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章 ……混账东西

林静恒近年来尤其命犯话唠, 在太空监狱被囚禁了十四年, 身边只有哈登博士这么一位老絮叨,日常还得虚与委蛇地听他聊些虚无缥缈的星际社会, 自觉脾气已经得到了极大改善, 但是他听湛卢说到“注射生物芯片”那一段的时候, 还是怂人压不住火了。

“你说什么?”林静恒猛地把自己的手腕往外一抽,没抽出来, 手腕反而被箍得更紧, 陆必行的手指就像一截镣铐,还是严重违反了“囚犯人权法”的那种, 坚硬冰冷, 紧得让人骨头疼, 这种手劲简直就是呈堂证供,林静恒越发火冒三丈,“混蛋!”

这时,仿佛是察觉到他要挣脱的动作, 陆必行的呼吸明显急促起来, 整个人痛苦地想要蜷缩成一团, 额头就撞在了医疗舱上。

林静恒吓了一跳,满腔怒火顿时被紧张扑灭了:“他这又是怎么了?”

“没关系,舒缓剂六号的后遗症,”湛卢回答,“舒缓剂六号会在一定时间内造成脑电波紊乱,很正常的现象, 患者表现为睡眠质量低,易惊醒,熟睡时与外界交互能力强,偶尔还会发生梦游情况。”

林静恒不可理喻地挑刺:“你们这舒缓剂都进化到六号了,怎么副作用比原版还大?”

“首先,舒缓剂六号是其他药剂的副产品,并不是一个产品的升级版,实际应用的情况也不多,其次,它确实解决了即时性强烈肌肉抽搐问题,在紧急情况下,大大增加了机甲驾驶员的安全系数,以及……”

林静恒不耐烦听他背诵药物说明,打断湛卢:“告诉我应该怎么办。”

“不用采取措施,”湛卢说,“您保持安静克制,尽量不要刺激他就行。”

林静恒愣了愣,在医疗舱边缘轻轻地坐了下来,放缓了自己的呼吸,然后带着几分心烦意乱,他疲惫地叹了口气:“你有什么用,为什么不阻止他?”

“那个时候我的自主权限被禁用了,等自助权限恢复后,由于缺乏相关资料,我无法准确判断取出芯片的风险,不推荐强制取出。”湛卢不紧不慢地替自己辩解说,“但在我的自主权限恢复后,我针对陆校长的不理智行为进行了一系列进程阻止,成功率接近百分之百。”

林静恒掀起眼皮,瞟了一眼小机械手,这个机械手纯属模仿,不知道是哪部分比例不大对劲,看着有点别扭,臊眉耷眼,怪落魄的,于是给了他一点面子:“比如?”

湛卢:“比如他曾经试图用您的一根头发克隆您。”

林静恒:“……”

湛卢提醒他说:“我们方才讨论过了,您需要保持安静克制。”

可是人工智能并不那么懂人情,出乎意料的,听了这话,林静恒的反应并不激烈,他甚至有些茫然地发了会呆,然后低头看向医疗舱里的陆必行——外表几乎没什么变化,百岁以内的人,年轻的身体只要在医疗舱里稍微调理一下,保持形象不变并不难,而作为第八星系总长,他也是需要时刻展现一个良好状态的。

林静恒看着这张毫无变化的面孔,依稀有种错觉,好像此时与十六年前,他告别陆必行、前往七八星系交界处是同一天——

那天,银河城风和日丽,他一只手里拎着外套,叼着白手套往手上套,含糊不清地对陆必行说:“走了。”

陆必行就蹿过来,从他身后搂住他,像个手欠的熊孩子一样,用各种小动作捣乱碍事,就是不让他干净利索地走:“我们来打个赌,我赌你肯定不会快去快回。”

“不赌,”林静恒说,“我的看法跟你一样……我刚穿好,别闹!”

陆必行叹了口气:“情商啊将军,你在这方面怎么一点上进心都没有?要不是你长成这样,肯定是注定孤独终老——我来教你正确的做法,你跟我说‘宝贝,我打赌明天第八太阳会从启明星的东边升起’。”

林静恒不配合:“谢谢,不用,我没病——你把舌头伸直了说话。”

“我立刻就会回答你‘好啊,我来跟你赌,我赌西边’,”陆必行熟练地忽略他的不解风情,迎着林静恒“你吃饱了撑的”似的鄙视目光,面不改色地说,“这样我就可以把我自己输给你了。”

林静恒:“……”

“我赌你不会快去快回,要是我赢了,你几天不回家,就得输给我几天,我让你干什么你就得干什么,比如在家不许穿上衣……唔。”

林静恒被他纠缠的哭笑不得,只好一把将他薅过来,狠狠地堵住了他的嘴,可能是想把他的舌头打个结,然后撂下一句“小兔崽子,越来越不要脸”,带着眉梢上一点笑意扬长而去。

记忆炸成碎片,拼成了眼前人的脸,林静恒鬼使神差地伸出手,在陆必行脸上轻柔地擦了擦,好像想要擦掉上面的阴霾。

“以前没有这个的。”他想。

忽然之间,他路上那些患得患失的想法都烟消云散,林静恒心里甚至升起了一点说不清的薄怒,他想,第八星系这鬼地方里这么多人,是性取向一夜之间都变成了女,还是都瞎了?这么多年,难道就没有一个人来陪陪他吗?哪怕他拒绝、他不愿意,就没有谁有耐心一点,多追求几年吗?十六年,总有人能捂热一条冻僵的小蛇吧?

林静恒几不可闻地对湛卢说:“你炸了他的培养箱干什么?”

湛卢永远理智地说:“用技术手段复制人类,在任何法律体系中都是被禁止的,已经触碰了道德底线,而一个复制人并不能代替真正的您,克隆人更是单独的个体,除此以外,这样做还会产生很多伦理问题,历史上有足够多的案例,统计数据表明,这样非但无助于安慰他,反而会造成更多、更难解的心理问题,是饮鸩止渴。”

这道理谁还不明白呢?

可是人走在举步维艰的炼狱里,光是要继续生存,就已经得拼尽全力,偶尔看见一点光,往往下意识地跟过去,怀揣着凶险的希望,哪里还有余力判断那到底是星光还是鬼火?

路总是越走越黑,沼泽总是越陷越深。

直到毁灭。

“湛卢,”林静恒问,“能不能从你的历史数据里给我做个分析,告诉我,等他醒过来,我该怎么面对他?”

湛卢并没有听出他这句话只是迷茫的自言自语,非常实在地去帮他搜索案例了,在人工智能这里,工作才是真的不分贵贱,不管让他当联盟第一机甲核,还是感情生活咨询顾问,他都干得十分认真:“先生,研究表明,人的长期记忆会受到感情影响,往往不真实,而您记忆里的人本身也一直在变化,两种偏差,会带着人们渐行渐远,因此在漫长的分手后,总是会发现陌生的对方变得难以相处——不论分手原因是感情破裂,还是意外离别,因此我想您需要耐心一点,去认识现在的人,尽量不要参考太多过去的东西。”

造型古怪的小机械手一本正经地说着,好像里面装着一个睿智的人类灵魂。

“但是我想,以陆校长的状态,恐怕很难理智又有条理地做到这一点,”湛卢说,“您知道,不管是正面刺激还是负面刺激,一旦过强,都是有害的。”

林静恒“唔”了一声,仰头靠在医疗舱上,良久没再吭声。

他的肩上曾经压过八大星系的安危,山一样沉重,在无数次皮开肉绽之后,压出了他一副铁铸的臂膀,而今,他要用这副臂膀担起一个轻飘飘的人,却好像比哪一次都艰难,比哪一次都心惊胆战。

直到他们成功降落在启明星上,陆必行也一直没醒过来,跟湛卢说的“睡眠质量不好”似乎不大相符,但医疗舱并没有什么提示,好像他只是太累了,睡过了头。

好在,图兰那边早就预料到了总长会掉链子,自作主张地出面,把大大小小的一干后续事宜都安排好了。

林静恒走了特殊通道,直接连着医疗舱一起把陆必行带回了家——林将军和工程师001的家。

荒腔走板的跳舞机器人不见了,门口是几个中规中矩的园艺机器人,正在精修草坪,植物修建得整齐而精致,好像是照着《经典私家花园设计大全》上搬下来的,透着一股标准而僵硬的审美。

房子重新粉刷过一次,外观灰白相间,十分沉稳,和周围邻居们保持了一致——当年这个给银河城基地配套的住宅区,已经成为了第八星系的权力核心地带,过于活泼闹腾的建筑物不合时宜了。

唯有门牌依旧。

木牌旁边的永生花虽然不会枯萎,但是已经褪了色,雨季让木牌十分潮湿,起了一些苔藓,变得斑斑驳驳。

屋里的陈设也有改动,但那个可以变形的沙发还在,阁楼上了锁,一条黄金蟒探头探脑地露出头来,感觉到了陌生人的气息,吓得自己钻回了培养箱。

林静恒记得,陆必行是个生活上有点大大咧咧、很能犯懒的人,从来不叠被子,永远奔波在找不着自己东西的半路上,可是出乎意料的,他独居多年,家里居然并不乱,除了湛卢弄来的几只宠物有点出格以外,甚至能说得上是相当整洁。

定时打扫的小机器人把家具擦得一尘不染,也许是陆必行在虫洞里走了月余,一开门,一股冷淡的气息扑面而来,感觉不到人气。

机械手湛卢融入了墙体中,声音在整个房子里响起:“陆校长一般睡在书房,所以卧室上了锁。”

林静恒伸手一推,门锁自动验证通过了他的身份,木门朝里面打开——简直就像打开了一间密室一样,温度与湿度都很旧没有调过,阴冷的气息扑面而来,阳光也驱不散,一个“人”背对着他,撑着头,坐在床头的摇椅上,林静恒愣了片刻,发现那是个3D打印的等身人偶……是他本人,一脸刚睡醒的样子,目光不聚焦地低垂着,他想不起来陆必行是什么时候偷拍的了。

电子管家湛卢高效地驱散了房间里的阴冷气息,对房间进行了自动清扫,不到五分钟,就温暖宜居了起来,林静恒小心地把陆必行抱出医疗舱,放在床上,忽然觉得腿一软,差点跟着昏睡的人一起栽进柔软的枕被间。

他像是那个倒在雅典的菲迪皮得斯【注】,终于到了终点,精疲力尽,甚至提不起一丝心力来好奇一下第八星系现在是什么样的。

第八星系以后将走向何方?取得了虚伪和平的联盟该何去何从?林静姝那个疯子到底想干什么?白银十卫怎么安排……

这些关乎国计民生的大事,全都被清出了他的大脑,他心绪里是一片空荡荡的苍白,很快失去了意识,但是乱梦像前世今生一样呼啸而过,搅扰得他一会醒一次,睡得并不安稳。

陆必行是在一个小时后突然惊醒的——那是他平时准备上班的时间。

他好像被什么吓着了一样,眼没睁开就猛地坐了起来,目光惶惶地四下寻找,忽然落在床角,立刻屏住了呼吸,张嘴似乎叫了一声“林”,可是只有口型,没发出声音。

他僵硬地坐了片刻,试探着将手放在林静恒脖颈上,不同于3D打印材料的冰冷,这是真正温热的皮肤,还能摸到不息的脉搏。

陆必行一闭眼,肩膀瞬间垮塌下去,下巴几乎点在了自己的胸口上,随即,被惊动的林静恒拉下他的手,一把将他拽了过来,狠狠地搂住他,听见那人压抑不住的剧烈喘息,一巴掌掴在了他后背上,“啪”一声脆响,林静恒犹不解气,简直想把这人按在腿上臭揍一通。

陆必行的身体蓦地一绷,终于叫出了他的名字,细细的,尾音颤抖得不成样子:“林……”

“……混账东西。”

 

作者有话要说:  注:这是第一个跑完马拉松的那位小伙子

分享到:
赞(19)

评论5

  • 您的称呼
  1. 悲哀,自己的哥哥叫她疯子

    匿名2018/11/01 19:24:12回复
  2. 她确实疯了,疯得彻底。疯得让人想心疼都没处心疼。

    匿名2018/12/27 23:00:01回复
  3. 可我还是有点心疼她啊quq 尤其 是后面…心情复杂… 这个角色太 沉重了啊

    Pirate2019/01/31 22:52:44回复
  4. 菲迪皮得斯…我只记得他叫马拉松

    拾凉2019/02/06 10:14:05回复
  5. 心疼

    樱酒小殿下2019/02/15 18:56:21回复