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镇魂令主,赵云澜

大庆已经快把刑侦科的地板都挠穿了, 总算见到赵云澜和祝红一前一后地走了进来。

尽管两人之间的气场明显不对,但大庆认为自己作为一只猫, 还是选择性地忽略这些主人之间的爱恨情仇比较好, 于是它像叼着耗子一样地叼着《上古秘闻录》,把它扔在了赵云澜脚底下:“这本书死气浓重,我查了查,果然是从古董街运出来的。”

赵云澜默默地捡起书, 用手擦了擦上面沾上的猫口水印:“古董街?”

“古董街”, 顾名思义,专卖各种古玩器物, 尽管大部分是假货, 偶尔也会掺杂几件非法出土的明器。

但这本《上古秘闻录》明显是影印本,只要智商能达到人类的标准, 没人会认为这玩意是个出土文物, 那大庆说的“死气浓重”, 恐怕就是指另一回事了——大部分人都不清楚, 古董街最里面那家小店, 除了卖各种封建迷信用品之外, 还看护着门口的一棵大槐树。

用赵云澜的话概括说, 那大槐树就是一个交通枢纽, 类似地铁公交一站通, 有各种交通方式, 可以沟通各界,比如从人间到妖市, 从人间到地府等等,都要经过那里。

大槐树枝叶承接人间,大根连着黄泉,是棵人不人鬼不鬼的牛逼植物。

赵云澜抬眼看了看黑猫:“所以你的意思是,这本书来自地府?”

黑猫矜持地点了个头。

赵云澜又问:“是谁采购回来的?”

黑猫舔舔爪子:“来历不明,我查不到购买记录,说不定是上一任……”

“那不可能。”赵云澜随手翻着这本没有书号、也没有任何出版社信息的书,“看印刷排版水平和纸张新旧程度,应该比较新,肯定是我接手以后的事,上辈子太久远了。”

大庆别有深意地说:“那咱们就有结论了,这一定是买猫粮送的。”

也就是说,有人通过某种方法,把它夹带了进来——这个人必须对上古秘闻非常清楚,连四柱的封词都写得一清二楚。

而特别调查处的图书收藏非常有规律,书脊上贴着彩色的标签和编码,这也是为什么桑赞不认识字,也能把书一一放回原处的原因,那么这本说上古诸神的书,为什么会被夹在“女娲造人补天”那一栏里?

“这其实是本‘黑皮书’,”大庆在旁边插嘴说,所谓“黑皮书”,就是指“夜里上班”的图书采购员,通过某些途径,从非人间的地方弄来的书,与之相反的是在人间流动的“白皮书”,大庆伸出爪子扒拉开书页,只见它黑乎乎的爪子按下去,纸页间忽然有一股说不出来由的黑气流动,“非常隐蔽,以至于我们这边都没做标记,你如果要查的话,我建议今天晚上我们夜探古董街。”

当夜幕降临的时候,赵云澜终于没忍住,给沈巍打了个电话,那一头是冷冷的机械的女声:“您拨打的电话不在服务区……”

他看着自己的手机屏幕呆了片刻,细细地品着那一股“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滋味,直到大庆走过来,不耐烦地伸爪一推他的胳膊肘:“别思春了,走了。”

他才把这只败家的猫崽子抱起来,拎着往外走去,一出门,却发现祝红早就站在车子旁边,正默默地等着他。

祝红的眼神不小心和他一对,立刻自嘲地笑了一下:“你是不是觉得我挺贱,话都说到那份上还要跟着?”

“……”赵云澜顿了顿,“我只是想提醒你穿好羽绒服。”

两人一猫半夜在一种十分尴尬的气氛里,驱车到了古董街,他们轻车熟路地来到了大槐树下。

赵云澜偏头一看,只见大槐树旁边小店门口挂着两盏苍白的纸灯笼,里面亮着豆大的光晕,上面的字被风吹得残破不堪,只依稀能辨认出个大概来,正是“镇魂”两个字。

赵云澜忽然想起一直以来被自己忽略的事,他拍了拍肩头站着的黑猫,低声问:“‘镇魂’究竟是什么意思?”

“镇生者之魂,安死者之心,赎未亡之罪,轮未竟之回。”大庆说完后,又一秒钟从文艺喵变回了欠抽喵,抬起头鄙视地看了他一眼,“镇魂令后面不是写着吗?你瞎?”

赵云澜难得地没跟他一般见识,喃喃地说:“可昆仑君留下的令牌,为什么叫做镇魂?”

而神农嘴里一直说的生死又是什么意思?

他百般思量缠身地走进了大槐树,从树干直接往下,能一路下到黄泉。

黄泉路上生魂不往,不过他们仨中间,有两个不是人,剩下一个还带着镇魂令,属于特权阶级,倒也没什么关系。两边水声潺潺,有种滴水成冰的冷,人走在其中,大气也不敢出,生怕惊扰了过路的怨魂。

路过的“行人”个个目光呆滞,被鬼差赶着,就好像牧羊犬撵着一群羊。

赵云澜以前来办事的时候也不是没走过这条路,只不过每次都嫌瘆得慌,目不斜视,走得飞快,这一回,他心里存着诸多疑问,不免在意起来。

只见黄泉路细细窄窄的一条,一路往上,就好像是传说中的天路,脚下是铁青色的石板,两边的黄泉水里间或波动浮起气泡,好像随时会有什么东西从里面冒出头来。而路的两边,却是两排像路灯一样的小油灯,十尺一个,散发出豆大的光晕,拖出长长的灯影,下面是一两朵传说中隶属大蒜科的彼岸花,开出一小片的艳红艳红。

赵云澜仔细研究了一会才想起来,这就是镇魂灯,很久以前的时候,他从一本杂记上看见过,说镇魂灯是给黄泉路上的幽魂指路的,一辈子忘不了的东西有多少,黄泉路就有多长,尘缘种种一一被镇魂灯的灯光洗过,末了到了奈何桥边,忘川水煮的孟婆汤一碗下肚,就可以去投胎了。

前生种种化为乌有,细小的灯光虽不灼人,却能洗练出新的魂魄。

赵云澜忍不住弯下腰,仔细打量了一下镇魂灯,只见底座上端端正正地刻着四个字——“至死方生”。

道尽了轮回的真谛。

恍惚间,似乎有什么东西从他眼前闪过,赵云澜突然心口一阵剧痛,好像心脏被人生生挖出来揪住一样,他脚步一个踉跄,被身后的祝红伸手扶住,祝红把声音压得极低:“你怎么了?”

赵云澜脸色惨白,把喉头涌起的腥气硬生生地咽了下去,按住左胸静默了片刻,这才若无其事地对她摇摇头,继续往前走去。

一路到了鬼城里面,赵云澜从钱夹里掏出几张障目叶,三个人各执一片,含在嘴里,这样就能隐蔽生魂气息,不会被城中小鬼察觉到。

鬼城中除了鬼仙和排队等投胎的魂魄以外,还有一些是执念深重无法投胎的以及在此服刑的戴罪之魂,它们在鬼城里一住就是成百上千年,对还阳的执着是活人所不能理解的。

赵云澜少年时候,为了追回一个误入鬼城的生魂曾经来过这里,结果生魂没追回来,倒是让他亲眼见到了那生魂是怎么被城中小鬼一拥而上,活生生地吸干的场景,后来鬼差来了一个加强连,才把鬼城中的暴动镇压下来。

那时候赵云澜还小,对这一幕几乎有了心理阴影,活着的人能写下“生何欢、死何惧”,那大概是因为他已经忘了死的滋味。

死灵对生气的汲汲渴求,简直疯狂得就像溺水的人渴望空气,发自本能、无从遏制。

人尚且这样,更不用说生于十万幽冥地的鬼族。

这是赵云澜为什么心疼沈巍的原因,有时候在他看来,沈巍对他自己简直已经苛刻到了虐待、甚至于罔顾本性的地步。

祝红没来过鬼城,有些不安地看了赵云澜一眼,赵云澜低声嘱咐她:“无论发生什么事,千万不要把嘴里的障目叶吐出来,不然实在太麻烦,蚂蚁多了都能咬死大象,这些小鬼比你想象得还要难缠。”

祝红点点头。

赵云澜看了她一眼,踟蹰了一下,又说:“不然你还是在外面等我吧。”

祝红坚定地摇了摇头,她其实也不知道自己跟进去能做些什么,只是有时候总是忍不住觉得,他要去什么地方,只要自己看着,就能多少能放心一点。

黑猫从赵云澜的肩膀上跳下来,走在前面开道,黑猫黑狗,这都是大阴大煞的东西,小鬼见了会本能地退避三舍,有了黑猫,就好像有了警车开道,两人混进鬼城几乎是一路畅通。

每月十五是鬼城大集,眼下还没到日子,鬼市显得有点萧条。

不长的一条街上,街口蹲着个借寿婆婆,脚底下放着个小篮子,蜷缩在路边,一双昏黄的小眼睛眼巴巴地跟着偶尔过往的小鬼打转,乍一看,就像凡间晚景凄凉出来做小买卖的老人,挺可怜的,祝红忍不住多看了她一眼,借寿婆婆见了,立刻笑得呲出一口黄牙,对祝红说:“买寿数啦,买寿数啦。”

那声音沙哑凄厉得就像小铁片刮在了骨头上,祝红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立刻让赵云澜拽走了。

“别看,”他小声说,“那个寿婆名声不好,卖的都是白货。”

祝红忍不住问:“什么是白货?”

“吃了她的寿糕延长的寿命不是自然寿命,让你像植物人一样在床上受罪也是延长寿命的一种,明白了?”赵云澜把大衣裹紧了一点,领子竖了起来,压低了声音,“好好走你的路,别东张西望,这是三不管地带,看多了它们强买强卖,惹麻烦。”

祝红的目光立刻不敢乱飘了,目不斜视地往前走。他们俩经过长长的街市,就看见了最里面的一个小茅屋,门口竖着一块白纸黑字的牌子:“请”。

小茅屋百般破落就不应说了,门口却也像古董街大槐树旁边那家小店一样,挂了两盏写着“镇魂”字样的白灯笼。

“十有八/九,应该就是他们家卖的东西。”黑猫扭过头来说,“他们家一甲子投胎一次,阴阳调换,阳间的镇守大槐树处的黄泉入口,阴间的守着鬼市的杂货铺。”

赵云澜一马当先地走了过去,抬手一推门,“吱呀”一声,破破烂烂的门扉就从被推开了,赵云澜先从钱夹里拆下了一个小镜片,抬手贴在了大门正上方,这才抬脚走了进去。

刚一落脚,里面就传来一个小女孩的声音,脆生生地说:“‘光镜照路,小鬼莫进’,贵客是有什么要紧事吗?”

赵云澜一抬下巴,示意祝红关上门,只见里屋的门帘被人掀开,一个梳着两把刷子辫的小女孩走了出来。

这小女孩还没有成年人的腰高,一张脸如同纸糊,白得瘆人,两颊上生搬硬套地用朱砂画着两团血红的红脸蛋,一双死气沉沉的黑豆眼,嘴唇殷红,穿着一件旧式的棉袄,面无表情。

让人看了,非但感觉不出她一分一毫的可爱,反而觉得这张脸配上儿童的声音十分恐怖。

赵云澜开门见山,二话不说拿出了那本《上古秘闻录》,在上面压了一张镇魂令,蹲下来,视线与小女孩齐平:“有件事想问问小姑娘,求你帮个忙。”

小女孩的目光落在镇魂令上,木然而清脆地说:“原来是令主大驾光临——我哥哥好吗?”

“不敢——你哥哥过得不错,前些天过年,我刚叫人给他送了几斤腊肉。”赵云澜客客气气地说,“就是想问问姑娘,这本书,是贵店卖的吗?”

小女孩伸手接过,隔着一掌宽的距离,都能感觉到她身上散发出的寒气,顺着书页传递过来,触碰到的地方在书面上结了一层白霜,她翻开了两页,点头应承:“不错,是我这里的。”

她把书翻到了最后一页,在角落最最不起眼的地方,有一个灰色的印,仔细看,能从中艰难地辨认出“杂货”两个字,小女孩指着它说:“这是本店的私印。”

赵云澜:“姑娘能不能给查查这本书是谁买走带到凡间的?”

说着,他从包里抽出一叠纸钱,当着小女孩的面,用打火机点燃了。

小女孩眼珠一转,露出一个僵硬的笑容:“令主客气了,稍等,请先进来喝一杯茶。”

两人一猫跟着她走进了破破烂烂的杂货铺,小女孩给他们上了茶,赵云澜端起来闻了闻,做了做品茶的样子——当然,他是不敢喝的,生魂不能饮食黄泉下的东西,戏文里早就有,稍有常识的人就明白。

只见小女孩从桌案后面拎出了一个线穿的巨大的账本,一页一页地翻了过去,过了片刻,她突然出声:“找到了。”

小女孩抬起头来对赵云澜一笑:“忘了问这一任令主尊姓大名?”

“免贵姓赵,”赵云澜皱了皱眉,心生不祥的预感,“赵云澜。”

“那就没错了。”小女孩把巨大的账本往他面前一推。

只见上面豁然记载着买主:壬午年七月十五,镇魂令主,赵云澜。

分享到:
赞(606)

评论53

  • 您的称呼
  1. 有谁和我一样,是因为电视剧镇魂才过来看小说的,真是期待啊

    mr赵2018/07/29 19:20:19回复
    • 我也是,之前看完电视剧听说改编的有点离谱,一时无法接收,都没敢看小说。最近开始看小说觉得小说也挺好的,但是可能先入为主,我还是忘不了电视剧。

      pig one2018/08/04 01:07:30回复
    • 我直接把人物套进去了,,,

      匿名2018/08/04 15:52:49回复
      • 我也是,,,,,电视剧看完别的没记,脸到记了好几张,,,,,

        电视剧刷完被虐哭来看小说安慰安慰自己受伤的脆弱且黏性超强的玻璃心2018/09/02 17:28:27回复
      • 套进去毫无违和感,真的是本尊出演了

        居居2018/09/05 13:12:18回复
      • 人物套进去,毫无违和感

        匿名2018/12/02 22:40:27回复
      • 我也是啊!!

        2018/12/07 19:35:39回复
    • 我,举手

      匿名2018/10/02 04:24:37回复
      • !!居然还有和我同一天看的银!

        白宇超可爱2018/10/02 16:50:13回复
    • 我是

      匿名2019/03/03 10:00:18回复
  2. 我我我

    匿名2018/08/02 07:00:42回复
  3. 小说的玻璃渣都带着糖

    匿名2018/08/13 20:21:27回复
  4. 电视剧版的改了好多很多期待的内容都改没了,要么就是轻描淡写的一下就过了,完全没有小说写的细、写的好

    匿名2018/08/20 10:39:20回复
    • 毕竟是改编的,多少会有点出入,表介意啦

      居老师家的小可爱2018/08/27 08:11:04回复
    • 肯定的啊,,,这些就算了,关键他还把赵云澜人设改成那样,如果不是北北演的话十有八九会崩的很厉害。沈巍的剧版人设我觉着和书里出入不会特别大。

      生气了吗2018/12/09 23:33:56回复
      • 对的感觉瞬间弱太多,完全就只是一个普通人类,在结尾时候就只能看着澜澜死在他面前却无能为力。

        巍巍澜澜跟我走吧2019/02/11 16:17:37回复
  5. 电视剧要不是靠着两大男主气场颜值演技通通到位 就那改得稀巴烂的剧情 还地星人……我打死都不看

    匿名2018/08/29 14:03:57回复
    • 呵呵

      匿名2018/09/08 20:56:26回复
    • Yes

      匿名2019/07/11 21:04:27回复
    • Yes,同样

      匿名2019/07/11 21:04:47回复
  6. 我已经从10月2号成功熬夜看到10月3号了,妈的好看到停不下了啊

    羡羡2018/10/03 01:30:00回复
  7. 剧没赶上看后来粉上朱一龙把他出演过的差不多都看了一遍除了镇魂被禁了然后一直觉得很遗憾只能看小说,已经五六遍了但是还在看然后疯狂找剧里面的花絮看看小说的时候会把人物代入 感觉朱一龙和白宇简直就是量身定做啊

    朱一龙是命2018/10/03 08:35:16回复
  8. 啊,苍天啊,彼岸花不是隶属大蒜科,是石蒜科,石蒜科,石蒜科!

    奈何缘2018/11/02 22:18:30回复
  9. 当夜幕降临的时候,赵云澜终于没忍住,给沈巍打了个电话,那一头是冷冷的机械的女声:“您拨打的电话不在服务区……”
    看得我的心里都一揪,好难受,这几章看的都心疼的不行

    匿名2018/12/03 20:40:11回复
  10. 刷了两遍剧,还是来看小说了,之前看弹屏才知道小说是耽美文,想想编剧真大胆改动肯定少不了,怕先入为主不敢看小说,但是剧里有很多说的不明不白的,还是来看小说了,作者写的很细,脑补白白净净的居老师和发型由齐刘海变成中分的北老师,这几章看的我心疼

    匿名2018/12/05 17:18:16回复
  11. 他看着自己的手机屏幕呆了片刻,细细地品着那一股“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滋味,甜

    灵子2018/12/25 04:36:07回复
  12. 出不去镇魂这个坑了

    白驹过隙2018/12/30 00:04:32回复
  13. 赵姓很贵,不用说免贵

    山委身于鬼2019/01/03 21:31:58回复
  14. 代入北宇和局老师真的一下就有画面感。神选角 我爱了 。哈哈哈哈哈

    毛猴2019/01/07 13:51:32回复
  15. 第四遍刷原著,还是不忍心跳着看,一定要一字一句。还要美篇都点赞评论。这坑我是出不去了。

    匿名2019/01/08 14:05:51回复
  16. 这个坑彻底出不去了

    匿名2019/01/22 22:58:09回复
  17. 真是心尖尖都给感动了

    客官咸鱼够咸吗2019/01/27 17:57:05回复
  18. 有病句诶
    而特别调查处的图书收藏非常有规律,书脊上贴着彩色的标签和编码,这也是为什么桑赞不认识字,也能把书一一放回原处的原因,那么这本说上古诸神的书,为什么会被夹在“女娲造人补天”那一栏里

    匿名2019/01/31 20:33:15回复
  19. 发条评论看看有没有比我更晚看的人

    仰慕龙哥2019/02/02 13:26:10回复
    • 来了

      匿名2019/06/18 13:45:31回复
      • 我也来了!刚刚

        匿名2019/08/16 13:31:38回复
  20. 有更晚的 今年第一刷 嘿嘿嘿

    小船2019/02/06 01:25:47回复
    • 哇,镇魂n刷留念

      匿名2019/02/06 12:48:49回复
  21. 我最恨的是电视剧把我家令主改成那个战五渣。令主好歹也是个强受,有背景有阅历有实力的那种,虽然不算特别强,但也不是个普通人啊,电视剧的结局是想让我寄刀片吗?

    巍澜女孩2019/02/11 20:22:32回复
  22. 剧里真实神仙选角,剧情真是没眼看

    被剧折磨的死去活来天崩地裂的一颗可怜的小白菜来寻求小说的安慰2019/02/15 09:42:54回复
  23. 我完全就是把朱一龙和白宇老师的脸带进去了

    巍澜什么时候结婚 等着喝喜酒呢2019/02/15 19:52:34回复
  24. 一路为赵处的智商情商喝彩

    甚嚣尘上2019/03/24 12:28:07回复
  25. 幸好我是先看的剧版,再看的小说,没那么苦大仇深,全程代入所有演员,被居北两位演技折服,愣是把改的面目全非的剧演出了原著的感觉!也从此入了沈巍朱一龙的坑不想动了!
    然后,再刷电视剧的时候,无时无刻不想给总菊寄刀片!……………二刷留爪

    巍乱我心2019/04/12 20:57:34回复
  26. 看过B站一个原著向剪辑,那个小姑娘,神还原!

    祝红2019/04/16 09:21:42回复
  27.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为什么要爱的这么苦

    巍巍与澜澜2019/04/27 13:58:41回复
  28. 我印象里赵云澜不是……那个样子的,比白宇温润

    匿名2019/06/13 21:42:43回复
  29. 为什么要寄刀片呢?寄蜡烛不好吗?白蜡烛(^o^)

    爱卖萌的骷髅2019/06/17 19:31:25回复
  30. 这把年纪了还第一次希望哪对CP 在一起,还是一对男CP! Omg,我是疯了吗?!

    匿名2019/07/02 22:17:47回复
  31. 小女孩的哥哥是谁?

    匿名2019/07/09 11:14:27回复
    • 楚怒之???(谢怜版)

      忘机的无羡2019/07/17 03:57:08回复
  32. 脑补出一场大戏

    匿名2019/07/15 20:26:07回复
  33. 赵云澜从钱夹里掏出几张障目叶……赵云澜先从钱夹里拆下了一个小镜片……赵云澜的钱夹里还有各种符纸,还得装点钱,这得多大一个钱夹啊ヾノ≧∀≦)o

    三刷品细节2019/08/15 00:02:09回复
  34. 赵云澜脸色惨白,把喉头涌起的腥气硬生生地咽了下去。
    这可是巍巍的心头血,不能浪费的,澜澜硬生生把她咽了下去。
    心疼把彼此爱得那么深的两位!

    匿名2019/08/16 13:22:10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