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章 我到底打开了什么?

比他们先一步起鸡皮疙瘩的, 还有偷偷潜入天使城要塞的霍普。

按理说, 先知毕生扛着“生命与自然”的大旗,懂文明讲科学, 一般是不会被怪力乱神吓到的, 可是“死亡”毕竟还是一个没有被征服的领域, 黑幕之下皆是恐惧,何况他们几位还正在趁月黑风高偷鸡摸狗——霍普本能地哆嗦了一下。

伍尔夫没死?

不可能, 听说过婚礼主角缺席, 没听说过葬礼主角请假的,联盟搞那么大一场葬礼, 总不能对着空棺材表演告别吧?

那么……这是一段录音?

似乎也不可能。

伍尔夫明示暗示, 伏笔千里, 大老远地把他们勾到天使城要塞挖土,就为给他们一段录音?发个加密邮件能累死他老人家吗?

就在霍普心里惊疑不定的时候,天使城要塞所有的照明一起熄灭。

停电了。

人工要塞停电的场景非常可怕,整个天使城要塞就像一块被遗弃的太空垃圾, 孤零零地漂浮在浩瀚星河中间, 紧接着是引力变化, 人工维系的引力开始失效。

幸好天使城要塞的基础设施建设不错,不到五分钟,故障排除完毕,三号备用能源上线,散碎的灯光重新落下来,霍普听见所有人都劫后余生似的抽了口气, 而方才那个诡异的、像极了伍尔夫的声音也消失了,一切都好似回归平静。

霍普的冷汗却顺着鬓角淌了下来。

天使城要塞有一个主能源系统,万一出现问题,二号备用能源系统会立刻顶上,无缝衔接,绝对不会让人们感觉到刚才断过电,只有连备用能源系统都出现问题时,才会启动快速检修程序,启动第三号备用能源。

也就是说,刚才有什么东西……一瞬间让天使城要塞的两套能源系统过载了!

霍普蓦地看向那貌不惊人的启动器,心里狠狠一跳,他想:我到底打开了什么?

“先知……”

霍普一抬手截断手下的话,脑子转得快要过载了,忽地,他抬起头:“沃托!”

“什……”

“我们回沃托,立刻想办法联系组织!让离沃托最近的兄弟们先走一步!”

沃托——

第三星系的统帅纳古斯惊险地缩回自己的下巴,小心翼翼地用胳膊肘杵了郑迪一下:“诈……诈尸?什么情况?你去……你去看看……”

郑迪木着脸假装没听见,心说:“你怎么不去?”

旁边的白银第十卫队长拜耳回过神来,按住腰间的枪,小心翼翼地走过去,一把掀开了棺材上的联盟旗——伍尔夫的尸体冰冷而安详,即使做过美容,脸上依然看得出死人那种灰败。

拜耳屏住呼吸,在他颈侧摸了一下,压低声音说:“湛卢,能帮我扫描一下他的基因么?”

湛卢:“确定死者身份是伍尔夫元帅。”

“他确实已经死了,”那酷似伍尔夫的声音又说,“你好啊,湛卢。”

这一次,众人听出来了,这声音就像联盟议会大楼内部的人工智能一样,是从建筑的四面八方发出来的。

“您好,未知程序先生,”湛卢大概是场中心里最有底的人了,有理有据地说,“根据联盟人工智能管理法,人工智能高度模仿真人相貌、声音及人格的行为是明令禁止的,一经查处,人工智能将被立即销毁,制作者最高可判处终身监禁。”

“判不了的,我的制作者就在诸位眼皮底下躺着,至于销毁我,”那声音不同于湛卢的平淡,显得高度人性化,说到这里,似乎还轻轻地笑了一声,“你们可以试试。”

郑迪问:“怎么回事?”

“他的主体不在这里,”湛卢说,“我想联盟议会大楼应该只是有一段预留程序,被主体激活——简单说,这里的他像是一个分身,并且有能力越过自由军团对通讯网络的干扰,我无法对他进行定位。”

“你们可以称呼我为休伯特伍尔夫,”那声音、语气都足以以假乱真,配合角落里一动不动的尸体,更有视听效果,“没关系,我可以告诉你,我存在于第一星系每一个跃迁点,每一个只有最高统帅才能调用的系统中,我保存了伍尔夫作为人类的所有的记忆,复制了他的人格——林小姐……静姝,你说的‘意识和人工智能融为一体’,是像我这样吗?”

林静姝最强的专业素质就是装神弄鬼,没想到居然兜头撞见了真鬼,一时说不出话来。

在场的,年纪最大的郑帅也是联盟成立之后才出生的人了,谁也没见过这么让人毛骨悚然的人工智能,因为就连超级智能湛卢说起话来也是棒槌一样平平板板、没有高低起伏,相处时间长了,能看出来和真人有区别。

事实上,当今的人工智能可以处理非常复杂的任务,拟人并非什么技术难题,只是联盟高层对旧星历时代的人工智能阴影太重,早早立法禁止了,以至于当代人对人工智能都有了思维定势。

人工智能版本的伍尔夫笑了起来,近乎慈祥地说:“孩子,死后利用一个超级人工智能保存记忆,复制人格,再让这个超级电脑渗透到社会的方方面面,成为永远的统治者,永远活着……这个构想,如果不是你爷爷和我们这些老东西及时推翻了旧星历时代那个机械帝国,说不定已经实现了,你还真以为这是你的独创吗?不能因为你比谁都疯狂,你就自封千古第一人啊。”

通讯屏幕里,五代芯片人的脸抽动了一下,林静姝冷笑起来:“伍尔夫元帅,这么说来,您这一生还真是反复无常的一生啊。你号称忠实于联盟,是联盟守护神,却在暗地里扶植域外反乌会,亲自引狼入室,再自己带头打狼,攫取联盟中央权利。你号称对伊甸园管委会的所作所为深恶痛绝,结果自己就在禁果名单上,为了隐瞒这个事实,不惜以两个星系为代价除掉林静恒这个知情人。你号称是联盟奠基人,是推翻旧时代的先锋,却把自己做成人工智能追求永生……哈!”

她每一句话都像是一颗炸雷,炸得一干中央军统帅晕头转向,集体“七窍生烟”地看向林静恒。

林静恒一时无言以对——他先前为伍尔夫隐瞒,是怕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联盟七大星系再起战火,现在联盟已经快烧得化成灰了,隐瞒不隐瞒,实在也没什么意义了。

林静姝:“伍尔夫爷爷,恭喜您达成了最佳出尔反尔奖……”

人工智能的伍尔夫淡淡地打断她:“你想拖延时间,趁乱跑吗?抱歉,你目标太大,我已经定位到你了。”

林静姝悚然一惊,下一刻,她所在机甲尖声报警,驾驶员的反应不能说不快,立刻就要在地面紧急跃迁。

在地面没有发射台的情况下,只有重甲携带的能量够一次紧急跃迁,但一般没人这样做,因为不但会给周围环境造成极大影响,对重甲及其乘客的损伤也难以预计,特别是此时天上还都是她的敌人。

但导弹已经砸到了鼻尖,实在是事态紧急。

重甲跃迁造成了海啸,十几米高的浪一下冲上了静谧的永无岛。岸边的小仙子们四散奔逃,姿态优美,就是飞得太慢,昂贵的变形材料机身转瞬就被大浪吞噬了。

下一刻,沃托中央大陆边缘,反导系统升起,炮口对准得却不是空中飞来的不速之客,而是林静姝的重甲群!

“主人,紧急跃迁被干扰了!”

跃迁干扰——反乌会的拿手好戏,显然被伍尔夫升级了。

没有跃迁成功的重甲出现在距离出发地不到两公里的海面上,发出了一声沉重的叹息,几乎要喷出火来,虽然躲过了导弹,机身损伤仍然十分严重,重甲上的林静姝整个人被甩了出去,紧接着被保护气体固定住,耳朵一时被保护性气体封住,隔绝了周围的声音,只听得见自己剧烈的心跳。

联盟议会大楼里的人不知道海上惊魂一幕,只看见那跟他们通话的五代芯片人突然弯下腰,好像正在遭受着极大的痛苦,又恢复了正常的男人声音:“主……主人……”

“你以为自己已经拿下了整个沃托吗?”人工智能伍尔夫轻轻地说,“你以为王艾伦能糊弄联盟军听他号令,就是拿走了联盟军委的最高权限吗?孩子啊,军委是我一手建成,在我手里运转了三百年,比你父亲的年纪都大得多,你是不是也太自不量力了?”

就在众人都目瞪口呆的时候,林静恒已经明白了伍尔夫要干什么,一把抓住了陆必行的手:“联系太空军!”

纳古斯一脸找不着北:“地对空的通讯不是被……”

他话没说完,就被陆必行打断:“林静姝也不傻,她刚才把屏蔽放开了,统帅,你来下令!”

纳古斯:“……”

默默地捡起“傻子”的头衔顶上。

林静恒:“立刻降落沃托,杨!”

泊松杨的声音不太清楚地响了起来:“是,统帅。”

“打开所有的芯片干扰器,分发给友军,用来筛选芯片人,降落避难点,能带走多少人就带走多少人,快!”林静恒飞快地说,“李弗兰,去把来中央区避难的民众集中起来……”

“明白,地面中央军给你们开路!”郑迪与林静恒目光一碰,立刻会意,一拳搡在纳古斯后背上,“跟上,你还不明白吗?伍尔夫人死了,但他把自己放在人工智能里,现在无处不在了!谁他妈都不知道这个人工智能的权限有多高!他去死,就是为了把自由军团的‘蚁后’引出来,还能顺便把我们几个不安分的老家伙一网打尽!他会直接炸了沃托!”

刚才还在叫嚣要“炸沃托跟林静姝同归于尽”的纳古斯愣住了,声音都变了调子:“炸……炸沃托?沃托上两亿人呢,光荣团都没舍得炸!”

林静恒深深地看了他一眼。

当年七八两个星系,何止两亿人。

伍尔夫布局如下棋,重势轻子,只要大局控制住,弃子永远比敌人还要狠心。

纳古斯:“老疯子!”

“可不是嘛,”陆必行苦笑了一声,“说死就死这点,我就很服——我们有时间集中民众吗?”

“有有有,”拜耳说,“总长放心,您不了解沃托的民情。”

沃托星上有十六个紧急避难点——联盟议会大楼所在的中央区就是其中一个,所以海盗入侵的时候才会有大批民众往这边涌。当发生紧急情况的时候,所有人都会按照自己所在区域,就近往最近的避难点逃难,这样一来,救援的机甲战队可以直接在避难点快速接人。

不论外人怎么以嘲弄的语气,说沃托是权贵和蛀虫们的聚居区,但作为联盟首都星,第一星系的沃托人向来是精英中的精英,尤其在灾难来临的时候,虽然也会惊慌,也会吓得崩溃哭喊,却依然能体现出居民素质,秩序性极强,偶有拥堵也会很快自发解决。

陆必行仔细一看,跟在李弗兰身后的难民们竟然是按着年龄排序的,先是孩子,随后是老人,成年人们都一身狼狈地垫后,没有人往前抢。他们自己不乱,反而让李弗兰能以最快的速度把人们分头塞进了机甲车。

陆必行不由得一愣,恍惚间想起来,他年幼的时候,听说过的沃托就是这样的,因此才总是想出来看一看外面的世界。

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充满偏见,一度执意要把联盟当传染病隔离的呢?

“总长!”拜耳大叫了一声,“走!”

陆必行回过神来,下一刻,被林静恒一把拖进了一辆机甲车里,最外圈的中央军们先朝包围他们的海盗开了火,也许是林静姝自顾不暇,也许是想放他们一马,利用他们给伍尔夫添乱,海盗们明显疲软,包围圈很快被中央军先锋撕开了一条口子。

“想什么?”林静恒问。

“在想全民基础教育的重要性,”陆必行说到这,忽然惊奇地看了林静恒一眼,“对了,你不是土生土长的沃托人吗?你是怎么‘清水出泥猴’,融入流氓堆里打架骂街毫无障碍的?”

林静恒这朵“沃托奇葩”无话好说,机甲车像旋风一样,裹着高能粒子炮卷了出去。

“先生。”这时,湛卢忽然说,“一个不好的消息。”

沃托的雨不知什么时候停了,乌云往四下散开,但阳光却没有透进来——

分享到:
赞(30)

评论5

  • 您的称呼
  1. 怎么办,我把伍尔夫人死了,看成了伍尔夫人,死了

    樱酒小殿下2019/02/16 15:37:43回复
    • 那什么,我之前还把叶里夫和追求过林的一个歌星弄混,看到后面才发现叶里夫是男的!

      阿酥2019/05/12 22:08:15回复
  2. “在想全民基础教育的重要性,”陆必行说到这,忽然惊奇地看了林静恒一眼,“对了,你不是土生土长的沃托人吗?你是怎么‘清水出泥猴’,融入流氓堆里打架骂街毫无障碍的?”

    蘭易2019/04/14 19:59:22回复
  3. 小殿下,我早就想说这个了,之前眼一晃就把周六看成了说的是星期六这一天,好几处都要回头看一下才知道到底是必行在说话还是静恒,文字陷阱很多的啊

    小十六2019/04/24 19:58:57回复
  4. 我之前一直以为是周六一……

    神梦2019/06/27 10:31:42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