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你得选一个

赵云澜先是愣了一下, 并没有急着说不可能,过了片刻, 他问:“壬午年是哪一年来着?”

“2002年。”黑猫掐爪子算了算, “那时你在干什么?”

“我在艰难地做镇魂令的地下工作,”赵云澜回想了一下,“主业和副业顾不过来,差点从大学里辍学出来做职业神棍, 被我爸制止了, 就是那年我提出建立特别调查处,后来我爸同意, 在他能力范围内帮我活动一下。”

随后, 赵云澜皱了皱眉:“说起来,当时那个到底是我爸还是……”

他的尾音在大庆疑惑的目光中消失了, 男人拍了拍大庆的头:“这事等我回去再和你细说。”

赵云澜转向杂货铺的小女孩, 仔细地问:“我还得再问一句, 您这里是怎么确定买主身份的?总不能是买主自己写的吧?”

小女孩抬起头来, 僵硬的脸上露出一个高深莫测的笑容——也不知道她到底是怎么拗出来的, 一个七八岁的小姑娘非得带着跟天山童姥一样的表情, 别的场合下可能显得滑稽, 可在阴幽的鬼城中, 简直是再诡异也没有了。

她说:“我这里的账目, 当然是条分缕析的, 买主姓甚名谁,什么身份, 都与生死簿上一样,令主有什么疑问吗?”

赵云澜点了头,二话没说,收起书,转身往外走去,就在他走到门口的时候,赵云澜忽然又想起了什么,回过身来,问了一句:“十一年前来买书的那个‘我’,是什么模样,姑娘还记得吗?”

小女孩轻轻地勾起猩红的嘴角,意有所指地说:“原本一时想不起来了,令主这么一提起,我倒是有点印象——再看你的长相,才发现原来是似曾相识的故人来,令主要是不说,我还真没发现,原来已经过了十几年。”

她在暗示,那个来买书的“赵云澜”与他现在的模样差不多。

赵云澜低下头沉思片刻,对她说:“多谢。”

说完,他就抬腿往外走去,祝红连忙跟上,这时,老柜台后面的小女孩又轻轻地开口叫住了他,她把原本脆生生的童音压得低低的,显得说不出的阴森低沉:“我多嘴提醒一句,令主这些天恐怕会有血光之灾,最好还是多加小心。”

赵云澜还没什么反应,祝红先急急忙忙地开了口:“什么?什么血光之灾?”

小女孩那双好像塑料做的黑眼睛直直地盯着他们,含着诡异的笑容,不吭声了。祝红刚想上前去问,被赵云澜一把拉住,他对小女孩点了点头,拽着祝红走了。

祝红:“可是……”

“她是看在过年那会我给她哥送的几斤腊肉的份上,才提了一句,你觉得几斤腊肉能值多大的情份?”赵云澜快步走出杂货铺的小院,把声音压得耳语大小,暗含警告地看了祝红一眼,“剩下的,她敢说我也不敢听,鬼城里没有道德礼貌,甚至有时候没有思想逻辑,你不能拿活人的想法去衡量死人,你以为地府为什么把它们圈在这里三不管?记着,死人的人情不好欠。”

祝红听了,沉默了片刻,忽然问:“为什么突然和我说这些?”

“我手下妹子少,本来都是稀有动物,汉子们又是一个个耐/操欠虐二货,跑腿的活、跟各种怪胎打交道的活,我当然舍不得让你们去做,”赵云澜轻轻地笑了一下,“不过我也有不对,没想到你有朝一日还会离开,要是早知道……记着,太不食人间烟火,就算你修炼到女娲大神的地步,也只能在我手下当个技术流的分析员,以后回到族里,可摆不平那些千年王八万年龟一样老不死的长虫。”

祝红的鼻尖和眼圈同时红了。

“嘘,把叶子含住了,留着你的眼泪,等咱们部门人齐了、给你开送别会的时候再流,这不是哭哭啼啼的地方。”赵云澜说到这,忽然顿住了脚步,伸手把祝红往身后一拦,只见杂货铺门口的青石板路上,不知什么时候蹲了一个“人”。

他……她或者它,双臂伸出来能过膝,蹲在地上的时候就像个没毛的狒狒,脖子有成年男人两个手掌伸开,指尖并在一起那么长,足有将近四五十公分,一低头下巴就能点在胸口上,没有长头发。

它抬头看向赵云澜的方向,突然裂开嘴一笑,嘴角裂到了两耳下,随后,只见它直立而起,忽然一伸脖子,整个脑袋前后颠倒了一百八十度,“后脑勺”就转到了前面,露出一张鬼故事里经典的青面獠牙,猛地向他们俩扑了过来。

赵云澜已经把枪拎出来了,手指扣在扳机上,没来得及按下,那两面人却突然在空中来了个急刹车,一个跟头翻到了地上,那十分节约资源、能正反面两用的脑袋又转了回来,用诡异的笑脸对准两人,露着两颗黄灿灿的大板牙,中间还有条缝。

他摇头晃脑地打量着赵云澜,忽然叽叽咕咕地笑了起来,动作前仰后合,声如母鸭下蛋,好像赵云澜骤然成了个郭德纲。

赵云澜不想在这地方惹事,持枪的手冲着两张脸的鬼怪,让祝红走另一边,打算离这东西远一点。

双面鬼见他们要走,喉咙里忽然发出“嘶嘶”的声音:“人鬼殊途,人鬼殊途——”

这句话笔直地戳中了赵云澜的心窝,他当即脸色一沉,猛地扭过头来,死死地盯着嬉皮笑脸的双面鬼,声音里寒得结了霜:“我顾及脸面,不想和地府撕破脸,可你们一再给脸不要脸。”

双面鬼脸上笑容渐消,微微歪着头,用诡异的脸和赵云澜对视着,祝红忍不住轻轻地拉了拉他的衣服:“赵处,走吧。”

赵云澜捏着枪的手迸出青筋来,刚要迈步,可是这时,双面鬼又不着边际地开了腔:“要人还是要鬼,你得选一个。要人间还是要鬼道,你得选一个。要天地还是要幽冥,你得选一个。”

他的声音越来越高,最后近乎刺耳,“你得选一个”五个字就像层层的波浪,顺着鬼城萧条而森冷的街道蔓延出去,响起来自四面八方的回音,在人耳边不断地萦绕,就像一句怎么也甩不脱的诘问。

无数鬼怪幽魂从破砖烂瓦中间、石缝和地下冒出头来,眼睛里闪着诡异的光,探头探脑地张望过来,窃窃私语地窥探着。

赵云澜带着祝红,多少有些顾忌,正强压下心里的不舒服,要带着她走时,突然,那双面鬼脑袋咕噜噜地一转圈,把青面獠牙的一面转到了前面。

只听它口中发出如老枭夜啼一般刺耳的声音,高声说:“此处有生魂——此处有生魂——”

这一句话就像是往沸腾的油里倒了水,“呲啦”一声惊起了轩然大波,赵云澜毫不犹豫地开枪,直接把双面鬼的脑袋打了个对穿,特制的子弹在它的皮肤里燃烧,很快,双面鬼肩头以上都化成了一团灰烬。

可是大批的小鬼已经聚拢了过来,一张张面孔木然而贪婪,就像饿疯了的野狗,闪烁着对生气灭顶般的渴望,连炸了毛的黑猫都无法阻止他们,这里最不缺的就是疯子。

赵云澜低骂了一句,一枪把最前面的一只小鬼爆了头,那死魂带着歇斯底里的尖叫消散,可没有一点威慑作用,旁边一拥而上的鬼魂连看也不看自己魂飞魄散的同伴,对于他们而言,恐惧、忌惮与理智一起荡然无存,方才萧条的鬼街一瞬间被拥堵上了,密密麻麻从各种匪夷所思的地方钻出来的鬼魂简直要把人的密集恐惧症都给勾起来。

赵云澜来调查悬疑事件,压根没打算上演全武行,枪里的子弹很快就不够了。

祝红变幻出了原型,一条巨蟒出现在群鬼中,一张嘴吞了四五个鬼魂,然而不够,更多的鬼魂飞快地缠了上来,更有攀上她身体的小鬼,一口咬在布满坚硬鳞片的蛇身上,巨蟒一抖,将它甩下去,成年人腰粗的尾巴重重地挥出去,在半空中就把那胆敢咬她的小鬼拍成了黄瓜。

可是它们太多了,当年民间就有说法——阎王易躲,小鬼难缠。

一个个就像丛林里的蚂蝗,血肉、生气,它们全都要一口吸干净。

四五只小鬼缠上了祝红,被甩下去,又扑上来,有一只甚至一脚踩在了巨蟒的七寸上,生生地用长指甲把她带血的鳞片剥了一块下来。

随后凌厉的刀风袭来,那手里抓着巨蟒鳞片的小鬼被一把一掌长的匕首切掉了半个脑袋。

……更让人发指的是,它在飞快地消散在风中时候,竟然还伸着脖子企图去舔一口新鲜的血肉。

持刀的赵云澜差点抓狂:“这是怎么样的吃货精神啊!”

他一把抓住祝红的尾巴尖,轻轻一拉:“缩小点,快!”

说话间,他一刀横扫了出去,一排扑上来的鬼魂被他以水果忍者连击一般的手段砍了头,赵云澜飞快地缩回手,在这个危机的时刻,他竟然硬是匪夷所思地找到了两秒钟的空档,把外衣脱下来抱在了怀里,颇有“头可断血可流,衣服不能弄上一点油”的舍命骚包特质。

可惜祝红一想起他为什么这么宝贝这件衣服,就一点也笑不出来。

她应声变成了一条只有一指粗的小蛇,钻到了赵云澜的袖子里,盘在了他的手腕上,赵云澜一弯腰,拎起狼狈成了一颗毛团的大庆,抬手甩出一张借风符,用打火机里一直没舍得用、仅剩的一点三昧真火点了。

罡风与烈火立刻相映成辉,横扫出了一条火龙,整个鬼城当时就诠释了什么叫做“鬼哭狼嚎”,赵云澜揉了揉手背上被厉鬼抓出的三道指甲血印,没好气地说:“血光之灾也不要应得这么快吧,那妹子坑爹呢?”

然而他说归说,一点时间也不敢耽搁,就着真火掩护,飞快地往外撤。

他们一口气跑到了城门口,却蓦然发现,鬼城的城门不知什么时候,竟然已经关上了,赵云澜猛地回头——只见饿疯了的恶鬼们竟然连真火也往肚子里吞,吞完的小鬼都变成了没有翅膀的鸟人,撑着巨大的肚子飞上天空炸了,但这似乎一点也没有影响其他恶鬼的食欲。

它们就像扑火的飞蛾一样,恒河水浪打浪地往真火里冲,前仆后继的精神终于逆天了——那火龙居然硬生生地被他们啃断了。

大庆“喵嗷喵嗷”地尖叫了两声,用尖尖的爪子无意识地去勾赵云澜的头发:“我操,怎么办怎么办?”

赵云澜面无表情地说:“还能怎么办,硬闯吧。”

他说着,竟然不知从什么地方摸出手机,冲着千奇百怪的恶鬼群“喀嚓”了几张,又出离淡定地摸出镇魂鞭,把手机塞回了兜里:“带回去当头像。”

大庆尖叫:“你疯了吗这时候还有心情拍照?!要不要和他们合影留念注明‘到此一游’啊混账东西!”

“吵什么?”赵云澜不耐烦地把在自己耳边哇啦哇啦乱叫的猫头按了下去,“这才哪到哪,老婆都跑了我还没怎样呢。”

大庆:“……”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他怀疑赵云澜已经被沈巍刺激坏了。

有那么一瞬间,大庆从男人看似平静的脸上,找到了失恋后去蹦极的蠢货人类那种特有的释放感,它怀疑赵云澜把这当成了某种减压的极限运动——凭借多年的了解,这种操蛋的事这货真干得出来!

三昧真火式微,火龙彻底断成了几节,在那有如丧尸围城拍摄现场一般的鬼魂群里,第一鞭镇魂鞭凌厉地劈开了鬼城中死寂千年的空气。

赵云澜似乎能感觉到某种来源不明的力量充斥着他执鞭的手,一开始生涩,而后以极快的速度熟悉了起来……仿佛那本来就是属于他的一部分,仿佛有什么东西正在飞快地苏醒。

就在这时,他们背后的城门被人蛮力撞开一个人形的洞,一个全身裹在黑衣里的人头也不低地从那洞里迈步走了进来,一把托住赵云澜拿鞭子的手,镇魂鞭鞭梢一卷,就卷回到赵云澜胳膊上,被缠在他手腕上的祝红一口叼住。

来人手中化出一把长刀,一刀出手,清道夫一样地席卷了小半个鬼城,地下所有的石砖都跟着震动起来,发出嗡嗡的轰鸣,无数痴魂怨鬼成了他刀下的碎片。

而后那人揽住赵云澜的腰,几乎是连拖带拽地把赵云澜从城门的破洞里拎了出去,离开了鬼城的是非之地。

到了相对安全的地方,祝红又惊又喜,落地变回人形,叫了出来:“斩魂使大人。”

就听她的大救星斩魂使大人生硬地开口问:“你怎么会来这里?”

赵云澜平静得诡异的表情终于崩溃,疲惫到了极点一样地松开了手,任肥猫大庆掉到了地上,接着他不分场合地走过去,一把抱住那被万人敬仰畏惧的黑衣人,哑声说:“……跟我回去。”

可怜祝红刚刚由蛇变人,双脚还没站稳,见到此情此景,就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原来被百万冤魂追杀,果真不算什么。

分享到:
赞(711)

评论59

  • 您的称呼
  1. 红姐:我情敌是斩魂使?????惹不起惹不起。

    kiss2018/07/29 19:21:39回复
    • 可我是女娲后人啊,祝红

      小澜澜2018/08/12 08:09:59回复
  2. 赵云澜:巍巍澜澜错了,澜澜委屈,巍巍原谅澜澜好不好,澜澜以后还敢。

    pig one dragon2018/08/04 01:20:12回复
    • 跪你的榴莲去

      沈巍2018/08/15 13:44:03回复
      • hhhhhhhhhhhhh

        特调处第一靓猫2018/12/10 20:35:06回复
    • 你的名字…

      匿名2018/11/08 11:18:34回复
  3. 上面两个真是够了哈哈哈

    2018/08/10 01:24:41回复
    • 明显打情骂俏哈哈哈

      蓝希2018/09/17 11:46:25回复
  4. 可怜祝红刚刚由蛇变人,双脚还没站稳,见到此情此景,就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原来被百万冤魂追杀,果真不算什么。 哎,心疼祝红三秒。O(∩_∩)O哈哈~

    干得漂亮2018/08/16 11:43:02回复
  5. 巍巍原谅澜澜这一次吧,澜澜保证下次还来

    匿名2018/08/16 22:45:35回复
  6. 这场景确实不适合拍电视剧,虽然电视剧改编太大了,只能说小说描绘的场景目前无法实现啊

    匿名2018/08/18 17:41:07回复
  7. 我当年可是暗恋过镇魂令主,和黑跑使干过架的人

    匿名2018/08/26 21:00:17回复
    • 黑袍使,不是黑跑使

      赵云澜本澜2018/09/02 17:38:19回复
    • 我祝红当年也是干过大事的人

      人间不直的2019/07/20 16:41:39回复
  8. 红姐追不到澜澜真不是你的错,主要是因为你的情敌太强悍

    匿名2018/09/03 19:01:31回复
    • 哈哈哈,无力反驳

      匿名2018/12/02 22:52:33回复
  9.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匿名2018/10/01 19:17:05回复
  10. 四刷了 每次看到这里都有一种诡异的喜剧感

    匿名2018/10/02 16:11:14回复
  11. 哈哈哈哈哈哈,p大的生动比喻总是让我出戏,郭德纲、水果忍者连击一般的手段(∗❛ั∀❛ั∗)✧*。

    白宇超可爱2018/10/02 17:00:58回复
  12. 牛逼牛逼,快发糖快发糖

    羡羡2018/10/03 01:39:54回复
  13. 明明是一本正经的话就突然很好笑

    居居居居的小揪揪2018/10/06 11:54:05回复
  14. 明明是谁?我只认识小可爱

    一位超喜欢一位害怕哥哥生气又偷偷找嫂子我而不愿透漏姓名的小可爱的小哥哥2018/10/06 18:01:03回复
  15. 没有翅膀的鸟人,飞上天空炸了,,,,,,

    匿名2018/10/11 23:49:01回复
  16. 跟我回去

    匿名2018/11/09 16:24:12回复
  17. 赵云澜平静得诡异的表情终于崩溃,疲惫到了极点一样地松开了手,任肥猫大庆掉到了地上,接着他不分场合地走过去,一把抱住那被万人敬仰畏惧的黑衣人,哑声说:“……跟我回去。”
    又甜又虐,看了好几遍

    匿名2018/11/15 22:37:29回复
  18. “吵什么?”赵云澜不耐烦地把在自己耳边哇啦哇啦乱叫的猫头按了下去,“这才哪到哪,老婆都跑了我还没怎样呢。”

    匿名2018/12/03 20:57:15回复
  19. 澜澜错了,澜澜下次还敢

    镇魂女神2018/12/09 01:10:09回复
  20. 赵云澜平静得诡异的表情终于崩溃,疲惫到了极点一样地松开了手,任肥猫大庆掉到了地上,接着他不分场合地走过去,一把抱住那被万人敬仰畏惧的黑衣人,哑声说:“……跟我回去。”
    喜欢这句

    匿名2018/12/16 20:06:33回复
  21. 作者真厉害!那感情读得我感同身受

    沈巍的玻璃心2018/12/18 13:05:28回复
  22. 赵云澜平静得诡异的表情终于崩溃,疲惫到了极点一样地松开了手,任肥猫大庆掉到了地上,接着他不分场合地走过去,一把抱住那被万人敬仰畏惧的黑衣人,哑声说:“……跟我回去。” 整个心都软了

    灵子2018/12/25 13:29:53回复
  23. 在这个危机的时刻,他竟然硬是匪夷所思地找到了两秒钟的空档,把外衣脱下来抱在了怀里,颇有“头可断血可流,衣服不能弄上一点油”的舍命骚包特质。 比自己的命还宝贵的人的衣服

    山魏澜2019/01/19 01:46:32回复
  24. 红姐蒙了…

    居北2019/01/27 18:11:35回复
  25. 巍巍 老公特意来寻你的嘤嘤嘤(♡▽♡)

    匿名2019/01/27 18:16:05回复
  26. 哭了哭了!疲惫到极点

    三刷找不到以前评论2019/01/31 20:55:58回复
  27. 这章好甜?

    朱一龙2019/02/02 13:38:36回复
  28. 哇~喜欢这一章

    小澜孩2019/02/03 12:06:53回复
  29. 赵云澜:小孩子才做选择,我懒成这副鬼样子,当然是哪个都不选啦!只要我老攻就好啦!

    你还是叫沈不如吧2019/02/05 23:36:52回复
  30. 澜澜错了 澜澜下次还敢 巍巍别生气了好不好

    匿名2019/02/15 19:59:03回复
  31. 我三更半夜硬是憋出了内伤

    你的小晨晨到货啦,请签收2019/02/18 23:22:04回复
  32. 人间不直的

    红姐2019/02/20 12:21:10回复
  33. 祝红:人间不直
    以前以为就只是个大学教授,没想到是斩魂使

    匿名2019/03/21 23:08:12回复
  34. 巍巍果然还是护妻的,毛猴救芒果名场面啊

    甚嚣尘上2019/03/24 12:42:42回复
  35. 千言万语抵不过这一句:跟我回去!……………二刷留爪

    巍乱我心2019/04/12 21:24:57回复
  36. 斩魂使在书里的气场,真不是盖的!

    祝红2019/04/16 09:33:27回复
  37. 吵什么?”赵云澜不耐烦地把在自己耳边哇啦哇啦乱叫的猫头按了下去,“这才哪到哪,老婆都跑了我还没怎样呢。”

    大庆:“……”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他怀疑赵云澜已经被沈巍刺激坏了。

    有那么一瞬间,大庆从男人看似平静的脸上,找到了失恋后去蹦极的蠢货人类那种特有的释放感,它怀疑赵云澜把这当成了某种减压的极限运动——凭借多年的了解,这种操蛋的事这货真干得出来!
    我作过差不多的死,嗯,还真他妈减压

    沈美人是我的2019/04/16 20:23:08回复
  38.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匿名2019/04/17 10:52:00回复
  39. 红姐知难而退吧

    巍澜 人间不直的2019/04/17 12:43:58回复
  40. 上次鸦族冒犯了赵云澜,斩魂使差点一刀把他们全族切了,所以红姐,斩魂使的情敌不是那么好当的,回头是岸啊

    沈美人是我的2019/04/27 22:59:39回复
    • 红姐:河已干,何来岸。

      忘机的无羡2019/07/17 04:13:36回复
  41. woc,,老娘我的情敌居然是斩魂使?!!

    某个不愿意透露姓名的蛇族2019/05/31 21:49:51回复
  42. p大总是能让胆小的我在看恐怖画面时笑出来 文笔实在是太好了!!!!!!!!!

    匿名2019/06/01 11:08:33回复
  43. 哇,这一刀切半个鬼城,帅呆了(*/∇\*)

    (「・ω・)「嘿2019/06/26 23:54:16回复
  44. 所以这里巍巍出现是不是打断昆仑苏醒了?总觉得巍巍不出现说不定昆仑力量就回来了

    香菜馅包子了解一下2019/06/28 15:20:04回复
  45. 哈哈哈哈哈哈哈

    匿名2019/07/13 11:54:50回复
  46. P大,一个被写作耽误的段子手。

    孟某人2019/07/18 10:53:36回复
  47. 红姐惊吓了,我的天…

    巍巍昆仑2019/07/19 20:40:17回复
  48. 好甜美的一对

    匿名2019/07/31 19:38:56回复
  49. 郭德纲好惨一男的

    匿名2019/08/01 12:33:12回复
  50. 找到了失恋后去蹦极的蠢货人类那种特有的释放感……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2019/08/02 10:12:00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