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章 致命的错误

滑梯的硬度可调节, 四周是软的, 即使拐弯速度太快,撞到也不会疼, 和人接触的部分光滑得恰到好处, 可以随时语音调节坡度和光滑度, 陆必行忽然闻到了一股橘子的清香:“湛卢?”

“滑梯里的喷雾会自动选择您最喜欢的气味,”湛卢的声音响起来, “但它不认识您, 方才读取失败,是我重新加载了资料。”

说话间, 陆必行已经滑到了底, 这时, 他的速度忽然自动慢下来,通道里隆起了柔软的障碍,像是很多只保护他的手,刚好让他在接近出口的地方停了下来, 然后那里出现了一个立体投影。

陆信好像是从地下长出来的, 咧着嘴冲他笑:“你有点超速了, 宝贝儿。”

立体投影是真人等身大的,视觉效果能以假乱真,突然冒出来,把陆必行吓了一跳。他缩回腿,缓缓地站起来,发现传说中的陆信将军果然和自己差不多高, 一举一动,就像他们已经认识了几十年那样熟稔。

陆必行伸出手,投影中的陆信也跟着他伸出手,碰在一起,陆必行激灵一下,惊愕地抬起头,以为自己碰到了实体。

“那是微电流制造的触觉错觉。”湛卢说,“考虑到您年幼时或许会控制不住速度,摔下来容易受到惊吓,他制作了一个虚拟人像,这样,即使他不在家,您也可以第一时间握住自己父亲的手。”

陆必行和虚拟人像面面相觑了一会:“他……不动了吗?”

湛卢说:“这只是一段事先录好的投影,就像开机画面一样,陆校长,它并不是人工智能。不过预设的动作还有一个,您可以试试握住他的手。”

“哎,算了算了,太肉麻了。”陆必行尴尬地摆摆手,独自往外走去。

投影里的陆信的目光一直追随着他,深色的眼睛里含着笑意。因为实在太逼真,那目送就像是真的一样,有一点欣慰的伤心。

陆必行:“……”

他叹了口气,回头与陆信对视片刻,投降了似的又转回来,试着抓住了那只虚拟的手,逼真的触觉效果掠过他的皮肤,让他恍然中有种错觉,好像牵着他的就是陆信本人。那人肩膀宽阔,背影挺拔,后脑勺有几撮翘起来的乱毛,拉着他往出口走去,对他说出设定的台词。

“老爸在,有什么可怕的。”

滑梯尽头的活动门板打开,外面的光一下照了进来,手里的触觉与眼前的投影都消失了,陆必行有些茫然地站在那,手心还残留着方才的温度,下意识地回头张望……

什么都没有了。

坐电梯下来的林静恒已经等了他一会了,此时晨曦破门而入,笼罩在他肩头,隔着几步远,林静恒在静静地看着他。

时空交错,百感交集。

陆必行的三寸不烂之舌好像出了故障,愣愣地和他对视片刻,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自己果然是出生前就认识他的。

然而就在这时,李弗兰突然快步走进来,打破了时空颠倒的氛围:“总长,统帅!”

林静恒倏地回过神来:“怎么?”

“泊松传信,”李弗兰飞快地说,“自由军团突然在各大星系发动了攻击,隐藏在普通人里的芯片人达到了一个非常可怕的数字,他们这一次没有通过太空军,直接在各大行星挟持了政府和重要机构。”

两句话的工夫,同样收到消息的拜耳等人也集合过来。

陆必行和林静恒异口同声:“消息渠道是什么?”

“来自白银三当年在各大星系放下的秘密通讯端口,”李弗兰说,“就目前得到的消息,第二星系首都星已经凶多吉少。”

拜耳一时没反应过来:“他们选择在第二星系动手,为什么?有什么战略目的吗?”

“不,”陆必行沉声说,“也可能是第二星系离得最近,其他星系的信息还没来得及传到。”

林静恒:“秘密端口比远程端口的速度慢得多,从第二星系过来,至少要十个小时,选择秘密端口只有一种情况,就是星系内的远程通讯通道都被屏蔽了。正在沃托的第二星系中央军恐怕都没收到消息。”

李弗兰瞳孔倏地一缩,拜耳结结实实地打了个寒噤,众人集体想到了一个可怕的场景——

人们身边的同事、朋友突然露出狰狞的嘴脸,芯片像病毒一样无孔不入地泼洒向整个七大星系,他们力大无穷、刀枪不入,他们能利用芯片入侵人机交互进程,所有的电子设备全不安全,他们占领自然行星、人造空间站、甚至军事要塞……以及所有有人的地方,而芯片的注射异常便捷,一旦身体接受了鸦片的改造,就会发自内心地跪在自由军团脚下。

那岂不是一夜之间,整个联盟会变成芯片帝国?

还有什么能拦得住他们?

在永无岛,通宵未眠的林静姝站在一个巨大的星际图前,除了第一星系和第八星系,所有的人类聚居地都在以一种可怕的速度被黑色吞噬笼罩。

有些剧变是潜移默化,在所有人都没有意识的时候悄悄开始、悄悄进行的。

而有些剧变是一夜翻天——

“葬礼的贵宾要入场了是吗?”林静姝说,“联系王艾伦,告诉他,我们准备好了。”

沃托重要人物的葬礼一般都在早晨,宾客们凌晨准备,天一亮就入场,像是伍尔夫这种级别的葬礼,准备时间则更要长。

被围困了一宿的联盟议会大楼里,天不亮就走出了几个战战兢兢的小机器人,分发礼服和白花,本来还试图登记个宾客名单,被中央军的兵痞们用激光枪赶走了。

面色憔悴如丧家之犬的王艾伦收到信号,他眼睛里狂热的光彩一闪,随即若无其事地站起来,走到一众中央军统帅面前,低声下气地说:“各位,我们似乎应该准备进场了。”

第二星系的中央军统帅名叫“郑迪”,是个消瘦的中年男人,瘦得脸有点嘬腮,因此显得格外不苟言笑,郑迪抬眼看了王艾伦一眼,实在是怎么看也看不上——秘书是个好职位,年轻的时候有机会跟在大人物身边历练几年,既攒了人脉又攒了眼力,将来从军从政都是很好的铺垫。可要是给人当大半辈子私人秘书,一天到晚吃喝拉撒端茶倒水,在郑司令看来,就很有点佞幸的劲儿了。

他觉得王艾伦油头粉面,越是卑躬屈膝地来求他们,就越是让人看不起,于是爱答不理地“哼”了一声,把灰头土脸的秘书长当空气一样略过了,回头朗声说:“给老元帅送行!”

他一声令下,身后的机甲车们集体亮出了微型炮,朝天打了一发空弹。

巨大的轰鸣声吓得沃托群鸟惊起,联盟议会大楼都在震颤。王艾伦的耳畔“嗡嗡”作响,咬着牙坚持住了脸上的微笑,尝出了血腥味:“郑司令先请。”

郑迪刚一抬腿,就在这时,他的亲卫长快步穿过人群,走到他身边耳语了几句。

第二星系中央军统帅面露惊异:“你说什么?谁联系我?”

亲卫长目光一扫旁边的王艾伦,郑迪眉头一皱,转身把王艾伦晒在原地,回到自己的机甲车上。

“静……林……”郑迪在机甲车的通讯端看见林静恒的一瞬间,惊讶得嘴皮子打了个磕绊,纠结之下,一时都不知道该仗着旧识直呼其名,还是客客气气地叫“将军”“统帅”,“你不是在第八星系吗?第八星系不是封闭了吗?”

“是我,”林静恒直接跳过了寒暄,“老郑,第二星系的远程通讯是否已经被屏蔽?”

郑迪先是一愣,随即蓦地扭头。

旁边的卫兵莫名其妙地说:“没有啊……还有信号,第二星系的网络时间也很准。”

林静恒:“第二星系首都星现在应该是上午了,你收到头条新闻推送了吗?”

卫兵:“……”

这么紧张的逼宫时刻,是还有心情看老家的新闻推送?

然而郑迪已经反应过来了:“蠢货,谁屏蔽你的通讯会被你察觉出没信号?给我联系第二星系中央指挥部!”

卫兵撒腿就跑。

“来不及了,”林静恒飞快地说,“第二星系首都星很可能已经被自由军团的芯片人占领了,同样的芯片人沃托不知道有多少,你们掉进别人的圈套里了,还不赶快撤!”

与此同时,被晒在原地的王艾伦仔细回忆着方才那亲卫长的神色,觉出了一点不对劲。

林静姝收到了王艾伦信息:“疑似败露,提前动手。”

几个五代芯片人屏息凝神地等着她的命令。

林静姝一抬手,“五代们”鱼贯而出——

某种说不出的紧绷气氛在各星系中央军联军里弥漫开,紧接着,原本已经准备好走进联盟议会大厅的统帅与卫兵们竟然纷纷转身,井然有序地打算回机甲车里,就这样一言不发地要撤了。

就在这时,异变陡生!

一排激光枪打了过来,正在排队进场准备参加葬礼的人群里尖叫四起,几个宾客模样的人突然扒开礼服,浑身上下竟是荷枪实弹,朝正在撤离的中央军开了火。

那些刺客就像是科幻片里的“超人”一样,动作快得让人看不清,每个人都有横扫一片的力量,而且竟然刀枪不入,身上爆出几朵子弹贯穿的血花,还能速度不减地往前冲,那场景多了几分恐怖意味。

然而围观群众四散奔逃中,中央军们却没慌,训练有素地撑起防护罩,配合得当,且战且退,保护着军官往机甲车方向收缩。

王艾伦早已经躲到了安全地带,眼见此情此景,一后背冷汗,冲着个人终端飞快地说:“本打算等他们进入礼堂之后直接封闭前后门瓮中捉鳖,没想到他们竟然提前察觉了,静姝,这样下去不行,你那几位芯片人再厉害也不可能穿过千军万马擒王,真让他们撤回太空我们就完了!”

林静姝很不走心地安慰道:“别急啊,艾伦叔叔,增援马上就到。”

王艾伦有点吃惊:“你还有增援?”

林静姝轻笑了一声,下一刻,四下机甲车上纷纷响起了高能警报,一批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近地机甲车从外围包抄过来,一时看不清他们有多少人,这些机甲车丝毫也不管大街上的非武装民众,一个粒子炮就轰了过来,炸向中央军的机甲车群。

余波扫过联盟议会大楼,那建筑在这种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下瑟瑟发抖,王艾伦骂了一句,带着自己的卫兵团往大楼里的避难空间撤去,心里隐隐掠过了一层阴影——他不知道林静姝背着他,从哪弄来了这么多机甲车。

阴谋家就是这样,合作伙伴没有后手的时候,他觉得对方蠢,不能随机应变。

对方如他所愿,留着后手的时候,他又要疑神疑鬼,怀疑对方是不是没跟自己交实底。

“这个疯子真不能留,”王艾伦不动声色地想,“海盗利用一下就算了,长久合作是与虎谋皮,容易被反噬。”

避难空间里挤满了联盟中央的政要,此时纷纷顾不上争权夺势了,一把拉过王艾伦:“秘书长,是海盗吗?”

“恐怕是自由军团。”

“天哪!沃托怎么会有海盗!”

“沃托守卫军到底干什么吃的,先是让中央军强行降落,现在海盗快冲进议会大楼了,他们都不知道!难道我们要再一次撤往天使城要塞吗?”

“别提中央军,幸亏中央军在——海盗到底有多少人,中央军抵挡得住吗?”

王艾伦伸手一压,轻轻一个动作吸引了众人的注意,那种众星捧月般的权力感顷刻回笼,王艾伦不慌不忙地说:“诸位,稍安勿躁,不用担心,我已经在天亮之前通知了沃托周围各军事要塞的联盟军,他们很快就能赶到,到时候无论是中央军还是海盗,全都不是问题,我军向来所向披靡,一定会保证大家的安全。”

他话音刚落,个人终端上就收到了信息。

王艾伦微微一笑:“我军已抵达沃托的大气层。”

傲慢无礼的中央军也好,自不量力的林静姝也好,都注定会成为他的垫脚石——

这时,联盟议会大楼的保安卫队姗姗来迟,卫兵们带着保安众多保安机器人涌进了王艾伦他们落脚的避难空间,惶惶不安的政要们大大地松了口气。

永无岛的林静姝换上外套,准备出发收割她的胜利果实。

“哒哒,”她顺手拍了拍一个小仙子的头,“惊喜到了,艾伦叔叔。”

联盟议会大楼里,王艾伦一整衣领,越众而出,打算顺利成章地接管保安卫队:“来得太慢了。”

保安卫队的卫队长用一种异样的眼神看着他:“是的,秘书长。”

刹那间,王艾伦敏锐地感觉到了有什么不对,他脚步倏地一顿,只见那卫队长诡异地一笑,倏地抬起手里的激光枪,指向他的胸口,毫不犹豫地扣动了扳机。

王艾伦被身边的卫兵一下扑开,摔出了两米远,肺都差点给撞出来,避难空间里,体面的先生女士们潮水似的四散奔逃,活像炸了窝的鸡群,安保机器人们像被某种力量支配着,整齐划一地端起激光枪朝人群开火,一具被打成了蜂窝的尸体摔在王艾伦面前,眼睛还没闭上。

情急之下,王艾伦调动自己作为议会秘书长的权限,发出了最高警报,然而他的个人终端一点反应都没有。

方才那位“保安卫队长”踩着血迹缓缓走到他面前,低头与王艾伦对视——他的膝盖被王艾伦的卫兵用激光枪打穿了,上面有一个明显的破洞,但丝毫没有影响他稳健的脚步。

鸦片……芯片人。

可是怎么会?

芯片人怎么能在他不知道的情况下,突破议会大楼的安保的?

他们到底有多少人?

林静姝……林静姝从头到尾都是在利用他?

“保安卫队长”摘下帽子,一张嘴,说出来的确实带着几分诡异的女声——林静姝的声音:“哒哒,惊喜到了,艾伦叔叔。”

王艾伦瞳孔骤缩,但他的大脑再也来不及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理清了,激光枪从他的眉心穿到了后脑。

联盟议会大楼,新星历文明的象征,一场史无前例的屠杀开始了。

巨大的干扰信号放出,中央军的统帅们发现自己和天上的机甲断了联系,地面连个可视电话也打不出去了!

紧接着,地面又开始一轮新的震动,越来越多的海盗近地机甲车涌过来,还有慌不择路的沃托居民。

清晨时分,很多人衣冠不整,有跑到大街上的,有开着私家车没头苍蝇一样乱窜的,纷纷涌到中央区,企图寻求政府的庇护。

中央军再想造反,也都是正规军,不可能毫不犹豫地朝非武装人员开火,沃托守卫军的废物们就跟死了一样毫无动静,中央军只好莫名其妙地担起了沃托的守卫,将被海盗撵得到处跑的居民们放进来。

这又是个致命的错误——

分享到:
赞(21)

评论1

  • 您的称呼
  1. 啧,林静姝这是要颠覆世界啊……

    樱酒小殿下2019/02/16 15:11:37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