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章 你是我从垃圾箱里捡的

陆必行轻轻扣住了自己的个人终端, 沉默了片刻, 从短暂的怔忡中回过神来,他目光定在一个点上, 微微抿了抿嘴唇。

这是个聚焦深思的神色。

林静恒分明是那个咄咄逼人的角色, 可是觑着对方的表情, 有那么一瞬间,他觉出了提心吊胆。

林静恒天性冷淡而狡猾, 必要的时候, 能扮演很多角色,也很会对症下药, 可以把老哈登骗得十四年回不过神来。他曾经穿上过一千层伪装, 但是多年来, 没有扒下过一件。因为自从陆信死后,他就不再能从任何人身上汲取安全感了——

战友不行,他们都仰仗他,拿他当主心骨, 主心骨得永远笔直地戳在那;长辈不行, 要是他们行, 陆信也不会死得不明不白;唯一的亲人与他隔了十万光年那么远,乃至于至今几乎兵戈相向;甚至陆必行也不行,当年陆必行太年轻,而且在他眼里太过美好,是他捧在手心里的珍宝。

太过贵重的珍宝是不能带来安全感的,只能增加不安。

所以他出于自我保护的本能, 多年来,永远在怀疑一切,永远在固步自封,他从不袒露自己的感受,从不和别人商量自己的想法。

林静恒出生入死几十年,但是这一刻,是他最豁的出去的时候。

他把能给的都给了。

“不要这样,”陆必行沉默了好一会,展开个人终端,把进程关了,他用一种轻而和缓的声音说,“我不会用这个的……那把你当什么了?”

话是好话,温柔熨帖得让人心软,可是林静恒提起的心却忽然掉下去半截。

“好,我是有一些事想问——我记得刚刚修复好湛卢的时候,他告诉我说,当时由于秘密航道泄密,伏兵炸毁了跃迁点,指挥舰被炸毁,湛卢的主体也在爆炸中焚毁。我猜,指挥舰爆炸时,他应该会变形成紧急生态舱,”陆必行说这话的时候,语气平稳,吐字从容,没有普通人说话时无意识的磕绊和含糊,听得出来,他一定非常精通即兴演讲,但整个人依然显得很紧绷,因为他在不断揉搓着自己的手,好像总是对这双手的温度不满意,“生态舱的防护能力有限,在剧烈的能量冲击波里,变形材料很快会失活,主机也会因为过热而焚毁……对吧?那时候,你有没有受伤?重不重?”

林静恒深深地看着他。

陆必行继续问:“有没有找靠得住的医生检查过,会不会留下健康隐患?”

林静恒心想:没你往自己身上打芯片的隐患大。

他脸上的怒色一闪而过,随即又强行压下去了:“我觉得你想问的不是这个。”

“我就是想知道这个,我也只关心这个,”陆必行轻轻往后一仰,刻意放松了紧绷的后背,对他一笑,“当然,联盟局势也重要,但这不属于私人问题,我们可以留到会议室里说。”

林静恒另外半截心也开始往下沉。

他想:你不想质问我,既然知道玫瑰之心有天然虫洞区,为什么十六年没有试着回来,哪怕给第八星系发个信息吗?你不想知道我带着白银十卫去了哪里,曾经与谁为敌、与谁为友,心里是否还记挂着联盟,将来是否还会再次离开第八星系?你不想知道我这十六年有没有见异思迁吗?你甚至不想知道为什么我要删掉湛卢里的数据,瞒住你的真实身世?你甚至不想和我说说……这些年受过的委屈吗?

忽然,林静恒有了种熟悉感,因为他发现,一直以来,他对陆必行似乎也是这个态度——我什么都不要求你,只是竭尽所能地用我的方式爱你,不要回报,不要承诺,甚至不要未来。

虽然表面上的表达方式不一样,但内里如出一辙,林静恒此时看着他,觉得自己就像在照镜子。

很少有人会因为“付出”而受伤,伤口往往都是来自于愿望的失落。

陆必行以前就像个上蹿下跳的皮猴子,摸爬滚打浑不在意,他也受过伤,但那些伤口总是很快愈合,终于没有伤筋动骨,还把他锻炼得很皮实,胆大包天,什么都敢尝试。可是这十六年几乎把他劈成了两半,吊着一口气挣扎到现在,他终于疼得狠了,也知道怕了。

这些命运就像一个轮回。

林静恒突然站起来,快要维持不住表情了。

陆必行慌忙一把拽住他:“林,等等!等一下,你让我重新说……”

这些年,陆必行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恩威并施,把内战的第八星系强行压平,那些心思诡秘的政客们一个眼神扫过来,他就得立刻判断出对方想要什么,才不至于落于下风,他分明比当年那个只会跳上高台灌鸡汤的年轻人圆滑多了,也游刃有余多了。

可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居然在林静恒面前一而再、再而三地发挥失常。

他很努力地想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样子,用昔日的方式和对方相处,可是怎么都不对劲,自己都感觉得出,他像个拙劣的仿品,邯郸学步,把自己学成了一个摇摇晃晃的瘸腿人。

“我……”陆必行哑口无言好一会,情急之下,竟艰难地憋出一句,“这么多年,你想我吗?”

林静恒低头看着他,陆必行像是被烫了一样,倏地松开了手——他看见林静恒的眼眶红了。

“我……我晚上没事干的时候,偶尔会爬到一个楼顶上看星星。”林静恒并不是个演说家,简短和冷淡是他一贯风格,因此这话他说出来显得格外吃力,还显得没什么条理,“跃迁点虽然炸了,但光还是能穿过来,我在第六星系的一个无名小行星上,小行星公转周期不是一个标准沃托年,我在那上面待了十四年,平均算下来,一年里大概有十个月左右,可以在楼顶上看见第八太阳……虽然肉眼看见的只是很久以前的第八星系。”

“我想你在干什么,想象第八太阳的星光落到我眼睛里的时候,是不是也曾经从你身边穿过,算起来如果真有那么一束光,它穿过你身边的时候,我还不认识你。”一旦开了头,后面的话似乎比想象中容易,林静恒的话顺畅了一些,“我想你一开始可能会伤心,可能会不接受,但独眼鹰和总长总会照顾你,独眼鹰别的不行,这件事干得一直有板有眼。我想……可能三年、五年,也就差不多忘了我这个过客了。一想起来,有时候就后悔对你不够好,有时候又觉得不够好是对的,怕你太往心里去。”

陆必行喃喃地问:“你为什么会在第六星系的无名行星上?”

林静恒沉默了一会:“今天不告诉你。我每天回答你两个问题,因为你今天说了几句无聊的废话,罚掉你一次机会。”

陆必行:“……”

“明天想好了再来问我。”林静恒说完,居然真就硬下心肠,站起来走了,“我出去见个人,找图兰他们聊聊,你知道怎么找我。”

要有耐心,林静恒心里对自己说,慢慢来,总会好的。

陆必行下意识地跟着他走了几步,回过神来,又犹犹豫豫地站住。

“对了,”就在机械手湛卢已经在门边戳好,准备替他拉开门把手的时候,林静恒转过头来,“把湛卢的权限给我,等级高一点,能在任何情况下都让他闭嘴的。”

湛卢被凑过来的变色龙戳了一下“手背”,干巴巴地说:“您这么说真是遗憾,先生,我是这么的爱您,就像蜜糖一样。”

林静恒听了这番表白,冷酷无情地对“蜜糖”说:“滚蛋。”

陆必行尴尬地干咳一声:“……我马上就禁止他随意捕获不明读物。”

林将军——因为回来时穷困潦倒,身上只有一件衬衫,还让陆总长挠破了,只好随便顺走了陆必行一身挂在干洗机外面的正装,正经八百的黑色正装让他穿得像个杀手,睥睨无双地出门去了。

陆必行手指颤了颤,当林静恒离开他的视野时,他升起强烈的欲望,想立刻翻出个人终端里的单向定位,死死地盯住林静恒。

可是不能这样。

陆必行用舌尖抵住上牙,在原地冷静了五秒,刻意转移自己的注意力,问湛卢:“你从哪看的什么东西?”

湛卢回答:“陆校长,我引用的是您个人终端里的藏书。”

陆必行:“……”

自主权限高就能随便诽谤主人吗?

机械手形态的湛卢食指一指,陆必行的个人终端自动弹开,片刻后,一个主人自己早已经淡忘的文集跳了出来,名叫《你懂的故事》。

就是一套小黄文荟萃。

陆必行想起学生们至今依然有到他这里来借书的习惯,顿时一身冷汗,手忙脚乱地打算把这罪证删掉:“这都能被你翻出来……不对,你翻这个干什么?中病毒了吗?”

“我没有翻看,”湛卢回答,“这是当年您在北京β星外捕捞生态舱时,对着先生念过的,当时我在沉睡,生态舱系统自动把您的朗读记录了下来。”

陆必行一愣。

模糊的、久远的记忆浮现出来,陆必行想起了这本书。

其中有一个故事,里面杜撰了一个宗教史上没存在过的神,落到了恶魔手里,恶魔分出了很多分身,每个分身代表不同的恶,一起渎神,写法十分粗糙,透着一股荒诞又阴冷的艳色。

陆必行忽然顺着湛卢的话,想起了其中的一段――

“他跪在那具完美无瑕的身体面前,卑微地埋下头,亲吻神的脚踝,嘴里疯疯癫癫地说‘我这么的爱您,就像蜜糖一样,我是跪地而死的信徒,像您伸出无数双肮脏的手,以期得到救赎’”……后面就比较不可描述了。

这一段陆必行印象格外深刻,湛卢给了他一点提示,他就想起来了,因为当时生态舱里的林静恒莫名和故事里描述的神像形象重合,他就是念到这流鼻血的,还被意淫对象睁眼逮了个正着。

这么丢人现眼的时刻,想忘也不太容易。

这一晃,二十多年了。

第八太阳的光可能方才抵达遥远的外星系,而世界已经在动荡中颠倒过好几次。

变色龙和机械手一起歪过头,看着总长绷紧的嘴角轻轻一动,露出了一点又赧然又怀念的笑意,很浅,而且一纵即逝。

但那是真实的。

他追溯着游历到星系外的光,终于回头看了一眼。

陆必行把险些被粉碎的文件拽回来,加密存好,又伸出一根手指,点了点湛卢,警告它说:“删掉你的记录,你想被禁言一辈子吗?”

这个世界,对人工智能实在不太公平。

林静恒去了一趟银河城基地,看了他的老部下一眼,然后让图兰带他去了公墓。

图兰保持了短发,但是又重新留起了她那两条“触须”,看起来似乎比十六年前笔挺了一点,也稳重多了。

“将军,陆总真的是陆信将军的儿子吗?”

“嗯。”林静恒一点头。

“你早就知道?”

“早就知道,”林静恒说,“我让湛卢删了相关的资料,没想到还是被他扒拉出来了。”

图兰想了想,语气有点一言难尽的说:“说好的高冷男神呢,将军?你怎么连窝边草都吃,还删了人家基因对比资料偷偷吃?”

林静恒:“……”

图兰很努力地冲他做出一副很猥琐的表情,可是猥琐了一半就崩了,突然扭过头去,抹了一把眼泪。

“第九卫队长,越来越出息了,”林静恒无奈地说,“耍流氓把自己耍得哭哭啼啼的……好啦。”

图兰一时说不出话来,林静恒只好静默下来等她。

当年林静恒走的时候,公墓的地刚圈出来不久,只有零星几个孤零零的墓碑。

现在,坟冢一眼望不到头,整整齐齐地陈列在前,大多是内战的痕迹。

“当时第八星系的经济生态濒临崩溃,老总长才在万般无奈之下,接受了来自邻居的借贷条款,”林静恒轻声问,“后来怎么样了?”

“后来就真的崩溃了,”图兰说,“跃迁点爆破,第八星系动荡,大量七星系难民涌入,更是雪上加霜,先是从难民与本地人的冲突开始,随后营养针告急,货币系统失效,大量电子币一文不值,走私犯们死灰复燃。老总长活着的时候拆东墙补西墙,他一死,陆总又年轻,除了他自己亲手带出来的工程部,根本压不住任何人,一个一个的星球和空间站宣布独立,最惨的时候,我们只有银河城基地,基地成了光杆司令,连启明星都危机四伏,我们靠基地里反乌会留下来的那点家底过了大半年——每台重甲的隔离带里都种满了食用农作物,据说还是你留下来的光荣传统。”

林静恒点了根烟,沿着小路墓地间的小路缓缓地往前走。

“那大半年,我们手里其实有武装,但是陆总压着,没往外打,武装主要用于防御。”图兰说,“他说他没有能力在短时间内重建整个星系的秩序,所以我们先在小范围间摸索,再向外扩张,湛卢详细解析了反乌会当年在域外扩张的资料——域外天然行星不适合人类生存,他们发展出了一套机甲里自给自足的系统。我们借鉴改进了一点,后来几乎是和平地拿下了启明星和几个卫星,才在爱玛三上建了第一个军工厂。”

图兰说着,委屈成了一只天牛:“我只是个先锋突击队的,可是后勤也让我管,统筹也让我管,什么都来让我管,我都快被架在火上烧化了,我早不想干了将军,哪怕让我当打家劫舍的海盗也比现在强。”

快意恩仇突击先锋军白银第九卫成了一方守军。

而当年有一个……自称自己天性懦弱,总想避免争斗和冲突、假装一切都好的人,被卷进第八星系自相残杀的内战里。没有人再像林静恒一样,对他轻易让步,帮他两全其美,他必须做出无数选择,将刀兵对准无数人,走不完的坟冢之间,淬炼出了一个敢和联盟分庭抗礼的独立星系总长。

忽然,林静恒脚步一顿,他看见了一个熟悉的人。

独眼鹰鹰钩鼻,薄嘴唇,下巴有点尖,眉眼距离很近,再加上一对非主流的鸳鸯眼,虽然侧脸非常英俊,但正脸一些角度看,就总有点“老子看你不爽”的挑衅意味。老波斯猫很挑衅地从石碑上往外看,仿佛依然是跃跃欲试地想挠他一爪子。

墓碑上写着他的尊姓大名:独眼鹰,姓陆(随便姓的,我不叫陆独眼鹰)。

据说在他个人终端的公民登记信息上,写的就是这么一长串。

墓志铭下面,有人在他的石碑底部刻了俩字——远看是歪的,线条也毛毛躁躁的,是个手艺不太好的人一刀一凿刻的——对他的墓志铭做出了回答。

“你是我从垃圾箱里捡的。”

“扯淡。”

分享到:
赞(18)

评论8

  • 您的称呼
  1.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章尾想哭

    匿名2018/11/01 19:41:44回复
  2. 我爱的老猫

    2018/12/01 20:35:53回复
  3. 想哭了

    匿名2018/12/16 13:11:47回复
  4. 呜呜呜

    匿名2018/12/23 13:48:40回复
  5. 呜,又虐了……

    匿名2019/01/23 20:47:51回复
  6. 他这一生也算不凡,可死以后,却也只有这几行少数人才懂的字了

    拾凉2019/02/06 10:17:49回复
  7. 看到最后先是笑了,然后就开始哭……

    匿名2019/02/13 18:17:32回复
  8. 感觉p大是个人生哲学家,一句一句的又透又时宜

    匿名2019/02/19 20:26:00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