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章 未来将会走向何方

玫瑰之心里的联军很快适应了陆必行的节奏, 联军最初的混乱也被按下了中止键, 并迅速集结。

双方开始争夺那一线的阵地,打成了一团浆糊。

整场战争的核心林静姝本人, 却闲散得好像个局外人——她光动嘴, 偶尔下几道简单的命令, 连指挥舰都是手下芯片人在开。就算外面炸出了坑,只要机甲里的仿重力系统还在运转, 就碍不着她插花。

她手里有一束不知道从哪弄来的“蔚蓝之海”, 林静姝仔细地去除多余的枝叶,试图在花瓶里摆弄出一个造型, 可惜不知怎么, 别人剪花枝是“错落有致”, 到了她手里,就成了“忽长忽短”,名花被她插得跟路边随便长的一样,她打量了一番, 自己也觉得像一团狗啃过的野草, 于是推到了一边。

他们全家都是“质地冷硬”的人, 天生与浪漫文艺绝缘。

“主人,是否按计划发起下一轮攻击?再这么被动下去,一旦伍尔夫的人工智能军团过来,我们可能会腹背受敌。”

“不要急。”林静姝看了一眼军用记录仪,淡淡地说,“他们就快坚持不住了。”

林静姝说得很对, 联军现在就是外强中干,陆必行快坚持不住了——被芯片“感染”的精神网一波一波来,无止无休,那么多的联军,压力全在他一个人身上,但凡他没有被芯片改造成可以二十三天不眠不休的“超人”,脑子大概已经爆浆了。

偏偏这种情况下,还没有人能替换他。

林静姝最开始在自己的通讯频道里公放,见缝插针地宣传异端邪说,后来联军技术人员被屏蔽了,于是就一直给林静恒的指挥舰发通讯请求。

林静恒拒绝了三次,第四次很快又到。

重甲指挥舰上的通讯兵用眼神请示他,正准备再次拒接,却见林静恒犹豫了一下。

陆必行的瞳孔已经有些发散,是精神力损耗太过的缘故,他话也顾不上说,直接把胳膊伸进医疗舱,让医疗舱给他打舒缓剂,林静恒摸了摸他的胳膊,肌肉绷得像铁一样紧——这回他俩谁也别说谁了。

再这样下去,就算陆超人坚持得住,湛卢也未必能行。

林静恒倏地转身:“接。”

在太空监狱,林静姝没等他睁眼就跑了,之后在第一星系重逢,林静姝又藏头露尾,没露面,直到这次从沃托一路打出来,林静姝仍是一直通过手下的芯片人和他们通话,好不容易露出本来面貌,还是个冒牌货——

这样算来,他一直没能看见她的脸。

林静姝穿了一件旧衬衣,样式可能是十年前流行过的,现在看着有点土,不过美人套个麻袋也寒碜不到哪去,这点“淳朴的过时”反而给她添了一点青春气,乍一看,竟依稀还是当年读书很用功的社会学学生,与林静恒的记忆严丝合缝地对上了。

直到看见她本人,林静恒才惊觉,方才那个眉目一模一样的提线木偶确实不像,表演流于表面,僵硬,还夸张,少了那么一点平静的自在。

他在决定接受这个通讯请求的时候,是打算想方设法扰乱对方心绪,给联军一点喘息的机会。

可是此时,他看见林静姝的眼睛,就意识到这是不可能的。

她的眼睛也是深灰色的,女人的眼睛总是显得大一点,眼尾有一对优美的、下弯的弧度。眼神清明透亮,她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并且像联军一样,认为自己在为值得的东西而战。

“嗨,静恒,”她甚至微笑了一下,轻快地跟他打招呼,“幸亏兄妹是旁系血亲,彼此没有赡养义务,断绝关系也不需要公证,咱俩口头道别就可以了。”

林静恒端详了她片刻,轻声说:“增援令已经在几天前发回了第八星系,算来现在差不多该到了,后面有伍尔夫追着,你越不过玫瑰之心,如果你立刻缴械,我们暂时还对付得了伍尔夫,至少能保证让你活着。”

“然后让你们审判我吗?”林静姝静静地说,“我要打碎一个旧的世界,到头来,又让这个旧世界用落了灰的价值观和道德观来判我有罪,这个逻辑你不觉得很滑稽吗?话说回来,静恒,不要欺负我没常识,消息也好、援军也好,穿过虫洞的时间也不受你控制吧,骗人得有点诚意啊。”

林静恒:“我确实控制不了,所以你要拿命跟我赌吗?”

“我运气不怎么样,”林静姝说,“但好像也没有别的办法,总得试试,伍尔夫那个老不死算计得我很被动,只有这一条路能走了。”

陆必行身上的舒缓剂开始起作用,精神力过载的症状稍有缓解,他在混乱中听了一耳朵,顿时觉得啼笑皆非,感觉现在的玫瑰之心已经成了个旋转盘,这两位在倾家荡产,比谁手黑。

林静恒沉声说:“疯子的路,连一条都不应该有。”

“人们烧死布鲁诺,判哈登博士反人类,秘密追捕劳拉的时候,也觉得他们都是疯子。你们啊,只是被所谓‘文明’迷昏了头,”林静姝直视着他的眼睛,回答,“人一直在改变环境,拒绝进化自己,这样下去,发展会饱和,总有一天,我们这些和原始人没什么不同的变种猩猩,会无法收拾自己制造出来的烂摊子。你以为管委会倒台就算完了吗?若干年以后,伊甸园二号、伊甸园三号……或者众多类似的东西接二连三出现时,你才会明白我是对的。”

“哈登博士和劳拉没有像你一样血债累累,劳拉最早发明的生物芯片也不是让你犯罪的!”

“因为劳拉和哈登博士错了。”林静姝说,“他们想单纯从技术上解决社会问题,是隔靴搔痒。至于劳拉的‘进化设想’就更可笑了,身体进化不能解决任何问题,现在的人能活到三百岁,比寿命只有几十岁的古人强在哪了?她这种进化只是制造新的社会矛盾,产生新的战争而已,对不对,陆总长?”

陆必行无暇回话。

林静姝看了他一会:“不受芯片影响,你可别说你是个空脑症。要是空脑症能同时远程担几十架机甲,也不用委委屈屈地被抛弃到第八星系。原来王艾伦那个不知道从哪听来的传说是真的,你手里真的有完整的女娲计划——可是看来你是放弃了,不然现在也不至于孤军奋战,狼狈成这样。”

林静姝一语戳中了他的窘境,陆必行很想吐血,而屋漏偏逢连夜雨,湛卢在精神网里说:“抱歉陆校长,我的精神网已经超负荷,即将崩溃,请您做好准备。”

陆必行快疯了:“我做好什么准备!你不能再发挥潜力,坚持一会吗?”

湛卢:“抱歉,我没有潜力,只有倒数计时,三十秒倒计时开始——”

只有湛卢的精神网能照顾全场,普通重甲的精神网没有那么广阔,只要自由军团分散兵力,陆必行一个人分身乏术,头尾不能兼顾,联军防线立刻就会破。

陆必行:“想想你的爆米花,想想你的变色龙,想想你辛辛苦苦打理的家!你一崩可就都没了!”

湛卢赞同道:“唉,是啊——二十一、二十……”

陆必行:“你可以!”

湛卢:“十八、十七——我不行。”

陆必行十分绝望:“怎么就没有给机甲核用的舒缓剂呢!”

湛卢——因为崩溃在即,从精神网到自身程序都已经极其不稳定,不知道是哪出了问题,自动把这句话判定为玩笑,回答:“是啊,哈哈哈——十、九、八……”

自由军团好像也感觉到了他的力有不逮,精神网攻击比方才来得更加疯狂猛烈,联军的防线整个开始后移。

湛卢:“五……请脱离精神网,否则您会受伤……四……”

一大批被影响的精神网把权限砸在他身上,陆必行觉得好像有一根长钉钉进了他的太阳穴。

三、二——

“陆校长!”

最后一秒,陆必行挣扎出一点神智,脱离了湛卢的精神网,指挥舰那巨大的精神网消失了,湛卢好像没电了一样,垂在他肩头,一动不动,陆必行腿一软,被林静恒一伸手抄起来。

“看来你输了,”林静姝一笑,“如果你立刻缴械,我至少能保证让你活着。”

林静恒想:去你妈的。

他一抬手切断了通讯:“收缩防线,从现在开始,分不清自己是否被芯片影响的不许开火!都给我当路障!”

指挥舰启动原有的精神网,能覆盖的区域远远不够,可是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陆必行又要了一根舒缓剂,针剂艰难地推进肌肉,他闷哼了一声。

下一刻,他的嘴唇被人轻轻含住,一个安抚似的吻落了下来,一触即走,陆必行的手指下意识地蜷了一下,林静恒连进了指挥舰的精神网,他的控制力极强,精确地控制在一个平衡点,既不至于把另一个人挤出去,又能帮他分担一半压力。

就像是当年在臭大姐基地,陆必行帮他的学生黄静姝挽救飞出去的机甲一样。

“根据方才的通讯信号,确认对方的指挥舰。”硬件不足,林静恒果断放弃了照应全局,直接向林静姝追了过去,“你来对付他们的芯片干扰,其他操作交给我。”

陆必行还是头一次从这种角度看林静恒开机甲,通过精神网的接触微妙极了,机甲好像是自己意识感官的延伸,又好像不是,那是一种奇异的融合感,自己所有的神经末梢都和对方串在了一起。

指挥舰以近乎炫技的方式从炮火中冲了出来,联军中来自白银十卫的人跟他最有默契,紧接着跟上,陆必行确保他们的精神网不受干扰,在极短的时间内就锁定了林静姝的重甲,这一次,他的导弹没有偏。

可是一架自由军团的机甲突然冲出来,不知是自愿还是受芯片控制,舍身挡在了“蚁后”前,机毁人亡。

爆炸离他们很近,机甲被炸成了几截,杀伤力极强的撞过来,林静恒只得躲开,视野被扰乱了片刻,再一看,林静姝的指挥舰已经被她的人团团围起来了。

而就在这时,天然虫洞区里,一排高能粒子炮突然涌了出来,战场双方同时一惊。

林静姝眼角跳了两下。

李弗兰脱口说:“援军到了吗!”

唯有林静恒,大概是运气不佳习惯了,十分沉得住气,第二发导弹从一个很刁钻的角度打了出去,林静姝的指挥舰驾驶员心里一慌,竟没躲开,这一发导弹直接命中了机甲的武器库,芯片人驾驶员慌忙卸载武器库。

“轰”——

武器库爆炸的余波撞在防护罩上,仿重力系统失灵,林静姝那一瓶蔚蓝之海和着水珠一起飞了出去,漂浮在半空,机甲里忽明忽暗的照明在那水珠上打出了一圈小小的彩虹。

林静姝从保护性气体里伸出手,抓住了一朵花。

这时,所有人都看清了虫洞里出来的人——只是一支小规模的护卫舰队。

不是援军,是护送第一批难民去第八星系的斗鸡他们恰好赶回来。

“可惜,哑炮。”林静姝一挑眉,“那么看来,历史是站在我这边了。历史时而倒退,偶尔也能做一点正确的选择。”

林静恒战场经验丰富,其实一看方才那排高能粒子炮的规模,就知道不可能是援军,但这会亲眼见了这小猫两三只的机甲队,还是忍不住重重地叹了口气。

陆必行缓过一口气来,在精神网里苦中作乐地对他说:“以后咱们家出现意见不统一的时候,猜拳决定听谁的,怎么样?”

林静恒一抬手抓乱了他的卷毛:“追上她。”

自由军团距离天然虫洞区只有一线,林静姝透过军用记录仪看了一眼挡在面前瑟瑟发抖的小机甲战队:“碾过去。”

陆必行:“维塔斯,让开!”

他半天没出声,这会突然对着通讯频道吼,声音立刻劈了。

维塔斯——斗鸡,听见了这声吼,拎小猫一样,把总也不长肉的薄荷塞进了一个生态舱里,一只手就镇压了她的反抗:“唉,不行啊,老师。”

当年在星海学院,陆必行留的最后一次作业,有四个学生因为离校出走,没有听到。

那道题目是:我觉得人类未来将会走向何方。

题目太大了啊,陆老师。

薄荷眼看着生态舱被封死:“傻逼斗鸡,你敢……”

她颇有第八星系风格的破口大骂被一起封了进去,紧接着,生态舱被设定了定位,推出了舱门。

斗鸡:“开火!”

他们护卫非武装人员进入第八星系,人很多,为了降低风险,护卫舰都尽量减轻了负重,导弹只够打一波。

自由军团的芯片人被阻了片刻,立刻被赶上来的林静恒再次锁定。

林静姝掐断了花茎:“真烦,好吧,最后一招。”

紧接着,只见自由军团的重甲战舰中,有无数小型机甲从收发台中“喷”了出来,每一架小机甲都自带精神网,像密集的蚁群一样分散开。

联军每一台机甲,都至少同时遭到三四个精神网攻击,多重攻击无缝衔接,陆必行方才“一接一抛”的战术彻底失效。

他们被这些密密麻麻的小机甲挡住了!

自由军团的重甲直接朝小小的护卫队撞了过去,就像是高速行进的车撞飞一颗乒乓球,冲进虫洞区。

就在他们已经接到了进入虫洞预警的时候,能量警报突然尖叫起来。

最前面的芯片人机甲已经来不及转向,兜头撞了个正着,就地化成一朵烟花。

林静姝蓦地抬头。

第八星系援军居然在最后一秒赶到了!

芯片人立刻故技重施,发动精神网攻击,却发现援军的精神力远远低于人类联军水平,然而他们有条不紊地更换备用驾驶员,竟不受芯片影响。

分享到:
赞(12)

评论2

  • 您的称呼
  1. 可生命是有尊严的!

    樱酒小殿下2019/02/16 16:38:08回复
  2. 生命本来就很脆,人永远遵循着人性。其实尊严和能力比起来,只是精神方面的强大和物质方面的强大。生命的尊严和能力,在于全世界的生物都死完了,生命的进程依旧不受任何影响。

    匿名2019/02/19 16:17:10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