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章 多情伤己且无用

过量舒缓剂的副作用——急剧上升的血压, 像是要撑开他的肉体, 岩浆一样的血滚过四肢百骸,烧化了骨头, 林静恒好像听见了自己心脏爆裂的声音。毛细血管难以承受地裂开, 鼻子里淌出了血, 他下意识地吸了口气,那点血就全呛进了嗓子, 咳得肝肠寸断, 伸手一捂,血沫从手指缝里往外冒。

陆必行吓得魂飞魄散, 扑过来一把抱住他:“医疗舱!”

林静恒腾出一只手推开他, 含糊地说了句:“不用。”

他随意地擦了两把, 又捞过替他处理过骨裂的简易医疗器械,哑声说:“局部毛细血管破裂,替我处理一下。”

鼻血倒不是大毛病,不疼不痒, 一点喷雾就能就解决, 林静恒面无表情地扒下了染了血的外衣, 扔给湛卢,但衬衫领口还是沾了一点,血迹很快干涸,成了斑驳的锈色。

“静恒,”陆必行压着声音说,“你去医疗舱里躺一会好不好, 求你了。”

陆必行嘴里的“求你”向来是一把万能钥匙,所向披靡,只要他说,后面跟着的不管是多无理取闹的要求,林静恒几乎不会不答应。

可是此时,林静恒却像是没听见一样,兀自沉声说:“人工智能军团既然追着她到这,说明伍尔夫知道她还活着,也知道她的踪迹——那在这种情况下,为什么人工智能切换了任务?”

陆必行:“……”

“对了,”林静恒的眼睛有些茫然地扫过周围,“图兰……图兰那封回信在哪,调出来,再给我看一眼。”

湛卢调出了图兰从第八星系发来的回函,林静恒一目十行地扫过她汇报的增援说明,目光勾住了最后一句来自哈登博士的叮嘱,随后煞有介事地说:“哈登博士特意叮嘱过,芯片人不是人,我不相信她会这么容易的死在伍尔夫的炮口下,联系到人工智能军团在七天前突然开始紧逼玫瑰之心这件事,你想到了什么?”

陆必行没法顺着他的话想,因为很难分辨他这到底是真正的冷静客观,还是因为接受不了现实已经开始说胡话了。

从他衣襟上的血迹来看,后者可能性更大。

“静恒……”

“对于自由军团的芯片人来说,他们没有加入人类联军的理由,也没有与我们合作的动机,芯片人和自然人不能共存,不管最后是我们赢了伍尔夫,还是我们被迫撤往第八星系,我们……还有自由军团,双方迟早有一战。自由军团的最佳策略是夺走玫瑰之心,利用虫洞双方信息时间差混进第八星系,趁乱拿下,然后单方面切断通道。第一星系地面本来就是被芯片人把持的,这样,不管伍尔夫要么选择把所有人都杀干净,在第一星系自己和自己玩,要不得和芯片人和平共处……就像当年联盟的先驱隔离沃托一样……”

林静恒的话音越来越低,到最后,几乎听不见了。

他似乎不是在和别人交流意见,只是在拼命寻找依据,对自己摆事实讲道理,试图说服做自己方才的决定是对的,那一段死亡影像一定是别有用心的伪造。

这是他最后的心理防御。

他这一生,戎马倥偬,如星空利剑,外人看来,就像是权柄与力量的象征,却原来总是被“无能为力”反复磋磨,亲人、朋友……身边的人与事,都像细沙一样地淌过,无法挽回地离他而去,再在他指缝间留下一条一条细碎的伤。

陆必行实在看不下去,不动声色地叫来了一架医疗舱,走到林静恒身后,打算直接动手打晕他。

林静恒三魂七魄一多半不在家,丝毫没有察觉,继续喃喃地说:“短时间之内,她很难突破技术壁垒,越过反乌会的跃迁点屏蔽,而又对玫瑰之心和第八星系志在必得,那她就只能是……”

陆必行的手指已经快要碰到他的颈侧,听了这句话,却突然一愣,蓦地抬头去看星际航道图。

由于各种天体自转公转,“星际航道图”是时刻变化的,所谓“航道”,其实就是人类已经熟悉、能掌控的通道,航道的实时变化轨迹会精准地反映在航道图上,变化非常复杂,一般是由机甲电脑自动根据航道图,校准机甲行进方向。

但偌大一个宇宙,还有除了航道,当然也有未知区域。第一星系是联盟首都星所在,各大星系和它交通往来频繁,星际航线非常发达,未知区域较少,但也绝不是没有——尤其是靠近了人类禁区的玫瑰之心。

未知的非航道区,除了危险,以及人工校准航线对机甲驾驶员要求极高外,最主要的一点,就是没有跃迁点。

没有跃迁点的情况下,动辄几“光年”的星际航行显得分外残酷,距离单位“一个标准航行日”,意味着机甲差不多得飞上一整天。

可这里毕竟只是一个第一星系。

第一星系是精英区,是八大星系中最小、人口最少的一个星系。当年林静恒乘坐星舰,从白银要塞回沃托接受质询,途中被禁用跃迁点,如果不是半路出事,他抵达沃托的预计航行时间差不多是十三天。

而现在,从承影第一次莫名其妙地进入他们的防线范围,已经过了七天。

林静恒也意识到了,话音突然一顿,两个人电光石火间交换了一个眼神。

林静恒蓦地转向通讯频道:“前线先锋放弃跃迁点争夺,收缩回撤,快!”

前线胶着得一塌糊涂,这一次的人工智能军团分外来势汹汹,突然接到统帅的命令,充当先锋的第一星系边境守卫军和白银三一起蒙了:“林帅,可是人工智能军团……”

“别管他们了,撤!”

白银三最先反应过来,泊松杨虽然也十分找不着北,但向来是统帅指东不打西,白银三往人工智能军团里丢了一打导弹,炸完立刻停止进攻,开始回撤,对抗人工智能军团,技术团才是主力,其他人是负责跟着一起开火的,白银三一走,第一星系边境守卫军只好跟着,这是两支当代最精锐的人类正规军,撤离有序,反应极快,却还是没来得及——

玫瑰之心,一支重甲军团突然从非航道区域冲了进来,前线激烈的交火让各种高能粒子流乱飞,刚好掩盖了重甲逼近时的能量反应。

正是仿佛被人工智能军团追杀得七零八落的自由军团!

跃迁点外拦住的不是林静姝……不单是死了的那个,恐怕第一次和他们建立通讯联系的那个就不是!

医美手段也好,对通讯设备做手脚也好,不管怎么样,伪造一个长得一模一样的人都不是难事,而林静姝又可以鬼上身似的远程控制五代芯片人的身体,蚁后只需要一个相似的躯壳,就能“降临”。

跃迁点外的只是一支诱饵,真正的自由军团主力已经脱离了人工智能军团的包围圈。

人工智能很难分析出哪个是被芯片控制的五代,哪个是林静姝,他们只能一边追着诱饵,被溜着到处跑,一边试图搜索自由军团主力。

失去了自由军团主力的踪迹,电脑会根据战局分析敌军的策略,判断对方的目标一定是玫瑰之心和第八星系,所以才会不顾一切地试图夺取玫瑰之心外围的航道!因为人工智能必须要依赖“硬件”,他们恐怕是通过跃迁点网络构建联系的,玫瑰之心的“电子真空”对它们来说非常不利,只能抢夺正规的星际航道。

芯片人和自然人不能共存,林静姝从未想过与人类联军携手。

第一次“敲门”一定会被拒绝,这时适当流露出复杂的感情,扰乱一下众人视线就好。

被拒绝之后绝不纠缠,因为纠缠不是她的风格,既惹人讨厌,又会引起怀疑,所以第二次“敲门”放下警告就走,高傲决绝,等到人工智能军团果然如她所说来袭的时候,一个冒着生命危险示警的“敌人”,就算铁石打的心肠也会动摇,人类联军从上到下,都会怀疑自己错了。

同时,联军他们的注意力和火力会被不讲道理的人工智能军团牵制,整个布防都会朝跃迁点附近的前线倾斜。

第三次“敲门”则是最后一击——穷途末路,在众目睽睽之下粉身碎骨,浓墨重彩地在将军们的视网膜上抹上一把血痕,战火与共同的敌人会把悲壮的情绪渲染得无比强烈,强烈到能在短时间之内,让中央军们也忘了他们被绑架的亲人故土与牺牲的兄弟同袍。

还有……

太空机甲干燥,长时间逗留其中的人会出现一定程度上缺水,很多人不注意就会嘴唇干裂,林静姝把嘴唇上翻起的一点干皮撕了下来,撕出了一条血口,她舔了一下,觉得那小小的伤口疼得十分快意。

在第六星系那个不知名的小行星上,全身只有脑子能动的林静恒用精神网拼了个蹩脚的“别哭”,就骗得她肝肠寸断。

“现在我算是还给你了,”她想,“静恒。”

多情伤己且无用,早该被进化淘汰了。

自由军团突袭的位置非常巧妙,像一根楔子楔进了人类联军的阵营里,生生把后方防卫和没来得及撤回来的先锋一分为二。

与此同时,外围刚刚穿过跃迁点的人工智能军团恰好被人类联军的先锋部队挡住。

第二道防线的第二星系中央军正面迎上自由军团的重甲军团。

林静恒的布防很扎实,老将军郑迪也并不掉链子,嚣张的自由军团立刻被阻住。

林静恒:“柳元中!”

白银六应声而动,从侧面豁开了自由军团的队伍,与第二星系中央军前后夹击,咬住了这支阴沟里爬出来的毒蛇的七寸。

郑迪心绪跟着起落一番,伤神得很,又被欺骗了感情,因此越发怒不可遏:“你们是来找死的吗!”

尽管自由军团的芯片人平均精神力奇高,但这样一头扎进敌军大本营也未免太嚣张了,一支精锐的部队可不单单是精神力高。喜欢玩弄人心搞阴谋的人,在硬实力上似乎总是要差一点。

转眼,自由军团这支整肃的重甲队伍就被切割得四分五裂,要被人分而围剿。

指挥舰上的林静姝无奈地叹了口气:“我可能还真不是打仗的料,亏我前一阵子还临时抱佛脚地把乌兰学院指挥系的课学了一遍呢。幸亏我不经常用导弹解决问题。”

散落在人类联军中间的自由军团机甲好像开始做垂死挣扎——他们试图入侵周围机甲的精神网。

联军还真不怕这个。

上次自由军团用精神网撞开联军后逃脱,是联军刚刚被人工智能洗劫过,被他们占了便宜,这次就不一样了。芯片人精神力再高,也不是像机器人一样的百分之百,比联军精锐高不到哪去。

而且他们已经陷进了包围圈,联军就算都是水货,用人海战术,一秒更换一个驾驶员,也能煮糊了这些芯片人的脑浆。

这场处心积虑的偷袭的结果好像已经注定了,可是下一刻,诡异的事发生了。

其中一架中央军机甲突然调转炮口,轰向了不远处的第二星系中央军指挥舰!

这架机甲原本属于指挥舰护卫舰之一,驾驶员是郑迪亲卫,距离指挥舰非常近,谁也没想到这一出。

而这样短的距离内,导弹几乎没有悬念地击中了指挥舰的武器库,一眨眼的功夫也没有,武器库就卷起了狰狞的火舌,一口把自己的机身吞了下去!

作为总指挥的林静恒那里,通讯频道上一个信号猝不及防地消失了。

人在太空战场,就像一把漂浮的尘埃。

郑迪连话也没来得及和他说一句。

柳元中咆哮:“小心!散开!”

他话音没落,白银六、中央军中,先后有数架机甲开了火,全是朝自己人。

一层凉意顺着柳元中的后背蹿了上去——中央军姑且不提,但白银六从封闭的第八星系过来,全军佩戴者芯片干扰器,是不可能有芯片人内奸混进去的!

“是精神网。”陆必行作为半个芯片专家,第一个反应过来,“早期的‘鸦片’芯片能干扰人机对接,有致幻作用,叶里夫遇刺后,联盟的公安系统应该专门针对鸦片做过‘防火墙’,使得这种干扰致幻没那么容易,但精神网争夺战本来就是精神力互相碰,这些芯片人能通过精神网给驾驶员制造幻觉!”

重甲的精神网范围非常大,远距离尚且可以收缩精神网,但这个混战的情况根本不可能,连机甲机身都在芯片人精神网的笼罩下,没地方缩!

联军陡然乱了,自己人的导弹乱飞就算了,关键他们还不知道哪个自己人的精神网“中毒”了,不知道哪个还在通讯频道里说话的战友眼里,自己变成了开火的敌人,甚至不能确定自己是不是清醒,面前的敌人和战友是不是真的!

芯片人向来躲在各种幕后操纵诡计,一直靠偷鸡摸狗发展壮大,以至于大部分印象里,他们就是一帮没经过正规军事训练的乌合之众,从未展示过这最后的撒手锏!

林静姝,确实如林静恒所说,做好了与正规军正面交战的最后一手准备。

玫瑰之心是联军的主场,因为背靠第八星系,他们随时可以撤退到虫洞另一边藏起来,第八星系也随时可以派武装增援——这话没错。

可是,如果玫瑰之心的联军一起瞎了、聋了,分不清自己人和敌人呢?

如果他们撤,就一定会把芯片人一起带到第八星系,天然虫洞再也无法阻止病毒一样的芯片,林静姝不战而胜,目标达成。

同一时间,被隔离的其他星系,民间、官方部队力量结合在一起,反抗芯片人的力量越来越强,与“蚁后”失去了联系的芯片人陷入颓势,尤其在太空战场,他们在回过神来的正规军面前节节败退。

可是就在人们以为形势一片大好的时候,形势突然逆转,芯片向全世界展示了自己最恐怖的一面。

“我告诉过你们,这是进化的一种。”林静姝轻轻地说,“总有一些被迫害妄想症不相信我是为你们好。”

分享到:
赞(10)

评论6

  • 您的称呼
  1. 乖乖带上傻子的头衔,我还是太天真,不带脑子看文根本不行

    沈韵大傻子2018/11/04 01:29:29回复
  2. 天哪……P大的脑子跟我大概不是同一个物种的……

    匿名2018/12/24 23:00:32回复
  3. 感觉自己似乎没有脑子这种东西……不说了,去六刷了

    不想透露姓名的某个傻子2019/01/08 15:22:53回复
  4. 静姝=天才

    汪家死忠2019/01/21 12:53:50回复
  5. 所以我上一章的眼泪白流了…?

    匿名2019/02/03 00:43:57回复
  6. P大的文成功的把我看傻了

    樱酒大傻子2019/02/16 16:21:35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