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章 陆必行是芯片人

机甲核龙渊倏地抬头, 电子屏幕上静谧的画笔和即将成型的人像消失了, 随后是一片乱码。

“元帅?”

龙渊面前的电子屏幕暗了下去。

第一星系,某个隐秘的机房占据了一整个人造太空空间站, 悬浮于黑暗中, 它就像个狰狞的怪物, 混乱的数据在这里躁动不安,不断地试图修正。

人工智能伍尔夫用那种极像本人生前的语气说:“……消灭芯片人及其团伙……芯片人为了躲避搜捕, 将逃往玫瑰之心和第八星系, 第八星系是天然盟友。”

下一刻,他话里的高低起伏陡然又被强行压平, 同一个声音, 一个字一个字地往外蹦:“……第八星系是敌人, 陆必行是芯片人。”

人性化的声音很快又转回来:“承认第八星系合法独立,承认各星系合法独立,以每个独立星系为单位,促成新的联盟, 人工智能伍尔夫将在理想世界里最终休眠。”

“……第八星系是敌人, 陆必行是芯片人。”

“人工智能伍尔夫程序出错, 即将强制休眠。”

“理想世界……”

“拒绝休眠。”

“……第八星系是敌人,陆必行是芯片人。”

分明是同一个声音,自己跟自己分辨,好像是电脑患上了人格分裂。

空荡荡的人造空间站,此时简直像个标准的恐怖片取景现场!

伍尔夫生前的遗志设定不够严谨,人工智能出现了混乱。这本来是一个非常低级的错误, 连刚毕业的新工程师都不至于犯,偏偏出现在了这个超级人工智能身上!

“启动强制休眠进程……”

“出错——出错——”

“正在自主更正……第一次更正失败。”

“开始修正源文件——”

这一刻,玫瑰之心里的守卫们正静静地换岗,医疗舱尽忠职守地记录着被强制取出生物芯片的芯片人们身体情况。第一星系的幸存者们战战兢兢地跟着突然冒出来的机器人前往临时避难所,各地居民都开始有组织地反抗残余的芯片人。和人类联军不告而别的反乌会开着几架破破烂烂的小机甲,在天使城要塞附近逡巡,试图找到一些线索,暗示出超级人工智能伍尔夫的机房位置。

这一刻,被隔离的第二到第七星系,人们仍在不屈不挠地为命运而战,哪怕命运是条不归路。

这一刻,启明星的银河城刚刚度过了漫长的一宿,又是朝阳初升,陆信雕像的发丝上垂着露珠,晨光被吸进其中,放出异彩。无数睡不着的沃托人盯着星空,朝故乡的方向张望了一宿,揉揉酸涩的眼睛,继续去打探官方对他们的安排。

整个世界沉浸在伤感中,疲惫又平静地运转,没有人知道这里正在上演最惊心动魄的一幕。

二十四小时后,人造空间站里机械的噪音骤然消失,人工智能伍尔夫的主机诡异地安静了下去,像是即将进入强制休眠。正在第一星系各处驱赶残余芯片人机甲的人工智能们纷纷不知所措地停下来。

突然,那神秘机房里亮起微光,一个宛如叹息的声音从响起。

“系统自主修正已完成——”

“正在重新加载……”

“消灭所有安全隐患,消灭所有芯片人。”那声音冷冷地说,“最终目标是占领八大星系,联盟的理想世界将围绕我的意志而成,龙渊——”

机甲核龙渊在千万公里以外低下了头。

一道阴影从无人察觉的角落里弥漫开。

沃托中央区,第一太阳发生日全食,巨大的天体阴影飞过,一口一口的吞下了第一太阳,一片阴霾的天空下,是沃托死寂的满地疮痍。

图兰最后核准了送沃托难民回天使城要塞的时间表,确认后,反馈给难民安置处,示意他们可以照这个时间表准备撤离。

然后她趁着四下无人,伸了个乱七八糟的懒腰。

“仪容不整,”李弗兰出现在她身后的通讯屏幕上,“白银九的内勤扣一分。”

“还有更不整的。”图兰冲他挤挤眼,一边说一边脱下制服外套,接着开始解衬衫领口,毫不避讳地往她值班室的小浴室里走,而且并没有要关门的意思,“什么事啊教导主任?”

李主任定力十足,红颜白骨,一点不往心里去,说:“联盟军和各地中央军也都会在近期离开,稍后把时间表发给你,交接工作繁重,运送沃托难民任务将由白银一协助你们完成。”

图兰叹了口气:“送走他们,我就可以放假了是吧,老娘十七年没修过年假了,好不容易把统帅盼回来,今年还是多事之秋。偌大一个第八星系,居然没有人听说过我千人斩的大名。”

“图兰将军声名远播,”李弗兰没好气地说,“联盟军后勤部门某某少将,第三中央军两个上尉,第六中央军某秘书长,匿名人员若干——其中甚至包括一位性别特征不太明显的女士,来到第八星系之后,纷纷找人打听过你,准备上门找你讨债,暂时被我以白银九驻扎前线拦住了,我说,你要不要收敛一点?”

图兰从水汽里探出个头,一脸唯恐天下不乱的兴奋:“真的假的?”

半个月后,人类联军为牺牲在玫瑰之心的战友举行了一场盛大的集体葬礼,整个第八星系的通讯人造卫星上循环回荡着来自各地的军歌。然后整理好行装的人类联军从第八星系启程,即将奔赴远征。

同一时间,落魄的沃托精英们也陆续从避难所出发,将由远征的联军顺路护送到天使城要塞。

白银九和白银一将他们送到第八星系的天然虫洞区,由正在玫瑰之心的白银三负责接引,所有机甲和星舰全部进入虫洞通道大约需要三天。

第六星系中央军作为最后一支先导部队,即将通过天然虫洞区的时候,一架重甲的机身外观忽然变化,特殊的光信号组成了一行硕大的字,写道:伊丽莎白卡拉图兰是个世纪人渣。

给联军送行的过程整个第八星系同步直播,外圈航拍的航拍机器人们没料到军事节目里插播娱乐新闻,震惊之余,提前过节似的兴奋起来。

图兰将军一点也不知道丢人现眼,好像得了奖章似的飞扬得意,她瞥了一眼自己机甲上随军的媒体机器人,对着镜头飞了个吻,把军帽往下一取,吆喝道:“白银九全体——敬礼!诸位同仁,一路顺风!”

军容整肃的白银九齐刷刷地朝“世纪人渣”敬礼致意,机甲上的媒体机器人尽忠职守地记录了该镜头,并迅速传播得满世界都是,等林帅火冒三丈地看见白银九散德行的头条时,已经来不及往下撤了。

等在玫瑰之心另一头的托马斯杨,在几个小时后才收到新闻,此时,联军和部分民众已经进入虫洞通道,托马斯杨抱着个人终端乐不可支。

“笑个屁,起来做正事。”泊松杨快步走过来,“机甲龙渊带着一队人工智能机甲来到玫瑰之心附近,通知我们天使城要塞的基础设施已经调试完毕,做好迎接居民准备。由于目前第一星系仍有少量芯片人流窜,龙渊询问我方是否需要帮忙事先清理航道。”

托马斯杨一愣:“这么温馨吗?”

“是啊,他们炸沃托的时候可没见这么顾念人权。”泊松杨脸上不见喜色,“通知那边小心戒备,外围重点防御,不要让他们靠近玫瑰之心。”

托马斯杨沉默了一会:“将军决定离开白银要塞之前,让我们两个保存好他的推荐信,如果未来发生什么变故,联盟中央因故放弃沃托,就由我们来做联络中心。因为伍尔夫元帅会是联盟最后一个守护人,因为联盟是他们这一代人一手建成的,他会战斗到最后一刻——你现在还相信他吗?”

“他毁掉白银要塞,引海盗入侵联盟,借刀杀人逼迫第八星系封闭,死后还把自己变成可怕的人工智能——在这一切之后,你问我还相不相信他?”泊松杨反问,随后他压低了声音,“我们和人工智能之间,迟早有一场战争,百年后,休伯特伍尔夫的名字会因为‘反人类’罪被钉在耻辱柱上。”

托马斯杨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把后面的话咽了下去。

可是陆信将军,甚至林静恒,都曾经当过“守护神”,也都曾经被扣上过“反人类”的锅盖,并且反复几次。

可见守护神和反人类犯之间的差别,还不如一个人证件照与自拍照之间的差别大。

漫长且煎熬的等待开始了,八天后,玫瑰之心的天然虫洞区检测到异常波动,第一批联军先导马上抵达,一切看起来风平浪静,龙渊被拒绝之后再没有出现过,人工智能军团似乎不打算再兴风作浪了。

当天傍晚,沃托时间18:38分。

原属于第一星系边境守卫军的先导部队顺利穿过天然虫洞去,随行护卫了几架沃托难民乘坐的非武装星舰。

天然虫洞区开始活跃起来,意味着大部队马上就到。

就在这时,泊松杨突然收到前线卫兵信息——大批人工智能机甲突然开到了玫瑰之心外围!

泊松杨手心里的冷汗都下来了,怎么风平浪静了那么久,偏偏是这个时候?

此时人类联军的主力部队和大量沃托难民就在天然虫洞区里,不知道他们还有多久能出来,回撤第八星系肯定也来不及了!

这些人工智能怎么把时间踩得这么准,就像他们拿到了内部时间表一样。

托马斯杨蓦地一拍卫兵的肩:“给银河城指挥部传信!”

“杨将军!”

托马斯和泊松一起抬头,通讯频道里的前线卫报:“对方要求我们立刻交出藏匿的生物芯片和芯片人!”

这个危险时刻,最好不要激怒人工智能军团,泊松杨谨慎地回答:“芯片都已经销毁,芯片人在押,他们要战俘,我说了不算,还请拿个外交文件给我,我要回银河城请示上峰。”

“我们要的不是自由军团的战俘,”龙渊空洞的声音响起,“我们要藏匿于第八星系的芯片人。”

说完,他不等白衣男反应,就把一段视频录像直接发到了白银三的公共通讯频道里——正是哈登博士给陆必行打的那一通电话!

托马斯杨脑子里一时卡顿:“这他妈是……”

龙渊森然道:“交出芯片人。”

更多的人工智能机甲出现在玫瑰之心外围,密密麻麻,一眼看不到头,几条通道从中间打开,以龙渊为首,超级重甲十大名剑依次露面,团团把玫瑰之心围住。

无数黑洞洞的导弹炮口指向天然虫洞区。

“交出芯片人——”

分享到:
赞(9)

评论4

  • 您的称呼
  1. 我了个去。。。。什么鬼,,我就想安安心心吃口甜饼

    匿名2018/11/04 02:17:15回复
  2. 陆不会主动把自己交出去吧……

    匿名2018/12/25 13:25:05回复
  3. 把自己交出去还是不大可能。估计是把生物芯片取了吧。

    鼠太2019/01/06 03:11:41回复
    • 那不得生不如死,取芯片应该很难了。

      樱酒小殿下2019/02/16 17:07:32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