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章 启明星,半个独立年

启明星, 半个独立年。

两百多天, 够做些什么呢?

湛卢的变色龙还没能绕着房子爬完一圈,爆米花的蛇胆直径没有增长一毫米, 家里那位新“室友”脸色一沉, 它还是得瑟瑟发抖。

而启明星两个季节方才轮回过一次。

林静恒出任第八星系最高统帅, 这么一听,仿佛是要升官发财, 走上人生巅峰了, 不过要以地盘面积算,林上将以前在白银要塞统帅的是联盟八大星系的所有驻军, 随便说句话能被解读出一千种“言外之意”, 这会“八大星系”变成了“第八星系”, 他差不多是从中央总司令降级到了老少边穷地区当保安队长,下班坐银河城基地的公共班车回家也不会引人围观。

半年时间毕竟有限,紧赶慢赶、人事调动,工作交接还没完全理顺, 才刚刚走上正轨。

重组的白银第四卫还是没能通过林将军严苛的标准, 年中演习“比武”, 不出意外地被昔日同僚欺负得落花流水,阿纳金让林静恒单独拎走收拾了一顿,之后又喜获同僚们幸灾乐祸的围观,一度成为人群焦点,让第六卫队长看得十分向往——统帅每周一例行训人的时候,往往会因为想不起来而漏骂白银六, 六卫的柳将军总觉得自己不受宠。

半年前,第八星系重新掀起了“陆信热”,杜撰陆信将军的电视剧半年内上映了三部,至今还没有要过气的意思。而陆必行半夜惊醒的毛病也还没好利索,半夜惊慌失措地到处乱找一通后,回过神来,再假装若无其事地给林静恒裹一裹被子,然后把自己四肢并用地缠上去,每次都把体温偏低的林将军活活热醒,连人再被子一起掀到一边……不过刚开始是一宿惊醒两三次,现在差不多两三天才会有一次,时间像落下的水珠,杳无痕迹,但成百上千次后也能穿石,也许再过半年,总长就要靠林将军的叫醒服务才能保证不迟到了。

人事变迁的节奏舒缓而平和,技术发展却好像迎风见长的苔藓和杂草。

第八星系第一次偶然间发现天然虫洞区,半支星际远征队进去后再也没有回来,到他们可以险象环生地定向通过,用了好几年,大量理论积累奠定了坚实的基础,这个领域开始一日千里。

陆必行亲自接回白银十卫时,等在这边的图兰还因为接收不到完整信息而抓耳挠腮,到他们仿照跃迁点的原理,在天然虫洞区里搭建稳定空间场和通讯通道,却只用了不到两百天――

机械实验已经完成,独立年第十二年底,以薄荷为首,三个星际远征队员作为志愿者,精神网彼此勾连,准备驾驶一支标准星舰舰队穿越天然虫洞。

整支舰队里有标准星舰二十四架,每一架星舰里都装满了动植物实验品,满负重,每架星舰的重量超过超时空重甲的十六倍。

星际跃迁点的限重,一般有“16”、“18”和“24”的标准值,代表同一时间,可以通过多少架满负荷的标准星舰——当然,真打起仗来,紧急跃迁和导弹一起乱飞的时候通常就不管了。

不过“公路”不是为战争设计的,二十四架满负荷标准星舰,已经是迄今为止人造跃迁点的最高负载,一旦载人实验成功,意味着玫瑰之心这片禁区将彻底被人类征服。

“薄荷,快来!”

正在做最后准备的薄荷一扭头,看见门口的人“呼啦啦”站起来一帮,立刻就知道是谁来了。她翻了个白眼,做了个受不了的表情,木着脸穿过人群:“陆总。”

远征队自从第一次成功穿越自然虫洞后,转眼就从无人问津的边缘冷门项目,变成了一个时髦的热门,招来了好多不知所谓的实习生,时常干一些很没见过市面的事,这会都像围观珍奇动物似的跑来围观总长。

陆必行应付完一帮跑来握手的,转头问薄荷:“距离你们出发,还有两个小时,给我十分钟?”

薄荷冲远征队长打了个手势,示意他把围观群众拴好牵走,带着陆必行来到了休息间。

薄荷抱怨说:“陆总,你老这么跑过来,别人会以为我是关系户的,下次再有实验他们该不让我去了。”

“他们本来也不该让你去,以前联盟各大研究所都有规定,有一定危险的人体实验员需要由四十岁以上、具有一定工作经验的人士担任。”陆必行叹了口气,“我以前一直觉得静姝性格比较冲动,想得又多,怀特呢,不当好奇心太重,容易闯祸,倒是你的理想一直都挺正常,就打算发财,是个很让人放心的孩子,没想到最后反而是你做了最危险的事。”

“谁跟我比资历?我人小辈分大,我是星际远征队的奠基人之一,亲自穿过两次虫洞。”薄荷把眉高高地吊起来,“年纪轻轻的,老爸气质那么重,你就不怕林将军嫌弃你吗?”

陆必行听她提起自己家里那位说一不二的“爸爸”,下意识地摸了摸兜,兜里空空如也——因为多嘴的湛卢前两天诬陷他,说他以前在自己身上拧过烟头,对此,已经不记得这件事的陆必行予以了坚决否认,但是林静恒明显比较相信人工智能的谗言,气得一天没跟他说话,还没收了他的烟。

陆必行:“……我觉得至少在这方面上,他实在没理由嫌弃我。”

他顿了顿,忽然又说:“上一次这么说我的人还是周六。”

薄荷突然沉默。

在第八星系,周六是个鲜少有人提起的名字,作为一个走私犯的儿子,他是最早睁开浑浑噩噩的眼睛,试图挣脱所谓“第八星系命运”的人,是最早被接纳进白银第九卫,证明“垃圾”也能有价值的人,他当过无数次英雄,又以英雄的方式结束了自己的一生,本该载入史册,却也是因为他的一念之差,要了无数人的命,险些把第八星系推进万劫不复之地。

薄荷曾经为了他,壮着胆子顶撞过林静恒,也曾经因为他,十六年没有走出那一次匆匆切断的通话。

“陆总……”

“嗯?”

“你恨他吗?你恨周六吗?”

“我不太想故作宽容。”陆必行说,薄荷的眼神一黯,然而陆必行顿了顿,又说,“但……一念之差的事,有时候无法苛责,因为都不是他计划好的,你也不知道如果易地而处,你处在他的位置上,能不能理智地考虑那么周全……至少我可能不行。”

他听周六说过,小时候在生态舱里,眼睁睁地看着身边的女孩流到太空里的那一幕,当时听完觉得很惨,但同情一会也就算了,比这更惨的故事也不是没有。

直到他自己亲自失去过一次。

“对了,陆总,”薄荷说,“咱们第一次穿过虫洞,找到的那个机甲残骸的军用记录仪里,有当时七八星系联军遇袭的实况,你上次不是让我帮你找出来估算现场各项参数吗?”

陆必行:“嗯?”

“很奇怪,”薄荷说,“湛卢记载,他主机损毁的时间点上,反乌会的人还没有撤走,军用记录仪上记载,附近没有其他武装活动的迹象,我想自由军团的人也不可能这么明目张胆地出现在反乌会面前吧?从湛卢损毁,到反乌会撤退干净,至少在半小时以上——但是爆炸时,有一部分反乌会的机甲也被波及,不仔细看差点发现不了,你说林将军平安活下来,会不会和这个有关?”

反乌会伏击跃迁点之后,具体发生了什么,林静恒只是简单地告诉他自己的生态舱被自由军团捕捞了,但是怎么捕捞的、多久才捞上来,他就不描述了,只说“我在生态舱里,我怎么知道”。

对此,哈登博士也三缄其口。

陆必行从一开始不敢想、不敢问,到越来越好奇,最后简直是抓心挠肝,耿耿于怀,并且发挥了科学家的解密模式,开始试着假设各种理论,建模还原当时场景,失败了就去纠缠林静恒,反正好奇心得不到满足,身体总能得到满足。

林静恒一开始只是说话很概括,懒得描述细节,并不是故意隐瞒,结果发现他会自己琢磨,并且在反复琢磨和计算中,渐渐能把痛苦放平正视,就干脆保持神秘了。

“唔,这倒是个新发现,”陆必行蹭了蹭下巴,眨眼想出了一套新词,准备去诓哈登博士,“一路平安。”

实验星舰启程开始穿透玫瑰之心时——沃托也在第一时间捕捉到了禁区的异常能量。

伍尔夫元帅签署了针对第八星系的第三百零六号命令。

“秘书长阁下——”

“秘书长早。”

王艾伦穿着一件过分修身的黑色长风衣,飞快地穿过联盟议会大楼的走廊,他没开口,但目光扫过那些朝他打招呼的人,每个人都觉得自己被问候到了。

这位军委出身的秘书长,保留了联盟军“任何时候都仪表堂堂”的传统,尽管今年已经两百一十八岁,整个人状态却非常好,身材挺拔,步履轻快,没有一点中年人的颓疲,每一根头发丝都在诠释什么叫“人模狗样”。

王艾伦为人低调谦逊,话不多,但意外八面玲珑,在管委会把持联盟政权期间那几位贵族少爷似的秘书长对比下,显得越发难能可贵。

刚到新闻发布会组织现场,还没来得及走进会厅,一大群麻雀大的采访机就一窝蜂的飞了起来:“王秘书长!”

“秘书长阁下,请问伍尔夫元帅昨夜入院紧急治疗的事情是真的吗?”

“王先生,有消息称,老帅已经‘波普’了,是真的吗?”

“元帅昨天签发了联盟军委三百零六号令,请问他签署这份命令的时候意识清楚吗?”

“秘书长,有人说老元帅早在半年前就已经神志不清了,一直有人拿他当傀儡,代替他发号施令,您怎么看?”

“秘书长……”

几个卫兵上前,替王艾伦挡开那些逼得太近的采访机器人,以防它们激动过头,撞在秘书长阁下的脸上,王艾伦面不改色地从采访机器人中穿过去,彬彬有礼地朝着拦路的记者们说“借过”。

径直走上中央讲台,冲所有人一笑。

他的眉毛线条干净,修长,眉目有点说不出的女相,是他脸上的点睛之笔,平时看着貌不惊人,一旦笑起来,却会给人一种特别的亲切感,好像这个人天性温柔、不会说谎似的。

菜市场一样的发布会大厅里渐渐安静下来。

“老元帅一生戎马倥偬,树敌很多,有很多躲在暗处的人,一直希望看见我们联盟这位保护神倒下,但——”王艾伦顿了顿,目光在四下一扫,“很遗憾,还没有。”

“您的意思是,老元帅身体很健康?为什么伍尔夫元帅本人不向公众发声?”

“沃托日报的朋友您好,我不知道您的‘很健康’是什么标准,老帅神智清醒,基因也没有波普崩溃,但他毕竟已经是三百二十岁高龄的人,也不可能跳起来表演空中橄榄球,”王艾伦不慌不忙地说,“这本来就是一场无聊的流言,但鉴于民众很关心,联盟中央才决定开一场新闻发布会,您总不能要求一个老人因为这种事,不遵医嘱,跑到这么一个过于喧嚣而且不利于他健康的环境里吧?”

“老元帅签署三百零六号令,涉及七大星系中央军部署,按照联盟宪法,签署这份法令时,需要联盟中央、议会、立法会与各星系中央军共同派代表在场见证,见证名单已经放在了联盟政府官网上,诸位可以随意查阅。有些阴谋论者,可能认为这些人可以同时被某种神秘力量控制,”王艾伦一耸肩,露出了一点恰到好处的无奈神色,“如果真是这样,那说明我们整个联盟的军政骨干都已经沦陷,那么早就该有人出来宣布改朝换代了,咱们还凑在一起讨论什么呢?”

上下翻飞的采访机渐渐安静下来,会议厅里坐着的人们也跟着发出捧场的笑声。整个发布会以伍尔夫元帅一段现场连线的通讯视频作为结束,老元帅依然是熟悉的神态和语气,思路清晰,说话简洁有力,看起来能突破人类极限,再活个一百年。

沃托日报的代表是个中年女人,会后收走了自己的采访机,随着人群往外走去,谢绝了一个同行的邀请,上了一辆私家车,径直把车开到了一个偏僻的地方,熟练地连上了防止被追踪的地下网络,联系了一个人。

“三百零六号令签署时的见证人名单出来了,王艾伦不可能控制这里面的所有人,中央军代表们也不可能认错最高军事统帅,方才提问环节里伍尔夫也露面了,我们问了好多三百零六号令的问题,他的回答看不出有问题。”

个人终端里露出了霍普的身影:“三百零六号令更改了整个联盟驻军结构,调整了十六个军事要塞的航线,在玫瑰之心附近设下重兵,反而削弱了几处毗邻域外的边境,什么意思?认为第八星系比域外可能躲藏的反政府武装还危险?这个决定实在不像伍尔夫做的。”

“我不知道,”女记者说,“但据说第八星系在天然虫洞研究方面取得了重大突破,已经可以通过虫洞传递稳定信号了,是不是和这个也有关系?”

霍普打断她:“伍尔夫做了两百多年联盟统帅,联盟成立至今,最伟大的军事专家都是他培养出来的,即使他真这么想,也不可能做得这么明显,中央军已经有所不满了。而且我已经半年联系不上他了,你能想办法去见他一面吗?”

分享到:
赞(14)

评论1

  • 您的称呼
  1. 唔,这倒是个新发现,”陆必行蹭了蹭下巴,眨眼想出了一套新词,准备去诓哈登博士,“一路平安。”
    ———————————-
    你们这些职业骗子

    哈登博士2018/11/02 18:50:17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