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章 我又来了,管饭吗?

哈登博士脸上皱纹多得能遮挡表情了, 身上任何一个部件都很迟缓, 因此大部分时间看着都挺淡定,不过林静恒还是从他脸上捕捉到了恐惧。

哈登博士这一辈子, 简直就是见证人性多变的一辈子, 所有的理想都腐烂变质, 所有的朋友都背道而驰,所有的温情都别有用心, 哪怕战后复苏的第八星系看起来再生机勃勃, 他也再不敢信任这些机心万千的职业骗子。

林静恒假装没看见,用十分客观的语气说:“凯莱亲王回到第八星系的时候, 带来了一帮激进派反乌会, 在启明星卫星爱玛三上做人体实验, 其中被绑架的实验品包括第八星系前任总长和他的一干政府要员,这些人出逃到银河城基地,正好被我们碰见,我们都不知道他们感染的彩虹病毒是一支致病性更强的变种, 在没有防护的情况下, 曾经跟病人进行过肢体接触, 也近距离对过话。之后我被变种彩虹病毒感染,但他没有。”

哈登博士吃了一惊,犹豫了一下,他问:“这件事,你们当时有记录吗?病毒采样、病例之类……”

“有,除此以外, 变种彩虹病毒的抗体是我们一起到反乌会老巢拿出来的,机甲上的军用记录仪记录的全部流程也可以给你看。”

哈登沉吟不语——空脑症对彩虹病毒的抵抗力比普通人更强,这个说法应该是基于激进派反乌会的实验数据,但数据还说了,只是强一点,就像青年实验品也比中老年实验品强一点一样。

林静恒他们这些白银要塞的职业军人,各种抗体不知道用过多少,免疫力和普通人相比,几乎不像一个物种,同等条件下,他感染病毒而另一个人没有,这几乎是不可能的。

不过话说回来,没准这也是林静恒编出来骗他的,反正第八星系是他的地盘,他怎么编都有人接着圆谎。

哈登博士提心吊胆,用眼角扫了林静恒一眼,十分保守地说:“年代太久远了,关于女娲计划和人类进化,我是取得过一定成果,但那么庞大的资料已经销毁,我又不习惯使用辅助记忆的工具,不可能都装在脑子里。”

林静恒:“如果是真的,芯片对他的伤害会不会比一般人小很多?”

“那取决于芯片是什么芯片,”哈登博士谨慎地回答,“理论上,完美状态下,他如果能安全进化,就没什么伤害。”

林静恒绷紧的嘴角略微放松了一些,因为湛卢说过,陆必行早年拿自己实验生物芯片的时候,取出来放回去、放回去又取出来,来回折腾过很多次,他对生物芯片应该是了解的。

可是这口气还没来得及松下来,哈登博士却又说:“你说你见过一个合成的‘鸟人’,这是真的,还是也是骗我的?”

林静恒:“唔。”

哈登博士问:“那这个鸟人过得好吗,后来怎么样了?”

林静恒的眼睛里有阴云闪过。

这个鸟人过得不好,一生都在颠沛流离中挣扎,他有一副品相颇佳的人类灵魂,但是从未得到过为人应有的尊严……一天都没有。后来他死了,而直到死,他也没有一个“鸟人”之外的正经名字。

“我想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哈登博士说,“如果不想让他的命运变成我和那鸟人的合集,这个秘密应该被埋进黑洞里。”

林静恒的手指倏地一紧,两人一坐一站,相互沉默良久。

不知过了多久,公寓的智能门自动提示,这一层上来了两位客人,从监控里能看见托马斯杨和怀特。

哈登博士几不可闻地说:“不可以考验人性啊,将军。”

林静恒深深地看了他一眼:“那么您有没有意识到,说出这句话的您,以后即便在第八星系,也不会有任何自由?”

哈登博士笑了一下:“自由的灵魂比天然宜居行星还要稀缺,人人都在画地为牢,只是有人牢房大一点,有人的小一点,有人坐牢也坐得没心没肺,有人清醒过来,就痛苦一些……除此以外,本质上都没什么分别,反正我这一辈子,也从来没有自由过。你林将军再怎么样,也不至于虐待我一个黄土快没顶的老东西吧?”

林静恒没接话,过了一会,他近乎彬彬有礼地说:“我让他们在我家附近给您安排一个住处,生活上有什么不方便的,可以随时让湛卢过去照顾。”

哈登博士看着他,林家兄妹在沃托长大,其实都很会说话,然而都是在有事相求的时候才肯放低姿态、好好说人话,不过好在,相比林静姝那种让人毛骨悚然的阴冷和喜怒无常,林静恒混蛋得好像还更坦荡一点。

老博士半带挖苦地对他说:“哟,我还有这种荣幸么?那真是劳将军费心了。”

林静恒不跟他一般见识:“那您今天有空吗?晚上可以去我家做客,先见他一次熟悉熟悉。”

托马斯杨带着怀特找到老哈登的住处,正好听见这有一句。

“我们家将军也在,”托马斯杨一边兴高采烈地伸手敲门,一边回头对怀特嘀咕,“去他家能见谁,湛卢吗?”

怀特脸上带着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回答:“可能是……是那个‘工程师001’吧?”

托马斯杨感觉这称呼听起来像个人工智能的编号,不过意外符合他们家老大的孤僻气质,毕竟是个随身人工智能都不知道给设定得可爱点的变态,于是说:“我认识他这么多年,将军都没带我们去过他家,一点也不平易近人,不过沃托那个权贵集中营我兴趣也不大,这回可要好好参观。”

沃托。

暮色四合,保存完整的森林中,仙境似的灯光开始成片的亮起来。

医生们匆匆忙忙地进出元帅府,不时彼此小声交谈着,王艾伦迎面走过来,礼貌地朝他们打招呼:“晚上好。”

“晚上好,秘书长。”

“老元帅今天怎么样?”

从五年前开始,伍尔夫就不再使用机械的医疗舱了,他有一支专业的医疗保健团队,只服务于他一个人,每天也只有一个目标——让他在所有人面前神采奕奕,不露出疲态和老态来。

“还不错,山区的气候很适合老年人。”一个医生说,“但他毕竟已经三百二十岁了,现在有几个迹象,我们怀疑他出现了波普的先兆,秘书长,您看,需不需要和老元帅沟通一下,以后尽量少参与星际旅行,少乘坐机甲车之类的交通工具?”

波普崩溃,倘若只是先兆,或许还有点希望,一旦开始,就是已经上了死神的黑名单。

王艾伦有些心事重重地一点头,送走了医生们,匆匆朝后山走去。

这是山区,离众人扎堆住的地方很远,翻过一座山,背后就是乌兰军校。因为府邸建得早,半山腰上有块地方也是他家的,没有受后来沃托严重的限高政策影响,是沃托少见的可以登高远望的地方。沃托沦陷前,这里就是伍尔夫的家,重回故地后又重新修整了一遍,植被修剪得很有艺术感,呈现出一种温驯的整洁感。

王艾伦从登山电梯上下来,果然在半山的小亭里找到了伍尔夫。

“那里以前是陆信家。”伍尔夫听见脚步声,没回头,伸手一指——大约十几公里的地方,是遥远的山谷,山谷风景很好,地势优美,联盟议会大楼就建在那,也是个扎堆的住宅区,从半山上,能看见影影绰绰的建筑物,他对王艾伦说,“我记得他们家的花园老弄得里出外进,跟狗啃的一样……小蔚家更远一点,不在那个山谷里,看着规整多了,空了很多年,后来把那地方分成了两半,给那俩孩子。可是林家的这两个,一个在管委会,一个在白银要塞,谁也不回家。”

王艾伦顺着伍尔夫的目光看了一眼:“元帅,您记错了,林蔚将军比较稳重,做事中规中矩,所以他们家在山谷里,离议会大楼不远,陆将军才是那个搬得远远的人。”

伍尔夫一愣,脸上露出一点困惑:“是吗?我老糊涂了?”

“元帅,”王艾伦把一块芯片放在伍尔夫手边的石桌上,“这是当时陆信将军死后,陆夫人出逃第八星系的全部资料,包括追兵军用记录仪上的影像。”

伍尔夫“唔”了一声,目光没离开远处:“眼花了,看得慢,你给我说说。”

“是,首先,这件事我们当年就论证过,陆夫人存活的可能性非常低,但也并不是没有,”王艾伦一弯腰,在他耳边说,“她或者她的尸体后来被一个神秘人物劫走,能在追兵眼皮底下劫人的,一定是第八星系的地头蛇,这个人消息灵通、胆大包天,手里有一定武装和势力,而且是陆信铁杆,我们曾经评估过,嫌疑人不多,这个‘独眼鹰’是一个,军用记录仪上拍到了他使用的机甲,虽然经过伪装,但速度、偏转角、一查就知道。”

伍尔夫问:“后来没查吗?为什么?”

王艾伦顿了顿,把腰弯得更低:“是您当时对管委会大发雷霆,质问他们说人都死了,湛卢也拿回来了,他们还要赶尽杀绝吗……元帅,您不记得了?”

伍尔夫眉梢一动,沉默了好一会:“是啊……太久远了,跟上辈子的事一样,还有吗?”

“另外,林静恒早年曾以追杀星际海盗的名义去过第八星系,我查过他的行程表,回程经过凯莱星附近时,有一段时间是空缺的,指挥官在非紧急情况脱队很正常,会客和娱乐都有可能,但您知道他,在他身上,这种情况实在不常见。”

“你是说他去见了这个军火贩子。”

“也许,我认为他有可能早就知道这个孩子的存在,他在玫瑰之心脱逃后,曾在第八星系逗留过五年之久,第八星系有什么值得留恋的?而且我还注意到,这位陆总长当时发给杜克将军的那份基因检测报告,检测的是脑部基因,这不常见啊,元帅,不是技术问题,DNA技术是古地球时代的产物,地球人被当时科技水平限制,用的都是一些可以轻易脱离人体的体表细胞,这个习惯一直沿用至今,他为什么会选择大脑?”

伍尔夫缓缓地回过头来。

王艾伦说:“反乌会内部资料记载,他们曾经在第八星系重启过一次女娲计划,时间刚好是那时候。最后,元帅,我还记得,当年我们从霍普的个人终端上提取第八星系的情报,除了那个周六以外,还有一个很有意思的信息,这个陆总长——陆必行,曾经暴露在高致病性的变种彩虹病毒下几个小时,没有一点感染迹象,您想到什么了?”

被遥远的阴谋家们念叨的陆必行在近地机甲车上打了个喷嚏。

他天还没亮就被薅到银河城指挥中心开会,连轴转了一天,傍晚才把这些人对付得差不多了。银河城指挥中心有一帮没家没业的工作狂,没日没夜起来,跟陆总长十分臭味相投。

然而今天陆总长不想跟他们同流合污了,处理完紧急事务,他几次借着出门倒咖啡的机会想溜走,都被门口排队找他的人堵了回去。

陆必行第一次感觉自己像游戏里的热门副本boss,被人组着团地来回刷。

终于,在天完全黑了以后,陆必行终于找到个机会从后门溜了,打卡锁门一气呵成,不料到私人机甲车停车场一看,统筹规划部的负责人已经在那守株待兔了,陆必行掉头就走,做贼似的摸上了通往银河城区的公共高速机甲车。

高速机甲车在真空轨道里穿行,窗外看不见风景,只有仪器里光怪陆离的光来回闪烁,周围的乘客都是加班晚归的指挥中心工作人员,一个个带着疲惫,靠在座椅上昏昏欲睡,居然谁也没注意到他。

整个车厢安静极了,只有陆必行仿佛吃多了兴奋剂,像个期待春游的小学生。

他有很多年没期待过“回家”了,每次从这条轨道里穿过,都是他已经把别人熬得熬不住了,大发慈悲放他们回去休息,自己一个人拖延到实在没事可做,才百无聊赖地回去听湛卢唠叨,也是一路闭着眼的,直到这天,他才发现,原来轨道里的信号灯光有八九种不同的颜色,万花筒似的,两侧轨道上一个投影画面和机甲车保持相同的速度,放的是机甲车上安全注意事项的宣传片,非常有幽默感,陆必行每次都熟视无睹,还是头一回盯着完完整整地看完,竟颇有新鲜感。

十几分钟放完,机甲车长叹一口气,正好到了站。

陆必行跟着人群走下站台,看了一眼时间,知道林静恒应该已经回家了。这念头一起,某种说不出的期待感从他脚下升起,在居民区的小路上,随着他的脚步缓缓上升、不断膨胀,及至他看见自己家的灯光时,觉得自己已经被那吊在头顶的期待感拉着双脚离了地。

他也不是想干什么、有什么计划,单是无目的的、纯粹的期待。

然后期待的气球在开门的一瞬间,“啪叽”一下破了……他家人太多了。

怀特抱着湛卢的爆米花,第一个站起来朝他打招呼:“老师,我又来了,管饭吗?”

陆必行:“……”

分享到:
赞(52)

评论5

  • 您的称呼
  1. 期待落空哈哈哈

    汪家死忠2019/01/20 22:29:19回复
  2.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樱酒小殿下2019/02/16 00:46:29回复
  3. 比心:不管!

    花楹2019/05/04 23:33:41回复
  4. 下章章名期待

    阿酥2019/05/07 22:42:24回复
  5. 陆必行:说好的的二人世界呢
    林静恒:没关系,不管他们,我们该怎么过怎么过

    我爱数学数学爱我2019/07/15 08:35:07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