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章 史无前例的大迁徙

“机甲上这些沃托人必须尽快送走, 不然动起手来太碍事了, 一个紧急跃迁就要消耗掉我一半的医药储备。”林静恒说,“分批送, 天然虫洞干扰容易, 稳定难, 凑在一起,万一通道出问题, 容易被人一锅端……泊松杨!”

“统帅, 泊松他们正忙着解析那个启动器,”白银第六卫的柳元中幽灵一样地出了声, “我随军带了星际远征队的虫洞专家, 您需要他们吗?”

“你从哪冒出来的。”林静恒被他吓了一跳。

柳卫队长习以为常, 露出了一个小白菜式的凄苦微笑。

“要,让他们立刻给我出一套方案,以什么样的频率、什么样的规模,怎么送人, 穿越虫洞的时候一定兼顾安全和效率。”

“是。”

“给图兰发一道调令, 我要从第八星系调一批增援。”

发令的卫兵一愣:“统帅, 第八星系的增援要穿过虫洞,时间上来得及吗?”

林静恒有些疲惫地捏了一下眉心:“赶得上就赶,赶不上是命。各军清点武器和现有物资,给我一个大概数,霍……那个名字很长的反乌会老头呢?”

“霍普就好,林将军不要客气。”

林将军的字典里怕是没有“客气”二字, 他一抬手,巨大的星际航道图横在半空,正中间是他们所在的玫瑰之心,距离玫瑰之心最近的一圈航道全被他标识了出来:“玫瑰之心附近什么都没有,这件事不单我们知道,自由军团也知道。林静姝只要没被伍尔夫打死,她迟早会惦记上这里。”

霍普不废话,点头表示自己明白。

第八星系和第一星系斩断联系的时候,半真不假地封闭过一次虫洞,紊乱的引力把周围好不容易架设的人工设备破坏得非常干净,现在这地方是真正的“荒野一片”,对于人工智能版的伍尔夫而言,相当于是真空地带。

这里适合做联军的“避风港”,当然也适合做芯片人的堡垒。

“反乌会的跃迁干扰技术有点用处,你们负责做第一道防线,重点看守住跃迁点。”

霍普略一欠身:“我的荣幸。”

林静恒抬起头,透过通讯屏幕,灰色的眼睛对上霍普,沉默了片刻,他又说:“你们人手不足,战斗力也有限,我给你们一批增援——第一星系边境守卫军,老杜克的部下,还有人活着吗?”

通讯频道里立刻有人响应:“有,林将军!”

“还剩多少兵力?”

“报告,除去自由军团的内奸、叛变者与阵亡的兄弟们,第一星系边境守卫军现在还剩二十八架重甲,七十三架中型护卫甲,一百零六架替补小机甲!这里曾经是我们的阵地,我们愿意战斗在第一线。”

“好,”林静恒一点头,“再给我做一次先锋,负责增援我们的临时盟友,有问题吗?”

说是增援,其实也是为了看住他。霍普一笑,不以为意——林静恒要是肯全心全意地相信什么人,那就不是林静恒了。

“那么诸位,我们在通讯频道里联系。”霍普立刻就要出发。

“等等,”林静恒面沉似水地叫住他,“霍普先知,林静姝在沃托狼狈收场,是因为她没预料到伍尔夫的最后一手,但她不可能预料不到你。”

霍普一愣。

“利用王艾伦,把中央军统帅引到地面,趁机把他们一网打尽,或是以被海盗占领的星系为要挟,逼中央军投降——这个计划乍看是还可以,但是很多可能会发生的问题没有考虑进去。比如万一反乌会横插一杠,天上的联盟军和中央军没打起来,地面的人逃进太空怎么办?再比如,这些老东西又铁石心肠,宁可家破人亡也不肯投降,硬要和她斗到底,怎么办?”

郑迪的声音从通讯频道里冒出来:“哎哎哎,你又含沙射影地说谁呢?我们手上还有武装,还能一战,就有一线希望,至少还有机会复仇,缴械了就彻底没戏唱了。再说,违逆自己的意志变成芯片人,跟死了有什么区别么?就算他们把我女儿挟持到我面前,我也是这个意思!怎么就铁石心肠了?”

“老牌鹰派人士大多会像他这样想,”林静恒没理郑迪,兀自说,“林静姝不可能考虑不到这一点,她不是靠耍小聪明走到这一步的,一定留了后手,做了和正规军正面交锋的准备。只可惜中途被伍尔夫掀了棋盘,一时没机会展示。芯片人的很多技术我们目前一知半解,不要想当然,都给我做好最坏的准备。”

霍普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多谢提醒。”

这一次,情况紧急,白银第一卫队无暇给他做详尽的战前情报工作。

可他是那么的了解自己的敌人。

霍普一声叹息,摆摆手,反乌会的小机甲群跟着他缓缓驶离玫瑰之心。

林静恒从精神网里目送他们片刻,倏地转身:“老郑,你也别在这瞎扯淡了,过来领第二道防线。”

“郑帅”变成了“老郑”,第二星系的郑司令没脾气,凑过来仔细听他说。

以前联盟军权高度集中的时候,就是各地中央军待命,白银要塞负责调度全局。林静恒习惯了发号施令,中央军的各位老将军们也习惯了听这狗脾气吆五喝六。意见有分歧的时候就直接喷回去,反正在场都是他的长辈,又有陆必行在旁边长袖善舞的和稀泥,也打不起来。

林静恒效率极高,运送难民的方案才出,在他手里,一个层级复杂、环环相扣的“堡垒”,已经围着玫瑰之心成型了。

“统帅。”有一点熟悉的声音传来,林静恒一抬头,意外地发现,星际远征队技术人员的代表是薄荷,她居然也随军出来了,“我们已经做好了分批护送非武装人员穿越虫洞的准备,请问什么时候出发?”

“准备好了现在就走吧,夜长梦多。”

“是。”薄荷显然已经准备完毕,立刻就要动身。

“等等,小丫头。”林静恒扫了一眼身边欲言又止的陆总长,在薄荷吃惊的目光下开口嘱咐说,“注意安全,快去快回,我们技术外援缺人手。”

他一声令下,第一批沃托居民缓缓驶向前途未卜的虫洞。

薄荷随军,做技术外援,负责把这些背井离乡的可怜人们护送到第八星系。

人们鸦雀无声地挤在屏幕前,纷纷朝第一星系的方向张望……当然,除了一片黑暗,什么也看不到。

官方明确说过,只是战时临时避难。

可是这场战争什么时候能结束呢?几乎占领了全世界的自由军团芯片人,还有可怕的超级人工智能,比二十年前入侵联盟的星际海盗更加丧心病狂,真的是人力可以战胜的么?第八星系这个避难所又能安全几天?

何况就算上苍垂怜,让他们终有回归第一星系的一天,沃托也没有了啊。

但是没有人哭泣,星舰内鸦雀无声,有种近乎悲壮的气氛——这第一批撤离人员都是沃托志愿者,是自愿为同胞探路的。因为第一星系的天都翻过来了,现在发生什么都不稀奇,没有人敢百分之百打包票说,天然虫洞区一定安全。

天然虫洞区也可能被敌人用未知的技术手段动手脚,他们有可能一进去就被紊乱的时空绞碎。

“你觉不觉得这场景有点熟悉?”

薄荷一回头,发现站在她身后的是斗鸡。

“听说远征队派的技术外援是你,我就申请过来了。”斗鸡笑了一下,穿上军装,傻大个也好像变成了高大威猛,“我是护送队的队长。”

黄静姝是个拧巴的空脑症女孩,薄荷是孤儿,怀特是第八星系的乡下富二代,斗鸡是个只会用拳头说话的小混混。那时他们的未来一目了然,空脑症大概会在无处不在的歧视下仇视社会,贪财的孤儿院女孩打算学一点技术赚黑心钱,富二代全家做好了移民准备,要到其他星系去做二等公民。

“至于我,”斗鸡说,“我估计我可能会变成个黑社会抢地盘的炮灰,要不就去坐牢。我也说不清哪一种人生比较好,要是有平行世界就好了。”

薄荷奇怪地问:“什么?”

“平行世界,古老的通俗小说流派,”斗鸡说,“比如我牺牲在战场上,灵魂回到十七岁北京星被炸毁之前,我作为先知者,就可以在另一个世界改变周围人的命运之类。”

“我倒是觉得你该回到受精卵时期,”薄荷说,他们四个人长大以后虽然发展方向不同,但一直像真正的亲人一样相处,因此刻薄起来也毫不留情,“重新把脑子好好发育一遍,呸,怎么说话那么吉利呢……逼近虫洞了,大家做好准备!”

斗鸡轻轻地按住她的肩。

虫洞内外,所有人都悬起一口气。

陆必行抬头看着一盏亮起来的信号灯——护送队在虫洞中会一直向外面发信号,信号灯不灭,他们就是安全的。

天然虫洞区外,第二批将要撤离的沃托人也做好了准备,像一场史无前例的大迁徙。

生死未卜。

第一批撤离队伍完全没入了天然虫洞中,信号灯开始闪烁,忽明忽灭,整个通讯频道内愣是没有人吱声。

信号灯每灭一次,就是在联军的心口上重重捶一下,至少得等再亮起来,方才停顿的心跳才能继续接上。

担惊受怕了大约半个多小时,通讯频道里突然传来了“嘀——”一声长长的杂音,正密切观察信号的卫兵手一哆嗦,差点跳起来。

“别慌。”陆必行一把按住卫兵,“解析信号。”

“总长,是……有音频。”

“时间流速不同,把音频放慢。”

卫兵喉咙动了一下,脑子里一片空白地按着陆必行的话操作,那杂音被放慢数倍之后,终于清晰起来。

“我们来自海角,封闭沉默的群山。

在星光抛弃的草原,点起呼唤自由的烽烟——”

来自第八星系的自由联盟军之歌,信号稳定。

天然虫洞暂时安全!

整个通讯频道过节一样地喧嚣起来。

林静恒不动声色地吐出口气,还好,这至少说明他们能等到来自八星系的援军,回头还有退路。

他这时才发现自己口干舌燥,转身走到角落里,摸出了一根烟点上。凝神思考自己是否还有疏漏。

林静恒带兵几十年,还是头一次自己带头在机甲上违纪。

忽然,一只手伸过来夺走了他手上的烟。

“太空机甲上,禁烟禁火禁喷雾,我没收了,统帅。”陆必行一边说,一边雁过拔毛地自己抽了一口,这才捻灭在湛卢的机械手心里让他处理,递了一杯温水给林静恒,“嘴唇都起皮了,你也不怕裂口,喝点水。”

通讯频道里,已经就位的第六星系统帅听见这一句,就感慨说:“陆……唉,不想叫你陆总长,生分,叫必行可以吗?”

陆必行痛快地答应了一声。

“人细心,做事又周到,”第六星系统帅平时沉默寡言,搜肠刮肚就那么几句夸人的词,干巴巴地把陆必行夸了好几遍,又叹了口气,“还有脾气真好,比将军……你父亲强多了,第八星系的独眼鹰兄弟我年轻时见过一面,也是个炮筒,你啊,像谁呢?穆勒教授吗?”

林静恒听了,隔着几步远,抬头打量着陆必行:“谁也不像,自己长的。”

此时是暴风雨来临前,短暂的风平浪静,老统帅们得了片刻的空闲,终于有时间在通讯频道里七嘴八舌起来,问陆必行在第八星系过得怎么样,有没有吃过苦,养父独眼鹰有没有好好照顾他,听说独眼鹰已经去世,又是一阵唏嘘。

第三星系的纳古斯统帅说:“老兄弟英年早逝,反倒是我们这些没什么用的废物还在四处蹦跶,唉。没事,好孩子,要是林静恒那个混小子在第八星系气你,就来找我们。”

林静恒嗤笑一声:“你们?”

纳古斯统帅自己也觉得方才那句话说得怪怪的,于是自嘲了一句:“我这话怎么听着跟嫁女儿似的?”

林静恒:“……”

他咽下了到了嘴边的嘲讽,一声不吭地低头喝水。

来自第八星系一帮人跟着他装聋作哑,只有陆必行忍着笑,悄悄冲他眨眨眼。

方才一通打打杀杀、紧急逃命,他们俩都没什么时间私下说话,明面上看,好像就是行政长官和军事统帅之间的搭档关系,林静恒怀疑,要是被这帮老统帅们知道真相,他们能现场表演一个炸窝,再鸡飞狗跳的判他个流氓罪。

陆必行亲昵地抬手搭上林静恒的肩膀,不嫌事大地说:“他对我很好,一直很照顾我,什么都迁就我……唔,各方面的。”

林静恒总觉得最后那句“各方面”听着很不怀好意,于是给了他一脚。

郑迪听完很欣慰地微笑,笑完又叹气:“谁对你不好,他也不会的,当年啊,将军说穆勒教授工作忙,也不喜欢小孩,这辈子是没什么希望抱自己的孩子了,就把静恒当亲生的养,私下里聊天,三句话离不开他,我们有个女同事说,这都不像‘亲生的’,像将军亲自生的,我们连他一年长几公分都知道。”

陆必行眼睛一下亮了,催着他说林静恒小时候的事。

林静恒怒道:“你们没正事了吗?”

郑迪就看不惯姓林的这副逼样,就故意伸手比划:“刚接来的时候啊,就这么高,大脑袋小细脖,不理人,还挑食,一年多,既不长个子也不长肉,将军整天发愁,还专门请了个儿科专家咨询。专家说没事,结果果然就没事,过了十一二岁,人就跟施了肥一样,一年急急忙忙地蹿了十几公分,跟突然拉长的橡皮泥似的,骨肉跟不上,瘦得就剩一把骨头,每天把自己裹成个球,为了让自己看着像个人,还偷偷在外套里垫衣架把肩膀撑开,将军不知道,一巴掌拍上去,哔——”

林静恒用驾驶员权限把郑司令从通讯频道里屏蔽了。

分享到:
赞(19)

评论10

  • 您的称呼
  1. 黑历史啊

    匿名2018/11/04 00:07:14回复
  2. 不像亲生的,像亲自生的

    匿名2018/11/11 16:25:26回复
  3. 莫名喜欢这一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匿名2018/12/24 22:33:35回复
  4. 这一段好可爱啊!!!脸上的笑就一直没有停下来过

    笑到现在的筱月2019/01/08 14:21:35回复
  5. ” …什么都迁就我…… 唔,各方面的。”
    ……
    各方面的?heiheiheihei

    匿名2019/02/03 00:04:27回复
  6. 莫名喜感,各方面,包括让笔芯在上面\奸笑.jpg

    樱酒小殿下2019/02/16 16:04:39回复
  7. 好可爱啊啊啊

    2019/03/17 04:45:25回复
  8. 笔芯总是不放过任何一个挖林黑历史的机会,偷笑

    深深的爱上P大2019/04/05 18:26:57回复
  9. 统帅以前好可爱( ̄∇ ̄)

    匿名2019/04/06 06:54:07回复
  10. 黑历史啊

    俞灵2019/04/16 14:56:28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