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章 死于背叛与阴谋

花园里的“夜皇后”盛开得过了头, 在薄薄的灯光下, 艳色浓稠,好似有血。

悬挂的机器园丁们正在自动调节土壤湿度, 检测到含水量不足, 柔和的灌溉喷枪随即跟上, 若有若无的钢琴曲环绕四周响起,这花园的一角静谧美好得不可思议。

忽然, 灌溉枪卡在了半空, 钢琴曲不知什么时候停了。

一道黑影闪过,它约莫有一个巴掌大, 圆盘形状, 薄得像个刀片, 速度非常快,肉眼几乎捕捉不到,“圆盘”从花丛中穿过,轻易将一朵“夜皇后”斩了首, 骇人的香气爆了出来, 那花汁竟然真的像血。

伍尔夫元帅府中的安保系统, 简直就像玄幻小说里描写的“结界”,从领空再到地下空间,只要有未经授权的物体入侵,控制中心会在十分之一秒内做出反应——除了巡逻卫兵,这里总共有三层安保,第一层是外围的激光枪和微型炮筒, 可以远程瞄准攻击,第二层是能快速反应的机器警卫员,第三层是类似湛卢机甲核的可变形材料,这种材料与安保系统相连,能在一瞬间抵达元帅府上的任意一个地方,从地板或者花丛中穿过来,直接将入侵者清除。

三道安保系统,让这座府邸像白银要塞一样固若金汤,暗杀几乎是不可能的。

可是此时,那不明飞行物直接碾过老元帅最宝贝的花田,安保却像死了一样。

一声轻响,穿过花田的“圆盘”贴在了一扇打开的玻璃窗上,对着花田的房间,正是伍尔夫元帅的卧室。

伍尔夫年纪大了耳背,在熟睡中,好像丝毫没有察觉。

“圆盘”贴在玻璃上之后,也跟着变透明,飞快地与窗户融为一体,上面飞快地闪烁起一行一行的小字——

“扫描基因……”

“确认。”

“扫描体征,是否与其病例记录吻合。”

“完毕,目标体征与病例记录吻合度98%,高度吻合,确认目标。”

“目标血液中‘夜皇后’浓度为56mg/100mL……”

紧接着,又有十来个“圆盘”分别从四面八方飞过来,融入窗户、门,乃至于竟还能穿墙而过,看不见的红外射线从圆盘中间发出,统一指向床上的人——如果这时候有谁透过红外探测器看一眼,就能看见伍尔夫身上结了一张繁复的大网,他像个无法挣脱的猎物一样被困在中间。

卧室的门自动打开了,一个陌生男子缓缓地走了进来,径直来到伍尔夫床边。

伍尔夫终于被那脚步声惊动,醒了过来,他的瞳孔好似对不准焦似的,浑浊的眼神显得十分茫然,躯壳里的灵魂似乎已经被什么吸走了,只剩下一具行尸走肉。

“伍尔夫元帅。”不速之客很有礼貌地冲他点了点头,“深夜拜访,打扰了,本来要您的命并不困难,只要这些可爱的微型飞碟杀手就可以完成,但是我的主人认为这样太遗憾,她觉得您不该死于一个无名小卒之手,还想与您通话。”

伍尔夫的目光略微清明了一点,但面对深夜潜入的陌生人,他并未呼救,也没有其他惊慌失措的表现,不知是真镇定还是人已经傻了。

那男人清了清嗓子,再开口,却变成了轻柔的女声:“伍尔夫爷爷,我是静姝。”

伍尔夫的眼角轻轻地抽动了一下。

这位不速之客,是一个五代鸦片携带者,在自由军团中,几乎是食物链的顶层。由他亲自来执行机器人都能干的暗杀任务,刺杀者给了伍尔夫极高的礼遇。

但顶层也是个芯片人,身体的任何一个部件,都可以随时被他们的主人征用。林静姝此时就是利用这具身体和伍尔夫通话。

“父亲曾经在书房里挂过一张照片,是我祖父、您还有哈登博士的合影,后来那张照片不见了,我想应该是被您拿走了。但照片毕竟是死物,怎么比得上活生生在身边的人呢?”林静姝的声音从人高马大的男人嘴里传出来,显得分外诡异,“所以我这半年多,用‘夜皇后’,把他们重新送回到了您身边,您喜欢我的礼物吗?”

伍尔夫的目光动了动,缓缓地看向床角和窗外,那些四面八方围着他转的“圆盘”上清楚地扫描出了他的脑电波。

此时,伍尔夫眼睛里的世界,幻觉和真实是重叠在一起的,他看见林格尔靠在床角,分享了他一半的毯子,个人终端里的打开的书忘了关,还浮在膝盖上,那人睡颜沉静,窗外,哈登抱着膝盖坐在花园前,仰头望向澄澈的夜空——他们都还是年轻时的样子,他也是。

那时他们在天使城要塞,革命者能有什么好日子吗?他们要随时防备着敌人无孔不入的人工智能,枕戈待旦,披着血与火,想给世界挣出一个未来。伍尔夫记不清他们有多少次几乎全军覆没,看着大批的前辈死去,自己仓皇逃窜,记不清有多少次觉得自己恐怕要死在那里……

可是现在想来,他一生中最快乐的日子,居然就是在那朝不保夕的年代。

那时朋友是真朋友,感情是真感情,他眼里看得见日出,心里挂着寄托。

“看来您是喜欢的,我放心了。”林静姝愉快地说,“那么再会了,祝您睡个好觉,放心把未来交给我吧。”

她说完就不再吭声,这位携带“五代”芯片的不速之客就恢复了正常的肢体语言,有条不紊地给自己戴上手套,将一根针戳进了伍尔夫的脖子:“不会感觉到痛苦,您还有什么话要说吗?”

伍尔夫确实没有痛苦,新型致幻剂夜皇后麻痹了他的皮肤,针头进入的痛感可以忽略不计,他像个中毒已深的老疯子,一动不动地躺在行刑台上,眼角舒展地弯了起来,没有说话,只是吹起了一支断断续续的小调——

那小调太古老了,恐怕还是旧星历时代不知道哪个穷乡僻壤的民歌,没有人听得出来他在吹什么。

风将夜皇后的花香卷入室内,包裹住伍尔夫。

……口哨声停了。

休伯特伍尔夫元帅,死于一个夜皇后花开的深夜。

死于背叛与阴谋。

没有遗言,似乎在昭示着,他肉体已灭,却尚未离场——

林静恒他们的星舰刚刚通过补给站的边检,他正在往酒里加冰,就在这时,星舰突然剧烈地震颤了一下,高能粒子流撞上了星舰的防护罩,滑开的杯子被湛卢的机械手抓住,冰块掉到了地上,他心里一突:“怎么?”

“戒严了。”李弗兰和陆必行从上面下来。

李弗兰飞快地说:“突然收到的通知,后面的星舰已经不让进了,已经进来的被要求立刻降落在补给站。大家做好准备,我们马上对接轨道。”

“好歹没被挡在外面,”拜耳说,“第一星系的补给站环境很好的,多住几天也无所谓……”

他想得是挺美。

拜耳话还没说完,原本快要对接到轨道上的星舰突然猛地加速,往上冲去,加速明显超过了非武装星舰的极限,仿重力系统短暂地失灵,陆必行一把拽住滑出去的轮椅。

林静恒一抬手抓住湛卢的机械手,临时忘了自己是个“病弱的残疾人”:“驾驶员权限给我。”

驾驶员是白银一的老兵,二话不说让出了星舰的驾驶权,两人交接眨眼间完成,林静恒居然没有开惯了战斗机甲的那种忽上忽下的毛病,十分平稳地将星舰调整到补给站的轨道上,游刃有余地让过了一发高能粒子炮。

“怎么还有人对非武装星舰开炮?”

“漏过来的,”林静恒说,“补给站外面有一支武装,看番号应该属于……”

“第三星系中央军。”李弗兰接话说,白银一已经十分高效地收集到了消息,“第三星系中央军司令当年是统帅亲手下放的,非法集结,脱离值守,逼至第一星系,方才那一波高能粒子炮应该是示威。”

“胡闹。”林静恒皱起眉,朝着周围其他惊弓之鸟似的民用星舰发了信号,示意他们跟上自己,顺着补给站的轨道缓缓落下。

整个边境补给站气氛紧绷得仿佛一触即发,一排军用机甲在旁边蓄势待发,严阵以待的卫兵们在旁边整队,星舰收发站里应有的服务机器人全变成了安保机器人,连无障碍通道都没打开,陡峭的电梯足有几百米,一眼望不见头。

林静恒凉凉地扫了李弗兰一眼:“你让我坐轮椅。”

李弗兰不敢争辩是统帅手黑自己抽的,只好低了头。

林静恒不耐烦地一抬手:“湛卢,去联系补给站通讯中心,让他们……”

他话没说完,脚下突然一空,在拜耳和李弗兰快要升天的震惊中,陆必行直接把他从轮椅里抱了出来。

林静恒一口气差点噎在喉咙里。

“我们千里迢迢来第一星系,是为了‘治病’,不是来炸沃托的,”陆必行带着坏笑小声在他耳边说,“‘病人’先生,前方有检查,控制一下你的表情和想勒死我的手好吗?”

林静恒:“……”

“放松,闭眼,靠在我肩上,”陆必行得寸进尺,“唉,手赶紧缩回去,青筋都跳出来了,卧床十几年的虚弱病人哪来这么大脾气——哈登博士不是说你是个职业骗子吗,业务素质呢?”

拜耳用胳膊肘捅了李弗兰一下:“李兄,我会不会接到暗杀总长的命令?”

李弗兰装聋作哑,感觉白银一的未来前途暗淡,非礼勿视地跟了上去,一本正经的面孔堪比湛卢。

补给站的卫兵扫过几个人个人终端上的证件,目光在林静恒身上停了一下,林静恒的头发被他们接出来一段,凌乱地挡住了大半张脸,只露出一个苍白的下巴和毫无血色的嘴唇,好像没有知觉似的一动不动。

第一星系向来讲究人文关怀,卫兵十分有礼貌:“从第四星系来的?那可是远路,病人受得了吗?”

“第四星系的专家会诊过,没办法,只好推荐我们来沃托碰碰运气——这是推荐信。”李弗兰朝他苦笑了一下,因为该苦笑发自内心,所以显得非常真诚,看得卫兵都同情了起来。

“一般这种情况,我们都会优先安排通行,星系内也会有特殊通道,让您尽快到沃托就医,”卫兵有些为难地说,“但我们刚刚接到命令,通往沃托的民用航道需要暂时封闭。”

李弗兰和拜耳对视了一眼。

就在这时,补给站中央的立体屏幕上正在播放的音乐剧突然暂停,一条紧急新闻插播进来,所有茫然地被扣在补给站的人一同抬起头。

“……沃托消息,今天凌晨,沃托标准时一点十五分,位于半山区的伍尔夫元帅府突然停电,三套备用能源同时故障,安保系统停摆,疑似人为破坏,目前……”主持人的声音中断了一下,足足十秒钟没吭声,随后调门陡然高了上去,“什么?你确定吗!”

沃托的中央大陆大部分区域此时都是夜里,警报声、人声、乱飞的机器人织就了无比嘈杂的背景音。

陆必行的手紧了紧。

“……诸位,我们方才得到军委发言人准确消息,伍尔夫元帅今天凌晨在家遇刺身亡……”

林静恒耳畔“嗡”一声。

三大海盗军团入侵联盟时,半退休的伍尔夫元帅站出来力挽狂澜,周旋了二十多年,重新夺回沃托,在民众心里,他几乎已经成了联盟的守护神。

守护神怎么会死?

紧接着,被联盟中央按下了数日的“杜克将军遇刺”的消息一同放了出来,聚拢在第一星系边缘,准备为杜克之死向联盟讨个说法的中央军们蒙了。

王艾伦连夜召开新闻发布会,整个人面色憔悴,勉强站在镜头前,话不成音。

消息像爆炸一样传播出去,新闻发布会现场人山人海,安检仪安静如鸡,没有人注意到,在这些同样焦虑和茫然的面孔下,有超过五成的人已经植入了鸦片芯片,正同步收听者来自上级的命令。

分享到:
赞(13)

评论2

  • 您的称呼
  1. 抱上了哈哈哈攻受分明

    匿名2018/12/24 13:25:13回复
  2. 。。。林将军还真的是病弱哈哈哈

    樱酒小殿下2019/02/16 14:35:42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