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章 同一个套路用两次

林静恒脸上的血色和恼怒神色一瞬间平静了下去, 略微活动了一下被电麻的手指:“说。”

湛卢:“图兰将军昨夜就玫瑰之心再次增兵一事向杜克将军发去质询, 对方给了一份非常匆忙的回复,而就在十分钟以前, 第一星系边境守卫军单方面地切断了已经建成了双向通讯, 白银九现在已经在天然虫洞区外集结完毕。”

林静恒迅速捡起头天晚上湛卢放在门口的衣服换上, 湛卢一句话说完,他已经整理好了自己, 一直扣到了风纪扣:“待命, 不用紧张。”

陆必行的目光下意识地追着他:“你判断杜克将军没有恶意吗?”

“至少他现在还没有恶意的理由,”林静恒说, “天然虫洞区易守难攻, 图兰带三十架小机甲守在那不动, 只要火力供得上,就算整个第一星系守卫军的兵力全涌过来,也拿不下白银九的阵地。”

陆必行虽然衣冠不整,动作还很磨蹭, 脑子却没慢:“杜克将军作为第一星系边境守军, 应该猜得到虫洞这一边是先锋军白银九, 他也应该不是第一天认识图兰,就算这半年里联盟的空间技术突飞猛进,可以实现无损耗穿越天然虫洞,也没有送上门来给白银九打的道理,真要图谋不轨,按理说, 应该是尽可能引诱我们出去,不会故意制造紧张气氛……也就是说,很有可能是那边出事了?会不会和三零六号令有关?”

林静恒看了他一眼:“有可能,第一次增兵是正当防卫,可以理解,但第二次增兵,就有点被迫害妄想症了,如果我是杜克,作为第一星系边境守卫军司令,大概心里也不会太痛快……再说联盟中央和各星系中央军之间再起矛盾是迟早的事。”

陆必行若有所思地问:“怎么?”

“权力欲哪有止境?”林静恒说,“战时,各地中央军趁机占地,各自为政,就像第七星系的安克鲁一样,实际上已经形成了一方军阀,后来因为形势所迫,被伍尔夫整合在一起一致对外,但局势一旦平息,他们就会发现自己听起来官大了,实际再次从一方霸主降级成了联盟的下属机构。各地中央军早年和联盟是有积怨的,本来就不是铁板一块,现在手上有实际军权,不用挑拨都会有异心,何况……

林静恒顿了顿,有些艰难地吐出了后文:“何况还有自由军团,林……林静姝在里面搅合。也许矛盾提前被引爆了。”

“……或者也还有另一种可能,”陆必行把滚落到墙角的领带捡回来,团成一团,他神色凝重下来,心不在焉地随手把领带塞进了湛卢的机械手里,“绕回到方才的问题,就是杜克……或者有人利用他,故意营造出一种那边出事的假象,随即向我们紧急求援,目的还是为了引诱我们的人出去,然后找机会放一匹‘特洛伊木马’进来,这都不好说,联盟的局势太复杂了——当年第八星系被迫封闭时,他们用的不就是这个套路么?我们实在是被蛇咬得有点怕了。”

十六年前,伍尔夫以安克鲁为引,以第七星系数亿平民为饵,一箭双雕,险些毁了第八星系,而现在,历史却好像正在转向一个相似的弧度。

这教训太惨痛了。

林静恒没吱声,面无表情地走过去,把那根领带从湛卢手里抢了回来。

陆必行:“……”

他这才反应过来了什么,整个人从“惨痛”里被薅了出来,脸原地红了三个色号——离开了私密空间,总长作为一个一本正经的文明人,还是有那么一点要脸的。

湛卢莫名其妙:“陆校长这条领带需要拿去干洗吗?”

陆必行弱弱地哼唧了一声:“不用管,我自己收拾。”

林静恒装没听见,严肃地吩咐湛卢:“通知李弗兰,我要听白银一的军情简报。”

“是。”湛卢应了一声,与此同时,楼梯间里弹出一个小抽屉,上面闪烁着几个小图标,代表这是一个“清洗收纳”,衣物餐具等用过的东西随手塞进抽屉,就会自动根据材质和污迹处理,“家用收纳清洗系统刚刚升级过了,以后不单能随时随地响应您的召唤,还可以按照您的个性化需要,把清洗过的物品放回您需要的地方,比如阁楼……”

陆必行:“……湛卢兄,你行行好吧。”

林静恒额角跳出了青筋,直接禁言:“湛卢,闭嘴。”

反乌会秘密基地——

霍普——现在的哈瑞斯先知,听完了手下关于第八星系的种种传言,把他带回来的采访视频来来回回看了很多次,最终定格在伍尔夫元帅微笑着对女记者说“夜皇后”的那一段。来回看视频比面对真人更容易观察微表情,那视频上的伍尔夫微笑起来的样子简直和他平时判若两人。

“先知,伍尔夫应该是怀疑第八星系有了一支超出常人的武装力量,而且眼下各地中央军都因为第八星系的独立而人心浮动,看起来很想效仿,我想伍尔夫是打算在他们做大之前先一步毁掉第八星系。”

霍普皱着眉,盯着伍尔夫那张释然的脸。

手下觑着他的神色问:“先知,您不是说不惜一切代价也要阻止再次发生全面战争吗?那我们现在要怎么办?”

霍普若有所思地看了他一眼,依然是觉得不对。他曾把伍尔夫视为白塔精神的延续,曾因伍尔夫而东山再起,又被伍尔夫利用得体无完肤,而今受困于伍尔夫,一动不能动,像不由自主的棋子一样被那双枯瘦的手紧紧地压在棋盘上,对那位老人感情极其复杂,却也有一点理解他。

不知为什么,霍普总觉得,伍尔夫并不那么执着于联盟统一的大权在握——他已经三百二十岁了,还能握住权力多少年?生前身后孤家寡人,这天大的权柄又要由谁继承?

他上一次见伍尔夫,还是刚刚惊闻林静恒率白银十卫高调出现之后不久的事,伍尔夫秘密找他去的,但从头到尾没说什么正事,只是仿佛有感而发地对他说:“你们——你和静恒心里一定都觉得,这个联盟是建立在阴谋和谎言上的,虽然你们都不想破坏现有的和平,但都对这种和平不屑一顾……你们错了。”

“这个世界就是建立在阴谋和谎言上的,但世界并不丑恶,因为总会有人成为谎言的祭品,中和掉民众的愤怒,然后把已经建成的世界延续下去,这是必然规律……送你一个小礼物,回去看。”

对了,伍尔夫送给他的,是一包黑郁金香“夜皇后”的种子。

那包种子有什么深意?

“先知!”这时,一个人连滚带爬地冲进来,打断了霍普的思绪,“第一星系边境守卫军杜克在返回沃托途中遇刺身亡,他们说是我们干的!”

霍普狠狠地一激灵:“什么?!”

“什么?!”王艾伦整个人如遭雷击,“你再说一次,谁遇刺?”

“可靠消息,杜克将军今早在返回沃托的途中,意外遭遇海盗反乌会的伏击,遇刺身亡!”

王艾伦冷汗都下来了,杜克是中央军之首,在那些不停调配的老军阀里一呼百应,他死在第一星系,这事还说得清吗?王艾伦想“挟天子令诸侯”,操纵伍尔夫摆布中央军,可也要“诸侯”都愿意服从“天子”才行。

他脑子里“嗡”一声,情急之下,差点忘了除了他和伍尔夫本人,其他人并不知道反乌会背后的人是谁。

就在这时,他的个人终端收到密电,王艾伦挥开手下,独自走进密室,立刻接通:“刚才杜克……”

“杜克是我杀的。”林静姝不紧不慢地打断他,“不用紧张。”

王艾伦全身的骨头都在往外冒凉气,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你疯了吗?”

“杜克今早没经任何手续,私自离开边境,带了一支含重甲的机甲战队,我没记错的话,沃托重地,任何带有跃迁阀的武装不经特批不准靠近,就连当年白银要塞的林静恒上将都只能乘坐星舰,一道一道过关,”林静姝一垂眼皮,“杜克难道比他还狂妄,还不懂规矩吗?他就是故意的,我不在半路截住他,现在他已经到沃托逼宫了,你打算怎么收场?以德服人吗,亲爱的秘书长阁下?”

王艾伦天生橄榄色的脸比平时白了一层:“各地中央军听到会怎么……”

林静姝轻轻笑了一声:“杜克带机甲战队直逼沃托,各地中央军听了又会怎么想?在这件事上,先下手为强,而且秘书长阁下的尊臀怎么就自动和星际海盗坐到一条板凳上了?杜克将军是被反乌会刺杀的,和您有什么关系?您只要负责义愤填膺就好了啊。”

王艾伦做贼心虚,这会才回过神来,缓了口气,他眉头依然没打开,目光冷冷地射向林静姝:“你说得倒轻松,杜克遇刺的地点距离联盟军驻地不到一个航行日,就算人真是‘反乌会杀的’,联盟中央能脱得开干系?你是不是故意的!再说是你告诉我,眼下只要伍尔夫还活着,自由军团威胁还在,联盟和中央军就不至于立刻翻脸,为什么杜克会突然有这一出?”

“冲动是魔鬼吧,也许杜克对陆信将军的感情格外深?我又没有扛着炮筒打过仗,怎么会理解那些丘八的个人崇拜?”林静姝面不改色地说,“伏击地点选择在那里,是因为再往前,就要进入第一星系边境守卫军的巡逻半径,秘书长,你还真以为我手下那些虾兵蟹将是正规军的对手啊?要是那样,我早就武装拿下沃托了,用得着在这里受您的无理指责和怀疑么?”

王艾伦听了这话,面色稍缓。

在他看来,自由军团确实上不了台面,这么多年,反乌会和光荣团两大海盗组织,已经经历了轰轰烈烈的一起一衰,唯有自由军团这些人还在暗搓搓地搞地下阴谋,一副夹缝里用旁门左道求生的小家子气。林静姝再能搞事,说到底,充其量也就是个恐怖分子头头而已,搞得了恐怖袭击,但想在风起云涌的联盟政坛上搀一脚,还得靠他才行。

林静姝冷冷地说:“既然你不相信我,那我也没必要上赶着给您安排后续事宜了,再见。”

“等等,静姝!”王艾伦的神色一瞬间柔和下来,“你怎么这么大人了,还一把小脾气呢?你这么说话,我还以为是当年林将军家里那个坐着独角兽乱飞的小丫头呢。”

林静姝的手指扣紧了手心,脸上却应景地做出“略微一松”的神色。

“消息来得太突然,你也和我提前打声招呼嘛,我就是有点慌了才口不择言的。”王艾伦变脸如翻书,好话顺口就来,跟林静姝“掏心挖肺”了十分钟,总算看见那张冰雕似的小脸上露出了一点人气,他就十分又十分沧桑地叹了口气,“人都是这样,对外人戴着面具,戴久了难受,对自己人才会格外疏忽。”

林静姝好像被他这句“自己人”打动了,略一沉吟:“其实现在杜克死了,打好了是一手好牌——别忘了当年伍尔夫是怎么把中央军凝聚起来的。联盟中央应该立刻发声谴责,做足姿态……”

王艾伦:“姿态恐怕不够。”

“姿态当然不够,”林静姝娥眉一翘,“联盟想要和各地中央军同仇敌忾,至少也要遭到同等的打击和损失,才有可信度,对不对?”

王艾伦听懂了她的言外之意,狠狠地一哆嗦:“你是说……”

林静姝伸出一根手指,竖在嘴边:“要跳出局面看问题啊艾伦叔叔,随时舍弃价值开始减少的旧筹码,用新的套路转型才是立于不败之地的根基。”

王艾伦呆呆地站在那,冷汗一层一层地往外冒,整个人像是站在悬崖边上。他在权力和野心的驱使下,鬼使神差地走上了这条歧路,却还没做好彻底背弃昔日主人的心理准备,两百年给伍尔夫鞍前马后,在他骨子里钉进了一点奴性,尽管他对此深恶痛绝,那点奴性却仍然时不常地出来作个祟。

“我想想,你让我……”

“杜克尸骨都凉了,”林静姝冷静地说,“艾伦叔叔,没时间了,命运只会给他选中的人一次机会,这机会可能只有一分钟——滑铁卢是怎么葬送在格鲁希手里的?”

王艾伦:“那……那第八星系呢?”

“我的内应刚刚单方面切断了第八星系和边境守卫军的通讯,做出一副这边出了大事的样子,你猜,被安克鲁坑过一次的第八星系那边现在两眼一抹黑,会对这边有什么样的猜测?这时,万一要是杜克派人向第八星系求援,第八星系的将军们会不会觉得联盟同一个套路用两次,有点侮辱智商?”林静姝微笑起来,“最好反乌会的那位‘反战先知’被天降大锅吓破胆,他要是能在仓皇之下,再想办法朝第八星系传递点消息,那看起来就更可信了。”

“放心,艾伦叔叔,第八星系会乖乖闭门不出的。”

分享到:
赞(34)

评论24

  • 您的称呼
  1. 尊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匿名2018/12/24 13:07:43回复
  2. 领带怎么了?我看的一脸懵。

    樱酒大傻子2019/02/16 14:16:33回复
  3. 咳咳,我好像……看懂了

    2019/03/12 19:40:53回复
  4. 看第二遍的时候,才发现,领带和阁楼,嗯,有点微妙,好像有点懂了……

    匿名2019/03/14 21:56:04回复
  5. 你们用领带干了些什么……捂脸……

    深深的爱上P大2019/04/02 11:36:14回复
  6. 我只想知道领带发生了什么

    匿名2019/04/12 09:45:52回复
  7. 啊,看了评论还是没看懂,有没有高人指点下领带和阁楼到底发生了啥?

    匿名2019/04/24 17:04:43回复
  8. 我是领带 我发生了什么

    巍澜 好好看书 关心什么领带? 那阁楼上到底发生了什么?领带?2019/05/03 07:57:41回复
  9. 我是情趣用品,了解一下?誰有使用說明?腦補不出來,好捉急

    領帶2019/05/04 08:49:47回复
  10. 大概就是沾了什么东西不方便给机器洗万一检查出什么得手洗自己收拾的意思?

    花楹2019/05/05 01:05:20回复
  11. 说实话,真没懂,到底怎么用的?懵圈中…………

    巍乱我心2019/05/05 02:01:48回复
  12. orz果然p大的冷玩笑我要反应好半天,一定是我思想太正统了
    好吧我至少还懂了

    Luke2019/05/06 03:10:10回复
  13. 领带什么的不能描述具体点么!

    阿酥2019/05/11 22:28:30回复
  14. 领带让我想到了蓝忘机的抹额 2333
    P大很喜欢写传销头头呀

    巍澜入坑2019/05/15 06:57:08回复
  15. 领带到底被怎么了

    都喜欢2019/05/17 07:24:35回复
  16. 领带怎么了,你猜啊~
    笑容猥琐

    北辰2019/06/09 09:53:03回复
  17. 匿名2019/06/20 18:51:09回复
  18. 咳咳,领带这个东西……

    染柒 放假啦2019/07/03 23:07:13回复
  19. 谁能告诉我领带到底怎么了

    小鱼干2019/07/06 23:08:59回复
  20. 领带!?捆绑吗?

    匿名2019/07/08 22:20:21回复
  21. 卧槽,领带到底是怎么了???脑补不了啊啊啊!
    只是直觉上觉得不是很纯洁就对了…
    评论区大佬们有谁懂么?求解惑啊

    匿名2019/07/17 11:11:17回复
  22. 大家好!我是今天《寻找那些在你眼前一闪而过的车》节目的主持人——一脸懵逼
    《残次品》第154章,又名《领带到底怎么了》
    评论区都已被“领带”一词刷屏
    然后…于是乎…
    老子tm还是没明白这领带他到底经历了什么!!!
    跪求评论区大佬解惑啊!!!~~~~(>_<)~~~~
    ┭┮﹏┭┮哭卿卿
    好了,本期的节目就到了这里了,我们下期再见( ^_^ )/~~拜拜

    依伊2019/07/17 11:23:14回复
  23. 领带。。捆绑嘛。。。粘上了不明液体

    匿名2019/07/17 22:44:29回复
  24. 耐人寻味的领带…

    苏沐晚2019/07/22 16:01:21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