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章 想要保护一辈子的女孩

先一步穿过虫洞, 抵达第八星系的, 是林静恒的增援令。

“没有最坏只有更坏啊。”托马斯杨低声说,他一目十行地扫过了林静恒的增援令, 转身递给图兰, “要是我们能把天然虫洞区也炸了就好了。”

“远征队不是计算过么, ”图兰头也不抬地说,“理论上可行, 只要舍得第一和第八两个星系, 增援怎么安排?”

“稍等,”托马斯杨说, “我去请个外援。”

他话音刚落, 来自银河城指挥中心的通讯就接通了, 怀特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图兰将军,杨将军,我把哈登博士带来了!”

“传信静恒,不要相信林静姝, ”哈登博士不等寒暄, 就催着轮椅上前, “也不要靠近芯片人!芯片人不是人!”

图兰激灵一下。

玫瑰之心,林静姝突然“敲门”,让这里的气氛陡然紧张了起来,白银三和虫洞技术员们紧急开了个会,提前把第二批非武装人员送了出去。

经过简单修复的湛卢重新变成人形,依照林静恒的要求, 为他调取联盟成立之前的最后一战。

“林格尔元帅死于新星历元年,自由宣言纪念日前一个月,与旧星历那个机械帝国的最后一战,”湛卢详尽的还原了旧星历时代的星际航道图,“当时,联盟军已经包围了沃托,旧星历时代最后的独裁者赫尔斯亲王在沃托饮弹自尽,随后,超级人工智能‘赫尔斯亲王’横空出世,导致联盟军多个基地被入侵,损失惨重。”

陆必行不知什么时候转到了林静恒身后,听到这,插话说:“听起来和人工智能版的伍尔夫很像啊。”

“不,陆校长,”湛卢说,“人工智能‘赫尔斯亲王’并不是完全的无权限框架,事实上,赫尔斯生前有一位私生子,手里有备用权限,只有当备用权限没有启动的时候,它才无限接近于无权限框架。”

“也就是说介于你和现在这个‘伍尔夫’之间,我理解的对吧?”陆必行说,“普通人工智能需要用权限启动,这个‘赫尔斯亲王’需要用权限关闭‘无限模式’。”

“对,赫尔斯亲王毕竟有私心,他希望保住自己家族的统治地位,因此制造了这个超级人工智能,希望由它来剿灭联盟,再顺理成章地让自己的儿子作为救世主,出面收复这头无人能束缚的怪物,把他们的帝国延续下去。”湛卢说,“后来林帅亲自充当诱饵,联盟佯作兵败,诱出继承人使用了人工智能的权限,才趁机把他们一网打尽。联盟也付出了极大的代价。”

“我祖父就死于这场战役。”林静恒说,“‘赫尔斯亲王’是伍尔夫元帅亲手消灭的。”

陆必行想了想,问:“显然,这次的伍尔夫元帅没有私心,也没有继承人,那我们有什么可以借鉴的吗?”

湛卢:“当年那个继承人自以为大功告成,用密钥接管了‘赫尔斯亲王’的权限,联盟军把沃托所有的信号隔绝,临时封闭成了一座太空监狱,然后埋伏在沃托上的联盟军同一时间切断了沃托的所有能源系统。整个沃托陷入了原始社会状态,长达二十分钟。”

陆必行叹了口气:“认真的吗湛卢宝贝儿?可是沃托和整个第一星系可不能同日而语啊。再说现在我们的情形和当年正相反,我们才是被围困的一方。”

林静恒没说话,心事重重地在一旁走神。

陆必行观察了他一会,就伸出爪子,悄悄捏了捏他的侧腰。

林静恒正不知在想什么,被他动手动脚地一摸,后脊蹿起一层麻,压低了声音瞪他:“干什么?”

陆必行凑在他耳边说:“自由军团的人来得真不是时候,我都没来得及向他们介绍你的‘真实身份’,还想看老将军们吓掉假牙是什么样呢。”

林静恒并不想收回一地假牙,也没心情和他闲聊,胡乱冲他摆摆手:“一边去。”

“有个很节能环保的人,说不谈风花雪月的时候就把心收起来,唯恐费电。”陆必行问他,“你现在是什么情况,又把心收起来了吗?”

林静恒掀了他一眼:“说人话。”

“在沃托外,你一炮打偏,为什么现在眼睁睁地看着她被人工智能追杀,袖手旁观呢?”陆必行轻声问,“有人认为,都到了这步田地,我们应该争取一切争取得到的力量,连反乌会都站在我们这边了,不是吗?”

林静恒嗤笑:“是哪个傻逼让你过来当说客?”

陆必行“嘶”了一声:“文明一点,全沃托难听的话都让你一个人说了——我知道你有你的理由,霍普和……和她不一样,对吗?”

林静恒沉默了片刻:“他俩不属于一个物种。”

陆必行耐心地等着他往下说,隐形眼镜还没摘,所以虹膜看起来依旧是绿色的,就像宁静的湖水,不知为什么,林静恒一看见这双眼睛,心里呼啸的丛丛野火忽然就熄灭了大半。

“你知道什么叫‘困兽犹斗’吗?”林静恒几不可闻地说。

陆必行一愣。

“吃人的野兽在真正走投无路时是目露凶光的,只有捕猎的时候才会示弱。”林静恒一字一顿地说,“我们就是这样的。”

陆必行:“可是……”

“唔?”

陆必行嘴唇动了动,后面那句话却没说出来――要是你错了怎么办?

你坚守最后的阵地,你为身后的第八星系负责,你的心紧成了一根快要崩断的弦,片刻也不敢放松。

“……不,没什么,”眼看林静恒转身要继续和湛卢谈“超级人工智能”的问题,陆必行忽然又叫住他,“静恒,你心里难过的时候,能抱抱我吗?”

“不用,”林静恒头也不抬地说,“收起来了,省电。”

然而林静恒不是神,他并不是永远正确的。

就像他曾经以最大的恶意揣度霍普,反而无端暴露了自己一样,这一次,他似乎也看错了林静姝。

人类联军退守玫瑰之心四十八个小时后,第三批非武装人员没入虫洞,开始往第八星系方向行进。

与此同时,玫瑰之心最外围的跃迁点外再次有了动静。

这一回,林静姝只剩下了一架指挥舰和几架芝麻大的小护卫舰,在一处跃迁点外,她疯狂地在半分钟之内发了十六个远程通讯请求,先锋军犹犹豫豫地接通,没来得及开口,那边就传来气喘吁吁的声音:“替我向你们统帅带话,大量人工智能机甲正在往玫瑰之心涌,别坐以待毙。反乌会的技术对付我可以,你们对付不了伍尔夫!”

她的声音同步传到了林静恒的总指挥舰。这一次,被拒绝过一次的林静姝似乎重新拾起了她高傲的自尊心,递完警报,不再提结盟,也不逗留,甚至不等林静恒的身影出现在通讯屏幕上,兀自切断了联络,转身就跑。

“她这是什么意思?”柳元中偷偷问泊松杨,“别告诉我是为了给我们通风报讯,特意冒着风险跑回来?”

泊松杨没说话。

那年他和托马斯从天使城要塞逃出来,被林静姝藏在伊甸园实验基地里,还是管委会发言人的她看起来温文尔雅,漂亮得像一支昂贵的蔚蓝之海,听他和托马斯你一句我一句地拌嘴,林静姝带着某种奇异的神色说“你们是双胞胎吗?感情真好”。

泊松杨至今记得她说这话时的眼神,艳羡得像一个从没吃过糖的孩子。

她恶贯满盈,给林静恒送过机甲,也差点让他悄无声息地死在第六星系的小行星上。

如今站在悬崖边上,也会惦念她分道扬镳的至亲吗?

“统帅,”泊松杨说,“以防万一,让白银三到最前线吧。”

人工智能军团必须又技术人员出马,林静恒迟疑片刻,点了头。

林静姝这个仓促的警告来得就像及时雨,她走后不到半个小时,玫瑰之心最外圈的跃迁点外就有了剧烈的能量波动。

“统帅,”霍普沉声说,“林小姐这次真的没有骗人,目测是重甲军团。”

“来了!”

“小心!”

一水的重甲,全是人工智能兵,伍尔夫作为反乌会曾经的金主,对跃迁干扰技术研究得果然十分透彻,霍普挡不住他!

人工智能控制的重甲军团轻易洞穿了反乌会的干扰防线,转眼逼至眼前,霍普和他的手下都不是能战斗的,反乌会的小机甲立刻夹着尾巴回撤,原第一星系边境守卫军毫不犹豫地顶上,在前线短兵相接。

泊松杨透过机甲精神网躲过一枚导弹,自己的双眼没离开面前的电脑,电脑正在分析对方的作战模式,他目光一扫,关键数据已经看明白了,“承影是核心智能,所有机甲的精神网都是它在控制。干扰对方通讯!”

他话音没落,增援的主力部队已经赶到,从一个极刁钻的角度打出了一排高能粒子炮,轰向企图强行突破跃迁点的人工智能军团,白银三趁机迅速组织干扰,人工智能军团彼此间的联系立刻凝滞起来。

第一星系边境守卫军先锋的导弹比他们修复速度快,海浪似的导弹横扫而出,扫落了一大片机甲。

人工智能军团可没有人类那种“打到最后一个零件”的英雄情结,检测到战场环境不利,承影立刻原路撤回,转眼就不见了。

而这仅仅是个开始。

随后,伍尔夫的人工智能军团就好像跟他们杠上了一样,接二连三地试图进入玫瑰之心,每一次被打出去,都会紧接着升级系统,调整战略,转头再来。

机器是不用休息的,但是人哪受得了?

对方车轮一样,没日没夜地连续骚扰,人类联军越打越艰难,前沿阵地摇摇欲坠。。

第七天,林静恒第三次抽出了舒缓剂,被陆必行拦住了:“不能再打了,我替你照看一会,你去医疗舱里躺一躺。”

林静恒:“哦。”

他嘴上应着,把注射器往指尖一送,陆必行以为他听话了,正要伸手接,针头却灵巧地转了个圈,擦着他的手指掠过,林静恒这回直接把药剂打进了静脉。

陆必行:“你!”

“最后一支,”林静恒毫无诚意地敷衍他,“再说打完仗有的是时间休息,万一死在这,更是再也不用起来了,不急着躺……第八星系出品的舒缓剂一号是杰作。”

舒缓剂一号完美地解决了原舒缓剂带来的肌肉痉挛问题,打完只有一点轻微的晕眩和心率过速,对于皮糙肉厚的太空军们,基本可以忽略。

陆必行脸色有些难看:“舒缓剂是应急药物,正因为反应轻微,剂量才更需要严格限制,过量会对身体造成不可逆转的伤害,你有常识吗!”

“有,”林静恒在自己胸口按了一下,“别吵,乖,我有点心慌,不太好的感觉……人工智能的第一敌人不是林静姝吗,为什么会突然调转炮口到我们这里?”

“心慌是因为你舒缓剂打多了!”陆必行眉头拧得死紧,“你再敢碰注射器我就打晕你——人工智能行动有明确目标,一般不会随意更改,除非他们觉得自己的第一目标已经……”

也许是舒缓剂的副作用,林静恒的瞳孔一时竟有些涣散。

陆必行倏地住了嘴,他突然有种感觉,至少那一瞬间,林静恒后悔没有再见她。

陆必行:“你……”

就在这时,前线突然有异动,除了正在试图攻打玫瑰之心外围跃迁点的人工智能机甲团外,又一支人工智能战队出现了,联军顿时紧张了,这些铁家伙还有增援!

然而随着这支武装快速逼近,泊松杨最先注意到了:“统帅,他们在追逐几架自由军团的小机甲!”

自由军团再一次出现在玫瑰之心,就连指挥舰都报销了,过街老鼠似的剩了那么几个缺胳膊短腿的小破机甲,一通慌不择路地乱飞——随后,不意外地被跃迁干扰挡在了跃迁点外。

“统帅!”

没有林静恒下令,谁也不敢做主把他们放进来,林静恒捏紧了拳头。

也许陆必行说得对,三支舒缓剂确实太多了,他的太阳穴针扎一样疼。

“统帅,是否解除跃迁干扰,放他们进来?”

“不。”林静恒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这么一句。

“统帅,通讯请求。”

“……接。”

林静姝的人像在通讯屏幕前闪了一下又消失,她所在的小机甲的重力系统应该已经完全失效了,人在其中很难保持姿势。

整个通讯屏幕剧烈地震荡了片刻,林静姝好不容易才爬回来。

她的长发早就被保护性气体弄散了,乱七八糟,海藻一样地垂在胸前肩头。

这一次,她深深地看着林静恒,好一会没说话。

“我小时候求你留下来,少年时求你来接我,长大以后……求你别离开我,”她几不可闻地开了口,“我不再求你了。”

通讯屏幕上突然亮起了诡异的光,林静恒睁大了眼睛。

林静姝的机甲被一枚导弹撞了个正着,火光一刹那爆开了,只一瞬,随后通讯断开,屏幕上的画面永远定格在了火光扫过来的那一刹那。

林静姝的口型似乎是在叫“哥哥”。

我不再求你了,哥哥。

这是他曾经想要保护一辈子的女孩。

分享到:
赞(16)

评论9

  • 您的称呼
  1. 不是说是死在哥哥手上的吗,为什么……那样都好受点啊

    沈韵面无表情吞下刀子2018/11/04 01:22:55回复
  2. 哭了……林静恒会后悔一辈子吗?……

    匿名2018/12/24 22:56:34回复
  3. 呜呜呜好心疼他们啊……

    被刀扎的心口疼2019/01/08 15:17:13回复
  4. 二刷的我镇静地避开刀子

    你们的宝贝2019/01/14 00:43:22回复
  5. 她死了两次,第一次是静姝的克隆体,第二次才是被她林弄死的

    汪家死忠2019/01/21 12:50:42回复
  6. 果然还是最心疼静姝

    匿名2019/01/26 22:04:30回复
  7. 静姝啊

    匿名2019/02/03 00:26:44回复
  8. 啊呜呜呜呜呜哭死过去

    匿名2019/02/05 23:06:01回复
  9. ……心疼

    樱酒小殿下2019/02/16 16:16:59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