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章 让人震惊的人工智能

林静恒一脸像是要心梗的神色:“……我现在不是很想听。”

机甲车上盖透明了起来, 陆必行抬头看见了天。

一开始, 他只是觉得黑压压的,好一会, 被芯片加持过的惊人目力才让他看出一点端倪:“那是什么……机甲群吗?”

湛卢说:“是我的兄弟。”

陆必行:“……”

刚刚近距离接触了一个“附身”在人工智能上的幽灵, 众人几乎都对这些电脑有了阴影, 湛卢这位从来不知道眼力劲儿为何物的人工智障竟还在这火上浇油!

眼看周围人脸色都不太好,陆必行只好干巴巴地试图缓和气氛:“你兄弟不是我吗?”

但是这一次没有人笑, 林静恒沉声说:“领头的是联盟‘十大名剑’——跟湛卢同一批设计的超级重甲, 早年分属于几位杰出的老将军,后来死的死、退休的退休, 十大名剑又比普通重甲的精神力阈值高, 一般人无法驾驭, 后来除了落到陆信手上的湛卢,几乎都成了每年节庆阅兵时展示最新军事成果的载体和摆设。”

陆必行望着那些不可思议的机身,喃喃说:“我见设计图的时候已经很震撼了,没想到实物居然……”

“十大名剑”中的九架, 领着众多不明来路的机甲战舰, 如遮云蔽日的神魔。

十大名剑之首的湛卢, 现在的主业却是在第八星系搞家政服务。

陆必行真心实意地说:“湛卢啊,真是委屈你了。可是……这么多年了,它们既然没有在战争中损毁,怎么没见联盟拿出来用过?

李弗兰的声音有些干涩:“不……总长,如果白银一的消息没有错,我记得当年海盗入侵的时候, 第一星系的几个重要军工实验基地被海盗占领了,大批机甲没来得及带走,其中就包括‘十大名剑’。由于海盗的个体作战素质堪忧,超级重甲落在他们手里,根本连启动阈值也达不到,就一直保存在那。后来的官方消息是,在联盟军和海盗小范围的冲突中,几个军工试验基地先后被损毁了……”

林静恒打断他:“官方消息?那损毁的东西怎么还在?是谁在开?”

“抱歉先生,由于硬件限制,我的精神网现在不太稳定。”湛卢说,“但是如果我现在没有出错,对方的精神网似乎并没有人机对接口。”

没有人机对接口的,可能是自由军团一开始弄出来的那种半成品的“芯片傻子”,也可能是……

人工智能。

当年,林静恒离开白银要塞,阿瑞斯李仓促继任,军方和伊甸园管委会矛盾空前,白银要塞全体官兵怨愤很大,特别是白银十卫离开后,剩下的少爷们根本不把李上将当回事,为了充门面,那位自作聪明的马屁精曾经调来过一批人工智能兵。

这些人工智能士兵们还在战局中扮演了重要角色——他们被海盗轻而易举地入侵,为联盟四分五裂做出了杰出的贡献。

人工智能部队只能充数,不能独当一面,这是所有人的共识,连林静姝都认同那种近乎于机械的芯片士兵在战场上不好使,为此,她后来舍弃了百分之百的人机匹配度,给她的芯片人留下了神智。

但……如果控制那些机甲的,是刚才那个和他们说话的伍尔夫呢?

如果是一个强大到无法入侵、拟人度极高、控制了整个联盟最高军事权限的人工智能呢?

藏起来的超级重甲,让人震惊的人工智能。

伍尔夫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布这个局的?

林静恒的瞳孔一缩:“通知各避难点,十分钟之内给我全体就位,撤离沃托!”

联盟议会大楼外围,白银十卫一支卫队的机甲已经落下,疲软的海盗被短暂地扫开,机甲车鱼贯而入,可是事态不等人,就在所有机甲车没来得及转移到太空机甲上之前,诡异的能量波动警告骤然响起。

“导弹!”

“防护罩!所有防护罩开启——”

“快点,快走!要来不及了!”

“全体准备升空!”

陆必行瞳孔一缩,看见遥远的地平线方向一道刺眼的光袭来,像是那年北京β星上提前到来的春光,紧接着是沸腾的核爆云和横扫过来的高能粒子流,看不见的杀手和一圈机甲撑起的防护罩短兵相接,轰然相撞。

谁也没想到,伍尔夫竟然不是说说而已,他真的敢炸沃托!

“老疯子!”

重甲伸出巨大的捕捞网,将没来得及登上机甲的机甲车卷起,这时已经顾不上这样会不会造成机甲车里的人受伤了——受伤总比死了强。

快速凝固的保护性气体喷了出来,陆必行一把抓住安全锁扣,视野被颠倒过来。导弹开始接二连三地落下,避难点里的机甲轰鸣,正要在脱离轨道的情况下强行启动,巨大的能量冲击得周围道路、建筑都像泥巴城堡一样崩裂。

秀丽的园林、如画的山水,累世积累的艺术与建筑瑰宝,明珠一样的沃托……

就这样一点一点地被战火吞噬。

陆必行忽然想起了什么,睁大了眼睛望向那黑着灯的陆信将军府,下意识地扒在窗户上,就在这时,重甲蓦地拔地而起,被捕捞网黏着的机甲车像一条累累赘赘的尾巴,被高高地甩了起来,同时,捕捞网开始将他们往里拉,机甲车里的人就像搅拌机里的果酱一样,陆必行的额头往一侧车身撞去。

陆必行没躲,反正他肉体结实得很,随便撞一下也撞不坏,然而预想中的疼痛没有来,他的额头撞在了林静恒的掌心上。他一愣,下一刻,林静恒伸手将他往怀里一带,垫在他额前的手落下来,盖住了他的眼睛,他没看见,幽静的“陆与穆勒的家”被导弹落下的余波掀了起来,精心修剪的大树无声无息地倒下,承载着无数记忆与秘密的房屋从中间裂开……像露出内脏一样,露出了那个隐藏在墙壁里的滑梯。

陆必行张了张嘴:“可他还在……”

那种自动电子录像,一般在感应到滑梯被触碰的时候,就会触发。

那么……落下的碎石也会让他现身吗?

他会以假乱真似的站在硝烟里,无知无觉地对着断开的滑梯微笑,说出他那些哄小孩的台词吗?

爆炸的能量干扰,会让他的身影变得模糊不清吗?

机甲车里轰鸣的警报声吞噬了陆必行的声音,连近在咫尺的人都听不清他在说什么,机甲车被卷进了重甲中,紧接着舱门封闭,劫后余生的人们耳畔仍在嗡嗡作响,有那么几秒的时间,陆必行安静地蜷在林静恒冰冷的掌心下,心口像是被什么攥着,喘不上气来。

林静恒无声地叹了口气,眉宇间冷意未散,笨拙地侧头亲了亲他的脖子。

陆必行回过神来,扒下他的手:“嘿,我没有……”

他话音没落,机甲车就凶猛地震颤了一下,紧接着,湛卢说:“跃迁封锁——先生,方才的紧急跃迁失败了。”

通讯频道里传来郑迪粗重的喘息声:“那老疯子是铁了心地要让地面两亿人给我们陪葬吗?”

拜耳:“统帅,大气层外被十大名剑的机械战队封堵……”

“哈,”林静恒嗤笑了一声,他也不管外面是什么情况,甚至没有做任何安全措施,直接推开机甲车变形的车门登上重甲,“湛卢,接入这架机甲的精神网,权限给我,他说封堵就封堵,他算老几?”

湛卢不紧不慢地提示:“先生,我的精神网还不稳定。”

“足够了,”林静恒说,“都跟着我。”

在排除了一切阴谋与机关算计之后,三百年前为联盟奠基的名将,以这样一种形式直面了本应让他骄傲的后人。

乌兰学院的第一任校长和荣誉毕业生,各自持剑而立,仿佛是一场异常惨烈的毕业典礼。

那神秘的、让人恐惧的人工智能盘踞在整个第一星系,在无边黑暗的宇宙中,好像发出了一声轻轻的叹息。

地面突围的机甲战队像一支利剑一样冲上天空,从十几个避难点同时出发,一排导弹卷了出去,试图炸出一条豁口,巨大的烟尘在沃托的空中凝结成致命的云,天上拦路的机甲战队猛地收缩,随即被数发高能粒子炮撞开,林静恒的重甲分毫不差地从那缝隙里钻了过去,重甲的炮口像灵活的齿轮,同一时间击落了三架敌方机甲。

“我怎么觉得自己好久没有亲自动手开过火了?”不知是哪个中央军的统帅喃喃地说。

郑迪大笑:“你的炮口生锈了吗?”

“诸位,注意,”陆必行平稳的声音在通讯频道里响起,“对方没有人机对接口,我们可有,当心你们的精神网——”

白银十卫、中央军、联盟军联手,眼看要把空中封锁线撕裂的时候,一波精神网攻击突然来袭击。

整饬的队伍立刻露出了一点惊慌。

就在这时,十大名剑中的一架超级重甲不知从哪冒出来,缓缓地逼近林静恒他们,机身上闪烁着繁复的花纹,一个信号自动接通了他们的通讯:“你好,湛卢。”

“你好,龙渊。”湛卢回答,“没想到有一天我们会在战场上相见,我记得你的主人曾是一位德高望重的老将军,如果他还在,一定非常难过。”

“是啊,”名叫“龙渊”的机甲核说,“好在我现在没有主人,我已经被秘密改造了,机甲核就是驾驶员,我可以自由地操纵我的机身,我的精神网所及之处,所有没有驾驶员的机甲都能听我调配。倒是你的情况看起来有点落魄。”

“是的,我的精神网因故受损,并未完全修复,机甲核的材料也仍是实验品,机甲机身是捡来的。”湛卢非常诚实地回答,“但我的主人经评估认为,即使这样,他也能自由殴打诸位。”

陆必行:“……联盟顶级的人工智能都这么实心眼吗?”

林静恒不是很想回答这个问题。

龙渊说:“哦,那既然这样,我就不客气了。”

下一刻,超级重甲让人窒息的精神网席卷了,重重地冲击了天然有空隙的人机对接口,林静恒的大脑好像被针扎了一下,湛卢那不稳定的精神网也跟着摇摇欲坠起来。

当年白银要塞的林上将,精神力接近人类极限,从来都是他在战场上扫别人,头一次被人扫,滋味真是难以描述。

他尚且这样,其他人简直不用说。

同一时间,绝大多数的机甲驾驶员全被第一波精神网攻击扫落下去,备用驾驶员狼狈地顶上,好在正规军的备用驾驶员切换熟练,所有机甲的驾驶舱都熟练地互相传递着舒缓剂,僵持地死守这片看不见的阵地。

“林将军,”龙渊说,“你们很强,但人类是不可能强于机械的,我们没有人机对接口,我们已经立于不败之地。”

林静恒的回答是一记导弹。

沃托已经成了一个多方混战的战场,谁也没注意,一支不起眼的太空星舰队伍逡巡到了沃托外围,他们进入了重甲的精神网范围,很多机甲留意到了,稍微一扫就知道,这是一支伪装成民用星舰的机甲队,然而即便是机甲,也都是蚂蚁一样的小机甲,指不定是从哪个小星球上逃出来的,在这样激烈的战况之下,没人注意到他们。

可是紧接着,这支不起眼的小机甲队伍突然分开,围着沃托附近最近的跃迁点绕成了一圈。

下一刻,所有机甲上都收到了一条信息:“紧急跃迁通道开启,祝各位好运——为了生命与自然。”

整个通讯频道炸开了锅。

“反乌会?”

“什么玩意!”

联盟统帅伍尔夫,使用反乌会的手段,封锁了地面太空军的紧急跃迁途径,而真正的星际海盗反乌会跑来给他们开后门!

这一天发生的事大概能撰写一部魔幻史。

“撤!”林静恒一声令下之后,湛卢的精神网在龙渊的压迫下彻底崩溃,然而他仿佛是早有准备,几乎同时脱离了湛卢的精神网,无缝接上了这一架重甲本身自带的精神网,龙渊仿佛一记重拳落空,随即,重甲启动了紧急跃迁,原地消失。

无数导弹落在沃托上,留在星球上的芯片人、各种奇珍异兽,全部灰飞烟灭,载着上亿居民的联军在最后一刻,顺着反乌会打开的后门紧急跃迁,从地狱里脱困而出,昔日的敌人和战友简直分不出谁是谁,在跃迁点附近面面相觑,还没从劫后余生中回过神来。

就在这时,跃迁点附近又有剧烈的能量波动,带有自由军团标志的重甲群伤痕累累的冒了头。

“统帅!”

林静恒想也不想:“拦下来!”

方才从同一个火坑里跳出来的双方立刻短兵相接,自由军团见势不好,立刻打算脱逃,芯片人们仗着自己精神力高,率先发动了一次精神网攻击。

还没从被人工智能扫下去的阴影里回过神来的联军一阻——

唯有林静恒的炮口锁定了对方的指挥舰。

重甲相当灵敏,被锁定的刹那,林静姝就收到了警报,此时,这架重甲的防护罩已经在地面消耗殆尽,她倏地抬起头,透过军用记录仪看过去,目光仿佛要洞穿星河、洞穿机甲,看进她哥哥的眼睛里,说不出是期待还是伤心……

你会亲手杀我吗?

导弹蓦地滑出了炮口,林静姝像是自虐一样,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军用记录仪——她不是死到临头甘心闭眼的人。

尖锐的警报声响起,机甲巨震,她飞了出去,被保护性气体在半空中接住。

“机身受损,警报,能源系统损坏。”

“损坏机身正在自动脱离,第一备用能源启动。”

导弹打偏了。

当年白银要塞不可一世的林上将,也会手抖打偏导弹么?

这一幕何其熟悉。

“走。”林静姝喃喃地说,“紧急跃迁。”

分享到:
赞(19)

评论8

  • 您的称呼
  1. 愿悠,愿我在意之人悠然自在,无忧无虑

    沈韵2018/11/03 23:52:24回复
  2. 可惜不可能了

    沈韵2018/11/03 23:52:49回复
  3. 匿名2018/12/24 17:45:17回复
  4. 扎心了
    莫名泪崩

    Calyx盏2019/01/31 23:37:18回复
  5. 将军还是不忍心对他亲妹妹下手吧

    樱酒小殿下2019/02/16 15:49:18回复
  6. 就像林蔚不忍心对劳拉下手

    匿名2019/03/17 19:53:52回复
  7. 林爸妈的历史重演了,都是不忍心下死手啊……

    深深的爱上P大2019/04/04 18:05:34回复
  8. 为了生命与自然

    蘭易2019/04/14 20:05:48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