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章 动手吧,我赢了

第八星系标准时, 上午10:00整。

沃托标准时, 傍晚18:25。

图兰只带了三十架机甲,但不是小机甲, 是第八星系自己生产的超时空重甲。

对于最精锐的先锋军而言, “三十”是一个神奇的数字, 再小火力不足,再高, 就要牺牲一定的机动性了, 三十架机甲在图兰手里,既可以像幽灵, 也可以像尖刀。她听着玫瑰之心对面传来的通讯忙音, 预热好的炮口悬着, 像个宝剑横陈在膝盖上的绝代剑客,表情非常沉静——沉静得几乎不像一只天牛了。

“图兰将军,远征队实验员向您报道。”

“嗯,来。”图兰一点头, 看着穿着研究员白大褂的薄荷朝她走过来。

“将军, 我奉命送来设备支援, 十六架装有放大器的实验用的星舰已经备齐,”薄荷一抬手,个人终端里自动弹出,详细又繁复的设备解剖图从天花板一直铺到地面,“简单说,天然虫洞非常容易塌陷, 之前我们做的工作就是阻止这种塌陷,以便安全通过,现在这十六架星舰上的干扰波则会起到相反的作用,造成天然虫洞区的能量紊乱,能在一定时间内封锁虫洞区。”

图兰问:“封锁后的‘网眼’有多大,可能钻进多大的虫子?”

薄荷:“对面即使飞进一只甲虫大的机甲,也会引起虫洞塌陷,被卷入时空乱流。”

“好,待命,等指挥中心指示。”

薄荷舒了口气,一切准备已经就绪,静候指挥中心的会议结果。

薄荷忽然说:“不知道指挥中心会给出一个什么结果……将军,你也是沃托人吗?”

“嗯?怎么会?”图兰笑了,“我看起来像个富家女吗?”

薄荷眨了眨眼,图兰的双手非常粗糙,是常年的严苛训练造成的,漫长的军旅生涯,让军人气质掩盖了一切。

“我出生于第五星系,”图兰说,“那会体外婴儿培育管理法案还没出台,私立的婴儿培育中心刚兴起,管理混乱,有个私立育婴中心刚开张搞活动,找了一帮新婚夫妻参加活动,一等奖是免费采集双方细胞培育个娃——我就是那个玩游戏送的,还没‘出生’,父母就分手了,把我丢给了育婴中心。育婴中心后来被非法取缔了,我们又被政府领走。后来因为精神力比较突出,稀里糊涂地被白银十卫挑走做了后备军,我差不多是最后一批后备军了,后来就不再招人了,据说是陆信将军的建议,想让白银十卫慢慢融入联盟,以后要开始像普通队伍一样,从各大军校里招人了……可惜了,没实现。”

薄荷问:“那你想家吗,将军?如果有一天我们和联盟针锋相对,你怎么办?”

图兰十分简短地避重就轻:“我?有统帅了,我当然无条件服从命令。”

薄荷问:“那你还……信仰自由宣言吗?”

“信啊,”图兰没怎么犹豫地回答,然而她顿了顿,又说,“但是不瞒你说,小丫头,能服从命令、万事不用做主不担责任的感觉真是好。”

薄荷:“……”

图兰自己带头违反了机甲上禁明火的规矩,低头点了根烟:“叶公好龙,还是会为龙而战,人呐,啧——来,给我接银河城指挥中心,我吸点美男子补一补精神。”

银河城指挥中心——

“通话请求我们一直发,一直石沉大海。”李弗兰面沉似水,“我们有理由认为,联盟对第八星系独立的事情是很有意见的……是的陆总长,就在通讯断开前不久,我们第一卫的情报部门设法进入了联盟内网,在前不久的沃托日报上,找到了关于第八星系发声的报道,题目是‘坚决抵制非法独立,联盟中央拒绝与之进行‘外交’通话’。”

阿纳金一耸肩说:“这至少证明杜克没有拦截我们发往联盟中央的信息。”

托马斯杨怕陆必行不了解沃托日报,连忙在旁边解释说:“沃托日报是联盟中央的哈巴狗,联盟中央指谁,它冲谁叫,出了名的不要脸,以前销量一下降,他们就把统帅拖出来骂一顿,我家统帅就是他们的衣食父母、市场保证。”

泊松杨见亲哥开始不靠谱的满嘴跑机甲,怕他又激怒统帅,于是在桌子底下踹了托马斯一脚:“他的重点是,沃托日报的态度就代表联盟中央的态度。”

说完,小心地瞄了林静恒一眼,然而出乎他意料,林静恒虽然看起来有点莫名的疲惫感,但是脸色还好,而且十分平和,没有要发脾气的意思:“继续。”

“我们也收集到了一些非官方讨论内容,民间很多说法向来不是空穴来风,从中提炼出了一些信息,”李弗兰说,“第一,联盟担心中央军不服从领导;第二,各星系也担心联盟回到战前,自己再次成为此等公民;第三,有谣言说陆总长的彩虹病毒实验成功了,有一支超级武装,时刻准备入侵联盟——我认为这个谣言体现了联盟对‘域外海盗’的恐惧,恰恰也说明了军方不能给民众足够的信心。”

林静恒一皱眉,飞快地和陆必行交换了一个眼神。

李弗兰不知道,这所谓“谣言”并非全部捏造,彩虹病毒实验成功的案例就在这个会议室里,只不过他放弃了更进一步而已。

可是陆必行的实验都是秘密进行的,第八星系又封闭了这么多年,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谣言?

陆必行笑了,在桌子底下碰了碰林静恒的鞋尖:“这话没问题啊,李将军,不是谣言,我确实有一支睥睨无双的超级武装,在座诸位不都是吗?”

图兰在远程通讯端幽幽地说:“一个基佬给一群男人灌迷魂汤,道德沦丧的‘拍花子’现场,统帅,都谁脸红了,我给你记着呢。”

李弗兰干咳一声,瞪了图兰一眼,继续正经八百地说:“仅从三百零六号令的内容,以及联盟第二次增兵的量级和位置判断,联盟对我方是有敌意的,这很奇怪。”

第一卫队长站起来,打开自己的个人终端,庞大的数据流水似的铺在会议桌上:“这是两百多天以前,第一卫队收集的关于中央军和联盟的全部数据,包括编制、战斗力、武装、数量级——我们综合整理后,认为按照这个趋势发展下去,双方的军事实力会在两到三年内保持相对平衡的状态,之后就看各大星系与中央的博弈、与是否会发生技术爆炸了。”

“当时在玫瑰之心,因为中央军回护,联盟被形势所迫,放任我们离开,并且没有对第八星系独立发表意见,按你的推论,才两百多天,联盟和中央军之间的博弈形势一边倒的可能性不大。那么就是两种情况,要么,三百零六号令另有深意,联盟不是针对第八星系,而是用这种态度掩盖什么;要么是中央军和联盟在第八星系问题上达成了一致,都认为我们是威胁,我的感情牌失效了。” 陆必行说到这一摊手,意味深长地转向林静恒,“看来没有白纸黑字的契约,感情牌不牢靠啊,统帅。”

林静恒丝毫没反应过来他这句话里有什么言外之意,颇为严肃地一点头:“我更倾向于前者——联盟和中央军达成一致难不难我不知道,但是真到关键时候,破坏掉他们的同盟却很简单,毕竟湛卢那里有禁果名单。在玫瑰之心我什么话都没说是为了什么,伍尔夫应该心知肚明才对。”

他说完,整个会议桌,连同远在虫洞边上的图兰全都鸦雀无声,一伙人全都盯着他看,林静恒莫名其妙地一挑眉:“有什么问题?”

白银十卫的将军们鹌鹑一样集体低下了头,纷纷表示绝对没有,统帅说什么都对。

统帅明察秋毫,一点都不迟钝,一定是总长求婚的姿势太隐晦。

陆必行带着点无奈,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林静恒:“所以三百零六号令还可能有另一重作用——恐吓我们封闭天然虫洞区的通道。”

“确实,”陆必行收敛了玩笑的意思,手指在桌面上轻轻地点着,“在局势复杂,信息来源单一且稀薄的情况下,第八星系地形易守难攻,对我们来说,当前最优的方案就是封闭虫洞通道,远征队应该把干扰舰送到图兰那了吧?”

图兰:“总长,已经收到。”

“换位思考一下,我的信息外界知道得不多,所以这更像是几方神秘势力针对静恒的对赌,”陆必行缓缓地说,“有当年七八星系边界的前车之鉴,你九死一生回来,还会不会重蹈覆辙。”

就在这时,图兰那边突然响了一声,会议室的目光集中在通讯屏幕上。

“虫洞对面有异常能量波动,”图兰沉声说,“应该是有什么试图穿过,还夹杂了一些通讯信息——薄荷!”

“是,立刻解码。”

洛德能感觉得到,自己的人机匹配度已经下降到了一个非常危险的临界值。他在同僚的掩护下,从杜克的重甲上逃了出来,一路被“反乌会”的海盗追击,此时导弹已经打空,一边的高能粒子炮炸膛,幸好脱离得快,饶是这样,机身也已经破损得不成样子,机甲内已经无法维系重力和气压,洛德穿上了宇航服,将自己绑起来固定住,把最后一针舒缓剂扎进了身体。

痉挛的肌肉让他痛苦地蜷缩起来——再坚持一会,洛德想,马上就要到玫瑰之心了。

他透过精神网,咬着牙观望了一眼身后追兵,舒缓剂强行提高了他的精神力,洛德大叫一声,进行了第五次紧急跃迁,难以忍受的撕裂感传来,机甲内的警报声响成了一团,洛德眼前一黑。

紧急跃迁成功!

他回到了玫瑰之心附近,这里有第一星系边境守卫军重兵把守,海盗们不敢追过来!

洛德如释重负,这时,一道远程信号扫过来,是边境守卫军要查验他的身份。洛德狼狈地喘了口气:“我是驻第一星系边境守卫军代表,上校洛德,奉命陪同杜克将军回沃托,途中遭到反乌会海盗袭击,杜克将军遇刺,快,我要和第八星系通话……”

他话没说完,就被冰冷的炮口锁定了。

洛德愣住了:“我是……”

“杜克将军下令切断与第八星系通讯,我军出了叛徒。”对方冷冷地说,“不想死的话,卸下武装,原地等待捕捞,别耍花样。”

洛德脑子里一片空白,清清楚楚地听着自己粗重的喘息声,下一刻,边境守卫军的几架机甲合围过来。天真的上校平静地生活了几十年,再一次被推上了时代的风口,真真切切地感觉到了下面的触目惊心的暗潮。

“去第八星系,找林静恒。”

“向第八星系求援——”

洛德突然用仅剩的能量将机甲加速开到了最大,破铜烂铁似的小机甲猛地弹了出去,而与此同时,对方也毫不留情地朝他开了炮。洛德防护罩早已经灰飞烟灭,只要被炮火擦到一点,他立刻就会变成一团焦土,他不敢回头看,全凭本能左躲右闪,然而机甲怎么会快过粒子炮呢?

精神网上可以看见叠加的粒子炮避无可避地向他扑过来。

洛德闭上了眼睛。

就在这时,几架机甲突然冒出来,临时防护罩加在了洛德的小机甲上,堪堪与撞过来的粒子炮相抵,巨大的能量冲击将洛德的小机甲弹向了有巨大引力的玫瑰之心。

“他有同伙!”

“这个型号的机甲是反乌会,果然是叛徒!”

洛德在精神网里猝然回头,发现救下他的几架小机甲上面赫然有反乌会的标志,这又是怎么回事?洛德觉得大脑已经快要爆炸,然而随着虫洞区的逼近,他已经无暇细想。

第一星系边境守卫军使用了信号屏蔽器,洛德一咬牙,直接用自己的机身撞了上去,一道带着血的信息穿透通讯封锁,抵达了第八星系:“杜克将军遇刺身亡,伍尔夫元帅被他们控制了,求援第八星系!林将军,救救我们!”

图兰倏地站起来:“你说什么?杜克死了!”

洛德的机甲着起了火来,剧烈的爆炸中他睁不开眼,紧接着,机甲尾部被随之而至的导弹击中,机舱中少量的气体让苟延残喘的小机甲烟花一样地炸开,像是一生只燃烧一秒的火柴。

那一年,初出茅庐的少年敲了上将的门,脚跟微碰,紧张地敬了个标准的礼:“林上将!”

男人回过头来,大半张脸藏在阴影里,只露出一个冷淡的侧颜和灰色的眼睛,对他略一颔首。

洛德听见自己的心狂跳了起来。

“乌兰学院260届荣誉毕业生,安德鲁布兰登洛德向您报道。希望能追随您的脚步,为联盟战斗终身,自由宣言万岁!”

希望能追随您的脚步……

“轰”!

“稍等,图兰将军,另一段通讯。”薄荷沉声说,“解码即将完成……”

“这里是第一星系边境守卫军,问候第八星系总长及统帅,杜克将军命令我们在危机情况下断开与第八星系的联络,杜克将军目前失联,是否遇刺目前不得而知,我军内部混入了海盗奸细,方才强行突破我军围堵,向八星系同胞传递了不实消息,请勿轻信。重复一遍,请勿轻信——”

后者有理有据,并附送了一段军用记录仪的视频片段。

图兰蓦地转向通讯端:“统帅!”

第八星系标准时,午后13:34。

沃托标准时,深夜21:59。

第八星系的虫洞区里,十六架干扰星舰同时放出干扰。

犹疑的第八星系封闭了虫洞通道。

同一时间,消息飞到了联盟议会秘书处和“永无岛”。

林静姝长输了一口气:“动手吧,我赢了。”

分享到:
赞(37)

评论20

  • 您的称呼
  1. 真的隐晦……那居然是在求婚,我情商没救了

    沈韵2018/11/03 00:55:35回复
  2. 这样都行啊

    匿名2018/11/11 01:59:55回复
  3. 在在在求婚?!我怎么也没看出来

    匿名2018/12/24 13:13:27回复
  4. 你们这群小呆瓜。╰(‵□′)╯

    匿名2018/12/28 01:26:17回复
  5. 恕我情商低下

    匿名2019/02/03 12:32:14回复
  6. 唉,洛德,一个被将军美貌误导的大好青年QWQ

    樱酒小殿下2019/02/16 14:22:21回复
  7. 哈哈,没看出来的小呆瓜将来怎么办哟

    匿名2019/02/25 21:24:56回复
  8. 啦啦啦,我居然看出来了

    2019/03/12 19:47:29回复
  9. 白纸黑字不是离婚协议才会有的吗,结婚还要这个干嘛,直接扯证阿

    阮南烛2019/03/24 19:55:22回复
  10. 同样没看出来求婚,感觉自己智障了……

    深深的爱上P大2019/04/02 16:57:43回复
  11. 滚去民政局!

    花从心2019/04/05 20:29:22回复
  12. 莫名的疲劳感啊哈哈哈哈哈

    匿名2019/04/12 11:25:30回复
  13. 瞎讲统帅一点都不迟钝的好吗(蒙着耳朵说话)
    看不出来的小心之后被暗撩啊w

    Luke2019/05/06 03:16:20回复
  14. 杜克将军这个多方博弈我是真的没看懂……………

    匿名2019/05/14 23:12:47回复
  15. 继续撩

    巍澜入坑2019/05/15 10:19:05回复
  16. 只有我注意到那个莫名的疲惫了吗,嘿嘿嘿嘿嘿

    北辰2019/06/09 09:58:06回复
  17. 白纸黑字的契约,难道不应该是红纸黑子吗?嘿嘿,扯证去

    染柒 放假啦2019/07/03 23:26:59回复
  18. 莫名的疲倦~~~

    暮晞2019/07/16 08:50:23回复
  19. ヾ(。`Д´。)现在评论区的画风越来越迷了…
    你们说话tm为什么不能直白的说!!!
    为什么要拐弯抹角的说一些让人激动的事,然后又不说明白,你们有没有良心啊!!!
    你们不能这么坑我们这些情商残废,好奇心爆表的人啊啊啊啊啊啊
    所以
    到底为什么
    是在求婚啊!!!
    哪里求婚了?!!
    说明白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匿名2019/07/17 11:49:48回复
  20. 哈哈哈回楼上的小可爱,注意几个细节:感情牌没用,白纸黑字才行。意思是感情不靠谱,赶紧扯张证安心

    南河2019/07/19 21:36:45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