊也跟着收起了一些敌意。天然虫洞区里再次出现波动,又一支人类联军的先遣部队到了,托马斯杨的手心里布满了冷汗。

紧接着,只见指向玫瑰之心的导弹炮口缓缓地收了起来,人工智能军团像一只得到了肉骨头的猛兽,短暂地收起爪牙,静静地蛰伏下来。

“二十四小时,”龙渊说,“二十四小时内,你们要把芯片人交给我们。”

托马斯杨的喉咙动了动:“可是二十四小时无法穿过虫洞通道。”

“我们要他二十四小时内被逮捕的切实证据,”龙渊冷冷地说,“你们要把他送进虫洞通道,不要耍滑头,我们有渠道查证。”

托马斯杨和泊松杨同时松了口气——他们俩是资深技术人员,知道两边隔着一个虫洞,时间不同步,伍尔夫不可能在第八星系放一个分身,最多是通过某种方法黑进了第八星系的网络,超级人工智能说的厉害,也充其量只能操纵几个摄像头而已,在自己家里,骗过这些“电子眼睛”还是不难的。

泊松切断通讯,脸上佯装的怒气一扫而空,转身冲托马斯比了个手势——熬过四十八小时,他们就赢了。

托马斯欲言又止。

虽然是长得如同彼此复制品的双胞胎,但性格相差很多,遇事时,泊松似乎总是比他灵活冷静,让他来当白银三的卫队长,只是因为泊松不耐烦日常琐事而已。双胞胎密不可分,轮流当主心骨,托马斯杨也习惯把自己不擅长处理的事交给弟弟。

可是……

陆必行真的是芯片人吗?他想,危机似乎暂时过去了,可真相真的不重要吗?

四个小时二十分钟后,来自玫瑰之心的紧急加密战报送到了陆必行手上。

陆必行才扫了一眼,整个人陡然僵住了。

林静恒:“怎么?”

陆必行深吸了口气,把紧急战报转给他,倏地站起来:“湛卢,通知安保部门,立刻派一队护卫到哈登博士那里,务必确保他的安全,隔离他的私人电子产品,屏蔽他居所附近的所有信号,暂时取下他的个人终端……”

他顿了顿,又补充了一句:“温和点,不要吓到老人家。”

陆必行围着书桌转了两圈,尽量让自己冷静下来,忽然,他余光瞥见了木桌一角的七道刻痕,心里无端升起一种奇异的、宿命般的预感。

就好像一个人走过的弯路,都是欠了额外的过路费,总有一天,要悉数还给命运。

林静恒已经一目十行地看完了泊松的简述,镇定地说:“还好,泊松杨处理得不错,各星系中央军、联盟军马上就到玫瑰之心,白银三守门,白银四随行,等虫洞通道里的人一离开,我们立刻从这边封闭第八星系。”

“湛卢!”他站起来,“叫自卫军各部门负责人到指挥中心开会,白银一和白银九前线加强防务,远程……”

林静恒的命令没说完,湛卢忽然罕见地打断了他:“先生,陆校长,你们也许想先看看这个。”

陆必行垂在身侧的手指一动,心里那种预感更浓重了。

“方才有不明黑客黑进了银河城新闻大楼,现在多家媒体的官方发布平台正在滚动播放这个,我已经通知了工程部门和安全部门紧急介入,但恐怕已经传播出去,难以遏制了——”

“……根据病例记录,此人曾于银河城某空气不流通的密闭空间,在没有任何防护条件、任何抗体的情况下,与携带变种彩虹病毒的感染者近距离接触,却没有丝毫感染迹象,后经检查,他对彩虹病毒及其多个变种病毒株天然免疫。”

“身体携带的遗传基因并非同一套……”

“……疑似女娲计划完全体。”

“图为全身扫描,图示位置为芯片植入位置……”

“这是身体各项机能指标与正常人类平均值对比。”

从女娲计划到生物芯片,来龙去脉,清清楚楚。

原本就因为玫瑰之心动荡而风声鹤唳的第八星系,一场激烈的陨石雨从大气层外而来,砸出了层层巨浪。

这世界上,谎言与江河泥沙俱下,看似真假难辨。

可是除了真相,没有什么是天衣无缝的。

所有秘密都有曝尸于青天白日下的一天。

分享到:
赞(9)

评论2

  • 您的称呼
  1. 啊啊啊啊啊真特么烦。。。他喵的哈登博士

    樱酒小殿下2019/02/16 17:14:10回复
  2. 又不是哈登的错你嘚啵嘚啵啥啊

    匿名2019/02/19 16:38:08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