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章 恍如隔世

第一星系, 内有自由军团, 外有难以揣测的人工智能,没有一处安全, 联军别无选择, 只好暂时撤往玫瑰之心。

联盟军也好, 中央军也好,眼下都很茫然。

家是回不去了, 经此一役, 联盟中央政府已经名存实亡。

联盟军那位与王艾伦勾结、打算把中央军和海盗一网打尽的上将,已经在混乱中不幸阵亡, 此时勉强能做主的, 只是个名不见经传的中将, 战后才提拔上来,林静恒都不认识。中将见了这些传奇一样的前辈们不敢说话,只会跟着跑。

还有诡异地捞了他们一把就跑的反乌会……以及随身携带的上亿人沃托居民。

没有经过训练的人,在太空机甲里遭了血罪, 特别是其中的老弱病残, 队伍里的医疗舱几乎不够用。而这些人除了生理上的痛苦, 还有亲眼目睹自己家园被毁的创伤。

如何安顿他们就是好一阵手忙脚乱——幸亏他们有陆必行。陆总长在安顿难民方面经验丰富,是个熟练工。

“上一次从沃托逃亡玫瑰之心,都是五十多年前的事了。”通讯频道里,郑迪忽然轻轻地说,“那时前途未卜,只有一腔热血。现在不行, 老了,也是前途未卜,可是血都凉了,更觉得迷茫。”

林静恒没吭声,机甲车被甩上天的时候,光顾着捂陆必行的眼睛,变形的车门把他一条胳膊撞骨裂了,那会情况太危机,过后很久回过神来,才觉出疼。

他随便找了个地方靠着,伸出伤臂,任凭自动医疗器械摆弄,目光放空地掠过陆必行——陆必行正在调试湛卢。

继而又低下头看着自己的手。

没有人责怪他放跑了自由军团,事实上,都没有人看出那是一个失误。

联军的精神网被人工智能扫得太惨了,对上自由军团精神网攻击的一瞬间,几乎被全面压制,敌我双方都是刚逃出来,场面异常慌乱,湛卢不稳定的精神网还掉了线,林静恒那一炮能打出去已经是个小奇迹了,不愧是白银要塞第一牲口。

但只有他自己知道,导弹瞄准器对上自由军团指挥舰的那一刻,他的手抖了。

“还疼吗?”

陆必行突然出声,林静恒才回过神来,不动声色地收敛了目光,摇摇头,与此同时,他居然还能若无其事地接上郑司令的话。林静恒不阴不阳地说:“扯这么久远的淡干什么?”

郑迪噎了一下:“臭小子,你有心没心?”

“有,留着风花雪月的时候拿出来用,平时就该收起来放好。”林静恒活动了一下处理完毕的伤手,面无表情地穿好衣服,“第一星系水深得看不清,其他星系被芯片人绑架,第八星系的武装规模跟联盟不是一个数量级的,而且就算我们现在叫增援,虫洞穿梭一次,外面至少得等十天,我现在连十个小时以后会发生什么都很难确定,有功夫伤怀往事,能先开个会谈一谈下一步吗?”

“我先代表第八星系说句话吧,”陆必行放下机械手形态的湛卢,走过来拽住了林静恒的袖子,亲手确认了一遍他的伤是不是已经愈合好了,“跟着咱们的这些民众,第八星系可以临时安置,人道主义至上,物资我们出,没关系的。我们的芯片干扰技术还凑合能用,也不担心芯片人混进去。不过问题是,这些人都是沃托的精英,个个都牵扯很多,有一些甚至是联盟官员,他们也不可能久留第八星系。”

“对,我们也不可能任凭自己的家落在海盗手里。”第四星系统帅忧心忡忡地说,“但是芯片……芯片能被强行取出吗?”

“据我了解,短时间内,初级芯片应该是可以的,由于芯片有成瘾性,需要度过一段戒断时期,大概不会比戒断伊甸园更痛苦吧。”陆必行虽然最年轻,但整个人透着一股见惯了风雨的平静,让人听着他说话,满心的焦躁就跟着平息下来,“不过长时间就不好说了,它会对人体造成不可逆转的改变,我们还是要尽快想办法解决。”

第三星系的纳古斯说:“即使是我们现在杀回去,也不太现实,地面是敌人的地盘,等于人家拿住了我们的命脉,我们难道还能像伍尔夫那老疯子一样,直接轰炸沃托吗?”

“伍尔夫……”郑迪压着声音问,“静恒,他们说的那些是真的吗?海盗,还有当年第七星系……”

林静恒干脆利落地打断他:“是,真的,声讨死人没有意义,说有用的。”

“我其实有一个想法,”陆必行走到林静恒身边,和他并肩站定,也许是年轻的缘故,第八星系这位神秘的总长一天一宿奔波,脸上竟也没有一丝疲态,依然是神采奕奕,“首先,对于一个控制住整个第一星系最高军事权限的超级人工智能来说,我们这些人刚才一路撤过来目标很大,伍尔夫为什么没有追上来?”

郑迪很快回答:“可能因为他第一目标不是我们。”

伍尔夫的第一目标是林静姝。

林静姝紧急跃迁后,立刻远离了跃迁点——跃迁点作为重要星际交通关卡,百分之百是被那可怕的人工智能控制了,无论他们怎么跑,对方都能很快定位到他们。

自由军团试了多种屏蔽方法,那可怕的人工智能却总有办法化解。

毕竟,第一星系是伍尔夫的老巢。

他们现在没法降落地面,地面虽然是自由军团的主场,但伍尔夫本来就是个老疯子,变成人工智能之后更是可怕,连那点稀有的人情味也消失殆尽。连沃托都说毁就毁,哪还会吝惜其他星球?

人是有弱点的,人工智能可没有。

一架机甲护卫舰为了保护指挥舰,在他们身边炸开了,林静姝往第一星系边缘夺路而逃。

“主人,边境有拦路机甲!”

林静姝冷冷地说:“怕什么,强行突围,不过就是……”

电光石火间,她突然想到了什么,脸色一白:“等等,回撤!”

机甲里的警报声已经尖鸣起来。

“我们从他的角度想一想,”陆必行继续不紧不慢地说,“如果林小姐说得是真的——就是杀了她,她会变成人工智能什么的那一套——伍尔夫为什么还要追杀她?她死了,她的芯片帝国又不会崩塌,没有意义。”

李弗兰若有所思:“总长的意思是,当时自由军团要么为了诈我们投降,胡乱吹牛,要么是这个‘伟大’的构想还没成型。”

“我倾向于后者,”陆必行说,“我对这种反人类的大型人工智能不是很有概念,姑且就以伊甸园来类比吧——当年伊甸园据说是构架在整个星际跃迁网上的,需要难以想象的硬件支撑,整个白塔都在给它提供技术服务,能耗更不必说。林小姐说的那种神一样无处不在的人工智能,在硬件与能耗方面可能远超伊甸园。生物芯片能神不知鬼不觉地悄悄侵染人群,这我相信,但这么大的一个工程,也能悄悄完成吗?就算是在联盟一手遮天,能任意调用联盟所有资源的伍尔夫,留下的这个人工智能似乎也只能覆盖第一星系的某些区域,否则他不用费尽心机地把所有人引来。”

白银三的泊松杨第一个反应过来:“林静姝能控制某些芯片携带者传达自己的声音,她选择了一个‘五代’芯片携带人,乍一看是重视我们,利用高等芯片人和我们联络,但也可能是她只和少部分高等芯片携带人有联系,目前只能通过一层一层的芯片压制,间接控制她的芯片帝国,对不对总长?”

林静恒缓缓地抬起眼:“意思是,趁她的芯片帝国还只是个雏形,我们只要杀了‘蚁后’,问题就解决了一多半,对吗?”

陆必行一把握住他的肩:“其实也不一定,只要隔绝她和……”

他话没说完就被打断,整个通讯频道被干扰了。

陆必行一愣:“什么情况?”

“总长,是一波极强的高能粒子流。”重甲上的技术兵汇报。

“第一太阳的太阳风吗?”

“不……”

技术兵还没来得及说话,又一波更强的高能粒子流扑面而来,这一次,重甲都受到了影响,防护罩发出警告,机身开始震颤。

这种强度的高能粒子流莫名有点似曾相识。

“这是……”

“总长,统帅!看星际航道图!”

陆必行蓦地抬起头,实时的星际航道图上一片混乱。

“跃迁点。”林静恒在他耳边沉声说,“这是大批跃迁点被炸毁时带起来的,和当年我们封锁第八星系一样——”

此时已经逼近第一星系边境的林静姝反应极快,转身就跑,饶是这样,突然被迫殿后的先锋军还是有一部分被跃迁点的剧烈爆炸卷了进去。看不见的粒子流山呼海啸似的冲刷过第一星系,太空、地面、所有电子设备一起失灵。

第一星系边缘,所有连通了外星系的跃迁点在同一时间自爆了!

整个玫瑰之心的天然虫洞区也跟着动荡起来,互相之间暂时不能通话的联军只能紧紧靠在一起,借由彼此的防护罩相互掩护。

伍尔夫用实际行动践行了陆必行没说完的想法——隔绝林静姝和她那些在各大星系兴风作浪的芯片人,把他们和“蚁后”一起困在了犹如孤岛一般的第一星系里。

而这个超级人工智能唯一无法左右的,只有玫瑰之心附近的天然虫洞,天然虫洞那一头连着第八星系。

陆必行忽然觉出了一丝寒意。

他听见林静恒呼出口气,带着一点自嘲说:“我一直以为,伍尔夫派洛德给我送信,要么是个阴谋,要么是他已经山穷水尽,以联盟七大星系为要挟,向我求救,现在看来真是想多了,他只是仁至义尽地事先给我一个提示而已。”

而第八星系里面,既没有芯片人,也没有可怕的超级人工智能,通过玫瑰之心和第一星系捆绑在一起,注定会成为兵家必争之地,就算他们现在有能力单方面封闭天然虫洞区,那也毕竟是人为的技术。或早或晚,他们一定会被卷进来……不管他们是否主动出兵。

心狠手辣,机关算尽,林静姝占了前者,林静恒勉强能挨上后者。

这两样中但凡能占一样,已经非常可怕。

伍尔夫两边都占,实在是个翻云覆雨的祖宗。

林静恒苦笑。

“怎么?”

“没什么,”林静恒叹了口气,“就是突然想,原来我和林静姝加起来,也不是他老人家的对手。”

“往好处想想吧,与其被迫应付,至少我们现在还有主动权。”陆必行轻轻地说,“等等,军用记录仪上是不是有图像了,有人来了?”

林静恒已经投过机甲的精神网“看”见了。

那是一支小机甲战队,在联军面前不太够看,非常有礼貌地隔着一段距离和他们遥遥对视。

疯狂的高能粒子流过去了,联军内的通讯频道在杂音中勉强修复,对面的小机甲发来了通讯请求。

陆必行一挑眉:“接进来看看。”

霍普那张熟悉的脸出现在通讯频道上,隔着二十多年,再次见陆必行。当年温和的“田园派”已经两鬓斑白,成了沉默寡言的“先知”,当年满腹理想的青年已经饱经磨砺,成了不怒自威的陆总长。

恍如隔世。

“霍普先生?”

“陆校长,好久不见。”

分享到:
赞(40)

评论6

  • 您的称呼
  1. 太好看了,每段都好看,我的天呐!

    匿名2019/01/11 12:27:20回复
  2. P大就是神

    樱酒小殿下2019/02/16 15:54:40回复
  3. 为了生命与自然

    lanyi2019/04/15 13:00:01回复
  4. 郑迪噎了一下:“臭小子,你有心没心?”

    “有,留着风花雪月的时候拿出来用,平时就该收起来放好。
    嗯,这很闷骚

    神梦2019/06/27 10:38:12回复
  5. 陆校长,好久不见

    杨伞2019/07/04 06:53:04回复
  6. 白银要塞第一牲口

    方知2019/07/06 02:47:30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